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隐之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战

神隐之记 少女朱的神隐 5703 2020.01.03 20:00

  翌日清晨。

  曹止礼缓缓结束了一晚上的吐息修练,悬停在面前的小巧飞剑立即收敛了光亮,然后返回了他手中。

  那柄飞剑造型奇特,竟是要比寻常的飞剑还要细小,看上去就如同一枚用来束发的簪子。

  而曹止礼对镜整理好衣冠后,便将其随意插在发髻上,推门而出。

  任谁都想不到,他用来盘发的簪子竟然就是他的飞剑。

  曹止礼沿着上山的路快步走着,不一会儿便来到了习剑房门口。

  顾名思义,习剑房本来是书院用来给学生们练剑所设的地方,由于是练剑,所以也就不禁书院弟子们在此互相切磋。

  然而书院弟子们大部分都是些十来岁的少年们,正是血气方刚的好斗年龄。

  即便是在江南道,寒门家庭也极少有女子能读上书,因此书院女生都是些富家闺女,也就造成了书院一直以来男多女少的状况。

  而这些书院少年们正值青春懵懂,见了那些穿着打扮光鲜亮丽的花季同窗们,一个个哪有不争风吃醋的道理?

  书院其他地方都严禁学生们私下武斗,因此这习剑房也就成了最为“名正言顺”的约架地方。

  久而久之,这地方又多出了一些外号,就叫那“吃醋房”,又或者叫“挨揍房”。

  书院方面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学生们在此决斗。毕竟那些夫子们也都懂,在他们这等年少轻狂的年龄,书上的圣贤道理哪里比得上眼前一个个漂亮的脸蛋?

  想着这些,曹止礼的眼前就突然出现了一张漂亮脸蛋。

  以及一抹依旧华美的蓝裙。

  曹止礼有些诧异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朱琉璃挑了挑眉,开口说道:“我来看你打架不行啊?好歹你也要教我飞剑了,我这不就过来验验货呗。”

  曹止礼笑道:“打袁秋泉那家伙罢了,我还用不着出剑。”

  “你可别太大意,”朱琉璃开口说道,“今天袁秋泉那家伙果然把李皓给请来压阵了。”

  “不就是个四境初期的剑修嘛,”曹止礼神色轻松,“我只需随意出剑就够了,也不需要用到飞剑。”

  “你就继续吹吧你,人家练的可是金陵书院的绝学君子六剑,品阶又不比你那流水剑法差。”朱琉璃开口说道。

  曹止礼颇为自信地回答道:“即使剑法品阶一样,但剑法的使用者依然也有高低之分的。”

  “切,”朱琉璃撇了撇嘴,“你知道习剑房又叫什么吗?挨揍房,我就笑看你今天挨上一顿猛揍咯。”

  曹止礼笑了笑,没有继续同她斗嘴,而是推门而入,带着她一起走进了习剑房内。

  此时偌大的习剑房内已经聚上了好些人,大多都是听到了袁秋泉的吆喝,跑来凑热闹的。

  而袁秋泉带着一帮人站在对面,早已在此等候多时。

  曹止礼眯眼望去,只见袁秋泉身边站着一个身着武苑修行服的青年,看上去也不过十五、六岁,应该就是李皓了。

  而李皓身前还站着一个看上去年纪要大上八、九岁男子,身穿一袭显眼的白色书院修行衫,气势浑厚,正双手负后,闭目养神。

  在看到曹止礼二人走进习剑房之后,在场众人皆望向门口这边,好奇地打量起了曹止礼这个之前从未见过的学生。

  而那白衣男子感受到了二人的到来之后,便睁开了眼睛,却是看都没看曹止礼,而是对着朱琉璃微笑着点头示意,随后又继续闭上了眼睛。

  刘佳奇见到二人之后,立马跑了过来,关心地问道:“没问题吧?”

  曹止礼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打架是没问题的,但他们那边那个白衣男子是谁?”

  刘佳奇凑到他的耳边,低声说道:“他叫徐嘉,王院长门下君子班的大师兄,也是如今武苑的第一人,才二十五岁,就已经破入六境了。”

  “他也来掺和一脚?”曹止礼眉头紧锁,神色凝重了起来。

  朱琉璃抬头望着天花板,边想边说道:“那倒不会,他估计就是来看一看的吧?”

