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太后3

平贞传 玉兀茛 2080 2019.10.19 23:30

  那亮光转瞬即逝,复又恢复成以往淡然:“罢了,已经这么多年,哀家只愿余生伴在女娲娘娘身边。”

  平贞眼神笃定,柔声细语:“臣妾方才听太后话中带着伤感,想必太后娘娘也不希望与大王生疏,臣妾虽伴随大王身边不久,但依稀能够觉察到大王心中依然对太后存有牵挂,天下没有解不开的结,太后为何不试试呢?”

  太后悠远的眼神飘向远方,让人无法看透:“你的好意哀家心领了,但是哀家此生对不住一个人,这些都是上苍的惩罚,哀家不能逃避。”

  太后这么说,平贞也不再多劝什么,免得叫太后生了疑心,她想起萧夫人曾说太后与卫王关系不好是和先王后有关,莫非太后口中对不住的人就是先王后吗?柔荑似的玉手拨弄着袖炉上缀着的花穗,她不好直接问太后此等前朝隐事,只能迂回提到她来面见太后的另一个目的:“臣妾此来拜谒太后,除了作为新妇请安外,实则还有一事相求,还请太后娘娘成全。”

  “哀家久居太央宫不曾外出,不晓得还能帮你何事?”

  “辽国趁我卫国刚结束与吴国一战,息兵将养之际,多次骚扰卫国边境,实在让人气恼,然贸然攻打辽国又恐让巫月国、车匈国生了间隙,因惧怕而倒戈辽国,让讨伐辽国之事变得棘手。半月后巫月国国主来卫国做客,是以太后生辰宴席为由,大王欲借此事彰显卫国与巫月国之好,同时也捎带安抚车匈国。”

  太后面色稍僵,有些不愉:“新王善谋,随便一个理由将那巫月王请来便是,哀家远离政事,怕是无法帮这个忙了。”

  太后突如其来的生气,平贞能够理解,也许作为卫王的母亲,也从未得到卫王的关心,卫王没有为太后庆过生辰,仅有的这一次还被用来邀买人心,太后怕是早已寒了心吧。可是,没有一个母亲会真的在子女需要自己时袖手旁观,何况太后这样一个善良之人。

  “要真是如此,臣妾也不敢来劳烦太后娘娘了。只是那巫月国国君极是个推崇孝道的人,只有重孝心的人才能为他信服,因而让他看到太后与大王的和睦相处,才是真正的叫他放心。”

  听完平贞的话,太后果真犹豫了。

  平贞接着道:“臣妾听闻,大王幼年时太后娘娘曾爱做桂花糕给他吃。桂花虽喜阳,亦能耐阴,得几束阳光便可枝繁叶茂开花繁密,香满天下。娘娘膝下唯大王一子,定然从小对他寄予厚望,愿他如桂花一般茁壮坚强,誉满天下。如今大王毕生心愿便是一统天下,太后娘娘当真不愿相助吗?”

  太后沉默不语,似是有一口气郁结心中,过了半晌才幽幽吐出:“哀家曾经也希望过他能功成名就,和他父王一样……后来哀家知道一些事情后才知道是哀家错了,哀家只愿他一生安好。”太后闭目垂泪,“造化弄人。恭儿年幼时,最爱吃哀家做的桂花糕,现如今他……是哀家的错,哀家亏欠了他。”

  平贞虽不知道太后想说什么,但是看她伤心难过的样子,自己仿佛也忍不住跟着心中难过,她眼睛微红:“太后娘娘,大王曾和臣妾说,往事如刀,夜夜剜心。臣妾虽不知这中间种种过往,但见大王难过至此,娘娘又这般伤神……纵使娘娘觉得自己是在接受上苍惩罚,可母子间的情分也经受不住无尽的猜忌,猜忌的尽头便是仇恨,难道娘娘没有意识到与大王已经到了反目成仇的地步了吗?”

  太后身子一颤,她开始回忆自己与卫王间的林林总总,曾几何时,她的恭儿还是那天真无邪模样,后来,她发现先王的种种丑事,她不希望恭儿和他父王一样,为了权利不择手段,她不想恭儿步他父王后尘,可是为什么她的恭儿却因此和她逐渐背道而驰呢?她本以为恭儿与她疏远,是上天对她的的惩罚,是她替先王向仙去的先王后和那孩子赎罪,可是她没想到她的恭儿这些年也过得如此痛苦……她这次不愿帮他,只是不想他再为那些虚无缥缈的权力争斗而已。

  “哀家未想到与恭儿会是这样的局面,他现在怕是恨透了哀家吧。”

  “爱极才生恨,太后娘娘怎会不懂这个道理呢?”太后与仓姒皆看着平贞,平贞目中含泪道:“臣妾曾经一度也以为太后与大王之间互相厌弃,可那都是别人看来如此,事实上是否这样,只有大王与太后心里最清楚罢。臣妾能从大王和太后眼里看出,你们是彼此牵挂的,只是谁也不肯主动言和,或许太后娘娘有自己的苦衷,可是任由这样发展下去,臣妾怕娘娘终会有后悔的一日啊。”

  仓姒看着平贞说出的话句句真情流露,直戳中太后内心深处,一时间看不出平贞是真心为太后卫王着想,还是另有目的。如果她是真心,那是太后的福气,可如果她是有自己的目的,那就太可怕了。

  “好孩子,你这些话说到哀家心坎上了,也是难为你有这份心思,恭儿能有你这位贤德王后,是他的福分。”太后目中带泪,眼神温和,“天晴了,哀家也该常出去走走了,这太央宫哀家着实待得有些久。”

  平贞听出太后话中之意,看来她答应了这件事,欣喜道:“臣妾替大王谢太后娘娘。”太后虽然没提到先王后的事情,但平贞相信只要太后愿意相信她,很快她就能帮百里哥哥查到关于他母亲的隐情。

  在这深宫里,太后能轻易相信她这个梁国来的公主,兴许不是太后不谙人性,而是愿意去选择以善良之心度人吧。一想到自己的别有目的,她就心中难过,可她不得不这样做,因为天下有很多像太后娘娘这样善良的人,他们都因乱世而不得善终,而她要做的,就是竭尽所能从源头遏制,减少战争引起的杀戮。

  这秋雨停了,乌云很快消散,几缕阳光照射在大地上,那院子里的梅花披着点点雨珠,在雨后阳光下格外灿烂,花香更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