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隐之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练剑

神隐之记 少女朱的神隐 6491 2020.01.04 20:00

  “院长好。”场间众人在得知了来者身份之后,皆恭恭敬敬地对着他鞠躬行礼。

  王知恒笑着摆了摆手,对着他们说道:“散了散了,没什么好看的了,无关人员就先都退场吧。”

  那些围观群众听完之后便都老老实实地依次走出习剑房,直到走出十来米开外之后,才纷纷嚷嚷地讨论起了刚刚那不可思议的一战。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伙子竟然能打赢君子班的小师弟?还能躲过徐嘉的倾力一拳?无论哪件事,都算是书院的爆炸新闻了。

  相比之下,袁秋泉被揍得个鼻青脸肿也算不得什么稀奇事了。

  曹止礼也不想在此做过多的停留,毕竟自己算是当众打了一次君子班的脸了,再在这停留的话,难免有看人笑话的嫌疑。

  然而就当曹止礼三人准备离去的时候,王知恒却开口叫住了他。

  刘佳奇有些担心地望了曹止礼一眼,曹止礼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让他先行离开就好了。

  朱琉璃自然还是留在了曹止礼的身边,生怕曹止礼一个人被人合伙欺负。

  看到这一幕,李皓以为师父是要为自己出头了,不禁恶狠狠地喊道:“师父,他不守书院的规矩,恶意伤及同门!”

  说完他展露出来了自己还淌着血的右臂。

  王知恒没有理他,而是转头向着徐嘉问道:“徐嘉,你说说看。”

  徐嘉站了出来,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战斗的经过完完整整地叙述了一遍。

  自然也包括了李皓的那些小动作。

  李皓听得自己面色铁青,但是又不敢发作,只能低着头望着脚尖闷不吭声。

  王知恒听完之后,朝着李皓淡淡地问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王知恒虽然神色淡然,但熟悉他的学生知道他此时对李皓是失望至极,已经到了要发火的边缘了。

  李皓颓然丧气地摇了摇头。

  “那好,”王知恒开口说道,“你就去思过崖面壁一个月,好好反省反省,一个月之后再出来。”

  “是,弟子领命。”李皓有气无力地答了一句,然后垂头丧气地一个人走出了习剑房。

  徐嘉望着他落寞的背影有些于心不忍,就想上前去安慰几句。

  然而他才刚挪步,王知恒就喊住了他。

  “那你呢?你又来凑什么热闹?”王知恒淡淡地开口问道。

  徐嘉开口回答道:“弟子猜到以小师弟李皓的脾气,可能会闹出事来,便同行来此,以防意外发生。”

  王知恒似笑非笑地望着他说道:“当真如此?就没有一些其他的原因?比如说从那袁秋泉那儿,听说了琉璃她身边多了个少年,然后便跑过来争风吃醋来了?”

  徐嘉一咬牙,低头答道:“回禀师父,弟子来此,确实有一部分是这个原因。想着来这边看一眼,顺便压一压住他的风头。”

  随后他便拱手对着王知恒说道:“弟子知错,甘愿受罚。”

  王知恒点了点头,开口说道:“你就去山下的文苑,好好读上一个月的圣贤书。如果一个月不够,那就继续读下去,等你什么时候读明白了,就什么时候再来找我。”

  “心甘情愿地被人礼用着‘借刀杀人’,你这不是蠢是什么?”王知恒终于是有些恼火地说道。

  徐嘉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弟子领命。”

  “你去吧。”王知恒挥了挥手,示意他先走。

  徐嘉便依言恭恭敬敬地退出了习剑房。

  这下习剑房内顿时就只剩下了王知恒、曹止礼和朱琉璃三人。

  王知恒回身面对曹止礼,正准备开口的时候,朱琉璃却抢先说话了。

  “叔父,曹止礼他可是很规规矩矩的,一点书院的禁律都没犯,你可不能鸡蛋里挑骨头奥。”朱琉璃一脸无辜地朝着王院长眨了眨眼睛。

  王知恒脸上总算是有了一点笑意,伸手用指尖轻轻点了点她的脑袋:“还没出嫁呢,就学会胳膊往外拐了?”

