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因为怂所以把san值点满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6章 最后的丑恶

  司幼序端起一盘肉放进了火锅里,周围的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他们又会回到了售票员的世界,叶听白多少有些看不懂司幼序,刚才还一幅苦大仇深的样子,现在看起来又好像巴不得楼里的人快点死一样。

  司幼序招呼着几人一起吃起了火锅,就像刚才那些对话完全没发生过一般,似乎只是经过这么几句话,他便放弃了口中那些所谓的同事。

  真的是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其实叶听白的想法倒也没多么复杂,就是想让这部电影,符合海报,符合电影名称罢了,他只能猜测售票员多半想通过电影传达某种感情,现在这种病能带来美,却不够绝望。

  司大爷每天坐在校门口抽烟看美女,一幅悠哉的样子,稳如老狗,也就是有这么一尊大神坐在这里,叶听白才敢乱搞。

  所以叶听白主动促进了“美丽”的传播,叶听白那几句简单的煽动人心的话,不可能造成特别大的暴乱,这种事情需要发酵,绝望是会蔓延的。

  当一个又一个女生因为美丽而倒下,这些人总归会想起叶听白的那些话,只要杀一个就可以延续生命。

  而那些没有主动去让自己变美的女孩,她们是最无辜的一部分,而为了活命,这部分人会不得不加入其中,转变身份,从猎物转变成猎人,这个过程也是绝望的。

  当第一个女生开始杀戮的时候,她会被孤立,可一旦杀戮被大部分人所接受,这个人会成为领袖,而在这里最无辜便是男生们了。

  他们只是在追悼会上说了几句嘲讽的话。

  只是在二妞被围堵的时候添了把火,怎么也罪不至死,他们不绝望,他们不愤怒吗?

  这个学校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叶听白只是把他们的丑恶人为放大了。

  第二天,叶听白没有去管楼里边发生了什么,只是打开了教学楼的闸门,关掉了护栏上的高压电,把操场里那一半的男生也放了出去,带着几人来到了楼顶,甚至还支起了太阳伞,准备在这里看戏。

  体会到活力冲回身体,看到自己绝美的脸孔,这些女生怎么可能会舍弃这种感觉呢,她们做不到,杀人...是会上瘾的。

  本该身强力壮的男生们,在这些已经杀红了眼的女生面前,却是完全反了过来,就像一只只弱小的兔子,他们都不够狠,惨叫、鲜血还有长得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女人充满了这个校园。

  渐渐的,男生没有了,叶听白又拿出了那个小本子,丢在了早就准备好的花莉手下面前。

  “把上边健康那两个字给我划了。”

  那人一直被几人绑着,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自己的同伴在写下一句话后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什么办法,心里想着只是划掉两个字罢了。

  那条斜线刚刚画完,抓着笔的手就已经消散了,这个要求更过分了,代价也更大了。

  之前叶听白让他们杀的是健康的同龄人,现在不需要了,那些生着类似脸孔的“同伴”,杀了一样有效,这是一场持续了一整天的杀戮盛宴,李笑笑跟林念花早就厌烦,在遮阳伞下睡着了。

  倒是孙恩和小黑一直站在叶听白身后,眼神里带着说不出的恐惧,盯着这个坐在楼边,津津有味的看了一整天的男人

  吵闹的学校逐渐安静了下来,夕阳映照着被鲜血浸染过的操场,竟然有一丝独特的美感,现在那里已经只剩下一个人了,应该说只剩下一个活人,叶听白也不知道那女孩是谁,他也并不关心。

  不过,这场闹剧总该收场了,电影也该有一个好的结尾。

  那女孩半跪在操场上,衣衫有些破烂,头发上都是黏腻的鲜血,但是那张脸,叶听白真的是记忆尤新,那就是曾经二花的脸,它再次以这种诡异的方式重新出现在了叶听白面前。

  只有叶听白一人下了楼,其他人也基本上没什么戏份,迎着夕阳叶听白慢慢走向这个胜利者,那女孩的脸上也露出二花曾经那熟悉的表情,就是之前副人格上台道歉所看到的二花。

  也不知是二花复活了,还是谁继承了二花的样貌。

  “你现在感觉是什么,有胜利的快感吗?”

  “二花”勉强支撑起身体,反问了一句。

  “老师,这句话该我问你吧,达成所愿了吗?”

  叶听白是一分也不想在继续多呆了,他只想给这个电影画上个句话,于是他走到了二花身边,直接抱住了她,并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杀了我。”

  二花如他所愿,用手中匕首一刀捅了进去,叶听白脸上有些痛苦,但更多的是轻松,他对着身后打了个信号,站在教学楼顶的司幼序便一团火把那个本子烧掉了。

  叶听白推开女孩,在倒地前还留下了一句话。

  “带着你的丑陋活下去吧。”

  在本子被烧以后,那女孩的身体开始变得臃肿,皮肤变的粗糙,丑的活像一个怪物,那些美丽消失了,女孩疯子一般的从旁边的尸堆中找出了一个镜子,看着里边丑陋的自己,逐渐变的疯狂。

  她不停抓挠自己那张丑陋到极致的脸,从开始的血痕到之后碎肉,在到伤口中滋生出奇怪的触须,她一刻都没停过,就像那张脸不属于她一样,她的脸已经被彻底抓烂,伤口中滋生出的触须已经相互拥挤在一起,彻底占据了她的头颅。

  直接望过去,就像是一个人没了头颅,却涨出了无数触须,这女生发生异变之后,司幼序就已经从楼顶奔了下来,脚底生焰极其暴躁,这种变化似乎在司幼序的意料之外,以至于他都已经不在冷静。

  但有一个人比他还快得多,那就是售票员,他那女孩发生异变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只是他迟疑了,神情凝重的看着那些触须,而且他的身体在不停的颤抖,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兴奋。

  但最后他还是选择让那女孩消失,就那么凭空消失不见了,那些触须失去了依托掉在地上,很快就萎缩成了一团烂泥,触须消失之后,身后急匆匆赶来的司幼序也停下了脚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