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洪荒之太昊本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各怀心思

洪荒之太昊本纪 卖萌的喵仙森 2333 2020.09.02 00:01

  阴阳老祖目光微闪,只觉得这老货得宝之后已经非常膨胀了,仙道如何肇始,何人开创并奠基,他心中自有一杆秤,三人虽并称三祖,然鸿钧才是此中第一,余者或有贡献,但顶多列为辅弼,怎可喧宾夺主?

  他心中转过诸般念头,法眼仔细一看,眼前乾坤老祖渐渐模糊变形,化为一团宏大浩瀚的乾坤二气,弥漫无尽道韵,充塞天地之间,在上者可谓日月,在下者可谓水火,在气者可谓阴阳,在道者可谓天地,在性者可谓雌雄,在形者可谓有无,在质者可谓刚柔……宇宙万物、天地万法,尽皆在乾坤周转之间,道至此中,可谓尽矣!

  阴阳老祖心中油然而生叹惋,乾坤之妙,可谓包罗万象、囊括万法,天地之未有时,此法理已存,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连他亦难以尽窥其妙。

  而乾坤老祖之根脚,乃鸿蒙开辟之时,无上大道退隐而演变成天道之际,乾坤法理烙印于新生的诸天寰宇而滋生之乾坤二气所化,可谓举世无出其右,纵罗睺、鸿钧,亦有不及之处。

  惜哉太过博大圆满,为天所忌,缘法上反不如人。出身和际遇的强烈反差,造成了此人争强好胜、易动难安的偏狭性格。

  阴阳老祖虽与其为友,但心中自有考量,说到推心置腹,洪荒之中,若非同根而生,皆是奢望。

  他这般根脚,表里不一、阳奉阴违、外宽内忌、口蜜腹剑自是寻常。

  不过乾坤老祖平日里纵然不讨喜,但如今日这般浮躁表现,仍透着一丝不寻常。

  阴阳老祖眼中黑白神光流转,太极图力量悄无声息的笼罩乾坤老祖,先天至宝之妙用尽显,法眼洞若观火,借着至宝中的道则力量,透过令他都有些羡慕的乾坤本源,直透内中本质。

  却见此人气运已经夹杂着丝丝黑气,灵台浑浊,已然蒙尘甚久,真灵之中丝丝劫气化作种种妄念戾态,蒙昧他的智慧,做出许多迥异于寻常,而起自己却无法察觉的举动。

  阴阳老祖眼中闪过异色,又不动声色看了鸿钧一眼,见其一脸和善的笑意,盯着那造化青莲,眼中闪过道道异彩,不禁暗中哂笑:“鸿钧也抵挡不住先天至宝的诱惑,至宝动人心啊!只是乾坤已入劫甚深,几已到了泥足深陷难以脱离的地步,鸿钧到底有没有看出来?”

  阴阳老祖能仗着先天至宝之力看清乾坤老祖,却对鸿钧无可奈何,只觉得高深莫测,有高山仰止之感,是当世第一等的人物。

  心中千思百转,外界不过一瞬之间,乾坤老祖自我夸耀,阴阳老祖笑着附和道:“道友说的在理,你我三人共参妙道,仙道高邈,虽是鸿钧道友首倡,却非一人能成。若有殊功,自当分享。鸿钧道友,你说是不是?”后一句话,却是对鸿钧老祖说的。

  “是极,是极!”鸿钧老祖笑着点头,话风一转:“不过若依乾坤道友之说,那宝物主人乃是天道假借其手送宝给你,如此也算大有福缘之人,似乎命不该绝,不知他现在何处?”

  乾坤老祖面色略微一沉,闷声道:“道友有所不知,那小子也是个果决之人,贫道以乾坤图捕捉他,却被他自爆了一件上品灵宝,炸出一条时空缝隙逃走。

  我虽得了此宝,但先天至宝太过强大,短时间无法强行抹灭他的元神烙印。我又不舍得彻底舍弃一件顶级灵宝而使至宝易主,故而也在找他,只是那小子不知躲到哪里去了,一直没能找到。”

  鸿钧老祖微微点头,表示了解,青莲主人逃跑,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乾坤老祖空有宝物而无法炼化也却是够郁闷。

  其实若彻底报废掉一件顶级灵宝,是能够强行破开青莲法禁,灭掉伏羲元神烙印的,但顶级灵宝何等珍贵?乾坤老祖自己也不过只有一件乾坤鼎而已,不到万不得已,打死他也舍不得做这样的牺牲。

  鸿钧心中略有定计,淡淡道:“乾坤道友,我算出与这宝物主人有些缘分,可以帮你找到他。我可以劝说他将宝物让给你,但你不能再赶尽杀绝了,须得做出一定补偿。怎么样?”

  乾坤老祖一愣,见鸿钧不似说谎,心中遂盘算开来,若鸿钧果然能找到对方,并且劝说让宝,倒不是非杀他不可,就算要斩草除根,也可以先将宝物拿到手再说,到时候就算反悔,鸿钧应当也不至于为此而翻脸。

  乾坤老祖稍一踌躇,心中便有了决定,点头道:“好,如果他愿意将青莲让给贫道,就算贫道欠他一桩因果,以后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他做一件事,二位道友皆可为证。”

  鸿钧老祖心中微哂,对乾坤老祖的阴暗心思那是看的明明白白,但他心中自有定计,乾坤老祖想的再美好,也得有那个机会去施行,要是连命都没了,算计的再好,也不过竹篮打水一场空。

  鸿钧微微一笑,目光不经意随意扫过阴阳老祖头顶,见他目光幽深,看着自己眼神诡异莫名,似有所觉,当即心中冷笑,法眼无声无息穿透重重阻隔,观其气运,同样有丝丝缕缕变为黑色,阴阳两种精神物性剥离之感越发明显,心中不由一哂。

  阴阳啊,你见别人泥足深陷,笑其器量偏狭之时,可有意识到,其实自己也在泥沼之中,心性早已改变,外表越发光正而内心却更加黑暗?

  鸿钧忽又一叹,他二人深陷大劫之中,自己又何能例外?而且作为仙道教祖,更是此一量劫的主角,别人或可半路脱劫,自己则只能和宿敌分个胜负生死,绝无半途退出的可能。

  所不同者,自己是主动入劫,而乾坤、阴阳二人,却是随着自己被动入劫,润物细无声一般渐渐深陷其中,本身却又茫然不知。

  劫气,会蒙蔽人的智慧,会扭曲人的心性,入劫者一举一动都不可以以常理猜度,往往做出匪夷所思的愚蠢举动,比如封神大战,截教弟子不安于室,接连下山送人头。

  而且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一切都显的极为自然,身在其中的当局者其实很迷,极难察觉到这种自内而外的变化,包括鸿钧自己,他想着此时此刻的他,大概不是正常状态下的他。

  压下心中思绪,鸿钧微笑着对乾坤老祖道:“如此可也。道友若信的过贫道,不妨把造化青莲给我,我寻到他之后自会劝服他。”

  乾坤老祖很是豪爽干脆,点头道:“那就有劳道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