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危机1

平贞传 玉兀茛 2084 2019.10.03 21:41

  这卫宫里的危机无处不在,百里策有些后悔这样贸然来见平贞,他只顾自己想要见她,却忘了此刻她正处于豺狼虎穴中。

  百里策神色懊悔,忧虑道:“贞儿,眼下在卫宫可有得罪何人?”

  平贞思索一番,摇头否认:“自我入卫宫后,一直软禁于昭阳宫,并未树敌。”倏尔想到什么,“百里哥哥,你不宜久留,且先回去。若是明日哥哥见我无恙,贞儿自会想办法自保,如若反之,也请哥哥切莫出面暴露自己。”

  百里策看着的平贞,怅然又无奈。他不能继续留在这里陪伴她,他的出现只会让她更危险。

  他当然清楚平贞此话何意,她在宫中暂未树敌,可目前最疑心她的便是卫王。假使刚刚那是卫王的人,那不久之后卫王就会带人来这里,这样自己留下来平贞更是实罪;反之,那人不是卫王的人,幕后之人也定会找机会禀报卫王,平贞说会自保,他相信她可以。无论如何,只要她生命受到威胁,他也会拼尽全力救她。

  “贞儿,保重。”百里策深情的看了她一眼,眸中尽是酸楚,一行清泪自眼角滑落,转身推门离开。

  次日凌晨,玉念敲门进来伺候平贞起床梳洗,一夜无事。

  “啾啾啾——”

  “又是这只八哥鸟。”玉念边说边就要作势赶走它,“这山中的鸟儿要成了精不成?不久才赶走它,这会又飞了回来。”

  “玉念,既然它又回来了,就是与我们有缘,合该养着才行,哪有赶走的道理。”平贞忙出声阻止,伸手让八哥鸟跳上来。

  “真是奇了,这鸟儿好像认得娘娘似的。”

  “你看它通身漆黑,就头顶有一点白,不如叫它小白吧。”小白听懂平贞的话,眼里居然有了泪光。它第一次见到平贞和百里策时,平贞也是这么对百里策说的,从此,它就叫小白。那时小白受了伤,被平贞和百里策救下,和他们在会稽山度过了一段快乐时光。

  “娘娘说叫小白,以后就唤它小白。”玉念偷笑。

  平贞抚着小白的羽翼,也抿嘴一笑,百里哥哥果真懂她,昨夜让小白过来,确实帮了她一个忙。夜里卫王没有遣人过来找她问话,看来还并不知晓什么,希望还来得及挽救。

  清晨的咸阴山,天还刚蒙蒙亮。

  百里策受到祭司长的召见,正过去的路上恰巧碰到两名正欲去斋戒沐浴的官员,互相行礼后反向各走各道。

  走至不远处,百里策就听到刚刚两名官员小声谈话。

  “听说先帝在时,这个玄光法师也曾进宫做过一阵国师,只是后来得罪了先王后才被贬。”

  百里策甫听“先王后”三字,即刻打起十二分精神。

  “这都是当年宫闱隐事,不知真假,我等还是少议论为妙。”

  两名官员没有继续往下说的意思,百里策只好继续往前走,但心中依稀有了些线索。

  鲍不恛穿戴完毕正打算出门,一支利箭射过来,正巧被他只手接住,他大吼:“何人敢行刺本将军!”说着,立马一个轻功跳出墙去,却没有瞧见任何人,他担心再次被偷袭,谨慎的立在那,戒备的目光打量周围,不错过一丝风吹草动。

  在确认周围已没有任何危险时,才看向手中的利箭,发现上面绑着一条绢帛,里面写着:

  “王后夜会梁国人,有私谋。”

  鲍不恛一怒,将手中绢帛捏了个粉碎,他早就知道梁国和亲不安好心,果真被他猜中,大王竟然听信张丘起那帮文官的谗言,带那梁国长公主前来祭神。

  鲍不恛越想越生气,打算马上去禀报卫王,恰巧发现史美人带着一个婢女朝他走过来。

  “大良造这是要上哪去?”史美人见鲍不恛焦急的样子,含笑问道。

  “娘娘千岁。”鲍不恛止住脚步,下跪请礼,疑惑不解,“娘娘不是应该在宫里吗?何事来咸阴山?”

  “本宫来这里,是要和大良造说一件事。”史美人上前,在鲍不恛身旁压低声音说,“事情关乎到大王大业,请大良造借一步说话。”

  鲍不恛听罢,即刻将史美人请进屋内,不让人打扰。

  “娘娘请讲。”

  “听闻,昨夜王后娘娘私下见过梁人。本宫猜想,王后娘娘定是与梁王还有接洽。”

  昨夜,一只八哥鸟飞进凤栖宫,任宫人如何赶也赶不走,独独绕着史美人转,史美人觉得这只鸟儿有灵性,留下了它。未曾想,无人时,它竟张开翅膀,一条绢帛信出现在它的羽翼下,是平贞给她的信,看了信里的内容,她半夜起程赶往咸阴山。

  鲍不恛见史美人这么说,诧异道:“方才是娘娘给的信?”他将刚才的经过原本说了一遍。

  史美人顿时心下明了,看来昨夜偷听到王后讲话的人暂未有所行动,还想借鲍不恛之口来告诉卫王,她刚好将计就计。

  “不错。本宫本想借此法告诉大良造,然则此事重大,本宫担忧将军护国心切,容易乱了方寸,这才想着亲自与大良造商议一番。”

  “那依娘娘看,此事如何处置为好?”

  “如若我们直接将此事禀告大王,可没有确凿证据,且不知与王后私下联系的梁人是谁,说了什么,那只会打草惊蛇,再加上相邦大人素日里与大良造不和,此次再帮王后讲话,我们未必能成功一举揭发王后。”

  鲍不恛听及此,气得直跺脚:“那也不能将此事暂且隐瞒起来,要是对卫国不利,趁早解决才好。”

  “大良造所虑之处与本宫不谋而合,为免后患,我们须得彻底斩草除根。”

  “娘娘的意思是?”

  “我们索性找个人,冒充当晚与王后见面的梁人。只要他一口咬定自己就是奸细,大王必定处置王后。”

  见鲍不恛有些犹豫,史美人补充道:“王后并非无辜,我们只是让事情更顺理成章,大良造还有何犹豫的呢?”

  鲍不恛看向史美人,她是大王的宠妃,应该是真心为大王和卫国江山着想,况且王后一倒,最受益的人也是她。这样一想,鲍不恛坚信史美人是和自己是同一条路上的人,随即点点头,同意这么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