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斥候

平贞传 玉兀茛 2130 2019.10.05 21:19

  卫之恭思索斟酌一番,让众人先行退下,明日再做定夺。

  “大人,此番相救,本宫谨记在心。”从斋宫正殿出来后,趁周围无人时,平贞缓缓行至张丘起旁,低声道。

  张丘起受宠若惊模样:“王后娘娘切莫如此说。”说罢看了看周围,声音压的极低,“辛亏娘娘颖悟绝伦,告知微臣,这才有了准备。”

  平贞微笑:“那也是大人心思敏捷,才能找到关键点,救本宫于危难之中。日后本宫能得了大王的信任,自然不会忘记报答大人的恩德。”

  此言一出,张丘起当即作揖:“大王年少时登位,谨言慎行,娘娘从梁国来须得诸事仔细点。”他顿了顿,以更低的声音道,“若想解眼前禁足逆境,须得过了大王的考验。”

  “还请大人指教。”

  “依臣对大王多年的了解,届时只要娘娘心诚,让大王看到娘娘是真心为结两国之好而来,以后信任与恩宠自然不断,又何止解除禁足呢?”

  平贞与张丘起相视而笑,又寒暄了几句,大都是围绕着祭祀仪式聊了一会,尔后互相拜别,各行己事去了。

  时间悄悄流逝,在卫王还没做出最终决定如何处置此事时,各方倒也皆按兵不动。

  亥时初,更深露重,一人披星踩露,在夜深人静时分来到卫王斋房前,荆桑上前与他低语几句,随即摆摆手,让他先退下。

  荆桑静静走进斋房内室,一宫人正替卫王更衣,荆桑望向那宫人,尖声呵斥:“瞧你笨手笨脚的!”说着拿起卫王换下的长袍,指着上面几根卫王落下的头发丝,“仔细伺候着点,小心你的脑袋。”

  宫人吓的伏地求饶,竟抽抽嗒嗒的哭起来:“奴才第一次当差,求大王饶命!”

  哭声引起卫王的注意,他冷冷道:“抬起头来。”

  那小宫人抬头,粉嫩的小脸上此时已是梨花带雨,卫王刚刚没有正眼瞧她,这细看才发现原来是女扮男装的。

  细细盘问一番才知是祭司长的安排,这祭司长一年就这一次得见卫王的机会,总想着做出点什么引起卫王的注意。他不敢光明正大的给卫王送美人,于是想了这么一出,借以美色来讨好卫王,只可惜他错用了这招美人计,卫之恭并非一个怜香惜玉的主。

  卫之恭本不会因为宫人伺候不周,让他掉了些头发而处置他们,但看向那眼中带媚,顾影自怜的美人,实在心中作呕。

  只见他邪魅一笑,伸出一指勾起美人下颚,柔声道:“你想成为孤王的妃子?”

  美人被这么一撩,当即心中似小鹿乱撞,一时风情万种,瞧向卫王,这万人之上杀人如麻的君王却有着一张生的极好看的脸,稍显柔情,便叫人沉沦在那深邃的双眸中。美人含羞点头,以为自己大功告成。

  卫王嗤笑一声,手上力道加重,眼中阴狠,声音依旧清淡:“这么喜欢魅惑男子,那孤王就赏赐你去女闾吧。”

  美人一听,睁大双眼,由最初的不敢相信,到后面有人来拖走她时才吓到花容失色,拼命讨饶,那女闾关的大都是卖身的女子,美人这下才知道卫王的狠毒。

  那美人处置后,卫之恭朝荆桑招招手,席坐于案台旁,拿了杯酒犹自喝着。

  荆桑躬身:“方才嵇幽来报,大王让查的事情已经查明。”

  嵇幽乃卫宫第一斥候,无论何时,只要卫王吩咐的事,他定能调查出来,战场如此,在宫中亦是如此。

  “如何?”卫之恭问。

  “那梁人是数年前在梁国犯了事,吃了几年牢饭,数月前于牢中逃出,来到卫国。昨日被史美人发现,让其假扮梁国奸细,那锦帛也是昨日所书。至于执娣大人,她交待前日晚上王后确实与她讨论祭祀之事,她底下的宫人说女官大人当晚的确受邀前往王后住处。”

  卫之恭静静听着荆桑的话,手中把玩着酒杯:“看来有人想利用孤王对王后的疑虑,从中牟利。”

  “奴才曾有耳闻,大良造与相邦大人有过言语冲突,如今大良造是大王眼前的红人,多少人想要巴结,这后宫与前朝总是休戚相关……”荆桑替卫王分析着,但也只是言尽于此,不再多语。

  卫之恭付之一笑,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这王后的位置委实诱人,有人已经蠢蠢欲动了,可是孤王的王后之位,只能属于对孤王有利的人。”

  “史美人对大王也是一片真心,那日要不是她替大王挡刀,受伤的就是王上了,大王负伤的话,或许与吴国一战也就无法这么顺利。”荆桑适时提醒卫之恭。

  “孤王要不是念她的一片真心,早在她想插手前朝之事时,就容不下她了。”卫之恭想起那日她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赏赐鲍不恛千里马,眼中即氤氲着怒气,她那一番话加重了前朝将相之争,如今张丘起想依靠王后来与鲍不恛抗争,说到底,也有史美人推波助澜的作用。

  “大王有情,到底是念着史美人的好。”在荆桑看来,卫王对史美人的感情,应该不是轻易磨灭的,毕竟他可以容忍她插手国事,换成旁人,应该早就成了刀下亡魂了吧。

  卫之恭没有接荆桑的话,他话锋一转:“王后晌午那一席话倒是提醒了孤王,而今各国一面惧怕卫国,一面又将我们视为眼中钉,倘若他们联合,倒是不好对付。”卫之恭细细想了想,武将善战却不善言辞,如今想要派使官前去安抚一些国家,还是得从言官中选拔可靠之才出使他国,解除这些后顾之忧,再各个击破才是良策。

  朝中鲍不恛独大,又有史美人撑腰,鲍不恛其人虽忠心为国,其心可鉴,然而常出言不逊,恐怕会伤了不少言官的心,朝中文武并存才是长久之道。任由王后为张丘起依靠,以此让将相权力得以平衡,也不是不可。

  这样一想,卫之恭心中已经有了打算,勾了勾手指,荆桑附耳,他倾身和荆桑交待了几句,荆桑俯身应是。

  “另外提醒那祭司长一声,孤王最不喜溜须拍马者,让他小心当着,否则哪天连他身上那层朝服也保不住。”卫之恭揉了揉前额,漫不经心道。

  荆桑嘴角微扬:“奴才定会差人告诉司长大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