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太后2

平贞传 玉兀茛 2128 2019.10.17 23:13

  秋日的雨水打在身上格外冰凉,一路上平贞已经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昭阳宫是在主宫正阳宫的最东侧,而太央宫则是位于正阳宫的最西侧,二者都比较偏僻,因而从昭阳宫到太央宫一路需经过数十座宫殿,加之需要从御花园穿过,一路亭台楼阁、各种花圃园林、碧湖假山,以至于路途十分遥远。

  仓姒原本一路无话,因看平贞连打喷嚏,罗裙湿透,脸色也有些发白,便忍不住说了一句:“其实娘娘不必如此,太后是一个心肠善良的人,断然不会因为娘娘晚些参拜而生气。”

  平贞侧首幽幽看了仓姒一眼:“姑姑深谙太后心性,可是曾经伺候过太后娘娘?”

  仓姒避了避她的目光道:“仓姒没有福分伺候太后,但在宫中已久,多少是了解太后的为人的。”

  “原是如此。”

  平贞没有再接着说下去,仓姒也不再多说话,二人只快步向太央宫走去。

  太央宫因在卫宫最西侧,西侧的宫殿大多是前朝妃嫔的寝宫,如今那些妃嫔多数已经为卫国先王殉葬,加上卫王后宫嫔妃仅三人,所以西侧宫殿荒废者多。平贞甫踏入这片宫道,就感觉这里寂静无声,来往的宫人稀少,在秋雨的作用下,更让人心中陡增寒意。

  “娘娘,到了。”仓姒低声提醒。

  平贞闻声止住步伐,抬头看着这座有些古老的宫殿,这太央宫不仅不大,相较于其他宫殿还有些破旧,名字听着气派,却没想是这种景象。

  “太后喜欢清净,在先王离世后自请来此安度晚年,这太央宫原本只是一个女娲观,太后娘娘搬来这之后才改名为太央。”仓姒看出平贞眼中疑惑,解释道。

  “原来如此。这儿确实清净,不过太后独居于此未免有些冷清。”

  仓姒眸色微变,张口欲说什么,却似不能说出口,最终只是道:“娘娘快进去吧,外面风大。”

  平贞举步走进太央宫,里面有一主殿并三间配房,殿外两棵桂花树,再无其他。平贞刚要准备进去主殿向太后请安,仓姒拦住她,摇了摇头:“太后不居于主殿,只住在东配房。”

  平贞更加讶然,仓姒看了一眼主殿,眼神微微黯淡:“主殿里还是供奉着女娲娘娘,太后搬来这里的时候,不许人将这一处女娲像移走,自己住配房。饶是如此,因太后居于此,宫中之人也不敢轻易来此处求神明,大王命人在宫北另建了一座女娲观。”

  原来是这样,这已经是平贞多次感叹了。这一切都让人无从理解,正因这样,她心中疑惑越累越多,更想尽快见一见太后。

  这太央宫里面没有一个宫人伺候,她只得来到东配房门口,正欲开口求见太后时,有声音从背后响起。

  “你们找谁?”

  平贞与仓姒闻言齐齐回眸,只见一位身着黛色锦衣的女子站在那,素淡而不失华贵,庄重而不失优雅,年约三十七八。

  仓姒见到眼前的人立即跪下道:“见过太后娘娘,愿太后安康。”顺便轻轻扯了下平贞的罗裙。

  平贞看到仓姒跪下,也来不及多想,登时行大礼拜见太后:“臣妾拜见太后,愿太后安康。”

  太后微弯身拉起平贞,仔细端详半天:“你就是梁国来的公主,新王之后吧?”

  “正是臣妾。”平贞答道,她稍稍抬眸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位太后娘娘,眉眼间笼罩着高远悠然之意,除了眼角那一尾细纹略显些许沧桑之感,其余都保留了美人原本绝佳容貌,快速打量后又低眸道,“臣妾连日抱恙在身,今日才来给太后请安,实是不该,请太后责罚。”

  太后和颜道:“哀家在这宫里早已不看重这些,你能来看哀家,已经是比很多人强多了。”说罢,太后摸了摸平贞的手,“手如此冰凉。你这孩子,大雨天还来请安,湿了衣裙,病更难好了,快不要在门口站着,淋了雨又吹风,叫新王知道了该会心疼了。”

  说罢便让仓姒与平贞一同进了屋里,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让平贞与仓姒换上,又亲自去烧了热水灌了两个袖炉给她们暖手用。

  太后端坐在屋内的软席上,让平贞与仓姒一并坐下,仓姒道是不敢与主子同坐,太后道:“有什么不敢的,天下之人皆是女娲娘娘的后人,在哀家这没有这些俗礼牵绊,你只放心坐下便是。”

  平贞惊讶于太后看的通透,也劝仓姒接受太后好意,仓姒只得惴惴坐下。

  “除了晏夕那孩子常来看看哀家,你们就是这太央宫的第二三位新客。”太后饮了一口热茶,看着屋外斜风细雨,此时雨小了不少。太后面不改色,依然飘然淡泊,只是语气中让人听出丝丝苦涩。

  仓姒低头掩面而泣,但只悄悄落泪,不想被发现。

  太后目光扫过仓姒的这一细小动作,落在平贞身上,平贞注意力都在太后那里,没有注意到身旁的仓姒与往日不同。

  太后想起了什么,又解释道:“晏夕是哀家的侄女,也是新王的萧夫人。那孩子从小就寡言少语,心思都放在哀家这里,不放在新王那……这样终究不好。”

  平贞注意到太后自始至终都称卫王为“新王”,而非一些更亲昵的称呼,不知这其间到底有哪些恩恩怨怨,使得这对母子如此生分。

  “臣妾与萧妹妹见过一次,她性子谦和温婉,只是妹妹似乎有些不足之症。”

  太后叹道:“哀家何尝不替她惋惜,好好的孩子自出生就有弱症。”

  听太后这样说,平贞随即说了句:“王上是萧妹妹兄长,自然会为她着想,寻遍天下良医,总能治好。”

  太后摇头:“要是这样哀家就不操心了。只是……哀家和新王的关系……”言及此,太后放下手中热茶,“不和是摆在明面上的……晏夕是哀家侄女,自然连带着不受他待见。”

  平贞唔了声:“依臣妾看,大王并非真的不在意太后娘娘,太后与大王之间是否有什么误会?或许打开心结,关系自然就和睦了。”

  “误会……估计太多了,哀家也不知从何说起。”

  “若是太后娘娘相信臣妾,臣妾愿意帮太后试一试,解了这些误会。”平贞听太后话中之意,有愿与卫王和解的意味,于是试探性的道。

  太后有些古怪的看着平贞,眼底渐渐生出一丝亮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