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其他衍生 剑仙为何总撩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际遇(二)

剑仙为何总撩我 清砚砚 2861 2021.08.24 19:41

  “玉环,你醒啦?!”

  西子一直握抓着杨玉环,所以杨玉环刚有点动作,西子就惊抬眸,惊喜的看着杨玉环。

  果然见到杨玉环已经睁开眼睛,双眼也有神了,貂蝉和鲁班赶紧凑过来问问杨玉环发生了什么。

  杨玉环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站起来走到那面墙边,鬼使神差的杨玉环伸手抚摸上去。

  “啊?那些刻画怎么都消失了!?”

  就在杨玉环的手触摸到的时候,那些刻画化作点点星光消失不见,杨玉环心中怀有感激。对墙面那一个抱琵琶的还没消失,好像是在等她一样的刻画,行了个大唐最敬大的礼。果然,下一秒就见僵硬的刻画居然弯出一抹微笑,然后悄然化作星光消失。

  “怎么了啊到底?”西子看到现在也没明白个什么,奇怪的问。

  杨玉环则牵起她的手,拉着她往前走,前面就是个墙面,旁边才是拐角啊!西子迟疑的拉扯力回来,杨玉环才回头和她说。

  “我们出去,然后给你看看我得到了什么。”

  “可是那路不通啊?”

  “跟我走,我熟。”

  杨玉环却坚持要往墙面撞去,西子被拉着越靠越近,最后还放弃似的闭上眼,却没想到没等到碰墙的痛感,反而一股清风吹来。

  西子小心的睁开一道缝探查,看到美丽的花海,偶尔还有蝴蝶飞过。

  “这……”

  “你是真的有际遇了?”

  只有貂蝉有点清醒,问杨玉环道,杨玉环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二话不说幻化出琵琶,脚尖点在花上忽然一转身,花瓣随着她的披帛飘动。

  随后琵琶声响,杨玉环起舞,花儿好似听到令下。偌大的花海此刻通通,集聚成了围着杨玉环转动的花浪,之后随着杨玉环转身它们都变成了轻盈的花香,冲打在杨玉环身上。

  “哇!好漂亮!”

  鲁班惊呼出声,再看貂蝉和西子也是一脸惊艳,原来杨玉环已经变了样。杨玉环再落地时,看到自己的衣服变了个大样,可不就那个仙女穿的衣服吗。

  里侧是蓝色的外侧是橙红色,偶尔还在腰间和锁骨处点缀一些金饰,搭配上杨玉环的面容尽显贵气。特别是她落步在花海散去只剩沙地的沙上,风起沙动,大漠浩瀚杨玉环站定。就像是被风沙吹了上千年仍岿然不动的石画,惊艳极了。

  “你这舞,可真有意境。”

  貂蝉却是那个看舞看入迷了的人,情不自禁的惊叹道。杨玉环迎风而来,突然笑着问她。

  “你懂舞?”问完又恍然大悟般自答“对,你懂舞!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说完,杨玉环就激动的拉着貂蝉,奔跑在松弛的沙漠中。貂蝉都能看到沙子进到鞋子里面了,可是再一抬头,不仅鞋子里面沙子的磨损感不仅消失殆尽,而且眼前也变换了场景。

  “去吧,寻找你的舞娘,过了今日可就百年难寻了。”

  这些话和路况其实都算是那些仙女告诉杨玉环的,因为自从换了一身衣裳后,她就对这里无比熟悉,好像这里就是她亲手参与打造一样。

  杨玉环把貂蝉轻推往前,那前边是白云低低下飘,竟在百花争艳中环绕,犹如仙境般。

  “哎?那不是琵琶家的小仙女吗,怎么还能带来一个小仙女?”

  “你们……是谁?”

  貂蝉看着盯着她的一众美人迟疑的问道,因为她们都在飞着而且看着仙气飘飘的样子,貂蝉都有点怀疑自己眼睛了。

  “她能看到我们?”

  仙女们纷纷捂嘴惊道,顿时个个都飞过来,环绕貂蝉观察道。有人还越过了杨玉环,是直接透过杨玉环身子的越了过去,貂蝉看到是更惊讶了。

  难倒这就是刚才杨玉环看到她们看不到的?貂蝉心里暗道,对眼前这些仙女终于是不再警惕,而是怀有敬意,还有些期待。

  “小仙女,你擅长什么啊?”

  终于有人问了,貂蝉回答:“擅长舞。”

  可是她说完这话,仙女们却是齐声笑了起来。

  “我们这里每一个人都善舞,就连那个琵琶家的也是善舞的,你这个实属不特长呀。”

  ……

  貂蝉发生了什么,外界的杨玉环什么也看不到,所以当西子和鲁班追过来问的时候,杨玉环也只能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杨玉环她们只好在外面乖乖等着,好在这里很明亮,还有花香环绕。等到杨玉环都在沉睡在花中了,貂蝉才猛然醒来,她一醒来就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杨玉环。

  杨玉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奇怪的问貂蝉:“怎么这么看着我?成功了吗?”

