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指环谜1

平贞传 玉兀茛 2145 2019.10.11 23:27

  待百里策出了地牢后,小松刚巧过来找他,说那玄光法师走之前还留下一句话。

  “他说公子若真想知道原因,可去太宰府上问问。”小松把玄光的话复述给百里策,又问,“关了他这么些天,今日就这样放他走了,不怕他将公子冒充法师一事告到官府去吗?”

  百里策摆摆手:“告到官府于他没什么好处,他不过是为了钱财,犯不着多此一举。”玄光刚才在地牢里没有提到太宰府,多半是担心百里策不守信用,留了一手,不过还算他有些良心,放他离开后把他所知道的说了出来。

  小松困惑的摸了摸头,不知百里策和玄光说了什么,那玄光走了老远还说了一句,毕竟是他对不住百里策之类的话。

  “公子回来了?”梅歌走进园子,见百里策站在地牢入口,若有所思的样子。

  百里策颔首,梅歌见小松立在一旁,忙问道:“听说今日相府有人要过来,可曾到了?”

  小松见到梅歌,躬身说了句:“姑娘,刚到,我说姑娘外出了,安排在戏楼那先听着戏呢。他们是送了定金过来,日子定在十一月初六。”

  “那还有一个半月时间,小松,你先请他们去耳楼喝茶,就说我刚从外面回来,换身衣裳随后就来。”

  小松“嗯”了声,快步去了戏楼。

  “公子此去咸阴山可有何收获?”梅歌瞧地牢门是开着的,看百里策的表情又不似以往云淡风轻,料想百里策这些天在咸阴山许是打听到了什么。

  百里策不答反问:“梅姑娘在都洲城这几年,对太宰府可有何了解?”

  “听说先帝在时,太宰大人经常出入王宫,处理王室事宜,只是新王执政后,太宰便很少上朝,他在朝中位置也是大不如前。”梅歌边想边说,“公子问这些作甚?难道是先王后之事与太宰大人有关?”

  “我母亲的事情已经有了一些下落,如今我只想知道这背后还有哪些真相,终究害她的人我是不会放过的。”

  梅歌也是个聪明人,听百里策这么说心里约莫猜出大半,既然百里策向她打探太宰府的事情,那必定是与其有关。

  自初次见到百里策时,梅歌就被他样貌俊美所吸引,心中对他生出别样情愫,让他留在梅香园大多也是私心。他的音容笑貌太过于美好,相处久了,梅歌更无法抗拒心中感情。况且梅老先生又和娄国王室有些渊源,因这两点,梅歌对百里策的事情格外上心。

  “公子想知道太宰府上的事情也不难,十一月初六是相邦大人母亲的六十大寿,指了我们梅香园去他府上唱戏贺寿,方才过来下定金正是为了此事,到时各位官家大人都会去,公子随我们一同前去,还怕见不了太宰大人,说不上话吗?”梅歌巧笑。

  百里策听梅歌这么说,如茫茫黑夜中见到一点星光,十分感激,他拱手作揖道:“梅姑娘,多谢你了。”

  “公子还是这么客气。若公子想真心谢我,下次不许这样见外,梅歌自是心中欢喜。”说罢,抬眸看向百里策,莞尔一笑,“耳楼还有人等着,梅歌先行告退。”

  百里策被梅歌突如其来的娇羞吓了一跳,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怔了半晌。

  ……

  昭阳宫里,平贞送走萧夫人之后,便带了玉念与梠卜去了凤栖宫。

  凤栖宫没有了往日的风光,就连宫人们做事也是懒懒散散的,宫门口的一颗梧桐树枝叶枯黄,落在地上也没人打扫,越发显得凄凉。

  “这凤栖宫的人也太过分了,史美人到底还是大王的妃子,又没有失了位份,这些人就敢这样怠慢,若真是被废黜,还指不定遭受什么折磨。”玉念在平贞耳边小声说。

  “这宫里最不缺的就是受欺负的人,历国历代,皆是如此,我们小心为上。”平贞也低声道。

  玉念点点头。

  走到凤栖宫门口,没人通报,平贞凝眉看了一眼梠卜,梠卜点头哈腰,进门尖声喊道:“王后娘娘驾到!”

  原本冷冷清清的凤栖宫一眨眼的功夫涌现出一大批宫人跪在门口,恭迎王后。

  倒不是平贞故意要摆这些虚架子,只是这些宫人太过势利,今日梠卜已经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悄悄安排了一个婢女进来,一个尚且打发去了禁司,日后更多的话她也没那闲工夫处理这些琐事,她今日不赶紧处理这些问题,卫王不来凤栖宫,只怕史美人的日子不会好过。

  “哪两位是凤栖宫的掌事姑姑和内监?”平贞看着这群乌泱泱的宫人婢女,淡淡道。

  “回娘娘的话,正是奴婢。”

  “回娘娘的话,正是奴才。”

  人群里走出两个人,上前跪拜回话。

  平贞给玉念使了个眼色,玉念领会,她语气微冲,高声说:“二位怕是在宫里待久了,连宫中的礼仪规矩都忘干净了吧。这凤栖宫的差事当的果然太轻松了,门口枝叶无人打扫,就连王后娘娘到了也不见通报,是不是赶明儿把你们都当主子一样供起来才罢?”

  “姑娘可是冤枉了奴才们了啊,这宫门口前前后后打扫了无数遍,那梧桐树树大招风,枝叶时常落下,奴才们还有其他事要做,实在无法顾及到。”凤栖宫掌事内监委屈答道,又跪走到平贞面前磕头,声音带着哭腔,“奴才没料到王后娘娘凤驾来此,疏忽怠慢,是奴才们不是,等会就自行去领罚,娘娘不要因奴才们气坏身子啊。”

  “哦?这宫里大大小小多少枯树,单就凤栖宫的难以打扫不成?”平贞低头看向跪在自己面前的内监,“大王赐本宫白玉指环,是让本宫统管后宫,如何惩罚奴才自然是本宫的事,何须你来替本宫做主?”

  说罢,平贞看向众人,语气加重了几分:“史妹妹与本宫是一同侍奉大王的人,本宫自然不会因为一些误会就淡了姐妹情份。如今本宫身子不爽,无暇顾及后宫诸事,倒是让你们越发骄纵了,连主子都不放在眼里。”说着,睨了一眼梠卜,抚了抚指上白玉指环,“本宫嫁入宫不久,想必你们还不清楚本宫的脾性。念在初犯,本宫不予追究,如若再犯,就不要怪本宫不念及你们侍主的苦劳了。”

  众人齐声答是,梠卜也听懂了平贞话中之意,低头不敢多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