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隐之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进宫面圣的暗涌

神隐之记 少女朱的神隐 3721 2020.01.17 20:00

  进宫的路程异常地顺利,想必也没有人敢在这等京城重地再动什么手脚。

  只不过大大出乎吕平意料地是,自己竟然在皇宫门口被一道圣旨拦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吕平此时的脸色极为不自然。

  皇上用了八百里加急的急召催自己进京面圣,自己进京的途中又遇上了不尽其数的凶险刺杀与埋伏,本想着此事终于可以就此终了,但自己竟然在皇宫前被拦下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这道圣旨乃是皇上亲笔所写,由如今其最信任的司礼监掌印大太监何贤,亲自交于自己手上。

  无论怎么看,这都是皇上自己的意志,做不得假。

  见到吕大将军这番模样,何贤自然猜得到他心中所想,立马凑上前来,低声说道:“吕将军,皇上还有一句话不便写于纸上,托我亲口转述于您。”

  “什么话?”吕平沉声问道。

  何贤一字一句地复述道:“冬至之夜,再携妖丹进宫。”

  “冬至?”吕平有些疑惑地说道。

  还未等他再开口询问些什么,何贤就已经开口笑道:“吕大将军舟车劳顿,想必此时已经十分劳累了,何不先回府休息一番呢?”

  听着何贤这番话,吕平也明白再问下去也毫无意义,便只好依其所言,带着满心的疑虑与担忧,打道回府。

  至于皇宫这边,御书房内不时响起的怒骂与瓷器破碎声,已经清晰简明地反应了老皇帝此刻的心情了——

  朱翊钟气得都已经双眼通红,在御书房内见啥就摔啥,边摔还边怒不可遏地骂道:“孽畜,孽畜,一群不肖子孙!朕的国师就这么平白无故地横死在京城街头了?你们这群饭桶!就不知道上去搭救一下国师大人么!”

  跪伏在地上的下属们此时无一不战战兢兢地,连大气都不敢出,更不要说答话了。

  朱翊钟瞪着他们,大骂道:“说啊,你们给朕说话!”

  那几人低头间几个眼神交流,然后由领头那人硬着头皮开口回答道:“回禀皇上,出手那人乃是锦衣卫的费指挥使大人,这等层级的战斗,已经不是小的们能够参与的了。即便小人们有心想出手,只怕也是片刻都拖延不了,白白送了性命。”

  “那花名为‘南归雁’的费珂?”朱翊钟听后不禁冷笑一声,“他不是大皇子朱常源那一脉的人物么?看来老大他是连这几天都等不及了,连伪装都不屑伪装了啊。其狼子野心,由此可见一斑。”

  那些下属们此时也知趣地闭上了嘴巴。皇上他能随意地咒骂自己的儿子们,不代表他们就能随便应和评论。

  这种事情一不留神,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何贤此时终于是回到了御书房内,开口复命道:“禀皇上,奴才已经同吕大将军交代好一切事宜了。并且老臣也让御医李三迪暗中确认过那枚妖丹,确实是那罕见的冰鲤妖丹无误。”

  “好,好,好!”朱翊钟听过这消息之后终于是脸色缓和了许多,一连说了三个好,“国师大人虽然不幸遇害身亡,但他早已将后手同朕尽数交代清楚了。如今万事俱备,只等冬至那夜,朕便可以再增个二十余年的阳寿了!”

  “恭喜陛下。”此时还在御书房内的众人们纷纷俯身行礼道。

  “哼,”不知是终于有了希望还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朱翊钟此时脸上多出了几分血色,眼神也不似之前那般浑浊,而是目露凶光,那股独属于帝王的威严之气又恢复了几分。

  “待朕晋入七境之日,便是秋后算账之时!”

  ……

  吕平的副官刘成与吕平同乡,都是徽州婺源人,因此也极得吕平的信任。

  而如今京城里同样出身于徽州的,还有如今的锦衣卫指挥使费珂。与吕平一样,二人皆为草根出身,都是独自一人撑起自己的家族,是谓那众人口中羡慕不已的“皇城新贵”。

  但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与身不由己,外人又怎么看得见呢?

  有着这等相似至极的经历,二人自然也就格外地英雄相惜,是那真正且不可多得的挚友与同道。

  若是放在以往,吕平回京的第一件事肯定就是去找费珂喝酒,再好好絮叨絮叨。

  但如今时局大为不同,费珂早就被大皇子绑上了自己的战车,无法脱身。若是自己再与其走得太近的话,难免会让其他势力多想。

  这样一来,不仅不能成为老友的助力,反而会使他们成为众矢之的,让京城这本就激烈的局势更加火上浇油。

  说不定连自家府上都会被牵扯进去,性命堪忧。

  只不过吕平没想到的是,即便自己如此小心翼翼地与各方势力撇清关系了,但外人的心思顾虑如此之多,怎会相信他这等可以左右时局的人物能保持中立?

  甚至就连他的副官刘成也不信。

  因为即便吕平想在京城这趟浑水中保持中立,各方势力也不可能让他这么做。

  ……

  吕平在被一道圣旨拦在皇宫之外后,便只能悻悻地打道回府。在回府的路上,吕平左思右想,也想不到为何皇上要如此大费周章地行事。

  归根到底,他是越来越看不透如今京城的这趟浑水了。

  等到他回府之时,刘成已经在府上等候他多时了。

  “刘成,”吕平边下马边说道,“弟兄们都安顿好了么?”

