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因为怂所以把san值点满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天宫禁令

  “这旁边就是暂存室,你开枪那个污染物就被放出来了。”

  司幼序这句话一说出口,这周围的气氛都变了几分。

  这两拨人火气都很冲,但一直都很奇怪,死人一般的花莉虽然占据着主动权,但却一直没有出手,只有叶听白自己很着急,火气很旺,但却没打起来。

  刚才司幼序那句话虽然无心,却好像给这些人打开了一个新的方向,花莉脸上多了几分意外,而李笑笑更是露出了一丝欣喜。

  司幼序沉吟了一下就说道。

  “开枪。”

  枪柄抵肩,手指微微用力,熟悉的纯黑色光球再次出现,本来站在原地花莉明明没有任何动作,就像光影折射一般,突然出现在了三米之外,好像她本来就是在那里,之前看到的都是假的一般。

  叶听白这时也才明白,这空枪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力,射速慢,冷却长,最重要的是弹道也非常的慢,这根本不需要对方有多强,只要稍微在意,都可以躲避。

  这个教科书上被描述的跨时代的发明,在实际运用起来,实在有些low,这东西更适合对付体积大,移动缓慢,或者没有脑子的东西。

  在空弹发射以后,司幼序就已经转身,示意几人先退入隔离间,现在在场的也就四个人,被叶听白喊来的林念花和李笑笑,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出现的小黑,至于其他人就一直没出现过。

  现在两拨人被一颗空弹给彻底隔开,趁着这个间隙几人先后退入了隔离间,空弹的坍缩也在这时彻底完成,本就狭窄的通道已经出现了一个球状缺口,站在远处的花莉就像一只鬼魅,几个闪烁就要到了隔离间面前,而那扇铁门也那一刻被司幼序给关上了。

  厚重的铁门关上的一刹那,就像和整个世界的联系都被断绝了一般。

  没有战斗的可能,主人格也就重新接管了身体,疑惑的说了一句。

  “为什么要这么怂,都打到家门口了啊?”

  林念花看到气氛有些尴尬,主动解释说:“这倒不是怂,天宫颁布过一条禁令,基金会和秩序所禁止内斗,一旦发生战斗,不问缘由,一概皆杀。”

  “就这么一刀切?”

  林念花:“不清楚,这条规矩存在很久了,我们当时听说这件事跟你现在一样,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两边人都很克制,你别看她今天这么嚣张,不过是想引起我们剧烈冲突罢了。”

  听到这话倒是叶听白不懂了,小黑那把匕首都已经捅进了人家脖子里,血都顺着大动脉流空了,这还不算冲突?

  “那匕首都捅进去了,还不算冲突?”

  林念花:“不算,那具身体不是她的,对于花莉来说不过是一件道具,毁了就毁了。”

  “开枪都不算?”

  “只有你不算,起码现在,你还只是一个普通人,你的档案也没迁过来不算秩序所的人。”

  叶听白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当时他们那么克制,却因为副人格的一句话突然改变了主意。

  但他们躲在这里有什么意义,转头一看,司幼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房间中间不知道鼓弄着什么,这间隔离室要比诊所那个地下室要大上很多,只摆了两个书架,里边都是文件,看起来空空荡荡的,和那个地下室一样,连个通风孔都没有。

  叶听白主动凑了过去,发现司幼序似乎是在调配某种颜料,只有两种原料,一种是纯黑色,一种是暗紫色,纯黑色颜料看起来有些粘稠,当那两种颜料融合在一起的时候,会发出一股腐败的酸臭味,极其难闻。

  “所以咱们现在这什么个情况?”

  “你不是说你的身体没法接纳特质吗,我带你来这里就是想试验一下,据我所知,只有污染物和具有极强排他性污染特质的人,才不能接受背向特质。”

  司幼序突然转过头,特别郑重看向叶听白。

  “你觉得你是哪一种?”

  “哪一种我都不想是,这tm都叫什么事啊。”

  叶听白有些烦躁,怎么他就要变成污染物了,污染物要么被消除,要么被收容,都没啥好下场,至于另外一种可能性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待会,你一定要表现的很正常,可以痛苦,但绝对不可以放你的副人格出来,不可以让他们看出来副人格的异常。”

  “他们不都...”

  叶听白在回头的时候愣住了,这间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竟然只有了他们两个人,司幼序不想让自己的队友知道?

  “你在防备谁?”

  “别多问了,待会可能会有点疼,试验完了,咱们还得玩个游戏呢。”

  也就两句话的功夫,身后又出现了另外三人的呼吸声,他们的表情都很正常,注意力全都被司幼序调配颜料所吸引,叶听白甚至怀疑刚才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司幼序:“来吧,脱衣服,放心,裤子不用脱。”

  在几人期待的眼神中,叶听白脱下了自己的上衣,一幅很普通的身体,没有什么好看的肌肉,只是一个普通的二十多岁宅男,甚至肚子上还有一层肥油,实在没什么让人可期待的。

  司幼序和他简单交代了一下,他会在没有任何麻醉的情况,在他的胸口上刻下一个简单的符文,可能会有点疼,叶听白看了看司幼序手里的那个跟牙签一样的东西,觉得也没什么可怕的,破点皮?

  但当司幼序下刀以后,他发现自己错了,错的非常离谱。

  “草!!!疼!!!”

  叶听白身体绷紧,另外三人似乎早有准备按住了他的四肢,剧烈的疼痛淹没了一切,他的胸口附近变的通红,皮肤之下血液涌动,那根针明明刺破了皮肤却没有一滴血液流出。

  从开始吼叫,到后来沙哑的嘶吼,在到后来无力抽搐,整个过程不过才两分钟,但叶听白就像用尽了所有力气一样,整个人变成了一滩烂泥。

  在司幼序刺完整个图案以后,本来汇集在胸口处鲜血像是找到了宣泄点,全都从那些被刺过的地方涌了出来,一个鲜红色的符号,占据了大半个胸口,没人知道它代表什么意思,只知道该怎么用。

  

举报

作者感言

懒惰的皮皮秀

懒惰的皮皮秀

我今天都两更了,来张推荐票不过分吧,我需要你们的支持,兄弟萌

2020-02-05 18:4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