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隐之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往事与历史

神隐之记 少女朱的神隐 6056 2020.01.06 20:00

  李三迪听过她此言之后,只得以一声叹息来回应。

  狐妖善变,是最容易化为人形的妖族,同时也是最易洞察人心的妖族,天生魅惑诱人。

  也许也正是这个原因,当狐妖坠入爱河之后,往往就像她这般,死心塌地,至死不渝。

  前后的差别之大,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李三迪没有再继续谈论这个话题,而是开口问道:“你能说一下你当年染上这寒毒的具体细节么?”

  吕晓萌点了点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开口回忆道:“那天夜里府上一切照常,同平时没有一点区别。然而突然之间,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等到府上的管事出去查看的时候,发现官兵已经把吕府围得个水泄不通了。”

  李三迪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听下去。

  吕晓萌顿了顿,继续说道:“那些官兵二话不说,冲进府里见人就杀,无论老幼妇孺,毫不留情。府中的护院武夫和修行供奉想要护着吕家人突围,然而官府不仅动用了普通步卒,连随军修士和阵师都出动了,大阵将府邸封禁得严严实实,府上没有一人能够逃得出去。”

  “我当时就藏在里面,听着外面源源不绝的哀嚎,每叫一声,便会有一颗人头落地。而每有一颗人头落地,空中刺鼻的血腥味就会多上几分。那些弥漫在空中的鲜血就如同腊月的雪,冷得让人刺痛骨髓,手脚冰凉。而我就这样蜷缩在里阁,不住地发抖,听着外面越来越近的脚步和铁甲相撞的声音,仿佛下一秒他们就会找到我,然后屠刀也就随之落下。”虽然她的语气依旧平静,但听过这番话之后,任谁都能感受到那夜她的孤独与无助。

  李三迪有些疑惑地问道:“京畿守备军的那帮人我知道,办事从来手下不留情,更不会怜香惜玉。那你当时是如何逃出来的?”

  “一位道长救了我,”吕晓萌开口说道,“可不知为何,在他救出我之后,我只能记起他穿着黑色道袍,抱起我之后,我便昏了过去。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身处京城南门旁了,而身边也已经不见了道长的身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我猜那应该就是杨吧?”李三迪开口问道,“而出手救人的那位道长,便是陈半仙了?”

  吕晓萌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李三迪听完了吕晓萌的描述之后,不禁眉头紧锁,陷入了沉思之中。

  十五年前那场血案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他记起了一道最为关键的线索之时,屋外传来了一阵马蹄声,随后杨与王文涛二人撞开房门,匆匆地走进屋内,手中还提着大包小包的药物,显然是刚刚购药归来。

  杨一见到吕晓萌已经苏醒过来,便连忙将手中的东西丢到王文涛的怀中,快步走上前去,坐在床沿满脸关心地问道:“你没事吧?”

  吕晓萌带着笑意说道:“多亏了李大夫帮我压制住了经脉里的寒意,现在感觉好多了。”

  杨听后立马转过身来,对着李三迪拱手抱拳说道:“多谢李神医了。”

  李三迪摆了摆手,让王文涛将药材在桌上摆放好之后,才缓缓开口说道:“我并非有意打击你,只是我刚刚询问了一下吕小姐,发现了她患上此病一事过于蹊跷,只怕治起来的话,也会极为麻烦。”

  杨一听内心顿时紧绷了起来,开口问道:“此话怎讲?”

  “你知道冰鲤么?”李三迪问道。

  杨有些疑惑地问道:“冰鲤?那是什么?”

  李三迪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曾经那盛极一时的南诏国听说过吧?”

  杨点了点头。

  李三迪接着开口说道:“南诏国里最大的仙家势力便是百花谷。而百花谷里有一种独特的妖兽,名为冰鲤。据我推测的话,吕姑娘体内的占星术气息,就是由这冰鲤的妖丹渡入体内的。”

  杨听后不禁皱着眉头问道:“南诏国不是二十多年前就灭国了么?百花谷早就被镇南军的铁骑荡平得一点都不剩了,陈半仙又是从哪里弄到这冰鲤妖丹的?”

  李三迪犹豫了一下,最后才缓缓开口说道:“十五年前,正是由镇南大将军吕平将这冰鲤妖丹带入宫中的。”

  杨不禁沉默了起来。

  “而十五年前,吕平惨死在宫中之后,那枚冰鲤妖丹便不知所踪了,”李三迪接着缓缓说道,“想必便是被陈半仙拿走了吧?”

