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年少时我们不懂爱情

年少时我们不懂爱情

原版的混混

  • 都市

    类型
  • 2005.08.12上架
  • 1.00

    完本(字)

2907位书友共同开启《年少时我们不懂爱情》的都市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写给记忆,写给流失

年少时我们不懂爱情 原版的混混 9970 2005.08.12 17:02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原版混混题记

  雨夜……

  我躺在床上,点着烟,思绪被周围纷繁的事物打扰着,丝毫没有睡意。

  在这样寂静的深夜,陪伴我的只有窗外撩人的风声和嘀滴答答的雨点。屋外一片宁静,隐约中,从外边传来父母此起彼伏的鼾声——他们早已经睡熟了。

  客厅的挂钟深沉地敲了三下,似乎预示着要发生什么。

  “叮铃铃,来电号码1360991****”家中电话的语音报号打破了夜的沉静,声音太大,连父母卧室的灯亮了。

  贝贝警觉的冲出我的卧室,围在电话旁边卧下,朝着电话狂吠。

  我穿上上衣,从卧室走出来,抓起了电话。

  “喂?”

  “喂!哥哥?你现在出来,我找你有急事!”

  “Billy,这么晚了是谁呀?”卧室里传出妈妈的声音。

  “哦!妈妈,没有谁,是冰冰,找我的,您先睡吧。”我略带怒气的对着电话那头说:“冰冰,拜托你看看现在几点!你又怎么了?就算是失恋了也要等明天再说呀!”

  “哥哥,有件事情我说了你别着急。”

  冰冰略带颤抖的声音,隐约的风夹着雨的声音,事情似乎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简单。

  “你……你说……。”

  “姐姐自杀了,现在正在抢救。我们都在市医院呢,自杀前她写了两封信,一封是给你的,还有一封是给他们家里人留的,她父母说想和你谈谈,哥,你小心一点……”

  那一刻,我发现自己的酒醒了一半,控制不住地手抖的厉害。冰冰再说什么话我都听不清楚了,只觉得怀疑这个消息的可靠性,我不相信活泼开朗的橘子会自杀。我们只是闹了一点小别扭而已。

  可是,这是表妹亲自告诉我的呀。

  那一刻,感觉自己似乎是在做梦。

  电话那头,妹妹在叫着我:“喂!喂!你听见了吗?哥?……”

  而我,几乎没有回复的力气了。

  挂了电话,我望着卧在地上朝着我狂叫的贝贝,回卧室穿裤子,可是脑子好乱,发现自己的思绪比睡觉时还乱。,套上裤子,拿了一张储蓄卡,我朝门外走去。

  正欲开门,贝贝冲在我面前挡着我,朝着我狂叫——它根本不叫我走。

  它明白什么吗?

  我抱起它,揣进怀里。心情杂乱的从家中跑出来。

  家里面,只剩下妈妈的唠叨:“天冷,加件衣服再出去……”

  外边的雨越下越大,我抱着贝贝,感觉到它冷的发抖的身体,看着远方黑暗中驶过地出租车,刺眼地车灯让我感觉到眩晕。我招了招手。上了一辆出租车。

  “叔叔,去市医院,拜托您快点。”

  车很快发动了,那位司机递过一张纸巾。

  “给,擦擦吧。”

  “谢谢您。”

  我用手擦干头上的雨珠,望了一眼已经淋成落汤鸡的贝贝——它正用眼睛盯着我呢。

  “小伙子,这么晚上医院,出什么事了?”

  我抬头看看旁边的司机——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没有抬头看我,依然两眼看着前方的路。

  我用餐巾纸擦干贝贝的毛,用手理了理。放低声音说了声:“哦,家里人……。”想起橘子,心烦的我没有再说下去。

  司机显然不会明白我这个十八岁的男孩子要去看自杀的女朋友,他把右手的挡往后推了推,我的身体微微一震,明显感到车速加快了。

  “你要去看的人和你很亲密吗?”

  我没有回答,把眼睛面对着右边的窗户。车转了几个弯,从中央公园门口飞逝过去。

  我和橘子是在这里认识的,我清楚地记得那天,也是下着雨,不大,毛毛细雨。我一个人挂着随声听在公园里散步,看见了一只被淋成落汤鸡的狗。朝着我手中的肯德基汪汪叫着,走过去抱起它,看着它孤独的样子——好可怜呀。把自己手上的肯德基香辣鸡块撕了一片给它。它低下头,警惕地闻了闻,之后大口地吃了起来。

  “小白!”