  朱琉璃没接话,而是朝着他吐了吐舌头。

  王知恒回过头来,正色地对着曹止礼说道:“凡是都要讲个先后顺序。这件事本就李皓有错在先,所以你刺伤了李皓,这件事也就怨不得你。我叫你留下来,只是为了问你一件事。”

  曹止礼心中一惊,但是脸上神情却是毫无变化,开口说道:“院长请讲。”

  “我之所以来此,其实是因为感受到了此处刚刚产生了一股很强大的气息波动。而且更重要的是,那还是我儒家的符字道一脉的秘法波动,”王知恒缓缓开口说道,“而听徐嘉的描述来看,你应该便是用这一招躲过他的那一掌的吧?”

  曹止礼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你不用太紧张,”王知恒笑了笑,“我只是有些好奇,你到底用的是什么符字?我这么多年以来,还从未见过有气息如此奇怪的符字。那种老派十足的气息,我只在儒家的一些经典典籍中才感受过。”

  曹止礼沉默了片刻,然后给出了一个王知恒意想不到的回答。

  “院长,我能不说么?”曹止礼轻声开口说道。

  王知恒愣了一下,然后笑道:“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自然也有保留自己秘密的权力。你要是不想说的话,那我肯定不会强求你说出自己秘密的,这便是道理。或许你在其他地方会觉得这些圣贤道理只是空话一句而已,但是在这里不一样。”

  “在这里,是有人愿意听这些道理的,”王知恒双手负后,面带微笑地说道,“毕竟这儿,是金陵书院。”

  曹止礼拱手作揖,开口道谢:“谢过王院长。”

  王知恒摆了摆手,随后转身飘然离去。

  他没想到的是,直到多年以后,场间那个少年才明白了他今天这随口一席话的真正可贵之处。

  ……

  午饭过后。

  曹止礼与朱琉璃都是不想去文苑上课的人,二人一拍即合,便直接去了剑经阁。

  同之前一样,剑经阁此时也没太多人在此,曹止礼对着阳老头行了个礼,随后便与朱琉璃一起上了三楼。

  虽说剑经阁藏书丰富,但相比于偌大的剑经阁来说,书架确实占不了多大的地方。

  因此这儿还算是比较宽敞,用来给朱琉璃练习飞剑还是绰绰有余了。

  二人盘膝相对而坐,一柄木制飞剑就静静地摆在二人之间。

  曹止礼看着朱琉璃,缓缓开口说道:

  “飞剑之所以是世间杀伤力最强的兵器,最主要的原因便在于其速度,因为速度够快,所以就能产生极强的穿透力。

  而其次便在于灵动与隐蔽,能做到神出鬼没,让人防不胜防,这也是世上为何大多修行者都惧怕飞剑剑修的原因。”

  曹止礼伸出两根手指,继续说道:

  “而想要做到以上两点,若是按照长剑剑法来修行的话,单凭剑气的速度与灵动是远远不够的。

  因此飞剑走了另一条路,那便是依靠神识和剑意。

  唯有神识与剑意,才能做到速度极快,同时又缥缈灵动至极。”

  “可是我感觉飞剑还有个厉害的地方,那就是它的攻击范围极远,在很远的地方就能极其潇洒地取下敌人首级,那多厉害。”朱琉璃神采奕奕地说道。

  曹止礼点头笑道:“是这样的没错。”

  “照你的说法,飞剑是由神识来操控的,但为何我的神识就够不到那么远啊?只要一离开身边太远,我就控制不住飞剑了。”朱琉璃有些不解地问道。

  “那是因为你还没结成剑丹啊,”曹止礼笑着说道,“当你结成剑丹之后,就能炼化一枚飞剑作为自己的本命飞剑,此后你与你的本命飞剑之间就有了极强联系,即便相隔很远,也能意念相通,如臂使指。我见过书中就有过记载,曾经有一位境界极高的大剑仙,就做到过千里之外,一剑取人性命的壮举。”

  “哇塞,那得有多帅。”朱琉璃惊叹道。

  曹止礼有些感慨地说道:“就不知我这辈子能不能有这等风采了。”

  朱琉璃突然想起一个事,有些疑惑地问道:“你如今不还只有三境,还未结成剑丹么?那你是怎么把飞剑使得这么好的?”