  “陈半仙?!”杨的言语中隐隐有着怒气,“他难道能在十五年前就设下了这个局等着我?”

  王文涛也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所在,开口说道:“这也不是没可能,毕竟众生盘就在他手中,那可是道家的神器,如今神兵榜上排名第二的玩意,其种种妙用,说不定就能让他设下如此长远的局。”

  王文涛开口强调道:“他陈半仙被称之为算尽天下事,自然有其道理。”

  杨此时心中已经怒不可遏,开口大喝道:“欺人太甚,岂有此理!看我这就去宰了他。”

  说完他就要拿起放在一旁的佩剑冲出门去。

  王文涛急忙拦住了他,开口劝道:“你平时都那么冷静的一个人,怎么现在如此急躁?陈半仙神出鬼没,向来形影不定,你去哪里杀他?”

  杨冷笑一声,开口答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这去一趟逐鹿观,就不信他还能躲到哪儿去!”

  “你不要犯傻了!”吕晓萌神色焦急地轻喝道,“且不说你杀不杀得死他,单是你跑到人家的地盘去,不就是去送死的么?即便你杀了他,又有什么用呢?”

  李三迪也接着开口说道:“吕姑娘说得没错,即便你杀了他,也于事无补。当务之急,还是先治好吕姑娘的病。”

  杨听到这话之后才渐渐冷静了下来,坐回到了座位上。

  “李神医,对于这病,你想到什么办法了么?”杨开口问道。

  李三迪点点头,缓缓开口说道:“世上只要是病,就有医治的办法,这也不例外。只不过解铃还需系铃人,我所开的药方只能暂时压制住病情,帮她稳住体内真元。而要想彻底解这用带着占星术气息的寒毒,就必须用精通占星术的练气士的心头血作为药引,来彻底清除她体内的占星术气机。”

  “但是,”李三迪顿了顿,继续说道,“由于你的飞雪剑意品阶太高,因此对于练气士的修为要求也就会很高了。”

  “有多高?”杨沉声问道。

  “八境。”

  “八境?!”王文涛有些错愕地说道,“钦天监里的那些老头子十五年前就被你杀了个七七八八,哪里还有精通占星术的八境练气士?”

  杨摇了摇头,最后才淡淡地开口说道:“有的。”

  “哪儿?”

  “蒙古,金帐王庭。”

  ……

  傍晚,金陵书院。

  曹止礼同朱琉璃刚在食堂找了个地方坐下,便看到了一个人端着碗筷,在茫然寻找座位的刘佳奇。

  曹止礼笑了笑,朝着他挥了挥手,示意他到自己这桌来一起吃饭。

  刘佳奇快步走到曹止礼这桌,本想立马坐下来,可随后便看到了一旁的琉璃郡主,不禁愣在原地,一时间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

  主要还是他觉着坐在这二人之间,气氛着实有些尴尬。

  朱琉璃朝着他笑道:“别想太多,坐吧坐吧。”

  刘佳奇这才坐了下来。

  “你最近的修行情况怎么样?还在剑经阁看那些江湖武夫的秘籍么?”曹止礼开口询问道。

  “没错,”刘佳奇点了点头,“最近有些收获心得,应该离破入三境也不远了。”

  “那就先在此恭喜刘兄了。”曹止礼笑着说道。

  刘佳奇连忙摆了摆手:“哪里比得上曹兄你。你可不知道,现在你在书院可是大名人了,大家都在谈论你今早的那一战。”

  曹止礼呵呵一笑,说道:“侥幸而已,侥幸而已。”

  朱琉璃有些疑惑地开口问道:“为何你现在还在看那些武夫秘籍?虽然剑经阁里确实有一些也不错的藏书,但肯定是没法和二楼三楼的那些功法秘籍比的啊。”

  “那些功法秘籍是好,”刘佳奇有些自嘲地说道,“可的确不太适合我。”

  “为什么?”朱琉璃有些不解。

  曹止礼瞧出了刘佳奇有些为难,便笑着替他解围:“你是亲王府的千金大小姐,自然不懂我们这些寻常百姓们的柴米油盐的艰辛。书院收藏的那些仙家功法秘籍的品质自然是没话说,可也正因如此,越往后走,所要耗费的天材地宝也就越多,我们这些普通百姓哪里负担得起?”

  朱琉璃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也好意思说你自己是普通百姓?”

  曹止礼笑着没有回话,只是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刘佳奇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正是曹兄说的那般,我毕竟不可能一辈子呆在书院,那些书院的仙家功法,我在书院也顶多也只能看到前面几章,那还不如学习一些上乘的江湖武夫秘籍,不也一样能像前人修行到八境宗师?”

