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殇域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解释

殇域录 不留鸣 2807 2021.02.23 18:09

  迎面走来一人,年纪不大倒也相仿,身材高桃,体态轻盈,言行举止端庄娴雅。

  许氏吟灵乌发如漆,肌肤如玉,美目流盼之际却有些愠怒之色,让人不敢言语的同时又多了几分同仇敌忾之意。

  “是谁惹我灵儿妹妹生气了?”,良医笑着上前一步。

  他任务完成,但也不算完成,毕竟如今许氏吟灵是否会被许氏家族的人欺负这是他最担忧的,否则他也早想离去。

  “明知故问。”,许氏吟灵噘着嘴。

  红润的小嘴轻噘,倒像是一茶壶,让颜趣好笑的同时又有些担心。

  担心许氏吟灵日后是否有能力率领这个时代的一切强者冲出奇迹大陆,寻求外面世界,与外种族争个高低!

  狼末此时扯了扯颜趣衣服,这家伙看着人家姑娘倒是叫人不好意思,太不知礼数了。

  不过纵使如此他也忍不住瞧瞧看了一眼这绝色佳人,一颦一笑间皆有仙气顾尘,如同九天之上的谪仙,只是想到那域国的许氏家族,一时间也是愈发愤恨起来。

  “不好意思。”,颜趣赔礼道,想来是自己疏忽了,不过他想的却是其它。

  “你寻找文人那丫头作甚?莫非是叫她日思夜想的在修行之地认识的那位?”,许氏吟灵咯咯的笑着。

  说来倒也巧,上一次其实文人妹妹有那么一个和颜趣同时在场的时候,只是谁知道当时那块许氏家流传下来的祖石突然破碎,大家注意力都不在这里,后也知道文人小丫头不喜在此喧闹环境待太长时间,武人哥就带她走了,刚好错过。

  “日思夜想?有么?”,颜趣心中有些暖流。

  “没有。”,许氏吟灵朱唇轻启。

  “呃……”

  暖流消失,倒是有些想要骂那小没良心的丫头,自己可花费不少时间在她身上,只为她修炼更快一些,自己保护自己,却没想到她可能早就把自己忘记了一干二净。

  “文人小丫头一向可怜样,无论在哪,喜欢发呆,每次说她她就摆脸色给我看,说她几句眼就开始红了。”,说到了这里许氏吟灵也是一时气急。

  这丫头心理太脆弱了,就连是自己平时这么照顾她都这样,更别说许氏家其余只喜捉弄她的哥哥姐姐们了。

  “大概年纪最小,找不到能欺负的了,就成了众人欺负的对象,虽说这里的欺负也就是逗弄罢了,可那妮子向来敏感,当了真。”,颜趣分析道,脑子却都是对许氏文人相貌的各种猜测。

  不过他见过许氏文人的眼睛,也能记得她的嘴型,却就是无法想象,到底是想象力乏了一些。

  “妮子?你们关系看起来也不错。”,许氏文人抱着手,饶有兴致地望着颜趣。

  颜趣相貌谈不上俊郎,但身上总有那么一股正气,看人的时候总会叫人看向他的眸子,时间长了虽说有些不礼貌,但却忍不住。

  只是对文人小丫头一口一个妮子,这倒让她意外。

  “关系倒也谈不上复杂,只是认识,偶尔在一起闲聊。”,颜趣认真道,这一次真的怕被许氏家的人误会了。

  良医和狼末误会倒无所谓,只是许氏吟灵作为许氏文人的姐姐,很多事情一旦留下了印象轻易洗不脱的。

  良医和狼末在一旁若无其事的听着,只是狼末时常盯向一处,良医顺着狼末眼神方向看过去,但都是一些楼宇,又回过头来看着两人。

  倒是有些见家长的意思。

  “你可知道她很少这样。”,停顿一会儿,见颜趣也不吱声,许氏吟灵这才带着意外至极的语气说道:“那个人不是从竹山掉落下去了么?”