  曹止礼笑了笑,开口解释道:

  “可能因为我有些特殊,天生神魂就比寻常人要多出一些,因此神识也就异常地强大,这才能不依靠剑丹就能轻松地控制飞剑。

  当然,这也和我的飞剑有关系。我的飞剑极其适合落花剑诀,因此操纵起来也就要轻松许多。”

  “神魂多出一些?”朱琉璃微微皱眉,“那你身体不会有什么不适么?譬如……神魂外溢?”

  “诶,是这样没错,”曹止礼惊奇地说道,“但你是怎么知道这会导致神魂外溢的?”

  “因为这其实是一种病啊,而我小时候也得了这种病,神识也变得极其敏锐,”朱琉璃努着嘴,有些伤心地开口说道,“但每次病发之时,就会神魂外溢,极其的难受。父亲在我小时候带我寻遍了名医,然而就连李神医都拿这病束手无措。直到我到了綦圣那儿,才治好了这个病。”

  说着朱琉璃从腰间取下了一枚乳白色的勾玉,更准确来说,应该是一枚阴阳鱼中的阳鱼模样的玉佩。

  朱琉璃把它举在曹止礼面前,开口说道:“你看,这便是后来綦圣送给我的玉佩,专门用来防止旧病复发的。但病好之后,我也就没了那么敏锐的神识了。”

  “原来如此。”曹止礼点了点头。

  “那你呢?”朱琉璃开口问道,“你是如何治好的啊?并且还能让自己的神识依旧这么地强大?”

  曹止礼摇了摇头,开口说道:“如果你把它看作是一种病的话,那其实我并没有治好。”

  “啊?”朱琉璃有些惊讶,“那你岂不是现在还要担心着承受神魂外溢的煎熬?”

  “那倒没有,”曹止礼笑着说道,“因为我同你一样,也有一样东西来避免出现神魂外溢的情况。”

  “什么啊?”朱琉璃好奇地问道。

  曹止礼指了指身旁地上搁着的自己的那柄长剑。

  朱琉璃拿过长剑,仔细地查看了起来。

  然而那柄剑除了样式老旧之外,就没什么其他特别的地方了。

  朱琉璃瞧了半天也没瞧出什么名堂,便有些泄气地问道:“这柄剑叫什么啊?”

  曹止礼故作神秘地说道:“不告诉你。”

  “哼。”朱琉璃一撅嘴,双手环抱在胸前,干脆就不问了。

  曹止礼看着她这副模样,有些无奈地解释道:“真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而是这其中的牵连实在是太大了。你知道了,也只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的。”

  朱琉璃挑了挑眉,显然是有些不信:“这剑的来历有这么吓人?我可是郡主大人,你就算是把王院长的浩然剑偷过来了,我都不怕,还怕你这平平无奇的剑?”

  “是真的。”曹止礼神色无奈地说道。

  朱琉璃看他神情不似作伪,便摆了摆手,开口说道:“好吧好吧,那我就放你一马,不逼问你了,我们继续练剑吧。”

  曹止礼点了点头,指着地上的那柄木制飞剑说道:“那行,你先试着用落花剑诀来催动它吧。”

  朱琉璃凝神静气,体内真元缓缓运转起来,按照《落花剑诀》上面所说的那样,右手捏出了一道剑诀。

  地上那柄木制飞剑在剑诀的引动之下,立马摇摇晃晃地离开了地面。

  曹止礼沉声指导道:“心神集中,神识试着外放,附在这柄飞剑上。”

  朱琉璃依言照做,那柄飞剑果然立马稳住了自己的身形,然后开始欢快地绕着二人周围飞行起来。

  曹止礼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你试试让它飞得更高更远一点?”