  曹止礼颇为佩服地拱手说道:“刘兄的这份心气,确实叫人敬佩。”

  “哪里哪里,”刘佳奇开口说道,“对了曹兄,我虽然听过了武苑夫子们的授课,但还是对修行境界一事有些疑问,不知能否请教一下曹兄?”

  曹止礼点头说道:“但说无妨。”

  刘佳奇顿了顿,组织了一下语言,随后说道:“夫子说过,一至三境为炼体三境,四至六境为炼气三境,七至传说中的九境乃炼神三境,这是道家自古以来就拟定了的境界划分。但这些境界划分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武夫为何又难以到达七境?”

  曹止礼思索了一下,便给出了一个比较通俗易懂的答案:

  “关于境界划分的事,有高人曾做过总结。

  普通人平时打打五禽戏、养生得当,便差不多有了一境的实力;若是富足之家,吃得起肉,锻炼得当,那就有了二境的实力;而那些先天壮硕,又刻苦锻炼的人,便是有三境的水平了,这也是为何前三境称之为炼体三境的原因。

  不仅是因为前三境注重体魄的锤炼,同样也是因为即便是不通修行的寻常人,通过体魄训练,也能到达这种实力。

  但即便前三境的修行者体内已经有了些许的真元的积蓄和流淌,但由于体内没有结丹,无法做到真元外放形成真气,只能将真元用来辅佐一些拳法或剑法来击敌。

  因此即便能将真元聚集在拳头上,但效果也同那些壮硕的普通人出拳没什么差别。”

  “原来如此,”刘佳奇点了点头,“但你也是三境修为啊,也没结成剑丹,为何就能使出飞剑?”

  “呃,这个嘛……”曹止礼神色有些尴尬地糊弄道,“自然是因为我是剑道天才,所以是个例外而已。”

  他自然不能说出自己过人的神识与拥有灵飞剑的秘密。

  朱琉璃听着他这番自卖自夸的话,不禁朝着他翻了个白眼。

  而刘佳奇也只是“哦”了一声,没再继续追问下去。

  曹止礼整理了一下思路,继续说道:

  “结丹之后,便是四境,从四境开始,越往后走,功法秘籍的重要性便突显了出来。

  因为到了四境之后,修行者便能通过体内结成的金丹来做到真元外放,形成真气。真气的威能之大,远非肉体凡胎可以抗衡的。

  因此,修行者之间的斗争便不再单单是体魄上的对拼,而是成了真气的对撞。

  从这儿开始,江湖武夫的练功秘籍同仙家门派的修行功法便有了一些细微的不同与分歧。而正是这个分歧,导致了江湖武夫难以跨越七境那道门槛。”

  刘佳奇听得聚精会神,不禁立马开口问道:“什么分歧?”

  曹止礼开口娓娓道来:

  “正统的仙家修行法门,譬如儒释道三教的功法,都是强调以自身真元来引动天地元气,借由天地元气形成的真气来攻敌。

  而江湖武夫,都是通过在自身体内经脉容纳大量的真元,由体内真元所外放而成真气来杀敌。

  因此在前期的时候,由于仙家修行者境界低微,难以引动大量的天地元气,而江湖武夫由于要在体内容纳大量的真元,从而将体魄愈发地淬炼得坚固,所以江湖武夫占有极大的优势。

  但是越往后走,仙家修行者的境界越高,能引动的天地元气也就越来越多;而反观武夫这边,即便体魄淬炼得再如何厉害,但人体这个容器终究有限,所以就绝大部分人都会卡在六境巅峰,因为这就是寻常人的极限。

  有些人靠着吃一些仙丹妙药,也能勉强突破到七境初期,但也就到此为止了。武夫这条路被仙家门派如此地嗤之以鼻,便是此理。”

  刘佳奇点了点头,但还是有些不解:“那为何那些武夫们不想着变通一番,学那些仙家秘籍的做法引动天地元气杀敌?”

