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史美人

平贞传 玉兀茛 2434 2019.09.23 23:17

  “娘娘,你伤势才好,御医说吹不得冷风。”

  “无妨。”女子清冷的声音。

  卫宫御花园内一处楼阁前,站着一行宫人,阁楼上,两个婢女左右伺候,一位美人倚在软榻上,美眸若有若无的划过来来往往的宫人。

  侍女红萝悄悄给榻上的史美人披了件薄褥。

  “娘娘,该回去用晚膳了。”红萝低声提醒。

  史美人没有答话,红萝心里嘀咕,娘娘自从上次遇刺以后,仿佛变了个人,没有了以前嚣张跋扈的模样,而多了些冷漠与清淡。

  许是上次的事对娘娘影响太大了,红萝这样认为。

  “将她带过来。”史美人纤纤玉指指向一个宫女。

  “是。”红萝给一旁的婢女递了个眼色,那婢女立即下了楼阁,不一会儿,就带来了一位小宫女。

  “你是哪个宫的?”史美人问道。

  “回娘娘,奴婢是昭阳宫的。”

  “昭阳宫?那是王后娘娘宫的,是做什么去?”

  “奴婢是按例去御膳房传晚膳的。”

  史美人点点头,复又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还不去把娘娘药拿来。”红萝吩咐旁边的婢女。

  婢女闻声急忙应了声,小跑了回去。

  “红萝,本宫屋里的药昨日已用完了。”

  “奴婢这就去御医那再取些来。”

  红萝走后,史美人理了理薄褥,换了个姿势躺好,淡淡问道:“前些日子,我好像瞧着是另外一位,你这丫头倒是面生的很。”

  “回娘娘的话,奴婢是新来的。之前给王后娘娘传膳的是芜儿。”

  “哦?那今日怎么不是她?”

  “芜儿她……”

  见小宫女犹犹豫豫的样子,史美人不复刚才淡然模样,厉声道:“说。”

  “芜儿她昨日打翻了王后娘娘从梁国带来的琉璃盏,王后娘娘大怒,已经把她关起来,正等着处置呢。”

  史美人什么话也没说,一时安静的很。

  “下去。”半晌,小宫女等到了这句。

  “是。”小宫女忙施礼退下。

  ……

  “霜儿,事情都办妥了吗?”

  “奴婢依照姐姐的原话说的。”

  “这些你先拿着。”

  屋内,玉念拿出一些钱递给小宫女。

  “姐姐不必如此。早前要不是王后娘娘相助,奴婢宫外的兄长早就因无钱医治而病死家中了。”

  玉念动容,拉起霜儿的手:“好妹妹,难为你还记着这点恩情,也算是娘娘没有错看了。你兄长的病如今可好些了?”

  “眼下还在吃药,但已无大碍了。”

  “是了,还在吃药哪能不用到钱,这些你先拿着,你这份心思我替娘娘先收着了。”

  “奴婢替哥哥多谢娘娘与姐姐的恩德,他日若还有用得着奴婢的地方,还请姐姐告知,奴婢定万死不辞。”说罢便要下跪。

  玉念立刻扶住了她,打趣道:“你我都是同样身份的人,这一跪岂不是要折煞了我。”

  “姐姐这样说,奴婢倒不知如何感谢了。”

  “快莫说这些了,你差事办得好,自然就是还了娘娘的情。”

  “姐姐说的对,妹妹谨记。”

  “你也准备准备,待会娘娘要用膳了,我先去回娘娘的话。”

  昭阳宫内室,平贞正与芜儿下着棋,玉念走进来,朝平贞微点了点头。

  “芜儿小小年纪,棋艺倒是不错呢。”

  “在娘娘面前,奴婢是班门弄斧了。”

  “你这是假话,今天我都输你多少盘了?”平贞笑着饮了口茶,“下了一下午的棋,想必你也累了。我们改日再约,我定是要赢你一盘才肯罢休呢。”

  “娘娘需要的时候唤奴婢一声就行。”芜儿露出天真烂漫的笑容。

  看着她欢快的跑出去,平贞有些愧疚,这次利用了芜儿,她只能在心中悄悄和她说声对不起了。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一轮明月挂上了树梢。

  借着月光,一名婢女打扮的人出现在昭阳宫门口,被门口守卫拦了下来。

  “来者何人?”

