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隐之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大明天子

神隐之记 少女朱的神隐 3070 2020.01.13 20:00

  杨沉默地跟在李公公后面,一路上二人都没有言语。

  李公公真名为李芳,跟在当今圣上身边已有四十余年,而他坐在司礼监掌印太监这个位置上也已经快有十五年了。

  作为司礼监中最具权势、有着“内相”之称的职位,他对于能够接触到他的大部分人来说,就是笼罩在他们头顶的一片云。

  而且还是来自宫中的那朵最深不可测的乌云。

  李公公沉默不语是因为他在宫中呆了一辈子,早就养成了不说闲话的习惯。

  当然,这也是每个在宫中的太监所必须学会的事。

  而杨之所以沉默不语,则是因为他和老乌龟实在是没什么交情,以前除了公事之外,二人间说过的话可能加起来都不超过十句。

  而自从他离开京城之后的这十五年里,二人更是连面都没见过了。

  正因如此,所以李芳他自己是绝对不可能主动找上门来的。

  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了。

  就在杨这般想着的时候,二人已经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一个杨陌生又熟悉的地方。

  那是一处不大避雨棚,只不过看上去像是由一些木板随意拼接起来的,简陋而粗糙。

  此时已经有了一群人早已等候在了棚内,人数虽多,却不嘈杂,而是规矩森严,井井有条,众星捧月般地将一名男子围在了中间。

  那名男子衣着华美,气度雍容华贵,只不过好像有些累了,正一只手立撑在桌子上,扶着额头闭目养神。

  然而就算如此,他的气度依旧威严地像座巍峨高山一般,无形之中让场间每一个人的呼吸都压抑了几分。

  余下的那些随从婢女见到了李公公之后连忙低头行礼,纷纷让出一条道来。

  李公公动作轻柔地走上前去,脚步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然后弯腰低头,凑到了那名男子的耳边,轻声开口说道:“陛下,他来了。”

  那名男子缓缓睁开眼睛,转身望向站在棚外的杨,朝着他微笑着说道:“你来了。”

  他便是如今的大明王朝的皇帝,被后世称之为明耀宗的天启皇帝,朱常涯。

  朱常涯挥了挥手,余下的宫女随从们得到旨意,纷纷退到了远处,一时间只剩下杨与他还留了在棚内。

  李公公也未退下,只是双手拢袖,默默地站在皇上身后。

  ……

  “你老了,老了许多。”杨在对面坐了下来,开口说道。

  “距你我上次相见已经有十五年了,我又不是修行者,十五年呐,自然会老上许多,”皇上并未因为杨的话而生气,“倒是你,不仅看上去没一点变化,连说话还也同原来那般耿直。”

  杨淡淡地开口说道:“花言巧语一事,我本就不擅长。”

  “那还被你骗了一只狐妖到手?”皇上忍不住笑了起来,“狐妖一族精于心术,能让她真心对待,可不容易啊。”

  “情爱一事,无需花言巧语,唯真心耳。”说到这事,杨也不禁笑了起来。

  “对了,你还记得么?我们俩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个地方,”皇上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指了指这个简陋的避雨棚说道,“当年你还不是如今这样一位绝世剑仙,只是一个快要饿死的小乞丐;而我也还不是皇帝,甚至连太子都不是,只是众多皇子中毫无存在感的一位罢了。”

  杨先是点了点头,但想了一下,却又摇了摇头,开口答道:“这件事记得,但这个地方已经记不清了。”

  “李芳,你当时也在场,就像如今这般站在朕的身后,那你记得么?”皇上笑着回头问道。

  李公公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奴才自然记得。这些年来,陛下一直让奴才负责此处的修缮,奴才不敢自作主张,只是让那些匠人们照着原样来修补,力求与原来一模一样。”

  “你有心了,”皇上笑了笑,脸上流露出一抹追忆之色,“这件事我倒是记得很清楚啊。那天是大雪时分,路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人马皆不能行,于是我便在这避雨棚里暂歇,准备等雪小些了再走。

  就在雪小了一些的时候,白茫茫的天地间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朝着我们这边缓缓走来。等到他走进了我们才看清楚,原来那是个小乞丐。”

  皇上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一件事,于是便开口问道:“你可能不知道,当时李芳是准备把赶走的,但我却把他拦了下来,你知道这是为何么?”

