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秋遇1

平贞传 玉兀茛 2120 2019.10.21 23:06

  从太央宫出来后,平贞与仓姒照原路回去昭阳宫,走了一段路后,在路过一僻静宫阶处,平贞脚下踩空,一个趔趄,跌倒在了地上,仓姒马上欲扶起她:“娘娘没事吧?”仓姒低首关切问道。

  “没什么大碍。”平贞摆摆手,想站起来,可又很快重新跌坐回去,她抚了抚脚踝处,表情似乎有些痛苦。

  仓姒着急道:“娘娘怕是崴了脚了,要不让奴婢背你回去吧?”

  平贞叹了口气:“你我同为女子,哪里能背得动我,何况这里离昭阳宫有些路程,就算你背得起我,也走不了那么多路啊。”说罢又看了看周围,满眼无奈,“这里这样幽静,怕是没什么人路过,你且先出去宫西,替我传一辇轿来即可,我就在此处等你。”

  仓姒犹豫道:“奴婢怎可留娘娘独自一人在这里?娘娘对宫中还未完全熟悉,身边没个宫人伺候,奴婢实在不放心。”

  平贞莞尔:“这宫里还有什么老虎吃了我不成?你放心去罢,否则天黑前我们就都回不去昭阳宫了。”

  仓姒左右为难,想了一想,担忧道:“那娘娘在此处稍等片刻,奴婢小跑出去,尽快给娘娘传来辇轿。”

  平贞微笑点头:“姑姑放心吧。”

  仓姒看了她一眼,无可奈何,只得赶紧朝御花园方向跑去。

  看仓姒走远后,平贞吁了一口气,西侧宫殿的先王嫔妃多殉葬,但如果还偶有几个健在的,或许能打听到一些先王后的事情。她本想乘机在周围走走,可是仓姒跟在身边颇有不便,于是只得装着崴了脚,好支走仓姒,仓姒传辇轿的这一来一去,想必也需要一段时间,她刚好可以四下转转。

  平贞起身拍了拍身上因刚刚跌坐地上而沾到的尘土,举目望去,青灰色砖木垒成的宫殿群皆以台谢阶梯相连,这一片寂静无声倒更显得庄严肃穆。

  平贞没有沿着阶梯往前走,而是寻得一偏道从台谢下来往宫殿群里去。

  沿着略窄些的宫道徐徐走着,因年代有些久远,加上久无人居住亦无人打扫的缘故,宫道与墙角的连接位置都布满了许多青苔,在雨后更显青意。

  不知走了多久,平贞在一宫门口止住步伐,这宫殿虽与之前的无甚差别,可是半掩着的宫门勾起了平贞的好奇心,之前所见宫殿都宫门紧闭,而独独这一座的门没有锁上,难道果真是先王的嫔妃还有存活的么?

  平贞稍稍徘徊了一会,还是按耐不住推门进去,这里清新别致,与这宫殿格格不入的是这宫殿里独有一个小园子,里面栽满了绿植花卉,扑面袭来一阵奇香,这香味让人觉得浑身舒畅自在,而随她刚入园子后忽而响起悦耳动听的笛声,悠扬婉转使人顿时心悦神乐似飘然置于梦境。

  “哪里来的女子?”低沉冷冽声音响起,与笛声格格不入。

  平贞晃了晃神,才觉眼前不知何时已经站着一位着冰蓝色对襟宽袖长衫的少年郎,他身形消瘦,面目清秀俊郎,一派贵公子模样。

  随着少年郎的出现,方才好听的笛声戛然而止,而这少年手中正巧拿着一支竹笛。

  平贞揉了揉太阳穴,奇怪,刚刚这少年出现时她竟然一点都没察觉,此刻头还有些晕晕乎乎的,突然她心下一惊,后宫中为何有男子出现?看这少年也不像宫人样子,怎会出现在此呢?难道是卫国老国君的儿子?不对,要是他是先王之子,那就是卫王的兄弟,按理也不该留在后宫。

  她大脑飞快转动,才想起他刚刚问自己是谁,于是掩口微咳一声,用端庄的嗓音答道:“本宫是昭阳宫的,今日来太央宫谒见太后,不想迷了路,误入此处。”

  那少年思考片刻,想起什么,随即拱手作揖:“原来是王后娘娘。”

  平贞微点头,表示答礼。

  “多年不见,娘娘美则美矣,却少了当年灵气。”少年道。

  平贞秀眉微蹙:“你又是何人?”

  那少年忽的一笑,眼神有些古怪,语气不似刚才清冷:“旧人相见,娘娘当真不记得我了?”

  平贞眉目里都是疑惑,想她自小在会稽山同夫子和百里哥哥一起,所见的人不多,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自称是她的旧人的男子呢?

  “也难怪,娘娘见我时还是孩童时期,娘娘不记得我也属正常,不过幼时一见,我对娘娘记忆深刻。”那少年一面说着,一面作出请的姿势,“若是娘娘不嫌弃陋舍,可愿留下喝杯茶?”

  平贞纳闷,止步不前。

  “对了,娘娘方才中了迷魂散,如不服用解药,不出七日便长眠梦中,无人查出何疾。”

  “你……”难怪她刚刚只觉浑身飘飘然,神智有些恍惚,原来是这样。

  那少年不顾平贞的反应,硬是将她拽到园中石桌旁坐下,给她倒了一盏茶,伸手将一颗解药塞到她口中,又作势要将茶水替她灌下。

  平贞立即出手制止他,眼中不悦道:“我自己来。”说罢便就着茶水吞下解药。

  “你不怀疑我刚才给你的是毒药?”少年惊讶道。

  刚刚喝的有些急,险些呛到,平贞拍了拍胸口,缓了会道:“刚刚我吸入一阵奇香,又闻笛声,如至梦里,可见你所言不虚,我中毒无疑,你下过一次毒了,定然不会蠢到多此一举再下一次吧。”

  “你确实聪明,梁国老国君愿意为一女儿家花费心思,把你养在会稽山,请邢夫子为你授业……”少年唇边含笑,“看来各国坊间传言失实,梁国公主来卫国和亲,确实有所谋。”

  平贞心中凉意渐生,那是被人看穿的后怕,她冷静道:“我梁国和亲自然是为结两国之好,你若是还这样胡言乱语,小心脑袋不保。”她怒气阵阵,眼中愤然,“且不说你一男子独留后宫是否理由正当,眼下给我下迷魂散,居心何在?若是此事被大王知晓,任凭你什么理由,也保不住自己。”

  少年听完平贞的话,不仅没有生气,也毫无惧怕之意,反而兀自坐在平贞旁边道:“我只记得你幼时可爱模样,不想你如今已是这样疾言厉色的人了。不过你一女子,在乱世里来这和亲,处处小心也不难理解,刚才是我说话唐突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