  “两个三境的修士打架,对他来说有什么好看的,他就这么闲得慌?”曹止礼有些不解。

  朱琉璃没有回答,而是一脸坏笑地看着他,看得曹止礼都有些寒毛竖立了。

  刘佳奇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真相告诉了他:“据我所知的话,大师兄他……是琉璃郡主的头号护花使者。”

  曹止礼整个人顿时就蔫了,无奈地单手掩面,简直是欲哭无泪。

  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地惹上这么一号人物了?

  那自己以后的书院生涯岂不是时时刻刻都得防着他了?

  那得多累啊。

  朱琉璃瞧着他这副模样,不禁笑出声来:“哈哈哈,你就放心好了,他肯定不至于亲自出手来欺负你的啦。”

  听着朱琉璃如银铃般的笑声传遍习剑房,曹止礼感受到了对面传来了一道充满杀气的眼神。

  得了,之前可能不会亲自出手,现在只怕必会出手了,曹止礼在心中颇为幽怨地想道。

  对面那边,袁秋泉此时已经站了出来,对着曹止礼喊道:“喂,小子,你还要怂到什么时候?”

  曹止礼晃了晃头,将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抛出脑海外,转身朝着袁秋泉说道:“你就这么想挨揍么?”

  袁秋泉冷冷一笑,开口说道:“我倒要看你一会儿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他说完便从旁边的兵器架上取出了一柄木制长剑。

  习剑房内有一长排的兵器架,上面放有各式各样的木制兵器,皆以白色粉末涂抹刃口,用来标明伤口位置,以此来判定胜负输赢。

  曹止礼没有去挑选武器,而是赤手空拳地大步走入圈内。

  袁秋泉看着这一幕不禁有些好笑,开口嘲讽道:“哈哈哈,怪不得帮那个泥腿子说话呢,原来你也是个像废物一样的江湖武夫。还害我摆出这么大的阵势,真是我高估你了。”

  曹止礼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我之所以不用剑的原因,只是因为你还不配让我出剑罢了。”

  袁秋泉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厉声说道:“你就这么想找死?”

  “你试试呗?”曹止礼笑着朝他勾了勾手。

  袁秋泉怒火中烧,大喝一声,体内真元急速运转起来,举着剑快步地冲到了曹止礼面前。

  等到他冲到曹止礼面前的时候,他原本就极为迅速的挥剑速度瞬间又加快了几分。

  显然是想打曹止礼一个措手不及。

  然而曹止礼脚尖轻向侧方一蹬,便轻而易举地躲过了这一剑。

  袁秋泉手上也有几分功夫,改劈为扫,整个身子顺势转动,一记声势浩大的扫剑便随之击向曹止礼。

  曹止礼一弯腰,便又轻轻松松地躲过了这一剑。

  袁秋泉此时已经开始焦躁了起来,破口大骂道:“你个贱种,有本事别躲!”

  说着他手上的动作并未停歇,体内真元又加速运转了几分,更加快速地刺向曹止礼的胸口。

  曹止礼这次没再躲避,而是一抬右脚,随后一个精准的踏地,便将袁秋泉手中的木剑踏在了脚下。

  袁秋泉右手用力,弯腰就欲将剑从曹止礼的脚底拔出。

  然而曹止礼已经快他一步,左脚脚尖轻点剑身,一个飞跃便腾空而起,然后右脚独立,稳稳地踩在了袁秋泉的头上。

  围观的众人见到了这一幕,皆捧腹大笑了起来。

  袁秋泉瞬间涨红了脸,抬手便使用了自己最拿手的剑法,快速地朝着天上不断地刺去。

  然而曹止礼此时已经不在空中了。

  袁秋泉回过神来,立马想要横剑挡在胸前,可曹止礼的拳头已经快了他好几步,重重地锤在了他的胸口上。

  袁秋泉闷哼一声,整个人比以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回去。

  曹止礼并不准备放过他,如影随形地跟了上去,就欲在空中再补上一拳。

  就在此时,在一旁观看的李皓终于是坐不住了,直接一跃而起,同样是一拳递出,袭向曹止礼。

  曹止礼面色不变,只是右手稍微偏转了一下,对准了李皓飞来的方向。

  二人的拳头就这般结结实实地撞在了一起。

  只听得一声沉闷的碰撞声响起,二人皆是被震得后退飞去,皆在地上倒退了几步才稳住了身形。

  然而李皓并未作太多的停留,一把捡起地上袁秋泉手边的木剑,右手舞出一道剑花,直刺曹止礼。

  曹止礼大喝道:“递剑!”

