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隐之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飞鸟与自由

神隐之记 少女朱的神隐 2754 2020.01.25 19:29

  龙城南城门处。

  就在金銮殿内响起排山倒海的万岁声之时,一道浑身是血的身影出现在了冷清的大街上。

  那是刚从四皇子府上出来的杨。

  他沉默地走在大街上,脚步坚定,连头也没有回一次。

  蓦然间,他看见了躺在街边的那个身影。

  那是一个有着粉色狐耳与狐尾的小女孩,此刻正蜷缩着躺在街边,睡得十分香甜。

  一般狐妖要到了四境之后,才能自如地收起尾巴与耳朵,与常人无异。

  杨走到她面前,看了看手中抱着的费珂的那把普通长剑,突然有些相信他所说的命运一事了。

  他决定以后把这把剑送回徽州,亲自为他立个衣冠冢。

  杨接着沉默地将那把平凡至极的剑别在腰间,抱起了那个女孩,然后继续向着城外走去。

  吕晓萌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看到面前这个从未见过的带血男子之后,不仅没有一丝的惊慌,心底反而还泛起了莫名的温暖与安全感。

  狐妖最通人心。

  她昏昏沉沉地半眯着眼睛,又往他的怀里靠了靠。

  杨将衣服裹得严实了些,将那些寒风尽数隔绝在外。

  吕晓萌半睡半醒般地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杨。”

  “我叫吕晓萌。”

  “……”

  “城里的那些风雪是你出的剑么?”

  “……算是吧,刚刚悟出来的一道剑法。”

  “那你取了名字没有?”

  “还没。”

  “那叫飞雪剑法吧?”

  “嗯,行。”

  “呜呜呜……”

  “不要哭,已经没事了。”

  “我好难受。”

  “没事,以后我帮你要一块平安令,就不难受了。”

  “……”

  杨低头望去,只见她不知何时已经悄悄地又睡着了。

  只是那脸上,还残留有两道浅浅的泪痕。

  杨伸出一只手,轻轻地帮她擦去了脸颊上的泪痕。

  而城头之上,刘沛接到了朱常涯传来的旨意,叹了口气,示意京畿守备军收兵放行。

  南城门缓缓地为下方二人打开。

  刘沛摇了摇头,心想朱常涯还是太过心慈手软了些。

  这等情况下,就应该擒住杨这个明面上刺杀众皇子的弑君者,然后直接斩首示众。

  这样一来,不仅能有个替罪羊来平息群臣的不满,还能将自己身上的弑兄罪名撇得一干二净,可谓是一石二鸟。

  杨还是没有回头,就这般在风雪的夹道欢送之中,抱着熟睡中的吕晓萌,缓缓走出了京城。

  此后十五年间,再也没有回来过。

  等他走出京城的那一刹那,南城门处的漫天飞雪——

  也停了。

  ……

  京郊的一座小山丘上,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正站在此处,默默地眺望着身后的那座大城。

  从这儿往回看去,此刻的京城正沐浴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之下,白雪反射着光芒,显得熠熠生辉。

  只不过在那个小男孩的眼底,永远映照着昨晚夜色之下的那抹血色与火光。

  那道火光不仅仅是昨晚吕府上的那把大火,更是他心中正在熊熊燃烧着的怒火。

  那个男子开口说道:“我如今也只能把你送到这儿了。接下来你自己翻过前面那座山,山脚下有个驿站。到了之后什么都不要问,什么都不要说,自然有人会把你送到江南道上去。”

  那位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那接到了朱常渊指令的王煜。

  只不过当时已经为时已晚了,王煜四下搜寻了许久,才在混乱之中找到了这穿着平常布衣的吕云云,趁着夜色将他带离吕府,连夜送出了城来。

  王煜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到了江南道之后,你父亲在那里还有些朋友,他们会帮你隐姓埋名,换一个全新的身份的。”

  吕云云低着头,没有说话。

  王煜叹了口气,最后叮嘱道:“好好活下去,别再想着报仇了。”

  听到这话之后,吕云云更加用力地抱紧了他怀中那柄,比他人都还要高出一截的长剑。

  王煜有些怜悯地望了他一眼,开口说道:“我劝你还是把这把剑扔了吧,不然以后总会招来麻烦的。”

