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其他衍生 剑仙为何总撩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大乱起风

剑仙为何总撩我 清砚砚 2555 2021.07.26 22:24

  “小心啊…”被瑶医治的学子发出沙哑的声音,瑶在他还没说出来的时候,看表情就知道后面有危险了。

  但无奈瑶太害怕了,心想着站起来躲开,身体却不听话沉沉顿顿的,瑶耳边已经听到刀风落下了。

  “唔!”关键时刻,有一双玉手生生接住刀身,幸好是施着法的手把刀一把推了回去,但还是疼的那手的主人一声闷哼。

  “西子姐姐!?”

  瑶回头看见了那个赶来救她的人,正是那个和他们一同训练的西子,西子只来得及和瑶点了点头,转而又投身去和黑衣人打架了。

  “狂徒,住手!”浑厚又熟悉的声音混响在空中,听得那些个黑衣人一惊,却让学子们心里一震。

  “是老师,老师们来了!”

  学子们惊喜的看着蓝色的天空逐渐在火气中漫开,老夫子等人的身形显露而出,学子们激动的叫着。

  “真的是老师,唔呜呜呜老师!救命!”

  看见老师后很多学子都委屈的哭出了声,抬头看向老师哭哇哇的叫着。而老师们看到学子们的惨状更是惊愣住了,心中的悲愤交加,对黑衣人狠狠出手,一点都没保留。

  而早一些听到风声跑路的那个女人,她又小心谨慎的躲在暗处,看着那只龙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眼中尽是惋惜之色。但是也有些害怕,也不再看了赶紧跑路,嘴里还奇怪的念叨着。

  “右暗大人他们拖人的是时间怎么会缩减这么多?!”

  她心中不解,殊不知有人回头看向了她逃跑的方向,暗叹自己报信报得及时。那女人万万没想到自己人不忠诚了,还都没人发现。

  “轰隆!”那条巨龙终于被打的失去了还手之力倒在地上,而被重伤的黑衣人全都抓住了。

  “老师,还有一个女的!”

  司马懿在老师们落地时,及时的和老师们说道,老夫子赶紧的领了几个老师,散开去寻找那个女人的足记。

  庄周平日里睡眼惺忪的样子也在此刻退尽,他缓了缓心口那道怒气,才动手施法为还活着的学子们疗伤。蓝色的幻蝶和粉色的花瓣在场中飞舞,学子们的心才算是逐渐平缓下来。

  “对不起老师,我没有保护好学弟学妹们。”

  司马懿愧疚的低头对庄周说,听到的学子看到庄周沉默不言的样子,还以为是真的在怪罪司马懿,纷纷在为司马懿发声。

  庄周抬手止住喧哗,深吸了一口气才睁开眼睛,眼神凌厉的对着死去的一小部分学子的方向,说道。

  “这事显然是有人蓄谋已久,你能保全这么多学弟学妹的安危已然很不错了,无需自责。此事,就交由老师们来处理!”

  “嗯。”司马懿重重点头,也趁机掩住眼中的悲戚,也对幕后的人恨得心口发痛。

  “杨玉环!”

  而此刻,杨玉环耳边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转眸一看果然就是李白。

  “你没什么事吧?”

  李白着急的吧杨玉环扫视了一遍,最后还和杨玉环对视着问,想听到她嘴里的平安。

  “没什么…”其实杨玉环心里发颤得很,她也是没见过这么残忍的画面,脸已经白的快不见血色了。

  李白看在眼里,微微一叹,走近了杨玉环。他伸手摸向杨玉环圆滑的耳垂,再往下摸到了耳环,那耳环竟然在被李白触摸后发出了淡淡的白光。

  这时候李白突然低头看杨玉环,问道:“怎么总是不叫我就跑了,你知不知道让我很是担心啊。”

  他的声音绵绵沉沉的,杨玉环抬头,刚好额头就和李白的鼻尖碰上了。他的话音,他的鼻息,他担忧的眼神都切切实实的浸入了杨玉环身心,那一刻杨玉环感受到了自己惊沉的心被唤醒了,在扑通扑通的跳着。

  “不是答应过我,会用到它的吗?忘记了,嗯?”

