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我老婆是花木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死道友不死贫道

我老婆是花木兰 最后的烟屁股 2100 2018.12.03 00:00

  尧舜时期就有登闻鼓的前身——敢谏之鼓!到了汉朝就有了正式的登闻鼓,各级官府都设有登闻鼓供百姓击鼓鸣冤报官之用。

  但登闻鼓可不是那么好敲的,作为古代律法的最后一道屏障,使用它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击鼓鸣冤其实并非正常法律程序,审案的官员为了不让某些人胡搅蛮缠,也警告某些人不能随便滥用司法资源,不管有理无理,上堂之后先打二十杀威棒。

  赵俊生刚刚敲完,从太守府内走出来一个官员喝问道:“是谁击鼓鸣冤?”

  赵俊生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立马退后把风三推到前面:“官爷,他叫风三,是他击鼓鸣冤!”

  风三的脸色变了,脸上的肌肉抽了抽,极为委屈扭头看着身后的赵俊生,赵俊生向他眨了眨眼。

  那官员深深打量一眼风三,喝道:“原告,进来吧,将军快要到前堂了,准备升堂审案,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这二十杀威棒打下来,身子骨弱的可能会一命呼吁!”

  赵俊生叫道:“官爷放心,他身子骨强壮得很呢!”

  风三一副怨妇的模样心里嘀咕:“姑爷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来挨这二十杀威棒试试看?”

  一行人跟着那官员走进了太守府。

  刚才的击鼓鸣冤闹出的巨大动静惊动了太守府周围的行人和居民,很多人都跑过来看热闹,很快把太守府前堂门口围得水泄不通。

  万度归走到案桌前坐下,一拍惊堂木喝道:“堂下何人,为何击鼓鸣冤!”

  风三扑通一声跪下道:“草民风三乃是花家堡之仆人,今为我家公子花木兰以及二十六名堡丁击鼓申冤,还请将军还我家公子一个公道!”

  万度归大喝:“来人,先打二十杀威棒!”

  赵俊生急忙走出来拱手躬身道:“将军,棒下留情啊!这风三并非花木兰的至亲之人,却能为了主人而挺身而出击鼓鸣冤,明知这二十杀威棒打下来可能会一命呜呼,却义无反顾,请将军念在他一片忠义之心从轻发落!”

  门外围观的吃瓜群众们听了这话都不由纷纷点头,称赞风三的忠义。

  自古以来,忠义都是被统治者们大力推崇的。万度归也是颇为感叹,权衡一番之后说道:“好,风三,念你身为仆人却能在主人深陷危难之际挺身而出,忠义之心可嘉,本将军只打你十杀威棒!来人,打十杀威棒!”

  几个衙役扑上来把风三按在地上就打,十杀威棒打下来,直打得风三额头上冷汗直流,脸色变成了青色。

  打完之后,万度归喝道:“风三,花木兰及花家堡家丁二十六人因向南朝商人田朗出售马匹一千二百匹,违反朝廷禁令,当斩立决。本官已下令明日午时将他们押赴菜市口问斩,除非你能拿出新的证据,否则你这顿杀威棒是白挨了!”

  赵俊生知道该自己出场了,拱手说道:“将军,我的当事人找到了新的证人可以证明花木兰和花家堡一行人都是受人陷害的,还请将军允许新证人上堂作证!”

  万度归没想到赵俊生等人这么快就找到了新证人,这让他很诧异,他想不出赵俊生能找来谁来作证,于是道:“准了!”

  赵俊生立即对姚夏氏打了一个眼色,姚夏氏上前下拜道:“民女姚夏氏见过将军大人!”

  万度归疑惑道:“姚夏氏?你是何人?你有何资格作证?”

  “回禀将军大人,民女乃是姚德生的遗孀正室!民女可以证明,先夫陷害花木兰以及花家堡一干人等的毒计是先夫与民女在被窝里一起琢磨出来,然后分别交给姚四和姚平去执行的!当时民女知道此事太过毒辣,有伤天合,因此极力劝阻先夫,但奈何先夫不听,没想到事情变成了现在这副局面。如今先夫虽然已然被刺身亡,但民女深知我姚家有愧于花家,不能让花家含冤,要让这世道彰显正义,今特来向将军大人禀明实情,还请将军还花家一个公道!”

  姚夏氏此言一出,门外围观的吃瓜群众们顿时难以置信,“啊······原来真是姚家干的呀,难怪姚家变成如今这副模样,真是善会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啊!”

  万度归也听到了门外围观人群的议论声,他沉着脸沉思一番喝道:“此事本将军已经知晓,本将军会派人查证你所说之言是否属实,念你有勇气站出来陈述实情、承诺错误,本将军就不追究你隐瞒不报之罪,你且先回去吧!花木兰一案,择日再判,退堂!”

  围观的人群散去,赵俊生等人也从太守府走了出来送走了姚夏氏。

  风三被两个堡丁搀扶,疼得龇牙咧嘴,问道:“姑爷,您是怎么让姚夏氏出来作证的?难道她真的清楚姚德生陷害我们家小姐的事情经过?”

  赵俊生一脸平静的说道:“无他,只不过是承诺给了她一笔钱财,事后她可以带着儿女远走高飞罢了,如今她债台高筑,想走又没盘缠,我承诺给她钱财让她离开这是非之地,她怎么会不愿意呢?再说,她是不是知道此事的经过又有什么关系?我需要的只是她是姚德生遗孀的身份,她说的话有足够的信服力就足够了!”

  风三疑惑道:“可是······姚夏氏都出来作证了,为何万度归还不放了小姐和堡中兄弟们?”

  “此事哪有这么简单?你们先回去吧,我还得去见一个人,木兰和堡中兄弟们能不能被放出来,就全看此人了!”

  风三和另外几个花家堡的兄弟带着疑惑返回了制衣铺,赵俊生却在一刻钟之后在一间茶楼等到了他要等的人。

  他看着走到茶楼雅间门口的万语桐主仆二人,立即上前拱手道:“多谢万小姐赏脸前来,请入内奉茶!”

  万语桐对侍女小翠吩咐道:“你在外面等着!”

  “是,小姐!”

  雅间的门被关上了,赵俊生请万语桐入座,万语桐跪坐在软垫上,取下了头上的斗笠,露出了绝美的容颜。

  赵俊生看了一眼,心头嘭嘭一阵乱跳,连忙压制心神下拜道:“还请万小姐救救木兰和花家堡一干兄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