  可他依旧死死地抱着剑,眼中燃着复仇的火焰望着京城的方向,怎么都不肯松开。

  ……

  京城里的玄武湖旁。

  在那闻名天下的醉仙楼高处,有一处面朝湖面的包厢,可以一览整座大湖和京城的全貌,乃是醉仙楼上下风景最佳的位置。

  如今城内风雪已停,阳光洒在白雪上,正是最美的时分。

  而在这间包厢内,一位醉眼朦胧的男子正侧枕在一位国色天香的女子腿上,随意往自己嘴里又灌了杯酒后,轻声说道:“你大可不必这样,他们不会为难你的。”

  那位女子轻轻抚平了他因为思虑过多而无意识挤在一起的眉头,微笑着柔声开口说道:“三皇子从未嫌弃过我,始终对我不离不弃,我又怎么舍得三皇子一个人走呢?”

  那位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那三皇子朱常泪。

  而她则是这醉仙楼里的青楼女子,没有姓名,只有雅号,名为鱼儿。

  鱼儿与泪,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朱常泪笑着拍了拍她的手,没有再继续劝下去。

  因为他知道在她那柔弱动人的外表下面,藏着的是一颗何等坚毅又热烈的灵魂。

  二人没有再说下去,就这般默默地品着这最后的时光。

  不知在哪一刻,房门被人悄然打开。

  李芳静静地走了进来,就这般站在门口的位置,望着阳台上二人的身影。

  朱常泪笑了笑,也没有回身,就这般随意地开口问道:“时辰到了?”

  “嗯。”李芳点了点头。

  “是大哥还是二哥?”

  “是七皇子。”

  “原来是小七啊,”朱常泪有些感慨地说道,“那你能否帮我给皇上带个话?”

  “但说无妨,我代表的便是皇上。”既然朱常泪如此识时务了,李芳也就不想再去为难他什么。

  “我是必须要死的,”朱常泪神色平静地开口说道,“但我母亲只是一位毫无出生背景的普通宫女,我死了之后,她也只是先帝的一位普通妃子。更何况她如今已经年过花甲,垂垂老矣了。对皇上来说,只需按照礼法,将她打入冷宫便足矣。”

  朱常泪坐起身来,正色说道:“我这一生虽然不成器,但从未求过他人。但如今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

  说完他便缓缓屈膝,朝着李芳跪伏了下去,声音颤抖地说道:“还请陛下放过我母亲。”

  李芳沉默了片刻,然后缓缓开口说道:“皇上他猜到了你的心思,临行前曾特地嘱咐过我,若是你识时务的话,那么皇上就不会亏待你老母亲的。”

  朱常泪又拜倒在地,郑重其事地开口说道:“谢陛下。”

  然后他缓缓地走到鱼儿面前,凝望着她的眼睛,带着内疚地柔声说道:“对不起,如果我是个普通人就好了。”

  “没关系,”鱼儿亲了亲他的脸颊,“我们下辈子再见。”

  朱常泪又仰头饮了一壶酒,左摇右晃地走到了那处早就预先被他折断的栏杆前,醉眼朦胧地转过头来,笑着说道:“那我要先研究一下下辈子怎么找到你。”

  鱼儿没有说话,就这般含情脉脉地望着他。

  “找到你了可不许反悔哦。”朱常泪面带笑意地冲着她眨了眨眼睛。

  她红着眼睛,泪水早已模糊了她的双眼,但她依旧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朱常泪最后再怜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轻飘飘地往后一倒。

  就如同一只断了翅的鸟儿般,重重地坠入了湖底。

  李芳走上前来,与她一并站在栏杆前,望着底下此刻被惊得微微泛起涟漪的湖面,沉默不语。

  “久作笼中雀,今终得神隐。”她突然轻轻开口说道。

  “什么?”李芳有些疑惑地抬头问道。

  “这是他最后留给我的一句诗。”她转过头来,通红的眼中闪着点点泪光,望着李芳轻声说道。

  李芳点了点头,开口答应道:“好,我会告诉皇上的。”

  她眼中终于多了一抹快意,对着李芳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然而看上去又是那么地凄美。

  然后她也轻轻地纵身一跃。

  湖面又泛起了一丝波澜,片刻之后又淡淡地归于平静。

  如同飞鸟终于获得了自由。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