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我老婆是花木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1章 挟持县太爷

我老婆是花木兰 最后的烟屁股 2192 2018.12.12 00:00

  花木兰穿着女式劲装,背上背着宝剑,她很警惕,专捡黑暗处行走,行走速度很快,还不时回头查看背后是否有人跟踪。

  赵俊生好几次差点被她发现,他很好奇,这么晚了花木兰还要出去做什么,她这次来睢阳城到底是看望花弧,还是另有目的?

  为了不被花木兰发现,赵俊生不得不与花木兰拉开距离,不敢跟得太近,他可不敢保证以他的身手靠得太近而不会被花木兰察觉。

  跟踪了一刻钟左右,前方突然失去了花木兰的踪影,赵俊生以为花木兰已经察觉到背后有人跟踪,正躲在暗处观察,于是他也立即躲了起来,蹲在旁边巷子里的黑暗处一动不动。

  过了一盏茶的工夫,他还没有听到脚步声,只好小心翼翼的从巷子里走出来继续跟上去。

  在花木兰消失的位置,赵俊生停了下来,这里是一个十字路口,他左右观察了一下,发现从这里向左是通往县衙方向,向前是通往天香楼方向,向右可以通往太守府。

  “木兰到底去哪儿了?”赵俊生心中有些焦急。

  这时他看到了前方不远处灯火通明,隐隐传来歌舞嬉闹声的天香楼,他喃喃自语道:“木兰不会是去了天香楼吧?如果是这样,难道······她是百合?我++,不会吧?”

  心中有了花木兰有可能是百合的怀疑之后,赵俊生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被自己的怀疑吓到了。

  “不行,我得去看个究竟!”赵俊生心里有了决定,当即迈步向天香楼走去。

  赵俊生很快来到了天香楼附近,看着门口的大红灯笼和挥舞着丝绢的姑娘们,他突然了停了下来,他犹豫了,“那些天香楼的姑娘们和妈咪何是认识我的,如果进去之后撞见了木兰,发现了她正在······岂不是双方都很尴尬?日后还如何相处下去?”

  赵俊生心里既矛盾、又如同猫爪挠一样,在天香楼附近的街边来回走动,就是下不了决心走进去。

  正当他咬牙准备冲进天香楼的时候,他的目光突然发现从天香楼东侧墙壁上一个窗户内钻出一个黑影,这黑影的身手很灵活,攀附在墙壁上几下就溜到了地面。

  赵俊生立即闪身躲在街边一棵树下,那黑影行动很迅速,动作轻盈,跳跃之间就从赵俊生不远处经过。

  赵俊生看得清楚,他张大了嘴巴,却没叫出声来,因为那黑影正是花木兰,只见她此时小心翼翼溜到了天香楼附近一排马车附近,在这些马车中间快速转了一圈,然后躲在天香楼东侧墙角下。

  “木兰是从天香楼的二楼窗户里溜出来的,从时间上来推断,她应该不是来天香楼干那事的!”赵俊生心里大大松了一口气,对自己怀疑花木兰可能是百合感到羞愧不已。

  不过赵俊生看着蹲在墙壁拐角处阴影里的花木兰,他心里又有了疑惑:“她到底来天香楼干什么?”

  思索了一会儿,赵俊生怎么也想不通她在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难道她是在这里等人?

  他想上前去与花木兰会面,但转念一想又打消了这个想法,“木兰既然一个人悄悄前来,肯定是不想让我知道,我贸然前去见她,不妥,不妥!”

  不断有人进入天香楼,也不断有客人从天香楼内出来,这时有一个人的身影和模糊的相貌引起了赵俊生的注意,“那好像是·····似乎是县令常海吧?我++,这老不正经的,都一把年纪了,你还玩得动吗?”

  常海似乎喝醉了,被一个身材雄壮的随从搀扶着从天香楼内踉踉跄跄的走了出来,没一会儿工夫,他就被随从搀扶着上了一辆马车,身边除了这一个随从,再没有其他人。

  “也是,都这么大岁数了,又是县令,出来喝花酒自然不能让太多人知道,因此只带了这么一个随从,这个随从肯定是他心腹中的心腹!是不是去天香楼里打听打听这老家伙的相好是天香楼内的哪位姑娘?”赵俊生心里如是一番八卦。

  马车启动之后,赵俊生注意到躲在天香楼外墙拐角处的花木兰突然蹿出来悄悄的跟了上去。

  “什么?木兰来天香楼是为了常海?她跟着常海做什么?”赵俊生心中疑惑更甚,他想了想立即起身远远的吊在花木兰身后。

  过了这花柳巷之后,大街上的光线就变得比较暗了,偶尔有店铺内和居民房内传出灯光都非常弱,不过好在此时天上有月光照下,还能隐约看见马车的背影。

  这时赵俊生注意到前面的花木兰突然加快了速度,快速靠近马车,动作轻盈又灵巧的蹿了马车。

  “木兰该不是要劫持常海吧?”赵俊生被自己看到的这一幕吓了一跳。

  果然,花木兰腋下夹着醉醺醺的常海从马车车尾悄悄溜了下来,也许是她带着一个人下车有些不灵便,落地时声响稍大了一点,这引起了前面赶车的随从的注意,那随从扭头向马车车尾一看,看见常海被一个黑衣人夹在腋下离去。

  随从当即大吼一声:“大胆贼人,快快放下我家老爷!”

  话音刚落,那随从就从马车上跳下,迅速向花木兰追来,赵俊生想了想立马躲在街边一一棵树下。

  花木兰腋下夹着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的常海从赵俊生前面经过,追上来的随从也如同一阵风一样从他身边经过。

  “这事玩大了!木兰到底想干什么?”赵俊生心想,立即跟在他们身后快速追了上去。

  常海的随从一边追,一边大喊:“贼人快快放下我家老爷,否则被某家追上,必叫你不得好死!”

  沿街店铺和居民房的百姓们肯定有人听到了这随从的叫喊声,但是没有一个人出来,这年头并不太平,谁都不愿意惹事。

  但是随从不停的追击,不停的喊叫,很快引起了夜间巡逻队的注意,一队巡街的兵丁从一条小街上跑出来。

  花木兰带着一个人奔跑,身体的负荷很大,她跑了一段知道无法摆脱常海随从的追击,只能停下来把醉得不省人事的常海放下,然后转身面对追上来的随从,从背后拔出了宝剑。

  随从追上来喝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何要挟持我家老爷?”

  “死人不用知道这么多!”花木兰用低沉的声音说了一句,提着宝剑向那随从快速刺过去。

  “咦,你······你是花······”刺过来的宝剑打断了常海随从的叫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