  狗没有再吃那东西,听见有人叫它,它抬起头,朝着叫她的穿牛仔裤的女孩子跑过去。

  好清秀的女孩子。不漂亮,但很可爱,一种很讨人喜欢的样子。

  我走上前,故做自然的说了声“你好,你的狗很可爱。”

  “谢谢。”她抱起那只狗,抬起头来对我微笑着说:“我很喜欢小动物,它叫小白。恩……看过蜡笔小新吗?就是那个小白。呵呵。小白,打个招呼?”

  那只狗在女孩怀里望着我,汪汪地叫了两声。

  “我,我也喜欢……”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发现自己的嘴有一些结巴。

  橘子笑笑:“你好,交个朋友?我叫橘子。”

  我不好意思地抬起头,伸出了手。

  “恩。混混。哦,对了,那个字应该读‘小(xiu3)白‘”

  “你学的可真象!哈哈!恩,可惜对不起我要走了,呆的时间太长,小(xiao3),哦不是小(xiu3)白会感冒的,希望我们有机会再见面?”

  我楞着,而她,已经留下一个远去地背影。

  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我追了过去,。

  “喂!”

  她转过身,有些疑惑的说:“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你……”我望着她的眼睛,假装自然地说:“恩,后天我生日,如果可能,我想邀请你,可以吗?”

  “我?”她看着我,眼睛闪现一丝诧异:“你邀请我吗?”

  我肯定地点点头。

  “可是……我们认识吗?”她有些吃惊的看着我。

  “恩,反正我闲着没事情,你来我的生日Party好不好?干嘛用一种见到E.T的样子?”我的心里紧张的厉害,干脆说出一句掩饰自己的话。

  橘子抿抿嘴笑笑,“恩,好吧!那……你家在哪?”

  ……

  第二天,雨还在下,我的生日宴会在众人的欢庆中热烈进行着,而我,一直在心中等待着她的到来。

  “你好,请开门。”家中的门铃敲醒了我的心。

  我激动的跑过去,打开门,小白窜了进来,用爪子抓着我的裤子。

  我望着门外浇透了的橘子,心疼的说:“哎,你怎么才来?快点进来!”

  她走进来,手中抱着一只身上绑着红色丝带的狗。

  “你也是,怎么也不带把伞?”

  “抱着这个,还要管小白,哪有多余的手打伞?还好没有把它淋到。这小家伙冻坏了。呵呵!对了,恩,生日快乐!”

  这五个字从她嘴里吐出来,显得更加的有意义。我只记得当天的生日宴会上,大家的眼睛里都是我,而我的眼睛里只有她。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拼命的给他夹菜。仿佛那天是她的生日。

  晚上,送完了亲朋好友,我不顾她的强烈反对,执意要送她回家。

  在出租车上,我发现自己心慌的厉害。

  “你……干什么给我送狗?”

  “你不喜欢?”

  “哦!不,不是……我只是……觉得很奇怪。”

  “哎,可是你说喜欢狗我才买的,你不会不喜欢吧?今天的雨这么大,你该知道宠物市场离这里有多远吧?”

  “啊?哦!我喜欢呀。”

  “那就好,这可是只公狗,小白是母狗,等养大了,我们得好好的养,这样就可以交配了。”

  “想这么多呀?”

  “那当然?,你准备叫这个狗什么名字?”

  我看着橘子的眼睛,黑黑的眸子在眼眶中转着,配着长长的眉毛,好漂亮的女骇。

  “你看着我干什么?我问你话呢?”

  我才反映过来——自己在想什么?自己可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呀。已经追了两年的瑞儿,怎么可以这样放弃?

  “叫什么?你买的?你起名字吧?”

  “那就叫贝贝吧?”

  “贝贝?是不是那个动画片《霹雳贝贝》。哈哈……

  “你……混混,怎么这么贫嘴?”

  “怎么了?我生日哦?你不愿意也必须听!”

  “我晕。”

  ……

  “哎,小伙子?到医院了,你想什么呢?”

