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隐之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血与雪

神隐之记 少女朱的神隐 4243 2020.01.22 20:00

  朱雀大道。

  从皇宫正南朱雀门往外,是一条极为宽广的大道,恰好位于龙城正中轴之上,延绵极长,直通南城门,是谓朱雀大道。

  朱雀大道是城内的重大交通枢纽,因此才修得如此宽阔,就是为了方便城内民众的交通出行。

  而此刻的朱雀大道与京城其他街道一样,已经积上了薄薄的一层白雪,但却见不着一个人影。

  那宽广的大道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黑点,正在高速往北边吕府方向移动着,却没有在雪中留下任何的痕迹。

  正是费珂。

  但他走到一半,突然又停了下来。

  因为有人已经拦住了他的去路。

  费珂见到那人之后先是一愣,然后皱着眉头,有些疑虑地开口说道:“原来是你?”

  “是我。”那人简洁明了地回答道。

  “你还是太年轻了,”费珂摇了摇头,“即便你是不世出的修道天才,但如今也还是打不过我的。”

  没错,站在他面前的正是綦圣首徒,如今修行界里风头正盛的新星——杨。

  “总归打过了才知道。”杨如此说道。

  费珂开口问道:“是綦圣让你来的?”

  “是我自己来的,”杨抬头望了眼城南云瞻院的方向,然后缓缓开口说道,“今夜之后,我便不再是云瞻院的人了。”

  费珂听后再次摇了摇头:“你会死的。”

  杨没有答话,只是沉默地向前走出了一步。

  随着他这一步的跨出,京城里的漫天风雪仿佛又更甚了一些。

  费珂有些诧异地抬头望了望天,然后恍然大悟般地说道:“难怪,原来这场风雪就是为你准备的。”

  杨还是没有说话,再向前踏了一步。

  天上的雪势又浩大了几分。

  费珂总算是想明白了之前心底隐隐的那份不安来自何处,突然释怀地笑了起来,开口感慨道:“原来是你。”

  “是我。”杨再次言简意赅地回答道。

  “在我拿起剑的那天,曾经有个算命的对我说过,只要我拿起那把剑,我就会在大雪纷飞的夜里孤独地死去。”

  费珂仿佛在追忆着什么似的,有些感慨地说道:“但当时的我从不相信命运这种东西,头也不回地便握起了那把剑。”

  “就是你的那把神隐剑?”杨开口问道。

  费珂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可我如今却有些信了。”

  他随后指了指杨,又指了指自己,缓缓开口说道:“就像是今晚我俩之间这命中注定的这一战。”

  杨摇了摇头,表示他从不信这些玩意。

  “好了,”费珂扫了扫肩上的白雪,抬头望向站在百米之外的杨,笑着开口问道,“一剑够不够?”

  “够了。”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漫天的风雪骤然来到了最迅猛的时分,如一道道白色的剑雨一般,咆哮着席卷向费珂。

  费珂也动了起来,腰间的长剑与袖中的飞剑自行出鞘,然后在他的手上递出了一道神隐剑意。

  那应该是他此生中递出的第二圆满的一道神隐剑意。

  那道剑意一出,漫天的风雪顿时为之一滞,然后无力地四散开来,颓然飘落到了大街之上,然后归于平静。

  除了地上的积雪又厚了一些之外,刚刚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只不过二人所站的位置却已经对调了过来。

  二人就这般背对背地站着,谁也没有再继续出剑。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那些藏于黑暗之中的无数双眼睛此时已经充满了疑惑与不解,心想这两个人难道是脑子坏掉了么?

  还愣着干嘛?快继续打啊。

  但二人却都没有任何再次出剑的动作。

  不知过了多久,杨才喃喃自语般地开口说道:“原来这就是神隐么?”

  他有些理解费珂所说的那句“死亡便是神隐”的意味所在了。

  费珂有些怅然若失地说道:“为何这神隐……带不走你?”

