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我老婆是花木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5章 捡了一个道士

我老婆是花木兰 最后的烟屁股 2254 2019.02.02 11:40

  赵俊生喘着粗气一边擦着额头上不停冒出的汗珠,一边踩着厚实的积雪跟着所有人一起喊着号子。

  这时前面的兵卒停了下来,所有人都放下了抬着的木杠,赵俊生抻直腰高声喝问:“前头发生何事?为何停了下来?”

  最前面的队官快步踩着积雪走过来抱拳禀报:“都尉,前面雪地里埋着一个人,几乎冻僵了,不过还有一丝气息!”

  “走,去看看!”赵俊生一听,当即说着挥手向前走去。

  来到队伍的最前面,赵俊生看见雪地里躺着一个人,旁边还有一个雪坑,这人应该就是被兵卒们从雪坑里扒出来的。

  赵俊生在这人身边蹲下,发现此人有些面熟,再一看此人身上穿着一件道袍,立马想起来此人就是那日在酒馆遇到的天师寇谦之的徒弟,名叫东方辰,字孟龙,道号玉阐。

  赵俊生伸手摸了摸东方辰的颈动脉,还有微弱的脉搏,当即招呼旁边的兵卒在雪地上铺上一张油布,把东方辰放在油布上,招呼兵卒们把东方辰的上半身衣裳褪下。

  他脱下羊皮手套,用捧了一把雪在东方辰的胸膛上不停的揉搓,直搓得冰雪融化,东方辰的胸膛皮肤变红变紫,融化的冰雪在他的胸膛上升起一阵白色的热气。

  原本紧闭着眼睛和嘴巴的东方辰突然张嘴深吸一口气,胸膛开始剧烈起伏,眼睛缓缓睁开了。

  旁边兵卒们一阵惊异,有人大叫:“救活了,救活了!”

  赵俊生立即招呼:“来人,快给他穿上衣裳!”

  郭毅上前给东方辰穿上衣裳,可东方辰的身上只有一件内衣和一件道袍,赵俊生只好把自己的斗篷取下来给东方辰披上。

  东方辰此时已清醒,左右看了看,打量了一番赵俊生和他麾下的兵卒们,很快明白了状况,在郭毅的搀扶下挣扎着起身对赵俊生施礼:“贫道本以为这次定然会去见天尊了,不想却被都尉救了回来,救命大恩,贫道没齿难忘!”

  赵俊生伸手拦住:“玉阐道长不必客气,这里距离金陵大营还有十几里,不是说话之地,咱们还是先返回金陵大营再说!”

  “多谢都尉,只是贫道乃是一方外之人,去军营似乎有些不妥!”

  “无妨、无妨,我们辎重兵有单独的营地,没人会把你当细作抓起来,况且我这人百无禁忌,你无需担忧!再说你现在这样需要休养调理,如若不然很容易留下病根!”

  东方辰犹豫了一下,打着稽首:“那就叨扰都尉了!”

  赵俊生招呼李宝:“派两个人做一副担架抬着玉阐道长一起去金陵大营,走一段路再找两个人轮换着抬!”

  “是,都尉!”

  担架做好后,东方辰颇为感叹的躺在了担架上,身上盖着赵俊生的貂皮斗篷,赵俊生从怀中掏出一个饼塞在东方辰的手里:“你身上需要热量,先吃个饼垫垫肚子”。

  赵俊生转身挥手招呼所有人:“全军继续前进!”

  随着赵俊生一身大喝,队伍缓缓移动,激昂的号子声再次响了起来。

  东方辰看着赵俊生踩着厚厚的积雪艰难跋涉的背影,又听见他不停的大喊:“再加把劲,距离金陵大营只有十几里了,咬咬牙很快就过去了”给兵卒们鼓劲。

  东方辰的眼神之中顿时闪过一丝精光。

  艰难的走了七八路,队伍最前头的兵卒们就发现前方出了大批兵马,那些兵士都牵着马踩着厚实的积雪向这边走来。

  “我们在这儿,我们在这儿······”抬着粮食的兵卒们顿时欢呼起来,大家的速度陡然又加快起来。

  赵俊生立即把肩上的木杠交给旁边一个警戒的亲卫,他气喘吁吁快步向前走去。

  带队前来的是怀朔镇戍军第一幢幢主莫那娄进,他牵着马隔着老远就对赵俊生打招呼大喊:“赵都尉,军主让我带人迎接你们,让你麾下兵卒们把粮食都放下吧,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

  赵俊生上前抱拳:“如此就有劳莫那娄幢主了!”

  莫那娄伸手重重的拍了拍赵俊生的肩膀粗声粗气:“若不嫌弃,我就叫你一声赵兄弟,你是好样的,你的麾下兵卒们也是好样的,如此大风雪看着都令人生畏,而你们却能把粮食运回来,我莫那娄进从不服人,今日我服你,有空一起吃酒!”

  “好说,好说!”

  在莫那娄进带来的人马后方,高修、高旭也带着留守的辎重第二营的人马迎上了上来。

  赵俊生招呼麾下兵卒:“咱们自己留五十袋粮食,其他都给镇戍军的兄弟驮走!”

  在这个生产力低下的时代,赵俊生真正是见识到了什么是人多力量大,镇戍军和辎重第二营的人马到来之后,所有人齐心协力,能用马驮的就用马驮,马匹驮不下了,兵卒们就轮流抬着走,厚厚积雪地面硬生生被淌出来一条路。

  赵俊生带着第一营兵卒和壮丁们抵达大营时已经接近虚脱

  万度归正等在大营辕门处,看家赵俊生拄着长枪和兵卒们艰难的走过来,立即迎上去。

  赵俊生拄着长枪单膝下拜:“禀军主,属下押运粮草延误时日,请军主治罪!”

  “你及时派了高修返回禀报了实情,又把辎重营自留的粮食贡献出来,没有让镇戍军的将士们饿肚子,避免了一场骚乱发生,不但无罪,还有功,本将要重赏你!”

  万度归笑着把赵俊生扶起来,交代:“你先带着辎重营的兵卒们和这些壮丁回营休息进食,待会儿本将再派人过去唤你来叙话!”

  “是,军主!”

  带着兵卒们和壮丁们回到营地,尽管很疲惫,赵俊生依然坚持吩咐辎重营留守的伙夫们烧热水、煮饭食犒劳第一营的兵卒和招募的壮丁们,又让李宝带着亲兵们去抬了几箱子铜钱给壮丁们发工钱,兑现自己的承诺。

  牙帐内已经升起了一堆火,赵俊生拿着了一个小马扎坐在火堆边,脱下满是泥水的皮靴和湿漉漉的袜子。

  “多亏穿了这么一双皮靴,要不然这一趟还真有的罪受了!”赵俊生一阵感慨,这皮靴是他自己亲手做的,用了牛皮叠加起来纳成厚实的鞋底,鞋面是鹿皮,内里家了绵羊毛,为了增加它的防水功能,在牛皮和鹿皮中间还加了两层油布,湿漉漉的袜子纯粹是脚底流汗汗湿的。

  一双臭脚烤着火,不停的冒出热气,放在旁边的鞋袜也被烤得热气腾腾。

  郭毅走进来禀报:“少爷,那牛鼻子臭道士要见您!”

  “怎么说话的?日后称呼别人要有礼貌!”赵俊生呵斥了一句,立马站起来:“我也正有事要问他,快请他进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