  朱琉璃抬手变了个剑诀,一道淡淡的剑意便出现在了场间,在这道剑意的催动之下,那柄飞剑速度骤然加快,迅速朝着高处飞去。

  然而还未等其碰到天花板,朱琉璃的神识与剑意就已经跟不上它的速度了,然后它便如同断了翅膀,又直直地砸向曹止礼的头上。

  曹止礼这次有了防备,手上捏出一道同样的剑诀,那柄飞剑便止住了下坠的趋势,又如同有了生机一样,环绕了曹止礼一圈,然后回到了他的手上。

  “你是不是又想砸死我啊。”曹止礼笑着调侃道。

  “哼,”朱琉璃撇了撇嘴,开口说道,“又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强的神识,能把飞剑控制得这么好。”

  曹止礼摇了摇头,解释道:“刚刚其实是剑意的问题。是因为你的剑意不够充沛,才无法跟上飞剑的速度的。”

  朱琉璃单手撑着下巴,有些沮丧地说道:“我才刚开始练,哪有那么厉害的剑意。”

  曹止礼想了想,便把自己的簪子又取了下来,然后放在了二人面前的地上。

  “你披头散发的想干嘛?”朱琉璃如一只突然嗅到危险的猫一般,神色警惕地望着曹止礼。

  曹止礼被她这举动弄得哭笑不得,连忙开口解释道:“你别想太多,这簪子是我的飞剑,我只是把它取下来罢了。”

  “真的?”朱琉璃将信将疑地拿起了地上的那枚簪子。

  “你用剑诀试试不就知道了?”曹止礼有些哭笑不得。

  朱琉璃点了点头,右手重新捏出了那道剑诀,只不过对象换成了曹止礼的那枚簪子。

  那枚原先静止不动的簪子一碰上朱琉璃的神识和剑意之后,立马如同一只活过来的小鸟,骤然飞起,欢快地蹦腾了几下之后,便自如地在书架之前穿梭了起来。

  甚至它还跃出窗户,飞到了剑经阁的外面去了。

  朱琉璃快步跟上飞剑的步伐,兴致冲冲地站在窗前,控制着飞剑都绕着剑经阁盘旋了好几周,还不肯停下来。

  曹止礼微笑着看着这一幕,由衷地替她高兴。

  只不过他还是有些纳闷的,为何自己的飞剑竟然和她的契合度这么高?

  剑意还好说,毕竟自己这柄飞剑就是为了落花剑诀量身打造的,但为何对于她的神识也一点反抗都没有?

  不仅不抗拒,简直可以用百依百顺来形容了。

  活脱脱地一个看到了美女就走不动道的家伙。

  曹止礼不禁摇了摇头,心想你好歹也曾是一位大剑仙所用的飞剑,虽然自己不知道是哪位剑仙,但你也不至于这般死皮赖脸地见着美女就贴上去吧?

  丢不丢人……哦不,丢剑啊。

  “你平时在我手上都没这么乖巧的啊,”曹止礼不由地在心中嘀咕道,“虽然朱琉璃确实挺好看的……但你也好歹有些骨气好不好。”

  仿佛是听到了曹止礼的心声一般,那柄飞剑依依不舍地结束了自己的飞行,返回到了剑经阁内。

  曹止礼很自然地伸出手来,掌心朝上。

  他本以为飞剑会像往常一样回到自己手上,然而它却一个急转,最后乖巧地落到了朱琉璃的手心中。

  朱琉璃举起手中簪子似的飞剑,炫耀般地朝着曹止礼晃了晃。

  曹止礼顿时在原地尬住了,又不适合马上收回手,只能是有些尴尬地顺势抬起来挠了挠头。

  朱琉璃迈着轻快的步伐坐了回来,把飞剑摆回原处,笑眯眯地问道:“怎么样,我这飞剑用得还不错吧?”

  曹止礼故意咳了两声,装得老气横秋地点评道:“嗯,是挺不错了。”

  “嘻嘻,我看你不是靠你那神识,而是靠着这柄这么好使的飞剑才这么厉害的吧?”朱琉璃作出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

  “哪里,它就是见了你变乖了而已,”曹止礼有些恼火地瞪了它一眼,“平时它在我手中都没这么乖巧。”

  “对了,这柄飞剑是什么来头,为什么我用起来这么顺手?”朱琉璃有些好奇地问道,“你不会又不能告诉我吧?”

