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隐之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镇南大将军

神隐之记 少女朱的神隐 4039 2020.01.16 20:00

  与此同时,京城外。

  虽然大部分的民众们都被寒风逼得躲在了家中,不肯出门,但作为京城最重要的守卫力量,京畿守备军自然是不可能有丝毫的松懈。

  即使在这等天气之中,他们也依旧尽职尽责地伫立在城头之上,巡视着四面八方。

  但如今时局扑朔迷离,再加上天气异常严寒,连进京的人都见不着几个,所以负责城门的这些兵吏也难得有些清闲。

  就在他们百无聊赖之际,远方的地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而又整齐的马蹄声,随后在官道的远方出现了一批向着京城疾驰而来的队伍。

  城门的守卫们听到这马蹄声之后神经瞬间紧绷了起来,纷纷朝着那边望去,更有甚者连手中的武器都紧握了起来。

  京畿守备军的副指挥使张韬刚好正在此处巡视,此时见到这个情形也不由地心头一紧,赶紧举目眺望过去。

  那群向着京城飞驰而来的骑兵数量大概在五百余人,各个都装备精良,铁甲上反着寒光。

  而且看他们乘骑姿势与呼吸节奏,显然是一群训练有素的沙场精兵。

  就在张韬准备运起内功、大声质问来者何人之时,对方领头那一骑已经摘下了头盔,率先开口喊道:“在下乃是大明镇南大将军吕平、兼湖广道都指挥使。现如今身负皇上急令,火速进京面圣述职,还请城门司的兄弟尽快放行!”

  虽然吕平与城门此时还隔得极远,可他的声音传到此地的时候依旧声若洪钟,竟是让在场所有人都还能听得一清二楚。

  张韬在得知了对方的身份之后立马放下心来,知道圣上的确曾下过旨,便示意属下们赶紧打开城门,清空障碍,莫要耽搁了吕平大将军的时间。

  想着吕大将军刚刚那句话中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张韬不禁带着羡慕的语气感叹道:“吕大将军的境界,应该都快要破入八境了吧?想我忙活了大半辈子,却连七境的门槛都看不到。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可真谓是天壤之别啊。”

  “吕大将军不是快要破境,而是已到八境初期了。”他的身边突然传来了一道极为陌生的声音。

  张韬循声望去,只见一位披着红色大袍的中年男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的身旁。

  张韬混迹于京城官场这么多年,自然认得出这是宫中司礼监公公们的衣着打扮,立马恭敬地行礼道:“见过公公,敢问公公今日大驾光临,有何指示?”

  李芳作为司礼监位高权重的秉笔太监,自然没必要对张韬这等无足轻重的角色汇报来意,只是简单地答道:“来这儿看看,顺便拿件东西罢了。”

  张韬也算识趣,见他不愿多说之后,也不再多嘴问些什么,娴熟地转到了另一个无关紧要的话题之上。

  就在二人这般闲聊之际,吕平那一骑早已脱离了后方的亲兵,率先冲过了城门。

  就在吕大将军通过城门之际,张韬敏锐地注意到了他马背上好像还坐着另一个有些娇小的身影。

  只不过那道身影被吕平的大氅遮得有些严实,根本看不真切。

  凭着在官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养出的好习惯,张韬也只是稍微瞥了一眼,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与好奇心。

  毕竟好奇害死猫,有时候有些东西没看见,反而是种福分。

  如果不小心看见了,也就只能全凭演技,装聋作哑了。

  望着吕平疾驰而去的身影,李芳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便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去。