  可貂蝉却暗藏激动,对着杨玉环行了个大礼,杨玉环吓得赶紧起来扶起她。

  “谢谢你。”

  “谢我干嘛呢,得不得都是你自己的气运。”

  看貂蝉这样子,杨玉环也放心了,看来貂蝉也有收获了。

  “不,若不是你慷慨,我是很难有这际遇的。”

  貂蝉明白,杨玉环不防她,心里不贪私才会迫不及待就分享给她,所以她才越发觉得杨玉环有气度人善,值得人尊敬。

  这儿有欢快,别处定会有些不愉快,就比如被抓了的瑶。

  “你放开我,你要干嘛?放开我放开我!”

  瑶的脖子被一个手上长了怪藤蔓的兽勒着,在他手里使劲挣扎,也只能是小腿扑腾扑腾着。下面还有一个冒着烫气的锅,旁边围了很多怪笑的兽。

  “小家伙,赶紧告诉我们你家中长辈埋在哪儿了?”

  “我呸!埋你家祖辈身边了,你去挖啊!”

  一开口问就是问这种令人火大的话,瑶不气都难,可是她这副小猫似的生气却没震慑到其他兽,反而是笑得更开心了。

  “我家祖辈我都挖完了,也没见到你家的啊?说谎是要受到惩罚的哦。”

  见它们居然这么风轻云淡的样子,瑶恨不得腿长八尺,一脚给那说话的兽踹到天边去。

  “啊!”可是那绕脖的藤蔓忽然一松,瑶猝不及防的被放低了一个度,烫气冒起来把瑶的脚灼得无处安放。

  “哈哈哈哈我听说你们神鹿家族化人的不少,吃起来应该很滋养吧。”

  “若是能找到死去的神鹿躯体,吃一口少修化一百年呢。”

  它们五大三粗的兽,围在一个一个手掌就可以盖住的小鹿周边,口水都快滴下来了,可是周边经过的人类却不以为然。

  瑶也知道身在敌营,叫谁都没用,她也没想到自己神鹿这么遭兽稀罕,一进来别说是打探云哥哥的消息了,自己都没能脱身。

  草率了……她想得太简单美好了,好烫好烫啊!它会不会变成烤鹿,会不会很痛啊?

  越靠近那个锅瑶越觉得浑身灼热,可是它们还是没有要饶了瑶的意思,把或是有意或是无意看过来的人,心里都为了瑶捏了一把汗。

  瑶心急,都想着叫临川来救她了,可是想起临川那小心的样子,想来他自己也没有脱离危险。瑶一咬牙,把话吞回肚子里了。

  瑶撇去临川后,第一个想起了杨玉环,但是杨玉环都不知道在哪更不可能来救她。可是一想到杨玉环,她就记起来杨玉环总是教她淡定,瑶深吸一口气在心里暗示自己。

  淡定,淡定,想想办法!

  可是热锅已经灼伤到了瑶的脚,瑶惊痛的卷起脚,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有开始乱了。瑶攀附着勒着她的藤蔓,都开始死马当作活马医对着藤蔓祈祷了。

  千万别断了!瑶紧紧抓着藤蔓,那只手长藤蔓的灵兽只好甩了甩,想要把瑶甩下锅去。可是瑶跟个狗皮膏药似的,抓得死紧。

  “你就别舍不得你那小草藤了,烧了不还是能长吗?”

  有兽等不及了,催促着那只灵兽把藤蔓带着瑶一块烧了得了。那兽还有点犹豫呢,毕竟烧了藤它也疼啊,可就被其他兽按着爪往锅里去。

  连同在暗处看着的人儿,也跟着紧张的握住了拳,那青筋暴起急得好似下一秒就要冲出去一样。

  “嗯?!”

  可是就在这关键时刻,那藤蔓不听使唤的把瑶往旁边一甩,直烫那只兽爪烫的嗷嗷叫。

  “你干什么?!”

  “呼啊呼啊烫死了!”可烫痛让那只兽根本无心回答,其他兽赶紧去逮要跑的瑶。

  瑶一落地自己都惊讶了,她只记得刚才一心想着跳过锅,再不济就化作鹿身躲一次。没想到她准备化身的那一刹那,心中太急切,灵力都波动到草藤了。瑶从小在林间草上撒野,和草藤也会比较亲切。

  瑶灵光一现,既然如此,那能不能叫那些花花草草帮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