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献策1

平贞传 玉兀茛 2189 2019.10.14 23:02

  从凤栖宫回来之后,平贞就将自己一个人关在昭阳宫大殿里,吩咐不许任何人打扰。

  虽昭阳宫大小事宜主要是仓姒姑姑与梠卜掌管,可因为平贞对其他人皆不放心,因此她近身的事情大都是玉念与芜儿负责,霜儿虽也忠心,可她怕自己粗笨伺候不好,也不太敢进内殿伺候。

  眼下到了用晚膳的时间,芜儿去大殿门口看了看,见平贞还没有出来,有些着急,她下午替平贞煎药,没有同去凤栖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想去找玉念问问情况,由于一时心急没注意看路,一下撞上了仓姒姑姑,仓姒皱眉:“这么火急火燎的干什么去?”

  仓姒在宫里久,有些威严,芜儿对她心中仍有忌惮,她软声说了一句:“姑姑,娘娘从凤栖宫回来后就自己一人关在屋里,奴婢有些担心,想去找玉念姐姐问一声。”

  仓姒听罢,叹了口气:“你这孩子,问个话跑那么快干什么。”仓姒有些无奈,自她开始守护芜儿到现在,已经把她当成自己女儿看待了,见她在自己面前有些小心翼翼,不知道是否是自己对她严苛了些,“我才听梠卜说了,娘娘去凤栖宫,见宫人们散漫,发了好一通脾气。娘娘刚掌后宫之权,就遇到这些事,心里难免不太好受,就由着娘娘自己待一会吧。”

  芜儿乖巧的点点头:“是,姑姑。”

  昭阳宫殿内,平贞独坐于暗红漆面的桌案旁,从回来到现在,一直维持着一个姿势,眸中黯淡无光,她在说服自己。

  一开始来梁国和亲时,她也曾这样说服过自己,说服自己接受这场政治联姻,只不过那时她觉得自己有把握在不引起卫王的注意下,巧妙的设计所有,今天她才知道自己太过于天真,尽管自己布局瞒过所有人,安然脱离危险,卫王虽然不知道一切,可是他给自己留了退路,并且手段狠毒没有一丝感情,稍被发现有异心就是死路一条。

  所以她要说服自己,尽一切可能让他爱上自己,就算不能爱上,也必得让他生了感情,只有这样他才会有所顾虑,才会在选择对付她时乱了方寸。

  之前在会稽山上,有人偷听到了她和百里哥哥的对话,尽管危机解除,但她依然不清楚偷听者是为何人,亦不了解是后宫之人抑或是朝庭中人,这终究是一个隐患。

  虽曾听闻萧夫人不争不妒,是个性子纯良的人,可是在提议让她去看望太后时,却提到了先王后,这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还不得而知。毕竟,在听到涉及先王后的情况下,她定然是会去一趟太后那的,而这一去,或许会从此与卫王的恩宠无缘。

  她就这样一直思考着,等她想好一切,推门出去时,夜已经深了,卫国的秋天比梁国要冷不少,寒风阵阵。

  玉念每隔一段时间就来看看大殿的门是否打开,当她这次过来时,刚巧见着平贞独自一人立在门口,昂首远眺远方。

  “娘娘当心身子,别在冷风里站太久。霜儿一直用小火温着饭菜,不至于娘娘出来吃了冷的,娘娘移步偏殿用些吧。”

  平贞闻言点头,微笑着走去偏殿,走了一段路忽而转身同玉念讲了一句:“玉念,明日请执娣大人过来一趟。”

  ……

  “本宫初涉料理后宫诸事,宫中大小礼仪细节,今后恐怕还须多向女官大人讨教,女官大人可不要因此嫌本宫烦了。”平贞席坐殿中主位,端庄大方,眼中含笑道。

  执娣坐于左下方,一听这话本是跪坐姿势即刻换成对着主上方的跪姿:“臣惶恐。为娘娘尽心是臣的本份,怎会有嫌弃之说呢?”

  “本宫有今日之权也有大人的功劳,本宫感激还来不及呢,大人别拘礼生分了。”平贞示意执娣坐着便可,不用行礼。

  “娘娘有今日,是娘娘自己的齐天洪福,臣只是略尽绵薄之力。”执娣略笑笑,心里早已高兴至极。

  “要说齐天洪福,本宫也是承了大王的福泽庇佑。如今卫国国富兵强,前途光明,身为王后,本宫也替大王高兴。”平贞道。

  执娣接道:“娘娘虽居后宫,但有娘娘在,大王无后顾之忧,也是我卫国之福。想来,娘娘还帮了大王做了一件大事呢。”

  “哦?本宫何曾帮过大王做什么事?”

  “那日娘娘遭人诬陷,身处逆境中,大殿上与大良造辩说时,提过卫国如今的境况,娘娘可还记得?”

  平贞笑道:“那日心急,说了什么本宫早已忘记了。”

  “娘娘曾一语点破我卫国此时后患之忧,卫国多次讨伐他国,强盛同时也引起他国侧目。大王已拟旨,派相邦大人带领一行使臣,明日出发周游临近小国,以期安抚之用。”

  “原是这件事,张大人此次出使,也是众望所归。”

  “话虽如此,到底还是娘娘的一语千金,让大王意识到这一点,张大人每和臣念及此,都感怀在心。”

  “大王善战,即使诸国联合也不一定是卫国对手,只是先安抚一些国家,再逐个击破,也不至于太过劳兵伤财,大王自然懂得这个道理,本宫无意提及,大王睿智,自然是一点就通。”平贞盈盈道,“张大人本就是不可多得的良相,只是之前无法施展罢了。如今借此机会,如若让大王看到最直接的成果,大王定对相邦大人刮目相看。他日大业得成,里面也少不了张相的功劳。”

  “娘娘的意思是?”执娣听出平贞话里有话,遂问道。

  “大良造是沙场上立的功劳,于大王大业是有直接的联系,非轻易可比,唯有直接助大业得成可一较高低。战场破城而入,夺一城池,废千军万马,而相邦大人出使他国,不费一兵一卒,使一国臣服,功劳孰高孰低自不用说。”平贞婉转之语,让执娣似耳沐三月春风。

  “娘娘聪慧,还请娘娘再明示。”执娣忽然站起来,恭恭敬敬道。

  “欣闻太后娘娘生辰在即,若相邦大人以此为由邀请他国国君来我卫国一游,以示交好,不失为一件两全其美的事。到时候一国之君在我卫国,只要大王愿意,以此要挟让其臣服于我卫国也不是不可能,就算大王不欲这么做,那国君回去,更彰显我卫国大国风姿,不乘人之危。”

  平贞并不知太后生辰,只不过于卫国有益,相信卫王不会介意为太后办一场生辰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