  “这个倒是能告诉你,”曹止礼笑着说道,“这柄飞剑名为灵飞剑,曾经是一名大剑仙的佩剑,但我父母给我的时候也没告诉我那位剑仙到底是谁。我后来又翻了很多的书籍,但都没找到一位佩剑名为灵飞剑的剑仙,所以我估计应该是这柄剑在他手上的时候不叫灵飞剑这个名字,所以才查不到。”

  “原来是这样啊,”朱琉璃点了点头,“曾经是一位大剑仙的佩剑的话,那它肯定很厉害吧?但我好像记得神兵榜上也从未有过这个名字吧?”

  “嗯,”曹止礼开口说道,“按照我父母的说法,如果真要排名的话,它当年巅峰时期应该能排到神兵榜第三的位置。只不过那位大剑仙素来行事低调,所以才没有上榜。”

  “第三?”朱琉璃不禁惊呼了出来,然后带着复杂的神色望了曹止礼一眼,“看来你家境……不一般呐。”

  曹止礼突然神色变得有些落寞,缓缓开口地道:“以前的是罢了。到了我这一代,家里面就只剩我这一个独苗了,因此才有这么多好东西,算得上是传家宝了。”

  “原来如此。”朱琉璃点了点头。

  曹止礼接着开口说道:“既然它这么喜欢你,那你以后就拿它来练剑吧,效果会好很多。”

  “真的?”朱琉璃瞪大了眼睛,“你要把这么好的飞剑送给我?”

  曹止礼点了点头。

  “不行,”朱琉璃摇了摇头,“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曹止礼笑了笑,开口说道:“那就当是我借给你的好了。”

  朱琉璃犹豫了一会儿,才拿起了静静躺在地上的那柄飞剑。

  曹止礼见她收下之后,才继续说道:“关于这柄飞剑,倒还有一些东西可说的。就比如你今天练的叫《落花剑诀》,而我练的剑法是《流水剑法》,这个你是知道的吧?”

  朱琉璃点了点头,回答道:“这个我知道。”

  “其实在之前,《落花剑诀》不叫落花剑诀,而《流水剑法》自然也不叫流水剑法,”曹止礼笑着说道,“这两个功法,最早是同一剑经的上下部,分别讲述剑法与剑诀。而这部剑经,名字就叫作《灵飞剑经》。”

  “所以这灵飞剑……”

  “没错,”曹止礼点了点头,“可能正是因为契合这落花剑诀,所以才被人改名为灵飞剑的。顺便可以再告诉你,我所修行的内功就叫《灵飞内经》,也正是与之配套的修行内法。”

  朱琉璃这下算是弄明白了,随口问道:“那你的那柄剑不会也是与之配套的长剑吧?”

  曹止礼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回答道:“你就不要再想着套我的话了,我的那柄剑,同这《灵飞剑经》没有任何的关系。”

  朱琉璃哦了一声,然后俏皮地朝着曹止礼吐了吐舌头。

  随后朱琉璃想起了一件事,好奇地问道:“对了,今天早上王院长说你会符字道?怎么这个你都会,你是从哪儿学的啊?”

  曹止礼眼神游移不定,看上去又是一副不想说的样子。

  朱琉璃对着他眨了眨眼睛:“你这也不能告诉我么?稍微透露那么一点点也好啊。”

  说着她大拇指与食指平行,用手比划了一个“一点点”的手势。

  曹止礼犹豫了一下,才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本看上去十分老旧了的一本泛黄的古书。

  “这本书是啥啊?”朱琉璃好奇地打量了起来。

  曹止礼憋了许久,才从他的嘴里挤出了三个字。

  “《山海经》。”

  一时间,大厅内安静得恐怕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

  

举报

作者感言

少女朱的神隐

少女朱的神隐

《灵飞经》是一本道家经名,同时也是唐朝钟绍京所书的著名小楷作品,对书法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去看一下呦^_−☆

2020-01-04 2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