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献策2

平贞传 玉兀茛 2053 2019.10.15 23:39

  半月后,城外快马疾驰,扬起一地枯叶风尘,眼看太阳就要落山,都洲城城门即将关闭之际,骑马者愣是在最后一秒冲进城区,进城后依然没有放缓速度,一路朝卫王宫方向奔去。

  正阳宫偏殿中,卫之恭斜靠在雕龙画凤的长型木软椅上,一条丝质玉带攒起一束发,青衣墨发,掩去一身戾气。

  荆桑默立在侧,丞相张丘起派人快马加鞭送来一卷竹简,他呈给卫王,他不知里面写了什么内容,卫王在拿到这卷竹简后已经默声良久。他偷偷瞧了一眼,只见卫王单手支头,另一只白皙如玉的手中握着那卷竹简,似在假寐。

  倏尔,卫王缓缓睁眼,一双眸中闪着明亮的玄光,唇角勾笑:“相邦此举深得孤心。”

  这时,一宫人在外通报:“王后娘娘求见。”

  卫之恭将竹简随意扔在一旁,道:“传。”

  平贞拎着一食盒,挽乌云发髻,上前拜礼:“大王日理万机,臣妾无法为君解忧,只能做些糕点聊表心意,大王可愿尝尝臣妾的手艺?”

  荆桑见平贞进来,就悄悄退下,自从王后解禁后,似乎还是第一次主动来正阳宫见大王。而大王因咸阴山一事,对史美人冷淡不少,去后宫仅有三四次,都是去了王后的昭阳宫,虽不曾留宿,但于大王来说,这样已经算是对妃嫔的极大恩宠了。

  荆桑是最了解卫王的,他们这位大王即位以来,从不留宿后宫,偶尔去看望嫔妃也只是陪同用膳之类的。荆桑猜想,后宫女子对于卫王来说,只是一件好看的物什,与天下相比微乎其微。这位年轻的国君没有感情,心狠手辣倒是与先王十分相像,正因如此,才更让人觉得害怕。

  因是平贞第一次主动过来,尽管卫之恭心中有些疑虑,可很快就被眼中一抹亮光湮灭,他笑道:“王后身子还未好全,何必劳神费力。”说着,便招手示意平贞坐到自己身侧。

  平贞应诺坐下,卫之恭执起她的手,将一竹简放入她手中,眼中意味深长:“王后想为孤王分忧,眼下孤王确有一事不知作何处理。”

  平贞惊愕道:“臣妾在梁国时,替臣妾授学的夫子曾教导,后宫女子不可干政,臣妾谨记在心。”

  卫之恭道:“在卫国,没有这个规定,女子有才亦可受重用。王后若能替孤解虑,是孤之幸。”

  这确实是实话,卫之恭肯以女子为臣,只要对他有益,他不排斥后宫妃嫔涉政,只是曾经的史美人和萧夫人都不能做到这一点。

  他知平贞不似之前接触过的女子,如若她确实有能力,能为己用也不是不可,只要她肯听话,他不介意一直把她留在身边,即使最后灭了梁国,王后也未必需要易位。

  平贞定定神,望向他双眸,只觉得难以看懂君王的心。再一次得到卫之恭肯定的眼神后,她缓缓打开手中竹简,这竹简是张丘起所书,向卫王陈述自己如何巧言善辩,以太后寿诞为由说服巫月国的国君来卫国作客。

  收起竹简,平贞心中疑惑,卫王让她对此事发表看法,不知是测试她还是真心想听她的一番见解。

  她表现出犹豫模样,卫之恭问道:“王后何故迟疑?”

  她跪下,温婉道:“大王是想听臣妾的真话还是假话?”

  “真话如何,假话又如何?”

  “因臣妾身份特殊,若在大王面前贸然说出看法,日后被有心人当成说嘴,臣妾万死不能证明清白,为自保臣妾只能再次说些冠冕堂皇推脱的假话。”

  卫之恭哈哈一笑,将平贞扶起:“孤王听过太多假话,今日想要听一听真话,殿内只有孤与王后两人,孤王不说出去,王后但讲无妨。”

  “依臣妾看,巫月国国君来卫国作客,对于大王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卫之恭饶有兴趣的眼神被平贞收入眼底,她心中疑惑消失,看来卫王的确是想看看她怎么说,此事或许是她一个好的开始。

  “卫国毗邻三国,巫月国、车匈国、辽国。车匈国内乱,新国君还是幼儿,幼儿寡母,目前不足为提;辽国人好战,常常目中无人,对卫国来说是一个威胁;巫月国国君胆小,是三国里领土最少最好控制的国家。”

  “卫国出兵征战,势必得从这三个国家经过,王上借此机会向车匈国与巫月国示好,再攻打辽国,解决辽国困扰后,于外来说,卫国以后征战远国,援物可就近安排,于内而说,卫国外有三国天然屏障,他国不能轻易攻入。”

  “此次请来巫月国国君做客,大王可对他盛情款待,以示卫国真心与他交好,再派使臣帮助车匈国新王与太后稳定根基,那车匈国不也可以为卫国控制了吗?”

  平贞说完,卫之恭原本深沉的眸子里泛出些许情愫,不知是动容还是敬佩又或是其他。平贞心想,如此真切言语,替他分析种种,就算他再疑心,也能消褪些吧。尽管她这些话有她的目的,但从卫王的角度看,这也是最真实的境况,又或者是他心底的想法。

  卫之恭将她的手放入自己掌中,唇边溢出温柔笑意:“卿为孤王后,是天意。”

  平贞怔了怔,她没见过卫王柔情一面,以往的卫王都是桀骜模样,而眼前的他竟然有了些百里哥哥的影子。

  她迅速收回心神,尽管心中排斥,但依然不显痕迹的缓缓将手从卫王掌中抽出,亮出指间戴着的白玉指环,这指环提醒她眼前之人是豺狼虎豹而非善类,她巧笑倩兮:“王上不介意臣妾出身,重用臣妾,臣妾自然念恩。”她只叹卫王的确不一般,尽管疑心她,却依然纵由她涉足他的国事,可见他有十分把握能管制得当。就如那日昭阳宫对弈,他亦是如此。

  卫之恭看到白玉指环,没有表现出一丝异常:“王后聪慧,只要王后愿意站在孤王身旁,日后天下太平之日,便是你与我携手坐拥天下之时。”

  平贞微笑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