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因为怂所以把san值点满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钢铁与神秘

  估计当时多半是被主人格制止,副人格暂时逃跑了。

  刹车声~

  李笑笑的嘶吼声减缓,似乎也离开了。

  安静了五分钟后,列车再次启动声~

  这列车似乎在山洞附近停下了,停了五分钟是卸下了什么,还是上来了什么?

  副人格:“我们该去那个山洞看看。”

  主人格:“不现实,这辆车无人驾驶,按照既定路线已经行驶了一整天,我们根本没办法回去,而且我们现在多半不可能和这个世界的生命有所交集。”

  主人格尝试着控制了一下身体,发现周围的空间竟一点反应都没有,大喜过望的他立刻重新控制了身体,深吸了两口气,这再次加深了他们切换了时空的想法。

  叶听白转过身摸了摸李笑笑的头。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

  李笑笑的眼眶一直是红的,听到叶听白的突然安慰,泪水更是止不住,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目前来看这辆车里已经没有了活人,所有人都该在那座山那里下车了,而司幼序现在多半也在山那边。

  既然他们无法过去,那就让人替自己过去,这个世界传播最快的什么,是网络。

  叶听白望着桌面上刚刚找来的五部手机,他既没有打电话也没有发短信,而是把自己的电影票放在了它们的上面。

  “我知道的,这电影就记载在你里边,我现在需要你。”

  叶听白自言自语了几句,当他再次拿开电影票的时候,那部电影果然出现在了这五部手机中,他打开了所有能上传视频的社交网站、软件开始疯狂上传。

  叶听白在电影中施加暗示,那座山,要去那里。

  叶听白不知道是否会成功,但有些东西自从他获得这张电影票的时候便会了,这部电影可以施加一些暗示,这个电影对人触动的越大,那暗示也会接受的越深刻。

  这次视频传播的更为快速,因为电影票已经增强过一次了,这部电影每一次大范围传播,对电影票都会是一个增幅。

  半小时后,大量被电影所污染的人类接受了暗示,开始前往那座山附近,繁杂的视频开始出现在各种社交网络中。

  两人在这个时空向外输送信息,似乎是不被允许的,但上传电影却没有受到阻碍,而上传电影其实算不上向外输送信息,它应该还有一个更切合的名字,叫散播污染。

  传播信息被禁止,散播污染却可以,这也证实叶听白开始的想法,他们穿越空间,来到一个类似的平行空间,是因为高维力量的影响,神?

  或者说某种污染能力,而这种污染能力无法抗拒电影的散播,这一切还都只是猜测。

  在繁杂的视频中,叶听白终于是看到了山洞附近的景象,是一个人隔着很远拍摄到的,拍摄者似乎在直升机上,角度非常完美。

  视频中心,在弥漫灰蒙蒙的天空下,伫立着一只小山一般的怪物,一只巨大的圆形眼球下是一个柱状身体,身躯之上同样密布着各种眼睛,然后整个身体被摆放在意大利面一般上的邪恶触手之上。

  扭曲的触须在不断的断裂,或者说分裂更准确一些,掉落在地上的触须很快就会凝聚成了一个又一个新的章鱼脸,四肢依然是触须的怪物。

  这是一场现代热武器与神秘力量的交锋,炮火纷飞下到处都是触须大军的尸体,在无穷无尽的火力中,叶听白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司幼序,现在他浑身浴火,整个身体就像马上要碎裂了一般,但那威力却是让人不敢小觑,每一拳都会造成炮弹般的炸裂攻击。

  司幼序身体上的裂纹在不停的增多,身躯红的就像一个烧红的铁块,林念花一直在他左右,倒没有表现出什么特殊,似乎是一直在尝试和司幼序交流,但都没什么作用,司幼序甚至把林念花都甩飞了。

  而司幼序也是在场唯一一个可以靠近那不可名状之物的人,大量的空弹被使用,空弹只要落点准确就不会波及友军,越来越多的坦克,战车开始投入战场,当钢铁洪流抵挡不住之时,剩下的只有那些普通大兵。

  这是一场战争,而不是战斗,个人武力被极限削弱,而这些平日里在污染面前脆弱的像一张纸的人们,却组成了一道又一道最后的生命防线,不是靠别的,靠的仅仅是那血肉之躯。

  普通的武器失去作用,他们便抱着一次性空弹冲向触须怪,和怪物一起坍缩,连一具全尸也没能留下,人类的援军还在继续,但那触须大军却像无穷无尽一般。

  一阵诡异的低语声响起,在这战火喧嚣的绞肉场上,格外的清晰,像是直接在每个人耳边响起一样。

  叶听白看向李笑笑,奇怪的问了一句。

  “你听得懂吗?”

  李笑笑摇头,叶听白又继续回到了画面之上,刚才那声低语他听懂了。

  那话的意思大概是:“我苏醒之日,便是你命丧之时!”

  叶听白能感觉到,这只怪物虽然大,但和深海之渊内的黑影比起来还是太小了些,和梦境之中的不可名状之物比起来,它就像一只刚刚出生的小章鱼,但就是这样一只小章鱼,已经让人类陷入了崩溃般的溃败。

  这是战争,这不是一场简单的收容,单一的断罪师起的作用越来越有限,它太强大了,这场战争可能早就已经开始,焦灼了一整天,地面上无数坑坑洼洼的坍缩孔洞,虽然尸体没见几个,但仿佛这每一个空洞之中都有一个怨魂在嚎叫。

  无休止的战争,谁也不知道这样什么时候是个头,叶听白默默扣下了手上的手机,看这些东西没多大益处,看司幼序那副奔放的样子,今天他是多半活不下来了。

  疼痛刺激能力,能力带来疼痛,司幼序的相性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无限循环,这个循环最终会让他的身体承受不住,最终结果就是...

  嘭~

  变成一朵烟花,或者某种更强的污染物。

  

举报

作者感言

懒惰的皮皮秀

懒惰的皮皮秀

今日小剧场   刚办完案子的司幼序拖着剧痛的身体回到了家里,他什么都没做,而是先给六岁的李笑笑煮了一碗面。   “笑笑,来吃饭,不好意思啊,明知道是你生日还回来晚了。”   司幼序捏了捏李笑笑气鼓鼓的小脸,但他忘记了自己身体的问题,李笑笑嫌弃的叫了一声。   “烫!”   “那你先吃面,我去洗个澡。”   司幼序来到浴室中,在浴缸里放进了大量的冰水,也没脱衣服就迫不及待的跳了进去,随即脸上露出了愉悦的表情,而那些冰水很快会变热,司幼序只能一直不停的换水,来物理降温。   他不知道,浴室的门被打开了一条缝,李笑笑端着面条,乌黑的小眼睛散发着亮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2020-02-25 17:5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