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我老婆是花木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1章 送别

我老婆是花木兰 最后的烟屁股 2418 2019.01.06 00:00

  皇帝被刺杀之后的几天,整个颍川郡上上下下都被翻地三尺,阳翟令、郡尉等一干人等在皇帝的愤怒下全部被斩杀泄愤,官场上下风声鹤唳,人心惶惶。

  皇帝走了,不止颍川当地的官吏们松了一口气,民间百姓们也松了一口气,恢复了平静。

  阳翟城药春堂的后院里,脸色还很苍白的吕玄伯穿着一件单衣拄着一根拐杖站在屋檐下看着两个小孩在院子里嬉戏,透过薄薄的内衫能看见他的胸腹和腰间都缠着纱布。

  “大爷,药煎好了!”一个五十余岁的老妇人端着一碗药走过来说道。

  大爷可不是尊称,而是对江湖强人的称呼,表示自己的畏惧。

  吕玄伯看见了老妇人脸上的惶恐和畏惧之色,他心下暗暗叹息一声,默默的接过陶碗把药喝下去。

  当时再一次刺杀拓跋焘失败之后,他身受重伤慌不择路翻过院墙藏在了这家药铺的后院,他的本意并不是要胁迫这药铺内的老夫妻一家人,而这家人显然误会了他,认为他用两个孙子威胁他们,因此在官兵派人来搜查的时候为了孙子的安全替他遮掩瞒过了官兵的搜查。

  这虽然不是他的本意,但他在这里就意味着胁迫,他知道解释也没有用,更不想节外生枝。

  思索良久,吕玄伯知道自己要离开了,第二次刺杀失败并不意味着他以后会再次失败,只不过下一次刺杀的难度再次增大罢了。

  这里是药铺,吕玄伯拿了几瓶治疗外伤的药膏和内服的药丸,全部装进褡裢里,他转过身来看见这一家人诚惶诚恐,年轻的夫妇隐隐把老夫妻和一双儿女挡在身后,他沉思一下伸手进褡裢掏出一个金饼轻轻放在柜台上。

  “这是这些天的伙食钱、药钱!我就要走了,如果你们不想给家里带来祸事,最好闭紧嘴巴,就当从来没有见过我,特别是要管好孩子们,童言无忌是可怕的,说不定一不小心就给小伙伴们说了,然后小伙伴们又跟他们的父母说了,然后官府就知道了!”

  老头连忙道:“不会的,不会的,我们一定闭紧嘴巴,也会管好两个孩子不让他们对任何人说,我们不会给自己惹麻烦!”

  “那样最好不过了!”吕玄伯留下了一个警告的眼神拿起一顶斗笠戴在头上转身迅速离开,一出门就不见了踪影。

  药铺一家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松了一口气。

  城隍庙。

  皇帝走了,百姓们高兴了,纷纷来这里上香祈福,答谢城隍老爷保佑,可这些百姓们哪里知道城隍老爷也管不了皇帝。

  黄昏时分,前来上香的人们逐渐散去,庙祝弓着腰打扫着香客们留下的一片狼藉。

  天色暗了下来,打扫完毕的庙祝关上殿门点燃了一盏油灯,打开钱箱清点今天的收获,数钱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这时似乎有一种风吹过来,殿门被吹开了,一个带着斗笠的黑影站在了殿门外。

  庙祝数钱的手停顿了一下,接着又继续数,一边数一边说:“你来迟了!”

  黑影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准备好人手,下一站——邺城!”

  庙祝听了这话停止了数钱,缓缓转过身来,露出一张三十多岁男子的脸,两只眼睛如一潭潭水,深不见底,留着长长的八字须。

  “吕玄伯,你前后两次刺杀一共折损了我三十多人,你知道为了训练这些人,上头花费多大吗?很可惜,你的两次行刺都失败了,你还想来第三次?实话告诉你吧,你没机会了!”

  吕玄伯眉头一挑问道:“你这是何意?”

  “何意?你既然两次行刺都不能成功,难道第三次就能成功?上头已经发话了,让我们带你回建康,有人要见你!现在,放下你的剑!”

  吕玄伯冷冷道:“剑就是我的命,你要拿走我的剑就是要拿走我的命,你认为会把命交给你吗?”

  “就知道你不会束手就擒的,哼!”庙祝冷哼一声,双手一拍:“啪啪”

  两声清脆的掌声响过,城隍庙殿内外出现八个黑衣人,人人提着利剑快刀。

  “噼啪”天空突然传来一声霹雳雷声,一道闪电闪过。

  “铿”的一声,吕玄伯的宝剑出鞘了。

  “上头有令,杀了他!”庙祝一声爆喝传出,八个何意人纷纷提剑向吕玄伯杀来。

  “当当当······”兵器交鸣之声不断响起,很快有人倒下了。

  一连串的闪电雷声过后,倾盆大雨如泼水一般从天空倒下来,下雨声掩盖了一切搏斗厮杀声。

  刀光剑影不断闪现,人影腾挪闪避,没有惨叫、嚎叫、吼叫,只有无声的厮杀和死亡。

  一盏茶的工夫过后,只剩下吕玄伯一个人还站立着,庙祝和杀手们全部倒在血泊中。

  “想杀我灭口?没那么容易!”吕玄伯喘着粗气拄着剑柄喃喃自语。

  吕玄伯身上再添新伤,旧伤伤口也迸裂了,他踉踉跄跄走进庙内脱去破烂的衣裳,给旧伤和新伤上药,重新包扎伤口,换上一身道袍、披上蓑衣,戴着斗笠消失在雨夜之中。

  ······

  睢阳镇戍军营地外。

  要前往怀朔镇戍边的梁郡六百余兵卒已经列队完毕,他们人人都牵着马,在他们的身后还有一百多匹马驮着粮草物资和营帐。

  这些兵卒们的家眷都围在旁边,不时有人对着队伍大喊,叮嘱某人上了战场一定要小心,送行的女眷中哭成一片。

  赵俊生扒开人群向即将要出发的队伍走过去,两个兵丁用长矛拦住了他。

  在一旁的梁鹏看见了,对两个兵士挥了挥手,让他们放行。

  梁鹏对队伍中军官行列中的花木兰招了招手,花木兰看见了他,也看见了他身边的赵俊生,犹豫了一下走了过来。

  “马上要出发了,有什么交代的快点说!”梁鹏说了一句转身离开。

  赵俊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让她留下吗?这不可能,如果没有录上军册还有办法可以想,但如今花木兰的名字已经被录上了军册,想拿掉都不可能,没有人敢做这种事,出了事谁也承担不了责任。

  花木兰虽然说与他解除了婚约关系,他心里也很痛苦,但这种痛苦不是前世被前女友甩了之后的痛苦,这是一种即将要承受相隔千里的相思之苦,他心里有着深深的不舍。

  赵俊生故作轻松道:“没什么事,我来就是想告诉你,日后一定要当心,上了战场一定要记得保护好自己,我······等你回来!”

  花木兰脸上平静,其实内心很痛苦,她叹息道:“俊生哥哥,你这又是何苦呢?我马上要走了,日后生死难料,你还是把我忘了吧!”

  “呜——”这时一声牛角号声响起。

  花木兰扭头看了一眼,回过头来对赵俊生道:“我已被任命为函使,暂时不会上战场打仗,你放心吧,不用惦记着我,如果可能,请俊生哥哥帮我照看一下家里,木兰感激不尽!”

  花木兰说完转身就走,跨上战马跟在队伍的旁边出发了,赵俊生举起手挥了挥。

  不知道什么时候,万语桐走到了他的身边:“赵俊生,很舍不得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