  “嗯,弟兄们都已经在城外的军营当中安顿下来了,”刘成点了点头。

  “那就好,”吕平开口说道,“京城如今有些冷,你记得去军需处多要些棉被,别让弟兄们着凉了。”

  “将军放心,这等事情不劳您费心,在下自然会安排妥当,”刘成开口回答道,“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吕平见他这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便主动开口问道。

  “将军,弟兄们都很担心您的安危。”刘成语气诚恳地说道,“将军您不是有皇上的特许,能带亲兵入城么?为何不让兄弟们驻进府上,而是驻营在城外?”

  “胡闹!”吕平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皇上有这特许,难道就代表我们能这么做么?你也不想想,本来京城如今的风波就已经够大的了,如果我再驻扎五百亲兵于府上,这岂不是瞬间就成了众矢之的了?”

  “但将军您以为您不带亲兵入城,就能摆脱他人的顾忌与猜疑了么?”刘成反问道,“如今京城的局势如此诡异,将军您所能依靠的不是别的,正是弟兄们呐!我们这五百精兵驻扎在府上,方能威慑不怀好意之徒;若是我们驻扎在城外的话,将军您一旦出事,我们就算想驰援,也来不及了啊!”

  吕平本来还想拒绝,但一想到进京路上那些凶险的刺杀与如今皇上那奇怪的态度,不禁开始沉默了起来。

  若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谁能护得住吕府上下这将近百余条的人命呢?靠那已经老糊涂、连自己儿子都管不住了的皇上么?

  想到这儿,吕平不禁苦笑了起来。

  还是得靠自己啊。

  “就这样吧,”吕平终于下定了决心,拍了拍刘成的肩膀,“你去安排一下,兄弟们这几天就暂住于我府上。虽然可能挤了点,但还是勉强能容得下的。”

  “好的。”刘成点了点头,转身就欲离去,准备赶紧去安排兄弟们进城。

  “对了,”吕平喊住了他,“切记要低调行事,莫要弄出太大的动静,引人注目。”

  “是,属下明白。”刘成领命之后,立马快步走出府外,跨上备好的骏马,直奔城外的军营而去。

  望着他远去的身影,吕平一颗极其不安的心里总算是有了一些着落。

  有什么能比这些随他一起出生入死这么多年的兄弟们更加可靠呢?

  ……

  在吕平回府之前、秘密接触过大皇子府上派来的说客之后,刘成终于下定了决心。

  如今京城明面上实力最强的皇子自然是大皇子朱常源,其个性张狂,深得军方上下拥护,在大明兵部笼络了一大批忠心下属。

  再加上有着天下第一费珂这张王牌在手,朱常源可谓是对那张龙椅志在必得。

  进京途中吕平遇到的那次动用了神卫强弩这等军方禁物的刺杀,其实就是大皇子的手笔。

  只不过既然阻止不了吕平进京,那就悄悄拉拢便是。

  而吕平性格倔强死板,天天守着那君臣之道,油盐不进,不懂变通。朱常源知道他这臭脾气,索性便直接从他的副官刘成这下手。

  不得不说,这一招还真有奇效。

  除了大皇子朱常源之外,朝野之中呼声第二高的便是二皇子朱常渊。朱常渊性格温润,为人正派,在云瞻院求学期间便凭着个人魅力收服了一大批同窗。

  如今那些云瞻院学子们早就已经分撒于官场之上,成了大明王朝名副其实的中流砥柱。

  虽然看上去朱常渊的势力远不如朱常源那般张扬有力,但正如其温润的性格一般,也是不容小觑。

  更何况还有四皇子朱常渐在一旁隔山观虎斗,就等着他俩拼个两败俱伤,好坐收渔翁之利。这才让大皇子有些投鼠忌器,不敢拼得太过火,从而形成了京城如今的这般局势。

  三皇子朱常泪的母亲是一位毫无背景的宫女,只因为生了朱常泪,这才被赏赐了一个皇妃的名号。

  朱常泪身后没有什么势力,在整座京城当中也只有母亲能够相互依靠,因此在这场夺嫡之争中早就是被忽略的那个存在。

  朱常泪也有自知之明,从未生过任何夺嫡的念头。

  如今他天天流连于醉仙楼,夜夜笙歌,未尝不是一种表态。

  五皇子和六皇子虽然不大中用,但依旧是野心勃勃。更有趣的是,二人的想法竟极有默契地恰好相反。

  五皇子打算趁着京城彻底乱起来了之后,突然杀进宫中,逼着父皇退位,将象征着皇位的传国玉玺交于自己手中。

  而六皇子则盘算着趁乱带着人马进宫保护父皇,在群臣面前演一把父慈子孝的戏码之后,再名正言顺地坐上皇位。

  事后想想,他俩的想法虽说天真,但也确实是唯一的出路了。

  七皇子朱常涯此时也只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位皇子罢了。

  虽说他与朱常渊乃同胞兄弟,关系也十分亲密,但他放弃了入学云瞻院的机会,其实也相当于放弃了自己的皇位继承权。

  在这之前的大明,每一任皇帝都曾在綦圣的云瞻院门下修身治学,无一例外。

  这也是云瞻院为何在大明的地位如此崇高的原因之一。

  但也正因如此,綦圣在创立云瞻院的时候就订下过一条雷打不动的规矩。

  云瞻院不得干涉朝堂内政。

  这也是为何各方势力在计划夺嫡之时,都有意无意地忽略了綦圣的原因。

  如此综合下来,若是吕平带着这五百久经沙场的亲兵临场倒戈于大皇子一方的话,那么皇位对于朱常源来说便是十拿九稳的事了。

  刘成也是这么想的。

  不仅能让吕府在这场动荡时局之中找到最大的靠山,还能乘机分上一杯羹。

  岂不美哉?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