  “我也不知道,”杨摇了摇头,“可能是因为我本来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吧。”

  “置之死地而后生么?”费珂细细地品味起了这句话,最后终于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你管这招叫什么剑法?”费珂突然开口问道。

  杨转过身来,望着他开口说道:“刚刚悟出的剑法,还未想好名字。”

  费珂也艰难地转过身来,望着他手中的长剑,笑着开口说道:“好剑,好剑法。”

  说完了这五个字,他便缓缓向前,倒在了雪地之中。

  又是一抹鲜血,染红了地上的白雪。

  随着他的倒下,杨的全身开始颤抖如筛糠一般,七窍也开始止不住地淌起血来。

  而且都是那带着神隐剑意的黑色淤血,只不过在这夜色之中,旁人看不出罢了。

  隐藏在黑暗中的众多窥探者这才后知后觉地明白了场间发生了什么。

  原来他俩的胜负,早在那一剑中就决定了。

  虽然杨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赫赫战功一枚,而且此时他也明显已经身负重伤了,但在这黑暗之中,却没一个人敢出手偷袭他。

  因为所有人都感应得清清楚楚,伫立在场间的杨此时所散发出来的明显是八境大宗师的强横气息。

  而且还不只是八境初期,而是八境中期!

  这意味着他从一开始出剑前的七境巅峰的修为,直接跳到了如今八境中期的境界!

  在战斗中连破两境,还是宗师境这等天壤地别的两境,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这比费珂的那八境初期杀八境巅峰还让人匪夷所思!

  待到自己的七窍不再流血之后,杨便睁开了双眼,缓缓地向四周扫视了一圈。

  那些黑暗中的阴影们立马噤若寒蝉,纷纷低下视线,不敢与之对视,生怕一个不好,就被他给盯上了。

  杨收回了视线,默默地走到了费珂的前面,看了看他手中的那把剑。

  那并非什么神隐剑,而是一柄极其普通的粗制长剑。

  这等长剑若是放在市面上,应该不会超过三两银子。

  原来他今晚没有用那柄神隐剑么?杨有些不解地想道。

  那那柄神隐剑又去那儿了呢?

  想不明白的事情就不要多想,杨立马收回了思绪,俯身捡起了他手中的那把长剑。

  等他捡起了那柄普普通通的长剑之后,费珂的身体便突然分解成了许许多多的灰点。

  那一个灰点便是一抹神隐之意,就这般缓缓地飘散在了空中,再也没有了踪迹。

  最后他在这世上竟是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除了杨手中的那把普通长剑。

  杨望着这一幕沉默了许久之后,才郑重其事地收好了手中费珂的那把长剑。

  他此时没有更多地时间来感慨这些事情了,脚步一转,便转身朝着大皇子府的方向走去。

  随着他的气势渐渐地恢复到了巅峰,京城里的雪花再次飘落了下来。

  这次是场龙城建城以来从未经历过的暴风雪。

  ……

  当夜,秦府。

  秦家是京城一等一的大家族,本来按理来说,这等大家族是无论如何都逃脱不了这次局势扑朔迷离的政治漩涡的。不是被诱惑着站队,就是被逼着站队,绝无当那墙头草的可能。

  但秦家却是个例外。

  因为秦老爷子就是如今的镇国大将军。

  更重要的是,秦老爷子还有着皇宫内那一万羽林禁卫军的绝对掌控权。

  也就是俗称的御林军。

  虽说御林军人数不多,只有一万余人,但个个都是从边军中挑选出来身经百战的勇士,最低都是三境起步的武夫修为,更不要说其装备的大明顶尖的武器护甲了。

  这样一支部队,无论放在何处都是一道不容小觑的力量,更何况在今晚,那绝对就是可以一锤定音的力量。

  但好在秦勇老爷子极为爱惜名声,一直对各个皇子的动作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迟迟不肯去冒险支持任何一位皇子。

  然而今晚,秦勇是真的愤怒了。

  “这群不肖子孙!”秦勇老爷子听到了最新消息之后,气得把手中的名贵瓷器茶杯都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砸得个粉碎。

  秦老爷子满脸怒容地破口大骂道:“这些个皇子,平日里互相攻讦也就算了,如今竟然还敢动用军方的力量了?!还都用上了神卫强弩!他们把这京城当成什么地方了,当成战场了么?他娘的,这里是他们的家啊!”

  “老爷请息怒。”那名前来禀报局势的属下战战兢兢地说道。

  秦勇突然冷静了下来,神色冷漠地开口说道:“对了,你说说看,按照大明律法,皇族同室互相残杀者,该当何罪?”

