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隐之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少年少女,才子佳人(下)

神隐之记 少女朱的神隐 2685 2020.01.10 20:00

  “后来发生了什么?”

  第二天清晨,谭晓涛破天荒地没有先跑去藏书阁,而是兴致冲冲地跑到曹止礼面前,挤眉弄眼地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曹止礼有些摸不着头脑,嘴里咬着一块馒头,含糊不清地反问道:“什么发生了什么啊?”

  “就是昨天晚上啊,”谭晓涛压低了声音,“别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你们两个偷偷溜出了醉仙楼的。”

  “老实交代,昨晚后来你们俩之间发生了什么啊?”谭晓涛朝着他挤眉弄眼地问道。

  “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八卦了,”曹止礼白了他一眼,“昨晚就是同她一起在湖边上散了会儿步,然后她就与亲王府上的许老管家一起回了家,还能发生什么?”

  “切,”谭晓涛向他投来了一个鄙视的眼神,“你就不知道把握把握机会么?”

  “把握个屁嘞,你看我像那种下流的登徒子么?”曹止礼有些恼火地说道。

  谭晓涛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开口评价道:“像,极像。”

  “滚滚滚,”曹止礼没好气地说道,“我这种世上难得的正人君子,同你是聊不到一块。”

  谭晓涛没打听到什么有意思的消息,不禁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然后转身去干自己的事了。

  曹止礼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确认他走远了之后,这才有些吃痛地揉起了自己的脸颊。

  那个许老管家,下手可还真重啊。

  可是我实在是连你家小姐的手都还没牵上啊,只是稍微碰了一下,怎么就这么平白无故地挨上了这么一拳。

  哎呦,到现在都还挺疼的。

  曹止礼满腹幽怨地想道。

  ……

  也是同一时间。

  一辆普普通通的马车从江宁城北门出了城,选了条官道,向着京城驶去。

  杨端坐在马车夫的位置,横剑在膝,而吕晓萌躺在车内,脸色已经好转了一些。

  而另一辆装饰华美的马车也从江宁城内缓缓驶出,赵紫萱侧卧在车厢内的软榻上,披着一袭柔软暖和的狐裘,无聊地翻阅着手边各式各样的情报。

  ……

  与此同时,湖广道。

  长沙城内的一处已经有些气派的院落,一面旌旗正在大门一侧飘扬,上面豪迈地写着“混安镖局”四个大字。

  此时宅邸一旁的偏僻小巷内,一名生得有些可爱的少女正站在一位少年面前,神色有些紧张地说道:“郝洋,今日是我堂哥出门拜师的日子,我好不容易才溜出来见你的,所以只能聊一会儿,不然让我爸妈发现就惨了。”

  那位名为古月郝洋的少年笑了笑,开口问道:“李圆啊,你们混安镖局已经是湖广道上一流的江湖门派了,你堂哥李安更是少当家的,怎么还需要去出门拜师?”

  “这你就不懂了吧,”那位名叫李圆的少女眨了眨眼睛,语气中充满了羡慕地说道,“堂哥要拜入门下的可是金戈山庄!那可是江湖上最顶尖的门派之一。而且在九州商会杜管家的牵线之下,堂哥可是作为嫡传弟子,直接拜在金戈山庄老庄主的名下习武!那可是江湖四大宗师之一、有着刀圣之称的王义王老庄主!”

  “这么看来,你们混安镖局这次可是要发达了啊。攀上了这么两个大势力,指不定就要一飞冲天了。”古月郝洋笑着说道。

  李圆笑得眼睛眯成了两轮弯月,开口说道:“那是那是。所以说郝洋你啊,在岳麓书院里可得加油读书了咯,努力考上功名,这才能娶得上我啊。”

  古月郝洋故意皱起了眉头,摆出了一副苦恼的模样:

  “我就是个穷书生,在书院里也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小角色。像我这种没背景、本事又不高的人,本来想着考上功名,出来能捞个不入流的胥吏当当就不错了。等将来攒够了银子,就来娶你的。

  可是现在倒好,你们混安镖局越来越厉害了,到时候只怕你成了千金大小姐,会瞧不上我这么个穷酸书生咯。”

  “不会不会,”李圆见他愁眉苦脸的立马慌了神,连忙有些笨拙地开口安慰道,“我喜欢你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嫌弃你呢?”

