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重逢1

平贞传 玉兀茛 2102 2019.10.01 23:52

  梅老先生没有多问百里策要见何人,但是看百里策如此表现,也约莫猜出一二。他思考了一会,抚着白须颇有些为难:“天坛祭神乃是卫国最大的祭祀仪式,正是因为重要,百姓人家想要观摩,必得去官家登记才得此机会。”他欲言又止,看了看百里策,“公子是从梁国来,无卫国牙牌,恐难上山。”

  牙牌是各国为了区分是否为本国人而制成的腰牌,为各国官家统一制定发行,不许私人篡改。

  “卫王与王后并文武百官需上山斋戒三日方举行祭祀大典,这三日咸阴山会有重兵把守。就算公子有了牙牌,也只能第四日上得山去,第四日祭祀完,王上王后便会起程回宫,公子也难与想见的人说上话。”梅老先生一副我已知晓你想见何人的模样,同情道。

  百里策听罢,眉头紧锁,这次他一定得去。

  一小厮慌慌张张在外请见,梅歌放下手中的酒杯,走出去问:“小松,何事这么惊慌?”

  “姑娘,戏楼那有人闹事!”由于一路跑过来的,叫小松的小厮一边喘着大气一边急声道。

  梅歌秀眉微蹙,这都洲城还有人在梅香园闹事?

  梅歌这般惊诧不光是因为梅香园在都洲城享有盛名,梅香园的原老板梅歌她爹也认识不少官场中人,算是有一定官家背景,如今梅老板虽然不在了,但他曾经的朋友却也十分照顾梅歌,只要有人在梅香园造次,定会吃些官司,于是久而久之,都洲城便没人敢在梅香园闹事。

  梅歌和小松立马离开园子,赶去戏楼。

  百里策心下思忖,敢不知天高地厚在梅香园造次的,倘若不是官场中人,应该就是从别处来的。眼下正逢卫国祭祀大典,如果不是都洲城里的人,应该就是和天坛祭神有关了。思及此,百里策也摇着扇子跟随梅歌他们去往戏楼。

  来到戏楼,百里策侧身躲在台后,撩起帘幕观察前厅的景象。

  只见一个穿着奇装异服的男人,带着奇怪的面具,在那大声吆喝,说看上了花旦芪月,要替她赎身,买回去做小妾。梅歌正在与那人周旋,说不会卖芪月,请他离开。

  那人不依不饶,要拉芪月,芪月吓的躲到梅歌身后,一直摇头,表示不愿离开梅香园。

  原本安静听戏的人们都围了过来,在一旁看事情如何发展,议论纷纷。

  梅歌怒道:“休要在此放肆!客官要是再不速速离开,我就要报官了!”

  原本以为那人会因为惧怕报官而离开,却不料那人哈哈一笑:“你知道我是谁吗?就凭你们,也敢与我作对?”

  “你是何人?”梅歌问。

  那人不屑的笑道:“我是应天坛祭司的邀请,前来为天坛祭神作法的玄光法师。”

  众人皆吸了口气,指指点点。

  百里策身子一震,倏尔一笑,果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这下有办法了。

  就在众人小声议论时,百里策摇着折扇走出来,作揖笑道:“原来是玄光法师,失迎失迎。”

  玄光法师见百里策如此恭敬,定是听过自己的大名,洋洋得意,还不忘假装轻哼一声。

  芪月轻轻拉了拉梅歌的衣角,梅歌一脸疑惑的看着百里策,不知他壶里卖的什么药。

  百里策笑道:“久仰法师大名,还请里面坐。”百里策收起玉拂扇,做出请的姿势。

  “我方才已经说过,要买下这位姑娘。”玄光法师瞟了眼芪月道。

  “好说好说。”百里策笑着说,梅歌刚要阻止,看百里策给她使了个眼神,就不再说话,轻拍了拍芪月的手,让她放心。

  百里策将那玄光法师带到了后院,那法师刚要问百里策什么,便被一掌劈晕了过去,瞬间倒地。赶来的梅歌和芪月刚好见此一幕。

  “公子,虽说这人可恼,赶出去便是了,公子这么做反倒引火上身。”

  百里策不语,只是俯身在那玄光法师身上摸索,旋即眉开眼笑,摸出一道锦帛。

  “这是……?”

  “这是官家的诏书。”

  “公子莫不是要?”

  百里策颔首,喊了小松过来,将这玄光法师绑住关到园子的地牢中。

  ……

  咸阴山主峰,连绵起伏的围墙隔出四方天地,巍峨肃穆的祭坛直耸云霄,葱郁的树木掩盖之处为斋宫,斋宫设有祭司,负责祭司的官常驻于此。

  斋宫门口,百官汇聚于此,随着卫王与王后御辇到来,百官行礼,负责祭司的司长一脸谄媚的走到卫王辇轿跟前:“大王,下官已备好斋房,在此恭候多时。”

  卫王随意“嗯”了一声,准备起身,祭司长立即抢在荆桑面前扶卫王下辇,荆桑默不作声,退至一旁。

  那祭司长一年才得见一次卫王,赶紧借此机会好好表现一番,期望能引起卫王的注意,好能飞黄腾达。

  “大王,这是下官寻遍五洲,找来德高望重的玄光法师,此次祭祀山神,定能佑我大卫来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说罢,便唤玄光法师上前觐见卫王。

  “大王万岁。”玄光法师身穿绣有鬼神图腾的玄色长袍,带着银色半截面具,微微躬身行礼。

  卫王斜睇了一眼,淡淡道:“有劳法师了。”

  平贞在一旁注视着玄光法师,早在他出现之际,她就能清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隔着面具,她亦能认出那双熟悉的双眸,那双曾经温柔了她的岁月的眼睛。

  在平贞心慌意乱之时,那双眼睛看向自己,眼中泛着同往日一样柔和的光。他身姿修长,临风而立,此刻仿若只剩下他们二人。

  一只手伸到平贞眼前,平贞望去,只见卫王正欲牵自己,平贞心里苦笑,真是造化弄人。

  百里哥哥,原谅我不能与你相认……

  平贞一眼就认出了伪装成玄光法师的百里策。

  平贞心中苦涩,将手放到卫王手中,款款走到百里策身前,就在擦身而过之际,百里策退后作揖:“见过王后娘娘。”

  平贞努力勾出一抹自认为得体的笑容,朝他稍稍点头示意,便与卫王一齐踏进斋宫,瞬间泪目。

  身后的百里策目送着平贞的背影,眼中柔和的光渐次褪去,换上一片苍凉。

  秋风吹过,竞让人觉得有些冷,百官也陆续进了斋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