  那名属下立马回答道:“该当死罪!老爷,您不会……”

  秦勇冷哼一声,开口说道:“是时候该帮他们朱家修理一下这帮不肖子孙了。传我命令,召集羽林禁卫军,准备出发!”

  “是!”那名下属领命之后,立即飞奔着离去。

  秦勇静心调息了片刻,然后欲出门带着他手下的御林军前去平乱。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一道身影在门口拦住了他。

  “爷爷,您也不年轻了,还是在家歇一歇吧。”那道身影如此开口说道。

  正是他秦勇的亲生独孙,秦思量。

  ……

  关于秦思量为何要帮助二皇子朱常渊,以及他与朱常渊朱常涯两兄弟、杨以及刘菲之间各种微妙的关系与往事,本来又会是一个错综复杂的爱情故事。

  不过几句话也足以概括了。

  简而言之,一切都发生于他在云瞻院求学的那段日子。

  他心悦诚服地追随朱常渊、与杨成为莫逆之交,都是发生在那段时光里。

  还有死心塌地地爱上刘菲,也同样是在那段日子。

  只不过她不喜欢他罢了。

  这又无妨,与他喜欢她不冲突。

  ……

  “你个孽孙,难道也想学那些朱家人,欺师灭祖么?”秦勇望着自己的独孙,不禁怒喝道。

  秦思量摇了摇头,开口说道:“爷爷,你要是想打的话,那就尽管打吧,我不会还手的。”

  “但是今天您要出去的话,那就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吧。”秦思量神色坚定地说道。

  “你敢威胁我?”秦勇怒极反笑,“你与你那窝囊废父亲一样,平时都不敢大声与我说话,如今竟敢威胁我?”

  说着他身形一动,体内真元喷涌而出,一拳就来到了秦思量面前。

  感受着这一拳之中夹杂着的磅礴真元,秦思量脸色一变,再也不敢藏拙,立即双臂挡在脸前,试图挡住这一击。

  然而秦勇的这一拳实在是太过猛烈,即便秦思量已经动用了自己七境初期的全部实力来防御,可依旧被打得倒飞了出去,直到远远地撞到了院子另一头的墙上才停了下来。

  秦思量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有些苦涩地笑了起来。

  刚刚老爷子那一拳可谓是不留余力,完全是冲着打死自己来的。若自己只是平时展露出来的那点稀碎的六境初期的实力,在这一拳下面,恐怕早就是一具尸体了吧。

  秦勇眼神一凛,仔细打量了他一眼,然后沉声开口说道:“你竟然已经到七境中期了?为何一直藏着不说?”

  秦思量苦笑着摇了摇头:“习惯了以纨绔子弟的身份见人罢了。”

  秦勇盯着他看了许久,然后突然如同失去了什么东西一般,整个人骤然苍老了许多。

  像他这种以一己之力撑起了整个家族的人,原先强提着的那口心气一放松,那股强打起来的精气神没了,自然就会显得老了许多。

  秦勇摆了摆手,复杂的眼神中终于是带上了一抹欣慰,淡淡地开口说道:“罢了罢了,老夫今天就不出去,朱家的那些腌臜事,他们爱打打,爱杀杀,不管老夫的事了。”

  秦思量闻言不禁露出一抹喜色,立即作揖行礼道:“谢谢爷爷。”

  秦勇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缓地开口说道:“思量啊,你为何要支持朱常渊?”

  秦思量毫不迟疑地开口说道:“大明在他的手中,必然会再次绽放出无限活力的!”

  “那将会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大明。”他的语气中充满了肯定与向往。

  “呵呵,”秦勇笑了笑,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了感慨,“希望如此吧。”

  “不说这个了,”秦勇恢复到了平日里威严的模样,“老夫现在有些烦躁了,来陪老夫练拳!我倒要看看,你的秦家寸拳到底有没有些进步。”

  说完他大喝一声,便缓缓拉开了一道气势如虹的拳架。

  秦思量整理了一下有些杂乱的衣冠,然后同样摆出了一道一模一样的拳架。

  “对了,”秦勇冷笑着说道,“我改主意了。如果你撑不到天亮的话,老夫还是会出去平叛的。”

  听到这话之后,秦思量心中是叫苦不迭。

  看来今晚的一顿毒打是怎么都逃不掉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