  “哦!谢谢叔叔。大半夜的麻烦你了。”

  我从这段回忆回到现实,看看贝贝,把它搂在怀里,就象橘子送我时把它搂在怀里的动作一样。

  走出出租车,我看见了打着伞,裤子已经湿透了的冰冰。

  外边的雨还是这么大。

  “你怎么才来?”

  我抱着贝贝,没有说话。

  “哥!这是橘子姐姐留给你的信,你要注意,橘子的妈妈情绪很激动,她在等你,你要小心呀!”

  走进过道,我看见了在走廊的橘子的母亲。

  “你就是Billy?”

  “是。”我望着这位望着我,满脸怒气的母亲,不知道该说什么。

  “知道我找你什么事情吧?”

  我低下头,依然什么都没有说。

  “你们认识多久了?”

  “几个月。”

  “你不想解释什么吗?”

  “她现在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

  “我想见她。”我有一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大声的喊了出来。冰冰推了推我,提醒我注意场合。

  “她现在还在昏迷!你不要忘记你在和你的长辈说话。”面前的这个女人有一些生气了。

  “阿姨!你听我说,我知道你生气了!不过这件事情不是我的错,毕竟我没有叫她轻生!她也是我的朋友!我来这里是为了解决问题!我希望你明白!如果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我想我该来处理这件事情!”

  “请你安静一点。”医院的保安在走廊的尽头维持秩序。

  “哥!你干什么!”……

  “我希望你可以明白。毕竟现在已经很晚了。”我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压低声音,对着这个女人说着。

  这个女人看着我,没有再说话。

  我没有顾及其他人的反对,冲进了橘子的病房。

  贝贝看见小白,两只狗一起跑到墙边,双双卧下。

  它们已经恋爱了。

  我走到橘子的床边,胃侧着坐下。看着输血器里面的血一滴滴的流着。

  “哥,这是橘子姐姐自杀前写给你的信。”

  我有一丝茫然地看着冰冰。

  冰冰没有说话……

  我的手有些控制不住,微微地颤抖了一下,用指头微微地夹住。

  打开信,一行清秀的字体摆在我的面前。

  混混:当你拿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我知道,下午你对我说的话,让我知道你对我所有的感情都是欺骗人的。你并不喜欢我,如果不是瑞儿拒绝了你,你是不会选择你的。

  而我,真的发现自己离开你会失去生活的意义,我发现自己离不开你,也许,离开你是我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因为在我的思想里,你从没有爱过我。有的时候我会欺骗自己。可是发现你对我没有感觉的这种感情特别强烈。所以我选择离开你,最后无论你选择瑞儿还是童童。我都祝福你。

  我不会再去任性的问你爱不爱我,也许离开这个世界,是我唯一可以做的,也是最好的选择。

  我爱过你,所以衷心的希望你开心。

  对不起心情好乱,我想我就写在这里吧。

  我有些迷茫的站在床前,望着橘子恬静地脸,心里翻起一阵阵地HP大于7的物质,不争气的眼泪控制不住地夺眶而出。

  “哥……”冰冰站在我身边,抓住我的衣角,想劝我,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们就这么坐着,歇斯底里地哭着的我,不知所措的冰冰,还有病床上还没有醒的橘子。一直到我哭的没有了力气。

  头一阵阵剧痛,我抬头看了看一丝疲惫的冰冰。

  “哥,你别哭了好吗?”

  我低下头,压低声音,“冰冰,这么晚了你先回去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我不累,你明天也要上学呀,我在这儿陪你吧。”

  “不用了。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

  冰冰没有固执过心情烦躁的我,最后,留下一个担心的眼神,离开了病房。

  病房中只剩下沉默的我和沉默的橘子……

  我坐在床边,低下头,想起我们昨天下午发生的事情……

  “混混,你干什么呀?喝不了多少就不要喝酒嘛,你看你……”橘子扶着喝多了的我,从饭馆走出来。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我……”

  话没有说完,我就感到胃里翻的难受,没有控制住自己,一阵凉风吹来,刚刚进到胃里的东西又从嘴里涌了出来。

  橘子没有说话,脱下衣服盖在我我身上。

  “不用了。”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接着吐了出来。

  “你穿上嘛……”

  “不用!”