  只不过没人注意到的是,随他一同离去的,还有城门梁柱上悬挂了无数年的那面明镜。

  又名照妖镜。

  ……

  吕晓萌是吕平的养女,也是一头狐妖。

  只不过她与青丘山没什么关系,只是一只普普通通的妖狐罢了,天生六尾,也就意味着她这辈子顶多也只能修到六境罢了。

  她不像青丘山上的那些同类,天生就有着九尾妖狐的血脉,每增一境便多出一条尾巴,直到成为传说中的九尾妖狐为止。

  这便是妖族世界的法则,天生的血脉强弱,决定了每个人在食物链中的位置与在这个世界上的定位。

  也就是人族所谓的命运。

  吕晓萌只是一个普通的狐妖,甚至就连狐妖一族天生的魅惑之术都不怎么擅长,所以她的命运也就十分显而易见了。

  或成为哪个大妖美味的盘中餐,抑或沦为哪个人类美丽的笼中雀。二者没有谁更悲惨一说,只不过她恰好是前者罢了。

  所以当吕平那次深入云贵的深山老林之中,从头大妖的口中救下年幼的吕晓萌时,她已经遍体鳞伤、奄奄一息了。

  只要吕平的刀再慢上一分,恐怕她也早已死于那座原始森林之中了。

  多年的军旅生活虽然早已将吕平的心磨得冰冷坚硬无比,但他更不忍心将这么一个柔弱又无助的生灵抛弃于这等危险的丛林之中。

  于是乎她便破例将她收养在了镇南军的营帐之中。

  还给她取了个好听的名字。

  晓,晨曦也,意为希望;萌,草芽也,意为萌发。

  就这样,吕晓萌在镇南军中渐渐长大,乖巧又可爱的个性深受所有人的疼爱。

  这段时光,便是她最快乐和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

  然后就到了泰昌三十九年的这个冬天。

  命运在这里又发生了转折。

  ……

  吕平自然也知道这次的事情不简单。

  很不简单。

  除去皇上的那道不同寻常的八百里加急的圣旨之外,单就他此次回京的路上,就遭遇了三场出手极重的埋伏与刺杀。

  甚至最为凶险的那一次,还动用大明的禁物——神卫强弩。

  那可是只有兵部才有资格分配与调动的国之重器。

  显然京城里有许多人不想让他回来。

  至少不能让他路上走得如此轻松。

  不过吕平可并非等闲之辈,作为平民出身的他,可是硬生生地凭借自己的彪炳战功才坐上这个位置的。

  再加上他所带的那五百余精锐亲兵铁骑,面对这等不怀好意的宵小之辈,吕平自然是毫不手软,每次都是轻而易举地便将对方的埋伏与包围一一化解。

  只不过那些刺客明显都是经过精心培养出来的死士,眼见计划败露,竟然连一点犹豫都没有,纷纷服毒自杀,不给吕平留下一个活口可供审讯。

  而且这帮杀手刺客的身上也都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可供顺藤摸瓜,连动用的神卫强弩也都是没有铭刻日期与批次的“黑货”,根本不可能追查到其来源。

  不过想想也正常,吕平可是大明堂堂的正二品官阶,这等事情若是败露的话,按照大明律法,可是满门抄斩的大罪。

  窥一斑而知全豹,对方既然敢冒这么大的风险敢来刺杀自己,那么就从侧面说明了京城如今的形势,已经到了何等紧张的地步了。

  想到这里,吕平又有些后悔此次将吕晓萌带回京城来了。

  但是不带她又不行,她好歹是个女孩,总不可能一辈子在军营里生活。

  而且她又是妖族,若是没有儒家平安令的话,在人类世界可谓是举步维艰,根本不可能安然地生活下去。

  所以吕平此次进京,除了将皇上要求的冰鲤妖丹安全送到之外,还得顺便讨要一块平安令。

  不过眼下这都是小事罢了。

  ……

  终于是进了京城,吕平心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有綦圣在这儿坐镇,就算给那些不怀好意的宵小之辈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造次了。

  至少在明面上,大家都得老老实实地按照规矩来办事。

  骏马飞驰在京城宽阔的大街上,哒哒的马蹄声震碎了这冰封着全城的寒霜与死寂。

  吕晓萌偷偷地从吕平胸前大氅的开口中探出脑袋来,满眼好奇地打量着这座未知的雄伟大城。

  吕平眼中罕见地充满了宠溺,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捏着她那双柔软的狐耳笑道:“赶紧把你这双耳朵收起来,免得被别人看见了。这里可不是镇南大营,爹地在这里也得守守规矩,免得落人口实。”

  “哦,”吕晓萌吐了吐舌头,收回了那双可爱的粉色狐耳,开口有些抱怨地说道,“爹地,为什么我一进城之后,就感觉有些难受。”