  “奴婢是史美人的贴身侍女,今日我家娘娘丢了一样贵重的东西。”

  “丢了东西就该去丢的地方找,为何来昭阳宫?大王口谕,昭阳宫不得外人进入。”

  “我家娘娘今日在御花园碰见了昭阳宫的一个小婢女,说了几句话,在那之后,东西便不见了。你说应不应该来这里找?”

  见守卫没有话说,那婢女又补了一句:“这东西是大王御赐给我们娘娘的,娘娘要我务必找回。若是今日几位大人不让奴婢进去,惹得娘娘不高兴,大王怪罪下来,且不要怪我没有提醒。”

  如今史美人正得隆宠,得罪了恐怕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几名守卫互相看了看,达成统一意见。

  “那姑娘快去快回,我们权当没看见过姑娘来这,否则我们也不好交差。”

  “这是自然。”

  那婢女进了昭阳宫后,冷不防被人在手臂上刺了一刀,刹那间,有丝微弱的蓝光在黑夜中格外显眼。

  “得罪了,我们娘娘已在殿内等候多时。”

  那婢女听到这句话,立即明白自己这是被骗了。

  平贞见到玉念带来的婢女,手臂上血轮若影若现。

  “娄国易容之术果然名不虚传。”

  这婢女就是芜儿的姐姐,易容后的史美人。

  “你们知道了?”女子冷冰冰的声音,“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为何拿芜儿来骗我?”

  “你先莫要动气。”平贞拿了些药走到女子面前,“我先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用不着你的假心假意。”

  “若是我真要对付你,刚刚大可把你关起来,等到卫王回宫,将你的事告诉他,那不仅可以换来卫王的信任,还可解我禁足的困境,何须在这与你多费口舌呢?我请姑娘过来,自然是另有缘由的。”

  “姑娘在我大婚那日演的那出戏,以及后面易容成史美人,无非就是想替亲人复仇不是吗?”

  “你又如何得知?自从嫁入卫宫,你就一直被囚禁在这昭阳宫。”女子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精心策划,看上去天衣无缝的计划怎么会被从没怎么接触的梁平贞看破。

  “血轮。”

  “你竟知我们娄国血轮之事?”

  “昔日听我师兄说过娄国王室的一个秘密。娄国王室有与常人不同之处,在手腕处有血轮,遇血可显蓝光。”

  “不错。”

  “但芜儿曾说那日刺客是她的姐姐,可我分明看到那刺客手上并无血轮,而史美人的手上有。由此,我只能猜测死的并非芜儿的姐姐,而是一个替身。她真正的姐姐,怕是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为卫王挡刀的史美人吧。”

  “所以你故意编了个谎话,就是为了试探我是否关心芜儿,是不是芜儿的姐姐吗?”

  平贞颌首:“娄国人善易容,若不是我恰巧知道血轮的事,怕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里。”

  “娄国血轮的事,只有娄国王室里的人才会清楚,看来你师兄也是娄国人?”

  平贞摇头,师兄自小就被夫子收养,若是这个秘密只能娄国王室知晓,他又是如何得知呢?或许,师兄真的和娄国王室有关?

  平贞无从知晓,她只愿师兄能够安然于乱世,旁的她也不想知道。

  “既然都被你知晓了,你希望我为你做什么?”女子问道。

  “姑娘继续是史美人,只要姑娘愿意相助我,我亦能帮姑娘达到目的。姑娘虽是聪明人,但想以己之力能够一雪灭国之恨,恐怕也无异于以卵击石。”

  “王后如此多谋,想必今日让我过来,应该是料定了我会答应吧。”女子面色缓和,“但是我还活着的事,还请不要告诉芜儿。”

  “姑娘放心,芜儿天性善良,我早已将她视为妹妹,自然保她安然无恙。”

  “王后如今被软禁,是否已想好了怎么解了这困局?”

  “姑娘愿意相助平贞,这件事就好办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