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明朝大闲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通水利,兴商业

明朝大闲人 骑上86 2174 2019.06.20 22:43

  弘治皇帝暗自思索着宁慎为一番显得荒唐的话语,面容阴晴不定。

  这倒不是他对宁慎为生出了不满,而是确确实实的在想着提出的那些问题。

  大明官僚架构臃肿,而且行动机械,上不能达天意,下不能视民生,再加上国力逐渐变弱,可以说已经一年不如一年。

  自开国一来,大明打下了诺达的江山,南征北讨又消灭了现在甘肃云南一代的元朝势力,在漠南云川等地都设立了卫所,版图扩大到了顶峰时期,足足有960万平方公里,但是至宣宗年起天气转冷,农耕不便,再加上军事力量也下滑严重,便撤回了长城以内,放弃了北方的许多卫所,这也是导致了土木堡事变的元凶。

  而到了弘治皇帝这一代,鞑靼蛮子侵扰不断,外加上女真族也有些异动,使得大明的版图缩减了许多许多,已经只有800多万平方公里。

  弘治皇帝自然是知道这些问题出在什么地上,但他虽然是个明君却不是个圣君,想要大明强盛起来却有心无力,只能选择守成的方式,徐徐图之。

  但宁慎为的一番话,却十分赤裸的将问题的根本抛了出来,让他不得不去往这些方面去联想。

  就连徐浦等人也无法反驳宁慎为,因为这就是事实。

  不过,他们也没有一个人给宁慎为好脸色。

  因为他的话,太过尖锐,完全反驳了其他人的意见。

  最重要的是……

  宁慎为这狗东西居然对大明的时政如此了解?

  不是说他平日里无恶不作,欺男霸女,从来不干好事么?

  难不成这都是误解?

  几人看着宁慎为满身泥泞,脸上张狂的神色,冷不丁的都在心中摇头。

  开玩笑。

  这绝对不可能。

  不约而同的,他们都否定了这个念头。

  这时候,弘治皇帝开口了。

  他深思熟虑之后,试探性的将目光放在了宁慎为的身上。

  和往常不一样的是,这一次,多了许多重视,甚至可以说是庄重,和之前的无可奈何和愧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弘治皇帝道:“慎为提出大明的诸多问题,朕其实早就知道,但却苦无良药可解,不过既然慎为能说出一番见解,想来定然有自己的想法?!”

  虽然是疑问,但话语中非常笃定。

  宁慎为见此,心中笑了。

  穿越到了这个时代,总归是要做点什么,不然的话岂不是太遗憾了,而且自己也不想一直顶着个祸害的名头到处逛,此时正是时候。

  他深思了片刻,然后长长拱身行礼,继而指着不时闪过电光的昏暗天空,向着那雨滴滑落的方向看去,语气深刻的道:“大明之计,乃是治国利民之计,大明之患,是民患也是国患,就如同久病在床的病人一样,一般的汤药是行不通的,想要解决这些隐患,就必须要在其他方面下手。”

  弘治皇帝心里咯噔下:变法?

  这话他并没有说出口,但面色已然变化了起来,徐浦等人更是脸色阴沉,也联想到了变法之事。

  历史上的变法有很多,商鞅变法强秦,李悝变法强魏,吴起变法强楚等等等等……

  但这只是成功的例子,还有许许多多因为变法导致国家上下饱受折腾,最后使得亡国的例子。

  变法……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情。

  如果宁慎为提出的解决方法是变法的话,那弘治皇帝断然不可能答应。

  无他!

  此时的大明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不过,宁慎为的解决办法是变法么?

  当然不是!

  虽然说变法是解决一个朝代各种隐患的最好方法,但上下级之间的纠缠以及乡绅恶霸们的礼仪纠纷,就如同一只恐怖的巨兽,不是一般人能撼动的。

  他宁慎为虽然自认为有些能力,可也不敢去轻易触碰这头巨兽的胡须。

  因此,宁慎为提出的办法是:

  “兴水利,兴商业!”

  他眼中带着肃穆,看着弘治皇帝徐浦,以及忻城伯和黔国公等大臣,冷静的吐出这一句话。

  听到不是想象中的变法,众人先是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变法,但下一刻,却又齐齐脸色变化了起来,有喜有惊。

  这兴水利和兴商业,也不比变法差多少啊!

  水利是劳民伤财的事情,而且大明境内的水路已经很完善,根本不需要去怎么修整。

  商业更是别扯了,市农工商,商人的地位之所以低,并不是没有理由的,为了利益这些人什么都能干的出来,抬高物价使得百姓们吃不起穿不起,吞并田地,简直是毒瘤。

  所以历代的皇帝和臣子们才会制定各种限制商人的规则,将其一贬再贬。

  若是兴商,岂不是让这些贱商们死灰复燃,甚至生出更多变数不成!

  绝对不行!

  徐浦直接道:“此言大谬,水利劳民伤财,隋朝之灭亡,便是为此,而且眼下国库并不充裕,各地洪水大旱都等着去救济,如何能动?”

  黔国公也开口道:“没错,兴商更是不可能,商人本贱,如果大兴商业,岂不是让他们得逞,到时候苦的还是百姓。”

  头一次,文臣和武勋们站在了一起,同时拒绝了宁慎为提出的两条解决方案。

  刘健本想为宁慎为说话,但此时也住口了,他也觉得这确实有些不妥。

  马东阳等人更是如此,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不做声的沉默。

  弘治皇帝也头疼了起来,他是有些意动的,想听宁慎为将话说清楚,因为他并不觉得能提出这两条方案的宁慎为,会无故放矢。

  可眼下内阁首辅和黔国公都直接否定,他也非常为难。

  当下,弘治皇帝便摆手,准备提出改日再议。

  可他刚摆手,宁慎为便开口了。

  宁慎为先是走到了徐浦的身边,眼睛滴溜溜的上下打量了一番,直看的徐浦心里发了毛。

  “宁国公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想打老夫不成?”

  徐浦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了一个身为。

  这狗东西的眼神不太对,他有点慌。

  宁慎为一愣,别说……

  他还真有这种想法……

  这老东西第一个就反驳自己,简直过分,不给他点颜色瞧瞧,真以为他是个尊老爱幼的大好青年?

  想屁吃呢?

  不过,他不可能真的动手,就算动手,这地方也不太合适。

  起码……

  得找个偏僻的胡同吧!

  当下宁慎为咧嘴一笑,露出大白牙道:“徐首辅误会了,我宁慎为行的正坐得直,从来不敢那种粗鲁的事,只是徐首辅说的一番话,本公爷不敢苟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