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九山八国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西海本无情(上)

九山八国志 结完 3426 2022.06.23 19:34

  白色绸缎装饰渔村,白色蜡烛点缀夜晚。

  贝壳海螺撒满地,李淑桐无力地看着趴在父亲床边的吕青痛哭颤抖的背影,不知该做什么才好。

  吕青的母亲跪在一旁,哭得没了气力,只见眼泪不闻哭声。她抬头看了一眼李淑桐,没有说什么,李淑桐却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柱子走过李淑桐身旁,有意无意地说一句:“我要是能早点找到他,还能见上一面。”

  李淑桐终于受不了压力,哭着跑了出去。

  当然不能算是她的错,这件事本就没有谁对谁错。

  本月最后一次出海,去了七个人,都是家中的顶梁柱,预计四五天后归来,这才第三天,只回来了两个人,一人就是吕青的父亲,另一人还在昏迷中,没个说法。

  吕青的父亲姓赵是个穷苦的读书人,早年间院试多次失利,连个秀才也没捞到,心灰意冷下与吕青的母亲相识,日久生情,便脱了长衫换渔衣,倒插门嫁入渔村。此事是吕姓渔村为数不多的妙谈。由于是唯一正真读过书的人,吕父便成了人人口中的“赵秀才”,当做是随了多年的心愿。

  赵秀才原本是留有一口气的,身上七八条血痕,更本止不住血,在岸摊上脱出长长的血迹。被人发现时,见他眼中惊恐不已,死死抱住另一位已经昏厥的比较年轻的船员,不肯放手,嘴里念叨着妻与子的姓名。

  村里人费了好大劲将他们分开,抬回家中,敢紧派人去镇子上请名医,又让柱子等年轻人去把吕青找回来。吕青的母亲紧紧握住丈夫的手,不断说着“我在”。等到名医被村里的壮汉,火急火燎地扛回来,已经是来不及了。

  大抵是没见到儿子,两眼瞪得直,看着爱妻哭花了的脸庞,赵秀才的眼角也滑下一滴泪水,渐渐的没了呼吸。归来时惊恐,去时有妻子陪伴,还算安详。

  更加可怜的是那些没能归来的船员,永远的留在了海上,尤其家中父母妻儿,以后的生活该如何是好,也没了数目。

  整座渔村,哀声一片。

  “不能出海了!坚决不能!”

  “村长,原本我就说过,前几年还好,出海捕鱼受点伤不算什么,为了生计。近几年你看看都成什么样了,海妖肆意妄为,每年都得死一两个人,就不应该为了产量,频繁出海。你再看看今天,六条人命啊!”

  “说的是啊。青哥儿连他爹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更别说那些死在海上的,他们的家人该怎么办?他莫老板会管这事儿吗?”

  “抚恤金肯定得讨回来,否则叫他们娘俩如何生活?海肯定也不能再出,这回六个,下回还不知道能不能回的来呢。大不了大伙重新扛起锄头,下田种地养鸡去,不挣这晦气钱了。”

  “就这么办,我们跟那姓莫的讨个说法去。”

  “好,算我一个。”

  村里的男人们很快达成一致,惹不起海里的怪物,便将矛头指向催他们出海的人,个个义愤填膺。

  老村长和几位年老的长辈都很冷静,他们知道就算现在全村人出马,也不会有任何结果。莫老板并不是正主,见他们来闹事定是要打一顿再说话的,到时候有什么理也不会再听,若是闹到都城的几位大老板头上,肯定更加不会有好下场。

  老一辈和呵斥年轻一辈不懂事,做事就会冲动,当务之急是把赵秀才和其他几家人的后事处理好,安抚村民才对。还有那个叫作吕平安的年轻船员依然昏迷不醒,镇子上来的名医看过以后能确定他人如其名,性命平安,开了套药方,便别无他法。唯有等吕平安体况慢慢好转,自己醒过来。海面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也只有他能说清楚。

  一夜哭丧,便到了第二天。

  李淑桐辗转反侧,彻夜无眠,早早便下了床。看向窗外,阴云笼罩,仿佛一切都被什么东西所压抑着。虽是清晨万物苏醒,却不觉有任何生气勃勃之意。

  柱子说那句话看着是在责怪自己,其实就是为了刺痛李淑桐,让她觉得愧疚。

  但无论有没有这句话李淑桐都会感到非常愧疚。明知道没有活的希望,即将天人永隔,能见上一面,多看几眼也是好的。如果不是她拉着吕青跑那么远......不,应该说如果她不认识吕青,吕青也不认识她,他们不是青梅竹马,他们从未相见,或许青哥儿能握住父亲的手,或许赵叔叔能走得更无憾。

  或者可以这样说,如果她不曾存在,或许就不会有海妖肆虐西海,或许就不曾有船员受伤,不管是赵叔叔还是吕平安,以及其他人,或许就没有人有机会听到全村恸哭,没有人有机会看到满挂白绸。

  或许,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坠入深海,未死而归,她就是西海最怪的怪物。

  李淑桐这样想。

  这已经不只是单纯愧疚,是变态得不合常理的自卑自责和自我厌恶。

  与生俱来,从未改变。

  “桐儿妹妹可在家中?”