  刘佳奇听后毫不犹豫地拿起身边架上的一柄相同模样的木剑,用力抛给场间的曹止礼。

  曹止礼左手接过木剑,体内真元瞬间运转起来,横剑一扫,便击开了李皓来势汹汹的这一剑。

  李皓面色微凝,没想到自己这一剑竟然被如此轻松地破了。

  看来自己得拿点真本事了。

  于是乎他手上毫不犹疑地就使出了自己最拿手的剑法,同时也是金陵书院的正脉剑法。

  君子六剑第一剑。

  顿时一道浩然中正的剑气从他的剑上喷涌而出,声势无比浩荡地攻向曹止礼。

  徐嘉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心想到此结束了。

  这个李皓,下手没点轻重,等下自己还得出手救下对面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免得又挨夫子们的骂。

  说不定还能在琉璃郡主面前再次留下个好印象。

  不管怎么看,一个连剑丹都没有凝成的三境修士,怎么也不可能接下李皓这一剑。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情却发生了。

  只见曹止礼并未慌张,而是舞起手中长剑,瞬间另一道气息截然不同的剑气出现在了场间,拦下了那道气势汹汹的浩然剑气。

  正是他最拿手的流水剑法。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连徐嘉都不禁有些诧异地睁开了眼,望向对面那个陌生少年。

  他作为武苑的大师兄,自然认得出曹止礼使用的是流水剑法,但没想到他竟然能在三境就能将其修练得这般行云流水。

  “这小子还行,”徐嘉微微点头,自言自语道,“小师弟可能要多花些时间了。”

  他倒是不担心小师弟有什么问题,毕竟李皓还没有拿出自己的绝活。

  李皓眼见曹止礼挡下了自己的这一剑之后也只是诧异了一下,便瞬间稳住心神,神色不变,继续向着曹止礼攻去。

  一时间场间剑气横飞,两道剑气疯狂地对撞,然后消散,随后又有新的剑气填补上来,继续着这个循环。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流水剑气不善攻伐,因此渐渐地沦为了守势,反观李皓使出的君子六剑,以一种比先前更加凶猛的气势在不停地压制着流水剑气。

  场面看上去对曹止礼极其地不利,一眼望去,流水剑气在这番攻势之下已经波澜起伏、摇摇欲坠,只怕再撑个几下就要颓然消散。

  但是李皓身为局中人,感受自然最为清晰。那流水剑气看上去起伏不定,好像下一秒便要撑不住一般,但实则是借着这起伏的波动,将他的浩然剑气的攻势给尽数化解下来。

  就像是拳拳打在深不可测的水潭中一般,看似打得水花涟涟,实则谭底依然平静无恙。

  反观他的浩然剑气,因为要维持这这等凶猛攻势,已经快到力竭的边缘了。

  李皓没想到这小子竟是这么难缠,眼神一寒,总算是动用了自己的杀手锏。

  他作为武苑君子班的小师弟,平时极少出手,所以大部分的武苑学生都以为他同师兄们一样,修的是君子剑法。

  然而只有他的那些师兄们才知道,他其实是以飞剑剑修的身份结成剑丹的。

  这也就是说,他最拿手的其实是飞剑剑诀,而非君子六剑。

  只见一道寒芒在空中一闪,还未等围观众人反应过来,一柄五寸长的飞剑已经从李皓的袖中骤然飞出,直刺曹止礼。

  正是金陵书院的顶级剑诀,方圆剑诀。

  曹止礼凝神屏息,全身真元高速运转,挥剑一挑,终于是在那柄飞剑刺到自己之前挑偏了其方向。

  然而他手中剑只是一柄木剑,怎么抵得住李皓自己的飞剑?只听得咔擦一声,曹止礼手中的木剑便被斜切掉了大半的剑身。

  李皓的那柄飞剑在空中转了个弯,再次毫不留情地刺向了曹止礼。

  徐嘉此时已经收敛了心神,整个人蓄势待发,准备在李皓的飞剑刺中曹止礼之前给它截下来。

  毕竟习剑房只准使用房内自带的木制兵器,小师弟此举算是坏了规矩,事后免不了要被夫子们追责。

  但只要他不伤到人,一切便还好说。

  然而还未等徐嘉出手,一道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就已经响彻了整个屋内。

  只见在李皓飞剑的轨迹上不知何时已经悬停着了另一柄飞剑,蓄势已久,直接将他的飞剑撞飞了出去。

  李皓骤然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地吼道:“不可能!你个连剑丹都未结成的废物,怎么能使用飞剑?!”

