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因为怂所以把san值点满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一次性“垃圾桶”

  “让你的主人格出来见我。”

  “他在休息,而且他对你有敌意,你为什么要见他,而不是见我?”

  司幼序感觉这种状态下的叶听白根本没法交流,只好先行离开,走之前还扔下了一张自己的名片,让叶听白第二天来上班。

  叶听白直愣愣的看着司幼序离开,一言不发,突然,一阵咕噜声传来,叶听白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满是不解。

  “这种感觉好奇怪,好像这里缺了点什么。”

  但副人格现在根本不知道那是饥饿,他甚至拿起了水果刀准备剖开自己的肚子看个究竟,却在这时想起了主人格的警告,不准随意损坏身体,他看了看手中的刀,在判断自己这样做是不是算损坏身体,纠结了两秒后他颓然的放下了手中的刀。

  第二天中午,叶听白悠悠醒来,看了看枕边的手机。

  “卧槽,过去一整天了,刚才不是还在谈事吗?”

  叶听白坐在床上不断揉着自己的脖子,不知道为什么那里就像断过一样疼,那些记忆碎片再次出现,每次他都只能被动接受,一边看,他还一边嫌弃副人格。

  “你又在搞什么啊,我以后不让你动手能不能不要随便攻击人,这是现代社会,你这样让我以后很难做啊,兄弟!”

  “好。”

  每次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跟自己对话,叶听白都感觉非常诡异,但时间久了也习惯了,他看了下日子,假期昨天就结束了,自己的编辑已经打了四个电话,微信上更是好几十条未读语音。

  他随手点开其中一条。

  “叶!听!白!你是不是不想干了,如果你在不回信息,这个月奖金全扣!全扣!”

  “叶听白你能不能说句话,是死是活给个话。”

  点过几条后,声音都带上了几丝哭腔。

  “叶听白,你是不是被秩序所抓走了啊,我早就让你别管那么多闲事。”

  叶听白的顶头上司是个背景很深的大小姐,记得当初因为她的失误导致一期杂志排版错误,这么大的事情却没有任何处罚,第二天那大小姐依然乐呵呵的上班,事情跟没发生一样。

  也就是有这么一个大小姐罩着,这两年叶听白过的也还算舒坦,毕竟他这种栏目,是属于随时可以被顶替的那种,但他却一直干了这么久,多半都是这位大小姐的功劳。

  叶听白听到一个小姑娘哭成这样,心里也怪不好意思,按下语音便回了一句“我没事”,对面就像一直在微信面前等着一样,马上就回了好几条信息过来。

  叶听白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感觉就像十天没吃饭了一样,他没在去管微信,打开冰箱就开始寻找食物,冰箱里那大块的生肉竟都让他起了食欲,他站在冰箱面前开始扫荡,本来接近一周的口粮,全都进了他的肚子。

  “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它困扰了我很久,我查阅了很多资料,但我确定这具身体没有生病。”

  “你是憨批吗,这叫饿,人要吃饭,不吃饭就会饿,饿久了就会死,死你知道是什么吗,就是什么都不存在了。”

  “饿吗,我记住了。”

  叶听白看到司幼序留下的名片,通过查看记忆也知道了那天发生的所有事,但他却全当没发生,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进入这个世界,虽然有些自欺欺人,司幼序摆明了不想放过他,但能拖一天就拖一天吧。

  他问了副人格很多遍,但他都说那天的所作所为是出于本能,他也无法理解,很显然,副人格掌握着他无法理解的力量,而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这种力量他自己也无法解释,还有那种诡异的战斗方式,按照副人格的话就是,就像控制四肢一样,控制骨骼不是也很简单吗?

  可这哪里简单了,这简直是匪夷所思,非常反人类好嘛!

  中午吃完饭,叶听白就收拾收拾回了公司,屁股还没坐稳,他那个烦人的上司就已经踩着高跟鞋站在了他面前,本来叶听白都已经准备好接受狂风暴雨了,却发现上司站在自己的办公桌面前眼里泛着泪花,就那么看着。

  “老大,你有话说啊,你别这么看着我啊。”

  叶听白的上司,胡断玉,是一个比叶听白大两岁的人,叶听白现在满打满岁也已经二十四岁了,从毕业实习开始就在这个公司,比自己的上司还要早一年,最初一年,他是诸事不顺,处处受排挤,直到这个上司接管了他。

  当初一个部门,只有两个人,而他就是唯一被管的那个,本以为是噩梦,却没想到是春天的开始,上司对自己很好,叶听白不是没做过迎娶白富美的梦,只不过在被人教训了一顿以后,就把这个想法打消了。

  胡断玉哭丧个脸。

  “你知不知道我去让秩序所查你,他们说你死了。”

  “我这不是还活着吗,老大你跟秩序所还有关系吗?”

  胡断玉点了点头,似乎是不想在太多人面前聊这个话题,便把叶听白拉到楼梯间,自己这个上司有能力,但叶听白不知道她到底有能力到哪种程度。

  “听白,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污染度指数超标了,德叔跟我说你去地下诊所了。”

  “没超标,昨天刚测的。”

  “那你这几天咋回事啊???”

  胡断玉这个人,叶听白不知道怎么形容,她的心智完全和年龄不匹配,她明明都快二十八岁了,为人处世却像一个十八岁,她对于叶听白的照顾更像是小孩子之间的哥们义气,至少叶听白是这么觉得的。

  “有一个人让我做扼罪使。”

  胡断玉听了一脸不可思议,惊讶的问道:“你不会被骗去做一次性垃圾桶了吧?”

  “一次性...垃圾桶???”

  “这个我可了解了,我给你说说。

  扼罪使说白了就是吸收罪恶,或者说吸污染,真正的扼罪使吸收了污染,能通过特别方式把污染指数消化降低,但这部分人很少,远远不足以满足那帮莽夫的需求,于是就有了一次性扼罪使的诞生,就是强行让你吸收污染,而普通人无法降低污染指数,只能变成怪物被消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