  ……

  “你再不穿我就生气了!”她象个小孩子一样任性的说到。

  我们就象这样在一起推托着,一直到心情不好,加上喝多了的我说出了让橘子难过的那句话。

  “你烦不烦?我说我不穿,瑞儿可是没有你这么烦人。你快回家吧,不要管我。”

  “我这是为你好呀!”

  “你要再这么烦人我们就分手吧?”

  我看见了橘子在听见这句话之后,眼睛闪过的那一丝失落。

  然儿,由于男孩子的那一丝矜持,我没有去道歉,橘子没有再说什么,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家了。

  其实,这也就是我无意中的一句气话……

  然而,我们之间就是这样的故事,而让她这样的轻生。

  我坐在橘子身边,心中有一个决定……

  “混混。”耳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睁开眼睛,天已经大亮了。坐在我面前的是童童。

  “怎么是你?”我奇怪的问。

  “马上就要上课了,你快去学校吧。”

  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问你怎么来这里的?”我有些固执的问到。

  “是冰冰告诉我的。”童童用手抓起一个削过的苹果,“你先吃点,赶快去上课吧。这儿交给我照顾。”

  “你回去上课吧,我这几天不去学校了。”我低下头没有看童童,我知道她不会同意。

  “你别这样,我是学校的骨干分子,逃课没有什么,你已经有一个处分了,还是小心一点吧。恩,等橘子醒了我会call你的。”童童抬起头,微笑永远是她的代言词。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感到有一点点难受,这个和我在一起快乐,一起悲伤的女孩子,每当自己有什么事情发生,出现在我面前帮助我的总是她,而在我成功后,她又只是在我面前冲着我微笑。彼此三年,我了解她想和我干什么,而文静的她又不说出来,只是在一旁默默的感动着我,这样一起走过三年……

  我没有说什么,把手放在童童肩膀上,拍了一下。之后摸摸在一旁盯着我的小白和贝贝。头也不抬的走出医院。挡了一辆出租车,决定先去学校。

  冲进学校,已经上课十几分钟了,我踢开门,走进去,找了一个空位子坐下。

  班主任本想骂我为什么迟到,但是看见了一脸怒气的我,顿时没有了脾气。班上对橘子自杀的事情已经有了消息,现在看见我进来,顿时议论纷纷。

  我挂着随声听,把声音开到最大,走到位子上面坐下。

  那一刻我看见了瑞儿,依旧是那样的高姿态,似乎我的事情与她无关,而我却在内心中认为这件事情和她有关系——如果不是我说出那句话,橘子不会……

  这时,同桌乌鸦在一旁对我说:“哎混混!你刚才的样子好吓人呀。”

  我感到心烦,没有说话。

  这时,乌鸦的一句话犹如晴空霹雳打击了我。

  “对了,你和我打的那个赌?还记得吗?你输了,瑞儿答应我做我女朋友了。”

  我望着乌鸦的脸,想起那个我根本没有在意的赌约,一脸疑惑的望着他,之后好象明白了什么,把头转过去,疑惑的看着瑞儿。

  瑞儿假装听课,可是我明白她肯定明白乌鸦在和我说的是什么。

  我没有再说话,把头转回来,对着乌鸦说了声:“我现在要睡觉!我才不管你有没有钓上她!你给我听着!”

  乌鸦从没有见过我发火,吓的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

  “混混,你怎么了?”

  我没有说话,挂着CD机,用手抓着线控,把音量开到最大,SONY特有的SUPERBASS震的我耳朵疼,可是不知为什么,心里就是想体验这种刺激。仿佛世界都已经不存在,只剩下我和音乐是有生命的。我低下头,整天没有说话……

  这样,从上午沉迷到下午,直到晚上之后,收到了那个传呼。

  童童女士:请您速到医院,橘子已醒,只是情绪不稳定。

  我抓起旁边早已经买好的玫瑰花,冲到楼下买了橘子最爱吃的金帝巧克力,又买了一公斤橘子。挡了一辆出租车,直冲医院。

  走进病房那一刻,听见了里面熟悉的声音。隔着玻璃窗,看见了里面坐着削苹果的瑞儿。

  我顿时感到心里乱乱的。

  这时,瑞儿和橘子说了几句话,之后拿上围巾走出病房。

  看见我的瑞儿显得有一点吃惊,可是她马上镇定下来说:“哦!你来了。”

  我们四目相对,她没有躲避,看见我手上的玫瑰花,巧克力,冲着我笑笑。

  “你答应乌鸦……”我没有说完这句话。

  “是!混混,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她总是这么了解我。

  “可是……”

  “你要告诉我你爱我?”

