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沉浮目盼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沉浮目盼兮 温夷 1122 2019.04.22 12:38

  许久未传来声晌的壑茯怒吼道:你闭嘴

  不停的挣扎仿佛刚刚才见过的母后重现在自己眼前,带着满眼通红圆圆的眼睛充满血丝不争气的留下眼泪,绝望的壑茯用了所有力气打了魏永昌一巴掌,你怎可这样说我母后,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比的过母后的好

  这时的魏永昌反而笑的更猖狂,双手握着壑茯的肩一语击破道。从你嫁进我魏家那天你与魏家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条船上的人,你与祁家仅有的联系也断了祁家做的怎么绝,壑茯你告诉我你不会感觉不到的你那点可怜的公主自尊心,是嫁进我魏家我魏家给你的

  高高在上的公主嫁给我魏家在外人看来是魏家赚到了,可是却换来监视我魏家,一言一行都的谨慎说出大逆不道的话生怕给魏家带来祸端,如今魏家与曹家越走越近有了你魏家更好的可以铲除

  魏永昌你住嘴壑茯用尽全力嘶吼出来,泪珠滚落长兴听着这辈子不愿意听的事实

  壑茯住在祁韵为她共筑好的家园享受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却被现实无情打了一巴掌早该明白真相的壑茯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要妨碍到自己谁知道最终引火烧身烧的干干净净

  现在的壑茯感觉站在魏永昌面前就像没有穿衣服的时候样子,明明是进冬了穿着厚服,但却像是被扒的干干净净就如她们洞房的时候一样赤裸相对。入洞房得是一层层剥开对方的衣物,现在却比入洞房时还得难堪上几分,现在她们却没有看望彼此羞涩的模样,如今站在这里却是争吵的面红耳赤

  是的,祁韵所做的一切都是给壑羡清除障碍,所有妨碍到壑羡的人祁韵会为壑羡清理的干干净净

  祈韵要壑羡登基时做到后顾无忧无所顾忌,所以壑茯都是壑羡铺路石,如果当初按照祁韵的意愿嫁给听从祁家的官员祁家更是深的人心

  但是却偏偏跑出来个魏家祁韵自然不愿意,而当时魏家不站队保持中立当时的祁韵听到壑茯要嫁魏家,当时气的昏倒了当时在朝堂之上没少苦头给魏家吃,这也是埋下魏家后面为何会投靠曹家,而并非倒向祁家的原因

  想当初魏家坐到如今位置本是艰难,在朝中乃至后宫皆是没有可为魏家说话的人,夹缝中生存的魏家岂敢轻易站队,祁家对付魏家之后自是明白人,长兴公主壑茯是祁家不乐意嫁的,而那时候魏家已经开始勾搭曹家了但是接触不大

  怎么说魏永昌与壑茯也是对眼的人,魏永昌当时忘记自己本是让壑茯上钩的姜太翁,后来却把自己绕进去后闹着非壑茯不娶,当时年少的她们怎么知道每个家族后面都要有个避风港,做不到最强自然寻找能庇护自己的,所谓一句话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

  魏永昌你说当初你娶我我嫁与你是对还是错,壑茯两眼空洞的看着自己的夫君仿佛精力一瞬间被抽走了,整个人显得空洞好似在寻求答案

  却换来魏永昌说亦对亦错现在你是我魏家的八抬大轿迎娶进门的,将来你是入的是我魏家族谱而非祁家也非皇家

  说完,魏永昌抱住壑茯似是让壑茯安心也似让壑茯知道自己是那边的人,壑茯细声在夫君怀里轻声哭泣

  生在皇家命却不由己不论走哪一步都是死,现在不过是将命续着而已,一旦发生没有回头之路,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指的就是壑茯现在的处境。壑茯别无退路正如魏永昌所说的从嫁进魏家那一刻起,壑茯与祁家乃至皇室没有交集了,魏家的存亡就是她的存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