  曹止礼笑着说道:“你当天地元气是那么好指挥动的啊?三教的道义高深莫测,契合天地大道,这才能因此引动天地元气的共鸣,直通九境。而那些仙家门派的修行法门,大都是依附于道教教义之下,所以才能勉强引动天地元气,能取到道教教义的皮毛,天花板到个八境,都算是很好的秘籍了。”

  “原来是这样啊。”刘佳奇有些恍然大悟。

  曹止礼继续说道:

  “人体内能容纳的真元极限大多都是到六境巅峰,因此这也是为何炼气三境的巅峰便是六境。

  再往后走,便要靠引动更多的天地元气来提升实力,这靠的便是神识的强弱与那玄之又玄的大道。

  道义越高,越契合大道,便是代表能到达的极限就越高;而神识越强,才是衡量你在七境之后境界的高低,这便是儒家炼神的教义所在。

  而想要契合大道,传承真的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那些从上古传承下来的仙家门派,经过这么多代人的努力,门派教义虽然不及三教那般顶天,但到八境是足够的了。

  但那些江湖门派,低多就是个几百年的历史,哪有什么传承可言?甚至连修练神识的法门都没有,因此也就在炼神三境寸步难行了。”

  刘佳奇听后不禁抱拳说道:“谢过曹兄,在下受教了。”

  曹止礼摆手说道:“不客气不客气。”

  “不对呀,”朱琉璃开口说道,“照你的话说,江湖武夫最多也就七境初期的实力,可我听说过如今江湖上就有好几个到了八境的武夫啊?”

  曹止礼笑着解释道:

  “可能有一些是因为他们得到了一些机缘,接触到过一些失传的修行秘笈,得了一些本已失传的传承,才能破入八境,这些算不上真正的江湖武夫了。

  而另一种,便是通过自己的本事,硬生生地想出了其他天马行空的办法来跨过那道门槛。这等天才,或许比不上三教祖师那般天资卓绝,但也是猛人一个了。”

  曹止礼接着便对刘佳奇说道:“你看的剑经阁那些武夫功法秘籍中,说不定就藏有这种人的毕生心血。毕竟能被选入剑经阁的秘籍,我估计那些武夫差不多也该有八境的水平了。”

  刘佳奇面露喜色地说道:“多谢曹兄指点,我回去之后定当再仔细地去读读。”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建议你还可以去多问问阳老先生,”曹止礼缓缓开口说道,“就是剑经阁的那位守门老人,他可不简单。”

  刘佳奇点了点头,默默将此事记在心上。

  朱琉璃看着曹止礼这般侃侃而谈,不禁想到一件事,笑着开口说道:“对了,关于那些仙家门派,我还知道一些趣事,你们想不想听?”

  “当然了,说来听听?”曹止礼不假思索地说道。

  朱琉璃开口说道:

  “现在的那些所谓的仙家门派,其实大多都是一些修行世家罢了。而即便是一些真正的门派,就比如江南道的大泽宗,即便势力再大,但也还是得乖乖地听朝廷的话,至少明面上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可你们知道么,几千年前的光景可不是这般。据说当时的仙家门派势力大到令人发指,甚至连一个大国从上到下都得听一座仙家门派的发号施令!”

  曹止礼点了点头,接着她的话说道:

  “战国时期,天下被仙家门派分割开来。那些大的仙家门派占地为王,整个王国都为他们所控制,来互相攻伐,争抢修行资源。

  道门求清净,不在意山下普通百姓的生死,而儒家的弟子式微,即便四处奔走努力,也难以改变什么。

  那段时光,恐怕是人族历史上最为动荡与黑暗的时代了。”

  “没错,看来你历史学得还挺好的嘛,”朱琉璃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直到后来,秦始皇横空出世。先是剿灭了盘踞在大秦的那座仙家门派,夺回了大秦帝国的控制权。

  随后南征北战,竟是势不可挡,消灭了一个又一个的诸侯王国,乃至一统天下。而在秦始皇扫清六合、席卷八荒的过程中,那些仙家门派被打得死伤无数、门庭衰落,甚至有许多都就此断了传承。

  而苟延残喘下来的那些门派,也难以恢复往日的荣光,只能如现在这般寄身于朝廷之下,再也无法像战国时期那般左右朝纲,甚至完全掌控一国了。”

  即便朱琉璃说得极其简略,但刘佳奇也能从话里行间感受到那段历史的波澜壮阔,不禁感叹道:“始皇帝真乃神人也。”

  曹止礼笑着说道:

  “虽然那些真正意义上的仙家门派都给秦始皇打得灰飞烟灭了。但有趣的是,现在那些残存的门派都还要抱着‘仙家门派’这四个字不放。不仅要抱着不放,还挺引以为傲的,可能是当作一种往日荣光的纪念吧。

  这也是为何有些门派即便势力极大,但还是江湖门派;而有些门派门庭衰落,但也被称之为仙家门派的原因,无非就是‘传承’二字罢了。可能再加两字,便是‘脸面’吧?”

  说到这儿,三人都不禁笑了起来。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