  ……

  “混混,不要欺骗自己了,看看你手上的这些东西,我想你明白你现在应该做什么。我之所以今天来,就是想对橘子说清楚我和你的关系。她刚才情绪不稳定,不过现在已经稳定多了,毕竟还没有谁不被我的思想做通的,我想我也该告诉你,我们只是朋友对吗?我答应乌鸦就是想让你放弃我,而且,他也对我很好,我们说好下个星期出去旅行。”

  瑞儿还是那么高傲,根本没有给我解释的机会,便转身走了……

  与瑞儿分手了。

  我们是互相笑着说再见的,彼此都早已经料到了这个结局,谁都没有责怪对方。

  在我的印象中,我们已经无数次的离开对方,但是谁都没有象这次这么认真过,因为谁都知道,与平时恋人间的小打小闹不同: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再后悔,因为彼此都把事情做的太绝,没有了回头的可能,分手已经成了定局。那一刻,我们彼此看着对方,都想说话,可是谁都没有说话。我们之间只有擦肩而过。

  我推开门,走进橘子的病房。

  在橘子看见我的那一刻,马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你滚开,我不想再见到你,永远都不想……”

  扔过来的杯子砸在玫瑰花上,随着玻璃杯溅在地板上,橘子滚了一地,伴着折断了的玫瑰花掉满了病房。

  贝贝窜了过来,用嘴夹住玫瑰花,窜在病床边。

  橘子则趴在地上不顾一切的哭,只是哭……

  医院的护士,保安顿时冲进这个病房,一病房的人……“对不起,病人情绪很不稳定,请您先出去好吗?”

  我沉默,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了一眼橘子,就随着保安一起出去了。

  “Billy!”橘子跑出病房,叫着:“你站住!”

  声音好大,我感觉楼在颤动。

  转过头,望着橘子。

  她走进了病房,我也跟着走了进去。

  彼此都再没有说话,我感到别扭,而且是非常的别扭,我们就这样坐着,谁都没有说话,而我却想打破这种局面。

  “你……没有话想对我说吗?”橘子有些紧张的说。

  我望着她要命的嘴唇,很有光泽的,小巧而丰满,象两条沾在一起的小月亮,它轻轻动了动。

  我没有叫她继续说下去。

  四片嘴唇接触到了一起。

  我想,这是我给他最好的解释了。

  那天晚上,我们呆在一起。

  月亮好圆,有一颗流星划过天际……

  从那天开始,我们就是一对永远分不开的恋人……

  “喂,你好,请问是Billy家吗?”

  “是,你干什么,我就是Billy.”

  “哦,对不起,我是公安局的,恩,您是不是有两位朋友,一个叫乌鸦?还有一名叫心瑞?”

  “是,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哦,很遗憾的通知你,他们两个在外出旅游时遭遇车祸,现已身亡……请您三天内帮助我们通知家属来公安局办理认尸手续……”

  那天晚上,在学校门口的小橱窗里,我买了四罐易拉罐装的啤酒,卧在路边默默的拉开。第一罐顺着喉咙一口气喝了下去,又开了一瓶,喝到一半,啤酒从鼻子灌入气管,呛的我眼泪直冒……

  手微微一颤,易拉罐应声倒地,黄绿色的啤酒顺着橱窗的台阶,一层层的流下去,白色的沫子四溅,打在裤子上,很舒服的感觉。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啤酒罐子甩出去,之后又打开了第三罐。

  CD机里嘀的一声,线控上闪烁着一个空格子的电池,我有些气愤地把CD机关上扔进了书包,将书包重重的一脚。

  书包的拉链没有拉,书从里边滑了出来,里面夹着一张CD,那张橘子最爱听的《城里的月光》我象想起了什么,心中微微一震,跑过去捡了起来。看着碟封累累的伤痕,一种刺心的痛……

  “再过几天就是圣诞节了。”

  “是呀,你这个猪头终于出院了啦!”我按下了power,打开电脑。

  小白和贝贝一起跟着爬进了卧室。

  “哎呀,刚刚出院,你居然就开电脑?”

