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身世

平贞传 玉兀茛 2052 2019.09.25 23:56

  那日百里策回去客栈后,一夜难眠,老者的话一直萦绕耳边,实在可疑。

  次日,作了一番思想斗争的百里策拿出老者给的锦囊,打开一看,里面除一条绢帛再无其他。

  “尔生于十八年前,三岁拜在梁国邢夫子座下,乃娄国公主与卫国先帝遗子,欲知详细,北街梅香园一叙。”

  百里策捏着绢帛,怔了良久。

  小八哥似是没见过百里策这个模样,被吓住了,着急的使劲拍着翅膀。

  “我没事。”百里策给了小八哥一个笑容,尽管笑的有些牵强,但到底安抚了小八哥,它又乖乖待在一旁。

  百里策思虑良久,最终还是决定去寻那老者一问究竟。

  北街梅香园,是都洲城最大的戏楼,来这听戏的多半是官宦世家,又或是富甲一方。

  百里策看着这气派的戏楼,心里疑惑更多。

  等到百里策前脚进了戏楼的门,立马有个年轻小厮迎上来:“公子这边请。”

  “我是来……”百里策刚想解释一下他不是来听戏,而是来寻人时,被小厮轻声打断。

  “公子不必说,请随我来。”

  百里策听后,便不再言语,跟随小厮穿过大厅,来到后院,复又穿过几个回廊,进了一个僻静的园子,园子深处是一不起眼的拱门。与前面的热闹景象不同,此处安静的很,小厮走到拱门前不再往里走,只说道:“公子,里面就是你要找的人。”

  百里策心下思忖,看来这老者并不是一般人物,看这园子如此幽深,又是藏在戏楼后面,若说不是有意为之,实在无法解释。

  百里策从这石拱门进去,里面仅几间小屋,小屋前面种了一片竹林,倒是雅致。

  “公子,老朽已在此恭候多时啊。”那老者突然出现,笑盈盈的望着百里策。此时老者全然不复那日闹市形象,虽身着不算华丽,却也不失富贵,双眼炯炯有神,一点也没有半瞎意思。

  “老先生可否给在下一个解释?”

  “自然,公子请随我里面谈。”

  百里策点头,跟随老者进到屋内。

  “那日闹市之中,实在不便与公子相认。只得想出这个法子,还请公子莫要怪罪啊。”

  “老先生如此费劲心思,在下惶恐。但其中有诸多不解,望先生如实告知。”

  “定然定然。公子先请坐,待老朽拿一样东西给公子看。”

  老者不一会就从里间拿来一张绢帛。

  “公子请看。”

  百里策接过绢帛,细细看了一遍。

  那绢帛上写着:

  “吾儿,若上天垂怜,让你看到此信,娘亲在天亦可瞑目。儿生不逢时,娘亲无法伴儿长大,愿儿莫怪。今将此信交与太师梅老先生,望先生为儿指点,儿有所成,是娘亲毕生心愿。”

  百里策看完绢帛,不觉眼中早已有些湿润,他从未见过自己生母,幼时只得一婢女抚养,养至三岁时婢女离世,有幸遇见邢夫子,将他带回会稽山。

  “老先生可有何信物?”

  那梅老先生拿出一幅画像交给百里策。

  百里策缓缓打开画像,一股亲切感油然而生,画中女子穿着娄国服饰,手执玉拂扇,巧笑倩兮,顾盼神飞。”

  “先公主与公子长得如此相像,况且这玉拂扇,公子定不陌生。”

  百里策紧握手中折扇,邢夫子曾与他说过,这扇子是他母亲留给他的唯一信物,婢女离世前曾嘱咐夫子切莫让他弄丢此扇。

  “玉拂扇是先公主及笄之年时得的宝物,当时的娄国国君为了纪念这个特殊日子,命宫里最好的画家为先公主作了此图。”

  “这玉拂扇的扇柄乃是取娄国北境极寒之地的阴玉制成,娄国王室血轮虽有遇险疗伤的作用,但容易心火攻神,而这玉拂扇恰能掩其弊端。”

  百里策伸着泛白的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画中女子,又不敢相信似的缩回来,合眼敛神。

  梅老先生见此情景,忆起往事,不免也有些神伤:“先公主当年满怀欣喜,嫁去卫国,虽是卫国王后,却不堪卫国后宫的尔虞我诈,终是白白掉了一条性命啊。”

  “老先生可曾知晓我母亲为谁所害?”

  梅老先生摇了摇头:“十八年前,先公主托身边亲信将这幅画和信交给老朽,来人只说先公主尚有一子已流落民间,望老朽找回。”

  “老朽十几年来一直在打听公子的下落,皇天不负,终究让老朽找到了公子。”

  “老朽曾是先公主的师傅,又得过娄国先帝照拂,如今寻回公子,定当全力辅佐公子。”

  梅老先生说罢,想到百里策应早就知晓血轮一事,问道:“公子身为娄国王室后人,应自知自己手腕处血轮与旁人不同,老朽猜想公子心中应该早就有过怀疑吧。”

  百里策默认,他的确在一次意外情况下知晓自己手上血轮,也曾翻阅会稽山藏书阁的所有书籍了解到这个秘密。因此在他打开老者给的绢帛后,就已经信了大半。

  “公子如今作何打算?”

  “调查清楚当年我母亲在卫宫的遭遇,若她是被人陷害,我必当手刃仇人,以慰母亲在天之灵。”

  “爷爷……”一妙龄女子端茶入内。

  百里策警惕的看向女子。

  “公子莫要担心,这是老朽的孙女。歌儿,快来见过公子。”梅老先生招呼女子过来。

  “梅歌见过公子。”梅歌放下茶,施礼道。

  百里策还礼。

  梅歌细细打量了一番百里策:“公子从梁国远道而来,暂住客栈行事多有不便,何不住在我们这里?”

  “歌儿说的是,这园子只一道拱门连着戏楼,从外面看来,却是一个在北街,一个在东街。”梅老先生想了想,又补充道,“这戏楼是歌儿他爹留下的,她父母不在了,如今歌儿接管,在这都洲城倒也认识不少达官贵人。公子住在这里,一来此处安静幽僻可掩人耳目,二来梅香园听戏者众多可快速知晓这都洲城的风吹草动。让歌儿协助公子,或可事半功倍。”

  “那就有劳老先生与梅姑娘了。”

  “公子切莫如此客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