  曹止礼披散着头发,并未说话,只是抬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在刚刚那一瞬间,他明显感受到了对面那柄飞剑上传来的杀机。

  要是自己刚刚没能拦住那柄飞剑的话,它便会直直地刺到自己的左肩之上。

  虽说刺中左肩不会有性命之忧,但是左肩连着左臂,有着练剑之人最重要的一处经脉气府,要是被这么刺上一剑,以后的修行前程便说不准会成啥样了。

  这等诛心之举,旁人看不见,但曹止礼却是感受得一清二楚。

  曹止礼冷冷一笑,体内经脉内的真元瞬间沸腾起来,脚尖一踏地面,整个人便如同离弦的箭一般,直奔李皓。

  李皓此时已经回过神来,神识附在自己的飞剑上,自己一边后退,一边牵引着其疯狂攻击着迎面而来的曹止礼。

  然而曹止礼的飞剑更为神出鬼没,每次都恰好阻挡在了他的飞剑之前,让其不得近身一分。

  而曹止礼的手上也未停歇,以半截木剑重新运起了流水剑法。

  李皓这时彻底慌了神,再次惊吼道:“不可能!你怎么一边驾驭着飞剑,还能一边使出剑法的?”

  此时曹止礼已经飞跃了两人之间一半的距离了。

  徐嘉总算是看不下去了,站出来沉声大喝道:“住手!”

  曹止礼并未言语,只是冷冷地盯着李皓,整个人去势不减,递剑在前,断裂面所形成的尖头直指李皓。

  徐嘉瞬间腾空而起,右手一出拳,朝着李皓面前飞去。

  他这一拳来势极具压迫力,若是曹止礼还不后撤的话,一定是还未等他刺中李皓,就要被这一拳打得倒飞出去。

  然而曹止礼神色不变,对这来势汹汹的一拳置若罔闻,依旧还是死死地盯着面前的李皓。

  这一下让所有人都顿时慌了神。

  本来大家以为在大师兄徐嘉的这一拳的威压之下,曹止礼应该理所当然地选择后退。

  毕竟他已经以三境修为逼得李皓如此狼狈了,怎么说也算是赢得光光彩彩了。

  但是他现在竟然还不后退?难道想以自己三境的体魄硬接徐嘉的这倾力一拳?就算他再如何天赋异禀,挨上这一拳的话,铁定也要在病床上躺上好几个月了。

  朱琉璃此时也显得有些面色慌乱了,出声大喊道:“曹止礼你个白痴,赶紧退啊!”

  然而曹止礼不退反进,速度竟然又是快上了几分。

  就这一瞬间的功夫,场间三人已经马上就要碰撞在了一起。

  李皓面色狰狞,死死地盯着面前的那半截木剑。此时他已经来不及运转剑法了,只能拼命地控制着自己的飞剑攻向曹止礼。

  而徐嘉已经止不住速度,眼看自己的拳头马上就要结结实实地落在曹止礼身上了,不禁皱起了眉头,变拳为掌,下意识地就放缓了几分力道。

  而曹止礼看都没看徐嘉递过来的那一掌,左手紧握着木剑,直接刺进了李皓的右臂之上。

  而他的右手,已经悄悄地穿过了自己的衣襟,放在了自己的胸前。

  那里藏着一本书。

  就在徐嘉的那一掌就要落在曹止礼身上的时候,曹止礼身上突然金光一闪,然后整个人就在这道金光之中瞬间消失不见。

  下一刻,他便站回了朱琉璃和刘佳奇的身边。

  ……

  徐嘉一掌打空,手上传来的错力感让他有些难受,站在地上平复了一会儿,才稳住了自己有些紊乱的经脉运转。

  李皓看上去最为凄惨,那半截木剑剑身已经刺入他的右臂,他捂着自己的伤口,但鲜血依旧止不住地流淌。

  “大师兄,帮我杀了他!”李皓极其愤怒地吼道。

  “够了!技不如人,你还有什么脸在这儿大呼小叫的?”徐嘉先是对着他训斥道,然后回头看了看毫发无伤的曹止礼,以及空中还残留着的符字道的气息,眼神中充满了诧异与不解。

  就在他准备问上曹止礼几句的时候,一道身影已经飘然出现在了场间。

  徐嘉与李皓二人皆是一愣,随后立马收敛了心神,恭恭敬敬地朝着那道身影行礼道:“师父。”

  来人转过身来,曹止礼便看清了他的面容。

  正是那金陵书院的院长,王知恒。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