  李白见杨玉环呆呆的没反应,又接连问道,而杨玉环想到之前答应李白戴上这个传送耳环,只是因为李白说了符合她气质,还很好看。

  如今想来,李白早就把她的安危放在心里,不由得脸一烫把李白推远了些。

  “当时事态紧急没多想,赶紧找找阿瑶。”

  被李白打乱了一会儿的思绪,杨玉环又惊忙的找寻瑶的身影,却是第一眼就看见了独自一人的西子。

  西子一个人背对着杨玉环坐着,手臂受了伤也是自己包扎,身边都是关怀的声音,落到西子身上的却少之又少。

  “别怕别怕,没事了。”

  杨玉环走过去的路上,听到了云中君的声音,再一抬眸看去果真见到了害怕到发抖,哭都哭得断断续续的瑶。云中君碰到瑶的时候,瑶整个身子都软了,幸得云中君手快接住了要倒在地上的瑶。

  一边是害怕的阿瑶,一边是孤独无力的西子,杨玉环纠结住了。

  “你要…”这时候李白的声音响起,杨玉环顿时反应了过来,没等李白说完就推搡着他往另一个方向走。

  “你赶紧去看看阿瑶怎么了。”

  李白被推得有些懵,只来得及“哎!”了一声,杨玉环就往西子的方向快步走了过去。

  西子正在以嘴代手的咬住包扎的布,但是还是和没受伤的那只手少有配合,捣鼓了很久才绑了第一圈。

  “我来帮你。”

  熟悉的声音响起之时,一双玉手已经接过纱布帮她绑好了,西子在看到杨玉环的时候,什么话也说不出口楞楞的看着她做完一切。

  等包扎完,杨玉环抬起头却见到西子别开的脸,两人相对无言气氛就这么僵硬着。好在没一会儿老师们回来了,带起了学子们的喧哗。

  “各位学生们,对不不住了,我们没抓到她。但此事老师们一定会查清楚,稷下学院从未遭到这样的敌对。眼下还是正要去参加大赛之时,事态如此严重必然会让陛下协力助我们严惩凶手,所以请学生们稳住心态等待好吗?”

  平日里学子们总是吐糟老夫子的唠叨,如今却字字听得仔仔细细,现在他们劫后余生纵使是愤怒,也只能等待结果,所以学子们都乖乖点头应承。

  “好了,现在都先回去休息。”

  老夫子一发话,昔日活生生的同伴就这么惨死在身旁,好多人已经受不了,学子们也就快步离开了这里。

  也就在学子们都走后,老师们看着眼前血泊里的孩子们,眼里的火星子像是要变成实质的冒出来一样。

  “哼!”

  “轰!”不知道是那个老师压抑不住的气哼一声,旁边的大树应声而倒。

  “到底是何人如此大胆残忍,竟对一些孩子们下此杀手!”

  “能在这么多老师眼皮子底下动手的,想来是混入稷下学院的歪种子。”

  “哪个贼种这般,我看见非叫他生不如死,气死老娘了!”

  “喊有什么用,回去立马清查学院!”

  “查,仔仔细细的查!”

  听着其他老师的怒话,老夫子和庄周忽然对视上了,两人眼里好像在思索同一个问题,也是和其他老师不一样的情绪。

  关乎大赛,关乎稷下学院,甚至关乎到陛下的,这些人都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做。其目的,其胆量,其势力可见不小,那就是……

  “朝廷里的人?!”老夫子和庄周同时开口,两个人眼底都印刻出了彼此的惊诧。

  换国主之事与学院与大赛的关系,平常是没有多大影响的。但是,起兵取位,还是在全国大赛上起兵,这光听着就不像是寻常的取位了,这是要大乱啊!

  想至事态紧急,庄周立马捏出一只幻蝶,口中说了听不见声音的密语。完事,他和老夫子都一脸的愁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