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因为怂所以把san值点满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连夜跑路

  他最先冲了上来,速度让叶听白都没能反应过来,那只巨大的红色手臂穿过叶听白的耳畔,让他脸都感觉到一丝刺痛,沙包一样的拳头正中叶听白背后那只怪物残躯。

  那残躯瞬间四分五裂,死透了。

  而另外那四人也都开始了工作,他们都拿出了各自的装备,对这些工作仿佛轻车熟路,其中最让叶听白印象深刻的是一个矮个子的可爱女孩,她可能连一米五都没有,身后背着一个比她还要高的铁罐子,就像...一个大号煤气罐。

  那大号铁罐子喷出来的都是淡蓝色的气体,温度极低,在那个设备打开的瞬间,其他几人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寒颤,那些吓人的眼睛接触到这些气体以后,立刻就萎缩闭合从墙上掉了下来。

  司幼序在打爆那怪物的残躯以后,立马把窗户上的遮光布盖上了,而这之后这间屋子也随之安静了下来,血管停止了分泌液体,那种压抑感减轻了不少。

  从这点上来看,那些眼球和血管似乎是两种不相干的体系。

  司幼序在叶听白耳边长舒了一口气。

  “还好来的及时。”

  叶听白一言不发,转身径自走向房门口想要离开这里,司幼序像是胜利了一样,对着叶听白喊到。

  “你不想问我点什么事情吗,我都可以告诉你。”

  “我没兴趣,我希望你以后也别在找我。”

  叶听白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这间房,鼓捣了一趟下来外边已经快黑了,他沿着记忆中的路线寻找着回家的方向。

  “队长,那小子怎么那么拽,之前看他不是这样啊?”

  司幼序的眼睛一直看着窗户,仿佛能透过遮光布看到外边的叶听白一样,他的脸上一直挂着奇怪的笑容,听到手下的问话后摇了摇头。

  “看不懂,但那小子说他有两个人格,我看过了,不是普通的人格分裂,知道刚才他为什么能把那低级异变体甩开来吗?”

  旁边那一直在喷冰雾的小女孩也诧异的问道:“为什么,按道理他的力气根本做不到啊。”

  “那小子把自己肩膀和手肘的关节在那一瞬间全都卸了,他把自己的手臂当做鞭子来甩,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对自己这么狠的人,他的右臂废了,不然也不会喊咱们帮忙了。”

  那矮个子女孩还扭了扭自己的肩膀,结果力气用错,还把自己疼的龇牙咧嘴。

  “这人咋做到的呀,他的战斗技巧好奇怪啊。”

  司幼序的手臂已经变回了正常人的大小,但衣服袖子已经彻底毁了,半条手臂露在外边,上边布满了血红色裂纹,就像被强行凑到一起的瓷器一样。

  他也尝试着晃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可也是不得其法。

  “他没什么战斗技巧,所有的反应都是本能,人类最原始的对各种外物刺激的条件反射,他把这个反射无限放大了而已,我现在对他越来越有兴趣了。”

  “老大,他只是一个平民,你干嘛对他这么客气。”

  “客气?有求于人,当然得客气。”

  ......

  街道外叶听白正走在回家的路上,现在还是他的副人格在操控身体,不同于副人格,叶听白一旦把自己的身体控制权交出去,他便如同一个瞎子般,什么也看不到,唯一能做的便是和副人格交流或者沉睡。

  两人交换身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一直不明白的就是这一点,为什么自己的副人格,仿佛比自己要强很多?

  “喂,事情结束了,我要控制身体了。”

  “你确定?根据我对你的记录,你应该不能承受现在的身体状态。”

  叶听白感觉到一丝奇怪,副人格难不成想反抗他,鸠占鹊巢?

  他当时便强行接管了自己的身体,都没等睁开眼,那右臂的剧痛便如同潮水一般不停的冲击着他的大脑,人都没站稳便晕了过去,在身体倒下的瞬间,人格再次切换,叶听白的左手以一个奇怪的角度撑住了地板。

  而后他站直身体,在把左手扭来扭去,时不时的还能传来骨骼的响动。

  午夜,叶听白坐在自己的电脑面前,房间有些脏乱,完全符合一个独居男人该有的样子,电脑屏幕上是一幅骨骼构造图,一张肌肉构造,一张骨骼构造,他在时不时翻动对比,看到兴处,他甚至还会拿自己的身体做实验。

  现在他的手臂已经被已经被复原,生拉硬拽把骨头掰回了原位,这个副人格仿佛根本感觉不到疼痛一般,而且最离奇的是,叶听白的右臂没有恶化,反而在不断恢复,虽然没有达到肉眼可见的地步,可的确是在自愈。

  “这种身体结构,限制很多啊。”

  叶听白刚说完这句话,便眼神迷茫,主人格苏醒重新接管了自己的身体,他慌乱的站起身体查看自己的右臂,发现除了关节还有些许酸痛,已经并无大碍,他又看了一眼时间,自己已经昏过去差不多两个小时了。

  之前那种痛苦他还记忆犹新,就像是整条右臂全都粉碎了一样,联想到副人格曾经在深夜把自己的大拇指当成玩具一样扭来扭去,他顿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自己的身体被玩坏了?

  “你之前对我的右臂做了什么?”

  “解开了关节的限制,发挥出这具身体的极限能力。”

  直到现在,看到了周围熟悉的环境,叶听白才彻底放松下来,脑子里渐渐出现了一些残碎的记忆,那是自己如何从容冷静的躲过怪物的攻击,右臂又是为什么受伤,看到这些,心中的怒气顿时就消了一半,仔细想来,副人格也出现十多天了,也并没有实际上对他的身体造成什么实际影响。

  副人格的出现给他带来的,更多是心理上的压力,之前在他看来副人格等于精神异常,而精神异常等于濒临死亡,所以这么久以来,叶听白都误认为自己的脖子上悬着一把刀,这才让他这些日子几近崩溃。

  叶听白坐在电脑面前,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不行,我得逃,连夜逃。”

  叶听白行礼也没收拾,拿上钱包就下了楼,他开上自己这些年辛苦攒下买下的二手车,直接逃往了自己的老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