  吕平出声安慰道:“因为我大明每座大城之中,都会有儒家书院在其中负责坐镇人族气运。这等书院大阵覆盖全城,用以压制城中妖族,使其不敢肆意妄为,所以你才会感到难受。”

  吕平对着怀中的吕晓萌笑了笑,继续开口说道:“不过没关系,爹地等下就要去面圣了,帮你去讨要一块平安令。有了儒家的这平安令,你就相当于有了我大明的官方户籍文碟,便可等同于我大明子民,在任何地方都能正常修行生活了。”

  “那就这么说好了哦,”吕晓萌笑得眯起了眼睛,露出了那两颗小小的虎牙,“爹地你到时候得送我一块平安令呦。”

  “一言为定。”吕平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

  二人就这般谈笑着,不一会儿就回到了位于天子脚下的自家府上。

  吕府早就得知了老爷今日进京的消息,早早地就在门口候着了。此时见到自家老爷平安归来,众人都欢呼不已,家仆们熟练地凑上前来,负责牵马的牵马,负责接头盔的接头盔,甚至还有姆妈将吕晓萌抱了过来,悉心地为其披了件毛绒披风。

  吕晓萌望着周围这些陌生的面庞,有些胆怯地朝着披风里缩了缩脖子。

  而在院子中央,正有一位美貌妇人牵着一个小男孩,微笑着朝着她点了点头。

  想必那就是娘亲了,吕晓萌如此想道。

  而那个小男孩,想必就是吕平留在京城的独子吕云云了。

  吕平快步走上前去,与妻子李氏寒暄交谈了一会儿之后,又低声与儿子吕云云交代了几句,然后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对他说道:“云儿,你猜爹这次回来给你带了什么?”

  “什么啊?”吕云云一脸好奇地望着他问道。

  “喏,”吕平笑着取下了腰间的佩剑,低头凑在他的耳边悄悄地说道,“这是爹托铸剑山庄朱老庄主亲自为你打造的一把长剑,品质极为不凡,爹取名为‘正典’,今后就是你的佩剑了。”

  “好耶!”吕云云接过父亲手中的那柄长剑,有些吃力地在手中挥舞了两下,然后喜悦之情顿时写满了稚嫩的脸庞。

  吕平继续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爹特地叮嘱了朱老庄主不要将此事外传,就是希望你以后能凭自己的本事,让这柄剑的威名在那神兵榜都名列前茅。”

  吕平直起身来,颇为欣慰地笑着说道:“这是你和爹两个男子汉之间的秘密,可不许告诉别人哦。”

  “嗯嗯。”吕云云极其用力地点了点头。

  吕平又疼爱地摸了下他的头,然后匆匆地回屋换了身便服,也没有在府上再多做任何停留,直接便朝着紫禁城的方向策马而去了。

  李氏笑着从姆妈的怀中接过吕晓萌,抬头望着夫君离去的身影,眼中又充满了担忧。

  吕晓萌身为狐妖,对于他人的喜怒哀乐自然敏感,便也有些担心地抬头问道:“娘,爹地没事吧?他刚刚同我说是要去面圣,那是去干什么呀?”

  “没事没事,”李氏摸了摸她的脑袋,“爹地这是进宫去见皇上了,不会有事的。”

  “皇上是什么啊?”吕晓萌有些好奇地问道。

  李氏笑着说道:“皇上那可是这个世界上官最大的人呐,连你爹地都要听他的话。”

  “那他要是个坏人,想害爹地怎么办?”吕晓萌有些担忧地说道。

  “这你就不用怕啦,”李氏笑着安慰道,“皇上还要靠着爹地活命的呢。”

  “对了,”李氏朝着儿子招了招手,“云儿,你来带着妹妹,在府上逛一逛。”

  “好的,娘亲。”吕云云怀中抱着那把正典,还不忘朝着她扮了个鬼脸,逗得吕晓萌咯咯发笑。

  在这寒冷又死寂的京城里,吕府上的这方天地显得如此地温暖。

  格外地珍贵,却也易碎。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