  颜趣不知道如何回复许氏吟灵,或者说他来的匆忙忘记当时在修行之地发生过一些长了嘴还说不明白的事。

  只是男女之间关系稍微亲密了一些总叫人耐人寻味,以笑应笑,避而不谈,可他和许氏文人却无那层意思。

  “兴许你见了就有意思了。”,狼末插了句嘴。

  虽说也无看过那让颜趣魂牵梦绕的女子长何样,可许氏家的女子确实好看,一路走来,都不知道该看谁,也好在灵儿出现,对比之下,皆为凡物。

  颜趣没搭理这厮,倒是许氏吟灵那审视的眼神叫他打了一激灵。

  老实说,这眼神出现在一个女子身上不多见,不知是出于对于姐姐对妹妹的一种保护还是单纯的好奇,可自己总是觉得很不舒服,只能认为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气场。

  一些人,生来便是叫人畏惧的。

  终于是拗不过这略有些霸道的眼神,颜趣心也放宽了许多,用一种坚定的语气道:“运气比较好,被人推下山崖后下面树多,醒来就挂在一棵树上,距离山底还是很高,一点一点往下挪,下山后得知颜府有难,只是期间所有的事情忘了。”

  他的语气中还是有些痛苦不忍,第一次看见信中内容与真真实实发生的一切结合起来,才知很多事情都是不可控制,很多事情都是叫人无可奈何的。

  良医和狼末也是听得咋舌,不知道颜趣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恶战,毕竟颜趣讲到被人推下来的时候面无表情,好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那么你今日就想起了么?”,许氏吟灵还是有些不放心。

  听长宿哥以及英子等人说过,那小丫头是被人灌了迷魂汤,喜欢上其中一个人了,她担忧,怕她迈不过这道坎。

  “这件事稍后我给你解释。”,良医轻轻说道。

  毕竟看起来颜趣很着急了。

  “刚才你说她被欺负了,是谁欺负她的?”,颜趣的声音依旧平静。

  内心却有一股火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想到了许氏吟灵这么说,想着那丫头以她娇弱的身子挡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都知道,知道她很勇敢,即便偶尔不多见,却弥足珍贵。

  “还能有谁?自然是那不可一世的域国皇子许氏一鸣。”,许氏吟灵言语中尽是不屑一顾。

  “你可别当人家面说。”,良医也是苦笑起来。

  他看不透灵儿,可知道她同自己一样对于许氏家族的人没多大好感。

  “唉,我也就背后说说了,文人那丫头倒好,又做了一件让我们小一辈和老一辈人都不敢做的事,倒也算出了一口气,只是好在许氏一鸣犯不着跟一个姑娘计较,否则……”,她的双眸中多了几分害怕,每次想起全身都没了力气。

  良医不喜,她的眼里只有坚决和果断,怎么能有忌惮之色?

  并且还是一个同辈的罢了。

  “我不是怕他许氏一鸣好吧,我是害怕文人丫头若是男的说不定许氏一鸣当场就出重手了!”,许氏吟灵也是白了一眼良医哥哥。

  不过倒是越想越不对,他怎么会这个表情,那份期待弄得她也莫名其妙起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

  颜趣的声音依旧平和,叫人听不出喜怒温度。

  许氏吟灵看着颜趣,他似有几分认真,但表现得平静,也害怕他到时候惹火上身……

  “发生了什么?”,颜趣声音依旧平和。

  只是那缓缓握住的手却叫另外看戏的两人暗想不简单。

  “我不会乱来,也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颜趣看着许氏吟灵,终于知道她闭口不言的原因。

  “文人丫头时常带着一摔成了两半的黑色带血面具,就在景园内一边荡秋千一边发呆,不巧许氏一鸣经过,其实最开始他也就想要逗一逗这个看起来楚楚可怜的丫头,倒没做什么过分举动,抢走了她的面具,问她这面具是否是心上人之物,而我到的时候小丫头已经急出了泪水,也听到许氏一鸣说什么许氏家族的人只会追寻息的极致,在乎实力,男女之事皆可抛在其后,但文人小丫头说那我不想成为许氏家族的人,这句话似乎刺激到了他,直接捏碎了面具,我给了他一掌,他倒也没对我出手,只是文人挥着拳头一边哭一边就要打他,说她要杀了许氏一鸣,被许氏一鸣推开就晕倒了。”,许氏吟灵看着颜趣的反应。

  只是有些失望,他看起来依旧平和。

  “那她有受伤么?”,良医看了一眼颜趣,还是问了问这个大家都关心的问题。

  “没,仅是晕倒,倒是为文人出头的英子被打得不省人事,可惜家主不在,几个长老即便心中有气也不知如何是好,但不管如何,许氏一鸣算是跟我们许氏家的人结了仇,但依旧厚着脸呆在这里。”,许氏吟灵也愈发地讨厌这人起来。

  连带着整个域国皇族!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