  听过这话之后,古月郝洋的眉头依旧没有舒展开来:“即使你不嫌弃我,可是你家里人一样会瞧不上我的啊。”

  “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啦,”李圆伸手揉了揉他紧皱的眉头,仿佛想要将它抚平一般,“我们家其实也只是镖局的远房亲戚啦,哪里算得上什么大户人家。我们都是平民老百姓,这不就是你们读书人口中的门当户对嘛。”

  古月郝洋听过这话之后终于是喜笑颜开,笑着从怀中拿出了一本装订精美的书籍,开口说道:“这是你上次说的那本书,我在藏书阁里找了好久才找到,悄悄帮你从书院里带出来了。”

  李圆见到之后眼睛一亮,立马将其视若珍宝地抱在怀中,开心地说道:“郝洋你最好了!爹娘不让我上私塾,我只好自己偷着看看书了,你不会介意吧?”

  说完她眼睛向上偷瞟,悄悄地看了看古月郝洋。

  古月郝洋依旧笑容满面地说道:“怎么会介意呢?你开心就好。”

  李圆听过这话之后更加开心了,笑着踮起脚尖,害羞地亲了他一口。

  就在古月郝洋还欲开口之际,院落里突然隐隐传来了一位妇人急切的呼喊声:“圆圆,圆圆……”

  李圆听到这呼喊声之后脸色一变,连忙将书藏入怀中之后,对着古月郝洋说道:“我娘亲在找我了,我得赶紧回去了。”

  “去吧去吧。”古月郝洋笑着挥了挥手。

  李圆赶紧撒丫子狂奔,但就在快要临近巷口的转角处之时,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连忙停下脚步,回头喊道:“郝洋,这本书什么时候还你啊?”

  古月郝洋笑着大声回应道:“等我来娶你的时候!”

  李圆脸上一红,害羞地飞也似地跑开了。

  古月郝洋带着笑意望着她离去的地方,然后脸上的笑意渐渐褪去,到最后变成了面无表情地望着前方。

  不知过了多久,一位身着黑色道袍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身旁。

  正是那江湖上恶名远扬、让人闻风丧胆的陈半仙。

  “师父。”古月郝洋只是嘴上开口喊了一声,手上却是半点要行礼作揖的意思都没有。

  陈半仙不以为然,从不在乎这些繁文缛节,只是笑着拍了拍古月郝洋的肩膀,有些惊奇地开口问道:“为师没看错吧?你小子会喜欢上这等姿色的女孩?为师可就只有你这一个弟子,你可得给为师长长脸面,至少再去多祸害些大家闺秀吧?”

  古月郝洋依旧神色淡然地说道:“玩玩而已罢了。”

  “当真就只是玩玩而已?”陈半仙神色诡异地问道。

  古月郝洋的脸上神色终于是变化了一下,然后又尽数归于淡然,开口答道:“嗯,只不过她让我想起了一位故人,所以才会有些情绪波动。”

  “上辈子那个世界的?”陈半仙问道。

  古月郝洋摇了摇头,开口说道:“这个世界的。”

  陈半仙叹了口气,转了个话题:“你在岳麓书院学得怎么样?他们儒家的符字道你学会多少了?”

  古月郝洋扬起嘴角笑了笑,将自己的衣摆掀到了身后。

  只见他的腰间挂着一枚白如羊脂的玉牌,上面以古篆刻着四个大字。

  下笔有神。

  陈半仙这回是真的有些惊讶了:“岳麓书院的那老家伙连这个都给你了?他明知道你是我的弟子,都还舍得把君子牌给你?”

  古月郝洋笑着说道:“我同院长谈了一天一夜,之后他便将这枚玉牌给了我。”

  “他有这么好?”陈半仙有些狐疑地问道。

  古月郝洋接着有些感慨地说道:“徒儿所欲成之事,当得起这份气运;而弟子之抱负,也当得起君子这个称谓。”

  听到这话之后,陈半仙脸上罕见地露出了严肃之色,然后认真地点了点头。

  改变世界一事,唯君子……不,唯圣人能成之。

  ……

  

举报

作者感言

少女朱的神隐

少女朱的神隐

古月郝洋当然是个穿越者啦,但是这一卷都不会涉及到他的身份问题,要等到下一卷视角转到湖广道上的时候,再慢慢铺开,所以现在他的这个穿越者的身份其实对剧情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啦。

2020-01-10 2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