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危机2

平贞传 玉兀茛 2137 2019.10.04 19:09

  鲍不恛与史美人商议了一番对策,决定先觅得一人冒充梁国奸细,再由鲍不恛前去卫王那揭穿此事。

  斋戒第二日晌午,卫王与王后正在斋宫正殿打坐,此为静心以礼神明。

  忽然殿外响起一阵喧哗声,卫之恭锁眉微怒:“荆桑,何人在外聒噪?”

  此声一出,外面一下没了声响,只见荆桑默默推门而入,伏在地上:“回禀大王,大良造在外请见,说有要事要启禀。”

  “孤王正在打坐,告诉他容后再议。”卫之恭虽是个精明能干的君王,可对神明之事还是有几分忌惮,故而对鲍不恛此举有些不满。

  “奴才刚刚也是这么和大良造说的,但他执意要见大王……”

  “王上,臣有要事要禀,请大王见臣一面。”鲍不恛打断荆桑的回话,在外大声喊道。

  卫之恭起身拂袖,怒气未消:“进来。”

  鲍不恛进入殿内,行大礼:“谢大王。”

  “你有何事,要在孤王打坐的时候非说不可?”

  平贞见此情形,起身朝卫之恭施礼:“大王既有事要谈,那臣妾先行告退。”说罢便要离开。

  “此事与王后娘娘有关,娘娘也不必避讳。”鲍不恛抢在卫之恭发话前冷笑道。

  此言一出,平贞看向卫王,只见卫之恭眉间怒气消散,眼神锐利,示意平贞暂且留下。

  “将人带上来。”鲍不恛喊了一句,两个将士押了个人进来。

  那人一进入殿内,就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

  “大王,前日夜里,臣正在斋宫四处巡逻时,发现这个人鬼鬼祟祟刚从王后娘娘的斋房出来,臣看他贼眉鼠眼的样子就抓起来盘问,却没想到他竟然是梁国人。”鲍不恛言毕,看向平贞,“王后娘娘夜会梁人,是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卫之恭对庭下之人喝道:“汝为何人?何事至此?”

  那人吓的打了个冷颤,战战兢兢答道:“小人来自梁国,是梁王派小人来与长公主接洽……”

  卫之恭带着杀气的双眸,上下打量那人,无人猜透他目前想些什么。

  “有何证据?”语气冰冷,让人感觉到寒彻入骨。

  “回大王,此人身上配有梁国牙牌,乃梁国人无疑。”荆桑默默下去取了那人的牙牌呈上,鲍不恛继续道:“除了臣见过此人从王后娘娘住处那出来,还另有宫人目睹过。”

  一个婢女入殿跪拜:“奴婢前日夜里确实见过一人从王后斋房出来。”

  卫之恭睨向平贞:“王后有什么要说的?”

  平贞立刻跪下,脸上安然从容,不卑不亢:“大王睿智,臣妾是被冤枉的。”平贞将目光投向那个匍匐在地的梁国人道:“你说是王兄派来与本宫联络,凭你一己之言如何叫人信服?”

  “小人有梁王亲手书写的帛书。”那人拿出锦帛,荆桑呈上。

  “梁国丝织品甚少,且价格昂贵,我王兄素来崇尚节俭,日常处理国事皆用竹简,而非帛书。”平贞娓娓道来,“大王请看一下此帛书是否字迹晕开。”

  卫之恭看罢,将帛书重新扔回给荆桑,若有所思。

  “我梁国地处南境,常年多阴雨天气,帛书放一段时间会因潮湿而字迹晕开,这也是王兄弃帛书而用竹简的原因之一。”

  荆桑偷偷打开那帛书,上面字迹并无晕开痕迹。

  那人一听平贞这么说,吓的把头埋的更低,冷汗湿透了衣衫。

  鲍不恛见卫王犹豫,担心事败,焦躁不安:“王后所言,亦是仅一面之辞。”

  “倘若帛书字迹清晰,毫无模糊之感,那绝非于梁国境内书写。”平贞不理鲍不恛,补充道。

  就在此微妙情况之下,丞相张丘起在外求见。

  得卫之恭准许后,张丘起入内,见到鲍不恛也在此,毫不诧异:“原来大良造也在这里。”

  鲍不恛哼了声,不理他,张丘起也并未在意,他微一转眼珠,目光扫过整个大殿,恭敬的对着卫王鞠了鞠躬:“大王,看来臣与大良造说的是同一件事情。”

  卫之恭大概看透了一些,眼中杀气褪去,换上玩味的笑意,默示张丘起继续讲下去。

  “臣昨日清晨去寻大良造同往斋戒沐浴,却被他手下的人挡回去,被告知大良造已独自出去。臣正欲离开之时,发现大良造斋房门口站着一婢女,当时臣心中好奇,多待了一会,发现与大良造一同出门的是史美人。”

  鲍不恛双眼怒瞪,似要喷火。张丘起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当时与我同时看到的还有宗正徐大人和御史季大人,臣无半分谎言。”

  “爱卿继续。”卫之恭淡淡道。

  “臣有罪,请大王饶恕。”张丘起突然下跪道,“大王前往咸阴山祭神,只带了王后娘娘,名册中并无史美人,故而臣心中起疑,派人跟踪了史美人。”

  “继续。”卫之恭稍显不耐烦。

  张丘起顿时不再卖关子,一股脑儿地说完:“史美人与大良造见面后没有径自回宫,而是去市井处寻一梁人,所谈内容大致是让他假扮梁国奸细,污蔑王后,事成重赏云云。臣见此事关乎我大卫与梁国结盟之情,故在得知大良造面圣之际赶来相告。”

  鲍不恛见此事瞒不住,赶紧磕头认罪,焦灼道:“大王,臣罪该万死。臣确实找人假扮了奸细,可王后私会梁人也确有其事,请大王明鉴哪!”

  “大王,前日夜里臣妾忽想起有一处礼节不知记得是否准确,寻来执娣大人讨教,哪知被人看了生出此等事端。”平贞委屈道,“想来夜里黑,被人错看了也有可能,只是没想到竟被有心人当成说辞,诬陷臣妾与王兄和亲之初心。”

  鲍不恛怒道:“你们梁国本就假借和亲之由窥探我卫国机密要事,真是狼子野心!”

  “大人未经证实就说此话,又找人假扮奸细污蔑本宫,反倒叫人怀疑大人是否真心为卫国着想。”平贞也稍抬高音量,“如今卫国四面树敌,此刻再得罪我王兄,坏了两国之好,到时各国联合抗卫,大人难道能以一己之力与之抗衡?如若不能,那大人千方百计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

  平贞一连串的说辞堵的鲍不恛说不出话来,只能气得咬牙切齿。

  一番话也着实让卫之恭听到了痛点,心里竟对平贞生了些许敬佩之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