  “反正闲的无聊嘛……再说,我的电子邮件好久都没有打开了。”我听着机子叽里咕噜开机的声音。

  “OK!OK!反正你永远都有理由的可以了吧?”我去给你泡杯咖啡。“橘子还是象以前一样对我这么好。

  “哎,有童童的电子邮件哦?”我有点惊奇的说。

  “是吗?好象好久没有看见她了哦?她说什么?”橘子的声音从厨房传过来。

  我呵呵的笑着,按动“打开”按纽。

  混混:好久没有上网了,也不知道你还会不会打开这个邮件,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中国了。父亲叫我去澳大利亚读硕士,现在还在给你写邮件,两个小时以后我就该上飞机了。

  橘子的伤快好了吧?你们俩真的很幸福呀。你还是象以前一样关心她?照顾她?千万不要冷落了她呀。

  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其实我们相处三年,你该知道我喜欢你,可是……

  也许是上天注定我们没有缘分吧?我始终不敢告诉你,怕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

  恩,现在的我拿着行李,想想自己临走连个送我的朋友都没有,觉得满难受的。

  不过还是感谢你一直这样的照顾我,本来想叫你来送我,不过看你照顾橘子好象很忙的样子。还是算了吧:)

  这个电子邮件箱我以后不会再用了,你也不必给我回信,我只是说出来自己的内心感受而已。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喜欢你。因为现在的我太孤独。

  以后不要熬夜打电脑,对身体伤害太大了。也不要再和太多的咖啡,太刺激人脑了。我不希望你变笨。

  好了好了,再说我就舍不得走了,呵呵,打字速度太慢了,对了你还说要教我用五笔打字呢。希望有空你出国来我家教我。

  替我向橘子问一声好哦?不要忘记我们是好姐妹哦?

  想着你们的童童我楞住了,天知道我嘴边笑着的线条在那一刻僵持。

  没有想到,身边的好朋友回一个个的离我而去。想到默默帮我三年的童童,想到天堂里的瑞儿和乌鸦……

  “咖啡好了哦?你说不加糖,我就加了好多糖,气死你。”

  橘子一脸笑容笑容的走过来。看见麻木的我,疑惑留在脸上。

  “混混,你怎么了?”

  我紧紧地抱住橘子,将她拥入怀里,眼泪再也止不住了……

  “有没有搞错?怎么会今天生?”我跟在橘子后边,一脸茫然。

  “怎么了?奇怪吗?几天前我就发现小白不对劲……结果在圣诞节……”

  兽医在给小白帮着忙,橘子笑着说:“哈哈!哦……混混你也来帮忙呀。”

  “最忙的不是兽医,你看贝贝。要当爸爸就是不一样。”

  贝贝紧跟着兽医,一步也不离开,爪子使劲的抓地。

  “哈哈!”橘子看着我笑,“当初认识我还说了解动物,今天一看你这样就知道上你当了。让你接生那动物都要绝种了。”

  “上我当?你后悔了?”我笑着对橘子说。

  “恩!后悔被你这个骗子骗了!”

  “你现在走还来得及,要不要自杀?我现在帮你拿刀子?”

  “你……”橘子气的满脸通红。

  “挖塞,有没有搞错,一胎生四个?你好厉害!”我转身对贝贝说,之后又对着橘子说:“橘子,我们长大生几个?”

  “你找死!”橘子笑着,“我这次要自杀也是先杀了你!”

  我跑出家门,对着橘子说:“哦!下雪了哦!”

  “是呀!”橘子笑着说:“雪好大呀。”

  “你不是说要我们排张雪景吗?”我问橘子,知道她最喜欢雪景。随手把一块雪塞进她的脖子。

  “啊!你怎么……不去死!”橘子笑着:“我去拿照相机。”

  ……

  我抱其两个全身雪白的小狗崽子,贝贝趴在我的肩上,依旧看着那四个小宝贝。

  小白还是呆在橘子身上,而另外两个小家伙则趴在橘子的帽子上。

  “好可爱呀”橘子永远那么快乐。

  “是呀!好可爱,小心不要尿了!”

  “哈哈!”

  “好了,准备好了吗?”邻居的叔叔拿着照相机喊“一张象拍这么久哦?”

  “好了好了!”

  “准备好,一,二,三——”

  “茄子!”

  (完)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