  李淑桐心头一跳,急忙擦拭掉眼泪,小跑着去打开门。

  门外,吕青面带微笑,正眼看向她。

  是苦笑吧,是在强撑着吧,是很累了吧,明明说话声音都很沙哑吃力。

  李淑桐根本不敢抬头去看站在眼前的人。

  “抱歉。”吕青说道。

  为什么?

  李淑桐愣住了。

  “我替柱子道歉。柱子好像对你说了什么蠢话,我已经和他提过了,你不要去在意。父亲......的事,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我见到的父亲还留有微笑,应该是听到了母亲的声音很开心吧,所以没有觉得有什么可遗憾。母亲和村里的其他人也都明白的,这事情与你没有任何关系,要怪就怪我父亲命不好,所以不存在是你的错的道理。”

  “对不起。”李淑桐按奈不住自己的眼泪。

  “陪我走走。”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李三碗醒过来没见到李淑桐,没有多想什么,拿起酒葫芦,出门而去。今天渔村的掌权人莫老板按常例得要来一趟,何况昨天出了这么大的事,不来也得来。李三碗是渔村捕鱼经验和技术上毫无争议的第一人,自然得在场。

  议事的地方在村长家中,算不得很远。李三碗一路走来,听了一路哭声不绝,看到同村的人披麻戴孝,这才想起来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和他们穿得一样。

  一念到此,李三碗摇摇头,眼神冷漠地喝干了葫芦里的酒。

  李三碗和渔村村民的关系从来都不好。

  有人失去父亲,有人失去儿子,有人失去丈夫,这是无妄之灾,应该悲天悯人,而他只觉得吵闹。

  城里来的莫老板已经到了,此时正坐在最上头,轻摇纸扇,悠悠然地喝着冒烟的茶水。他身后站着两名身材壮硕的男子,看着应该是护卫。

  莫老板看烦了满堂雪白,见着寻常穿着的李三碗到场,反倒是心情舒畅了些,说道:“李三碗来的正好,说说看本季度的收成如何啊?”

  李三碗不去理会旁人的怒视,向前走出一步,低头恭敬地说道:“本季共计出海一十八回,所捕龙肝鱼总数二百八十余尾,其中品相劣质的有六十余尾,以及其它海鱼种类一千三百斤。”

  李三碗看了眼莫老板,再次低下头继续说道:“预计今年能捕捞龙肝鱼不到一千尾。”

  莫老板收合纸扇,啪的一声,重重拍在桌上,用细小的双眼扫遍堂下,说道:“不到一千?我听着就来气,你还有脸说出来。龙肝鱼固然稀少,往年都能有五千尾的收入,比隔壁的几座村平均要多出一千五六百个数,所以大老板才愿意花一户五两银子的月供雇佣你们,现在看来,这钱花的不值啊?”

  龙肝鱼不似其它海鱼类,它没有固定的捕捞期,一年四季随时可以出海。但是龙肝鱼鱼群规模极小,捕捞难度极大,所以产量极少。西海沿岸,七座渔村加起来的年产量,不过只有几万斤。

  西海渔村的地理位置是巽国大陆领土的边境,要把龙肝鱼运输到都城里,得走五百里路程,更别说作为“国宝”级别的食材销往邻国,同时这一笔路费进一步抬高了成本。

  如果要保证鱼肉尽可能新鲜,出海即运输,并用坎国鬼山里的千年冰储存,那它的售价不知道要翻多少倍。可龙肝鱼就有一个很没道理的特性——不需要任何保鲜措施,百日不腐,哪怕是在炎夏。

  前几年莫老板所在的青云商会掌握先机,用不合理的契约,以及对渔民来说的高价,聘用他们捕捞龙肝鱼。每个月来渔村取一次货,靠着比另外几个商会更多的货量,赚了好多钱,甚至赢得了一些皇恩,地位水涨船高。

  这两年本就不高的龙肝鱼产量突然直线下降,这给青云商会带来了极大的损失和麻烦。要知道龙肝鱼的预订早已排到了第二年,导致现在空有订单,却无货物,光是勉强满足皇家的需求,已经精疲力竭。其余的客户也都非富即贵,加起来不是一个青云商会可以得罪的。

  青云商会急需龙肝鱼提高产量,吕姓渔村却迟迟拿不出手,故而两者的关系逐渐变僵。莫老板当初靠着吕姓渔村主要负责人的美差,捞了不少油水,靠着会做人这项本领,只要不出差错,过几年便有机会去都城,离老东家更近一点,然后再熬几年说不得能去横北郡当分会长的副手,再然后的事情莫老板想都不敢想。原本不说平步青云,那也是稳扎稳打的商途,偏偏遇上这档事情,莫老板哪能给他们好脸色看。

  大堂里雷打不动的渔村村民无疑是怒上心头,却无一人出声说一句话。昨日的愤慨,在见到莫老板本尊后,仿佛烟消云散,当真是敢怒不敢言,尚且不如他们所不耻的李三碗。

  老村长勉强睁开松弛的眼皮,看了看这些人,心中默默叹了口气,紧握住手杖,几步走到莫老板身前,说道:“莫老板,这几年海上有海妖作祟不太平,您不是不知道啊。”

  莫老板冷哼一声:“胡言乱语!天山之下,哪里有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