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其他衍生 剑仙为何总撩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稷下学院

剑仙为何总撩我 清砚砚 2355 2021.06.23 17:34

  走进稷下学院才能真实的感受到里面有多宽广,比房屋矮一半的墙挡住的不止是里边精致的构造,还有青春洋溢,朝气蓬勃的莘莘学子。

  一路上遇到东方曜和东方镜的,很多学子都是叫师姐和师兄,可见东方曜在稷下的地位不算低,也难怪东方曜会想着让他们来。跟着东方曜走了许久,东方曜走过来把李白请走了,杨玉环和瑶刚想跟上却被东方镜拦下了,东方镜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把她们带向另一条路。

  “神鹿,可有名字?”

  走着走着,东方镜率先打破安静又带有几分尴尬的局面,瑶拉着杨玉环的衣袖点了点头轻轻应了一声。

  “瑶,好名字啊。东方曜这一次外出倒是有用,为学院带来你,希望你也能安下心来。我们稷下学院的学生安危事关学院每一个人,只要你把学院当成家我们也会把你当家人一样看待守护。”

  这么多话从东方镜口中说出来时,总让杨玉环觉得东方镜不屑于与别人多言,可是她竟然对瑶说得这么仔细还有点安慰的意思。这就让人感到很安心了,估计也是因为东方曜的原因,所以东方镜看到瑶乖乖的应声之后就把她们带到了,好像是招生办的地方。

  准备走近招生办的时候,东方镜忽然转过身来直看向杨玉环,对视着说。

  “一会儿招生办需要入学学子资料,若是被人推荐带进来的更是要详细,所以一会儿需要绘制你们的画像。”

  杨玉环明了,伸手将面纱摘下面向东方镜点了点头。可是东方镜看到杨玉环全貌的那一刻,还是不由自主的怔住了,也就是一会儿,东方镜常年结冰一样的脸上忽然出现了微微一笑。

  “你这美人,以后琐事可要多了啊。”

  杨玉环不知道她说的琐事大约指的是什么,不过还是微笑着跟东方镜说,也算是跟登记入学学子资料的负责人说。

  “我叫杨玉环,生辰之日就是本月初六,修炼至钻石段位只是从前属性为辅助,入学欲从法师。”

  这一段话其实杨玉环只知道自己的名字,另外的都是李白帮她推测出来的,生辰是更离谱,就是按照杨玉环醒过来的那天算的。

  “我叫瑶,是从玄微森林来的神鹿,生辰是七月初七也有钻石段位了,我想做更厉害的辅助。”

  瑶也摘下了帽子,露出可爱的样子清脆的跟记录人说,记录的人和画像的人看到她们眼里都亮了亮,看向东方镜却只看到她微微笑并没多说。

  “还有,我已经跟玉环姐姐契约了,可不可以把我跟玉环姐姐安排在一处啊?”

  “这个我可做不了主,且看东方曜那小子跟老师说不说得通了。”

  “啊,可是…”

  瑶急切想要得到和杨玉环在一起的机会,杨玉环却一抬手搭上瑶的肩,轻轻的按下瑶才不说话了。说了也没用,她们在外面是稀有的,可是在众星荟萃的学院里却未必哪能有那么多要求。

  云楼,稷下学院最高的楼层。

  云楼隐藏在白云里忽隐忽现,精美的建筑让人有着登上天堂的错觉,饶是李白见到云楼时也是惊艳了一把。

  云楼尖尖的四角顶尖有厚重十分的红布绸,它顺着屋檐往尖头处垂下,风好像是吹不动它不见它有飘起的姿势,可是又好像可以吹的动它们在微微上下起伏着,看着令人心生庄严之感。

  “庄周老师,学生东方曜求见。”

  “进。”

  听到答复,随着“吱呀”一声东方曜就推门而入。一进门,一只浑身散发着蓝色灵光的鱼就占据了李白的目光,它很大以至于要把整间屋子都给占满了,李白看了几眼却没有看到说话的人,正当他怀疑是不是这只鱼在说话时。

  “哈…”

  顺着这一声慵懒的哈欠看去,才看到一个短发至下巴的男人,他从泛着虚光的鱼背上渐渐显露身形,此刻正支着下巴弯眼看向李白。

  “李白,只用了短短十年就名扬天下的剑仙,正是意气风发之时,怎的就想来我稷下养老了?”

  庄周仅仅是看了李白一会儿就粗略的了解了他,李白此刻诚服的跟眼前这个看起来不过三十来岁,却是浑身历尽沧桑气息的庄周拘礼。多话的东方曜进了屋子也闭紧嘴,等待着李白的答复。

  “江湖上人多眼杂更是人心难测,李某只不过想图个清净。听闻稷下宽纳外才,李某自诩有一技之长傍身,不知稷下可容许一席之地?”

  庄周淡淡的笑着虚扶起李白,听完李白的话后仍然是淡定的样子,东方曜在一旁都替李白紧张,可是他又不敢多说什么。

  “你这剑仙一称可不是白来啊,一把剑使得出神入化令人欲探其中,就连我们稷下自称天才第一的东方曜也对你崇拜万分,你若肯来我们荣幸至极。”

  庄周的语速有种懒散缓慢的感觉,可是听在别人耳中却又是很正常的语速。提到东方曜的时候,李白转眸看了一眼东方曜,整的原本在学院自信十足的东方曜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也确实像是东方曜能说出的话,李白心里默默调侃着,嘴上却是跟庄周道谢。东方曜则是压抑着内心的狂喜跟庄周告别,把门关上后才走了几步,东方曜就美滋滋的又笑又跳。

  “神鹿,贵妃,剑仙,偶像。呵呵呵呵,稷下今年格外的热闹啊。明天,明天要干嘛来着?”

  庄周伸着懒腰自己嘀咕着,想到明天有事要干却突然脑子一空,想不起来的他头一甩干脆不想了,打了个哈欠又闭上了眼睛。这时候大鱼身边开始飞起很多细小的东西,那是淡得几乎看不见蓝色的蝴蝶,鱼和庄周渐渐虚化好像是隐入了空气中。

  稷下女子内舍

  “西施,西施快来,我的玉镯掉湖里了!”

  杨玉环正在安排好的屋子里摆放东西呢,外边忽然乍起一道急声,她刚走到门边看了一眼发现好多人都跑了过去。

  “我怎么可能不着急嘛,那是我家族世传的宝物啊!”

  丢失东西的姑娘根本不想听别人劝说的不着急,抹着眼泪哭喊着,却又干站在湖边着急的跺脚。

  “姑娘,那湖难倒不可以下去吗?”

  杨玉环问向旁边的人,那人奇怪的看了杨玉环一眼,杨玉环才又解释自己是新招来的,那人才放心的开口。

  “那湖里养的是万年的夏莲,育的是万年的锦鲤可都是好东西啊。为了防止外人偷了去,学院可在里边下了大功夫,在入学时就千叮咛万嘱咐学子们不要乱下,否则难保安危。”

  “啊,是这样的。”

  杨玉环应了声,和姑娘们再次把目光投向了热闹的中心位置。杨玉环看见丢了东西的姑娘哭的是心疼得很,恨不得把自己也给丢了算了,可她却还在往别处张望好像在等什么人。杨玉环仔细一看,发现不只是丢东西的姑娘如此,其他人也是在焦急的等待那个叫西施的姑娘出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