  杨摇了摇头,开口答道:“圣意难测,我如何知道?应该是陛下心地善良,心怀怜悯,这才没有赶我走。”

  皇上听过此言之后不禁哈哈大笑,开口说道:“没想到你小子说起马屁话来也是一套一套的嘛,我听了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杨也不禁扬起嘴角笑了笑。

  “其实很简单,”皇上缓缓开口说道,“我看得出来,你当时已经饿得不行了,但却没有像寻常的那些乞丐一样,跪着哭天喊地,只求我能赏赐一点吃食。你倒好,也不开口,更不下跪,就这么死死地盯着我,默不作声地站在风雪之中。

  我觉得有趣,就让下人给了你一块热乎乎的馒头。然而更让我意外的是,你还是没接过那个馒头,而是倔着脸望着我,对着我说——我不白吃你的东西,我可以帮你做事。”

  杨沉默地点了点头,算是表示自己其实也还记得。

  皇上继续开口回忆道:“我当时就来了兴致,指了指身边的仆从们,笑着问着你‘我这儿人手众多,不养闲人。而且你这小子如此瘦小羸弱,又能帮我做什么?’。然后你当时盯着我,回了我一句极妙的话。”

  皇上说到这儿停顿了下来,笑而不语地望向杨。

  “我能帮你杀人。”杨缓缓开口,补全了他所说的那个故事。

  ……

  那年大雪时分,那时还只是皇子的朱常涯笑眯眯地望着他,神色轻松地说道:“那好,我给你三日的时间,你去帮我杀一条狗。”

  那个少年点了点头,最终还是接过了那个馒头。

  那是京城一个大姓世家养的一条“狗”,虽说以他这低微的身份地位和破烂的四境修为,还远不至于让朱常涯动怒,更不要说起杀心了。

  然而他恶心人的功夫确实厉害,说出来的话着实阴阳怪气,所以当杨开口之后,朱常涯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他。

  当然,朱常涯本来也没指望连一个饭都吃不饱的羸弱小子真能替他除掉那条狺狺狂吠的癞狗,他之所以想着给杨这么一个任务,只是想着反过来让那条狗也恶心一下罢了。

  三日之后,在京城一家赌场外面的陋巷里,杨终于找到了时机,一刀毙命那个浑身酒气的汉子。

  即便那名汉子的飞剑当时离杨的眉心只剩下了不到三寸的距离,杨的面色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连一滴冷汗都没被吓出。

  他眼神冷漠地望着地上已经是一具尸体的汉子,平静地砍下了他的脑袋。

  然后正当杨发愁于如何将这头颅交予那名看上去就非富即贵的富家子弟时,一道声音已经在他的耳边响起。

  “很好,”杨转过头去,发现当时还正值中年的李公公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这个是七皇子赏你的。”

  说完李公公便将一串钥匙扔给了杨。

  那是京城内一栋宅子的钥匙,虽然只是一处普通的平房,但对于杨这种从贫民窟里出来的穷孩子来说,可以说是一笔做梦都会笑醒的大赏赐了。

  然而杨的脸上却看不到任何的情绪波动,依旧神色平静地收起了那串钥匙,然后淡淡地开口说道。

  “下一个。”

  ……

  后来,他与朱常涯成了好朋友,那种真正的朋友。

  再后来,还只是七皇子的朱常涯把自己唯一一个进入云瞻院的名额让给了杨。

  在他之前,大明所有的皇帝都曾在綦圣的门下或多或少地求学过一段时间。

  因此大明皇帝皆是云瞻院的学生这一事情,隐隐间竟好像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所以他放弃入学云瞻院的机会,在当时所有人包括他自己的眼中看来,其实就等于放弃了他自己继承皇位的那唯一一丝希望。

  再再后来,也就是十五年前深冬的某个夜里,皇宫里发生了那场惊心动魄的血案。

  那个晚上,皇宫与京城里不知死了多少人,断了不知多少豪门大姓的血脉。鲜血溅到金瓦上,然后沿着朱墙缓缓流下,从一个个世家大族的门缝中渗了出来,晕染在飘落堆积的白雪之上,将整个皇城都浸成了血红与洁白交替的世界。

  然后他就成了当今的大明天子。

  ……

  “十五年前的那件事情,是朕对不住你。”不知过了多久,皇上才缓缓开口说道。

  杨摇了摇头,回答道:“当年是他们先动的手,与你无关。”

  过眼往事成云烟,将历史的真相埋藏在了时间的尘埃之中。

  正如杨所说的那般,如今许多人都不知道的是,十五年前,其实是大皇子那一脉先动的手。

  而动手的主要目标,也并不是当时不起眼的七皇子朱常涯,而是他的哥哥,当时的二皇子朱常渊。

  ……

  

举报

作者感言

少女朱的神隐

少女朱的神隐

接下来就要写十五年前的事情了,在这里说一声,这并不是历史穿越剧,所以本书里的大明和现实中的大明没有任何关系哈,本书里的地名也只是借用了现实中的地名啦~我为了方便和真实感,就不再去凭空捏造王朝名和那么多地名了……(其实真正原因是自己起名水平太差了,根本想不到什么高大上的王朝名字和地名/笑哭)

2020-01-13 2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