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论政2

平贞传 玉兀茛 2224 2019.10.29 23:46

  史美人低眉思考片刻,道:“姐姐难道是想借巫月国国君来传达这个消息么?”

  “不错。”平贞低头轻轻抚摸着怀中的小白,小白收起羽翼,乖巧的卧在平贞盘起的膝上,闭着眼正进入梦乡。

  “巫月国国君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姐姐如何保证他会愿意做这个中间人?”史美人疑惑问道,“姐姐略施小计,随便给了一个由头,战乱年代他一国之君便就敢来卫国做客,除了他愚昧无知可以解释外,就是他想巴结讨好卫国。我们没有证据证明卫国会对鲁国下手,这种情况下做传递消息的中间人,是极有可能会被两国以挑拨的罪名同时绞杀的。无论如何,让巫月王担此大任,姐姐是否欠些考虑?”

  史美人看着平贞有些漫不经心的样子,眉头微拧。如果此举不成,很有可能会暴露她们的身份及目的,那她所有的心血都付诸东流。

  平贞抬眸看了她一眼,知她心中考虑的是什么,微笑道:“你担心的不无道理,巫月王为人懦弱,若我们直接请他去鲁国告诉鲁王,卫国一番周折是意在灭鲁,且不辩巫月王肯不肯这么做,就算他肯去鲁国,鲁国国君也未必相信。”

  “姐姐请直说。”史美人纳闷,不解她话中何意。

  平贞望向史美人,嘴角噙笑,眼中却无半分笑意:“我们无法出面告诉鲁国国君,那就让他自己用眼睛去看,只要他看清了现在的局面,他自然知道怎么做。半月后巫月王来访卫国,是大好的机会。巫月王性格怯懦,是因为他有一个强势的母亲,巫月国太后把持朝政数年,天下皆以为巫月国王孝顺,实际上只是巫月王手中并无实权,屈服于太后淫威下罢了。”

  史美人也是也是第一次听说巫月国是太后当权,天下人都以为是巫月王敬重太后,才不论大小场合都携巫月太后一起。她本想问一问平贞如何得知这些,话到嘴边又止住,想到她只身一人远来和亲,定是早已对卫国及周边国家做了不少了解,否则也不会贸然来此,于是换了另一句问话:“此次巫月王来卫,巫月太后可会一起?”

  平贞摇头:“这么危险的事情,那位太后怎肯轻易冒险前来呢?不过她不来,对我们而言是件好事,巫月国王年过四旬,却一直做个傀儡国君,猜的没错的话,他这次来卫国,不是为了巫月国来讨好卫国,而是为了他自己,来讨好卫王。”

  史美人咋舌,一言不发,只待平贞把话说完。

  “本来卫国以太后生辰邀请巫月国国王,巫月王因卫王同是孝顺之人而与之交好,辽国屡次触犯卫国边境被卫国攻打,二者之间并无联系。可是,要是卫国与巫月国、车匈国交好,是为了安抚他们,转而更好的攻打辽国的话,就会引起争论。同样的两件事,联系起来看与单独去看,结果大相径庭,那鲁国国君若看到了后者,定然联系自身,后面如何处理就不用别人去告诉他了。”

  “我们只需借此机会,利用巫月王想要摆脱巫月太后控制这一点,让巫月国王为我们所用,在卫国攻打辽国之际,放出卫国与巫月国、车匈国关系骤然升温的消息,再加上卫国又有意拉拢赤水河以北的各个国家,那么,针对的是哪个国家,又或者说哪个国家值得卫国如此大费周章,就一目了然。”平贞一字一句,缓缓的将这些话说出,似乎她说的并不是涉及各国政事,而是一些家常。

  她语调平缓,语气轻柔,史美人很难想象她是身处危险之地,道的是筹谋计略。

  她这样平和缓言,史美人边听边想,倒是参究透了几分她的用意,也不再多问,只说:“姐姐这一步,把握多少?”

  平贞又低头摸了摸小白,仿佛此刻只有触摸着小白细碎羽毛才能让她心安。她沉默须臾,轻声说:“七成。”

  史美人不语,七成的把握,已经是比较理想的了,毕竟卫之恭不好对付。她轻咬薄唇,眼睑低垂,心中暗暗祈求上天保佑自己能够为逝去的亲人以及娄国人报仇。

  这一次要是成功了,将对卫王是沉重一击,就算不能直接让卫国从此一蹶不振,也能削弱不少此刻卫国的实力。

  “鲍不恛倨傲,常常目空一切,与卫王一样想让卫国称霸天下,这一点是他的优点,也是致命缺点。上次咸阴山一事,他沉寂不少,你可以适时提点他一二,毕竟与辽国一战在即,又到了他立功的大好时机。”平贞提醒道。

  史美人道:“上次那事虽是我诓骗了他,但他是武将,不如我们这样想的细腻。姐姐放心,只要我认定是替卫王考虑,他应该不会有所顾忌,在他眼里,你我是敌非友。”

  平贞颔首,此时她不仅眼中无笑意,唇角的淡淡笑容也逐渐消失:“那就有劳妹妹了,假以时日加以利用,卫王身边或许能少一左膀右臂。”

  “姐姐不必这样客气,我所做的是为了替娄国报仇,反而,我要谢谢姐姐才是。”

  “我所做的,也是为了梁国。”

  平贞说完这句话,索性低眉合眼,方才言语间她仿若不认得自己,也不知那些话是从自己口中说出,她心中有些说不上来的难受,今日吴国王孙说她与从前不同,触及到了她心底。

  史美人看平贞显露疲累之态,她想了解的事情已经问清楚,便道:“姐姐清早拜见太后,现在又与我闲聊多时,是该用些早膳好好歇歇。”

  “多谢妹妹体谅。”平贞笑回,她确实不想再接着聊下去了。

  史美人也懂平贞言下之意,欲要拜别之时想起另一件事,面上带了些歉意,开口道:“姐姐,芜儿是我的妹妹,如今我不能与她相认,却也想着她能日日陪在我身边,不知姐姐可否同意将她赏去凤栖宫。”

  平贞为难道:“我自是愿意,只是芜儿怕是不同意,你也知道,现在你对她来说是陌生的。”

  史美人难得眼中带了泪水,自平贞认识她以来,她的脸上不是清冷就是被仇恨笼罩的模样。

  “我也知晓她不认得我,可是今日我一见她,就像失而复得,不愿再让她离开我,哪怕她不愿意,我也只想自私一回。姐姐虽没有失去,但远离至亲至爱,应该晓得我心中感受。”泪水决堤,顺着史美人瘦削的脸颊滑落,她喃喃低语,“等大仇得报,不会给她带来危险后,我再告诉芜儿真相,她也会理解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