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指环谜2

平贞传 玉兀茛 2211 2019.10.12 22:35

  平贞训诫完了宫人后,便吩咐梠卜在外面等候,与玉念一齐进了内殿看望史美人。

  因着临近黄昏时分,内殿有些暗,史美人席坐在案台旁,案台上放在厚厚一摞竹简,她穿着单薄的深衣,秀发随意簪着,低头看着竹简,见到平贞时并未惊讶,只是将手中竹简搁置一旁,笑道:“姐姐来了。”

  平贞也靠近她坐下,环顾了下四周:“这屋里有些暗,你看书也好歹点盏灯。你的贴身侍女呢?怎么不见在一旁伺候着。”

  “我不喜欢太亮堂,借着外面的光看着正合适。红萝刚出去给我传晚膳了,我喜欢清静,就没传人伺候了。”

  平贞拉起史美人的手,有些愧疚:“若不是因为我,你现在的境遇也不至于此。”

  “姐姐不要忘记自己的使命,但凡你有一刻心软,便可能会让敌人钻了空子,何况这些怎么比得上我真正失去的东西。姐姐今日已经在凤栖宫发了怒,那些人就知道以后怎么做了。不过,我既帮了姐姐,姐姐也别忘了当日所说,助我一雪灭国之恨。”史美人慢悠悠道。

  “自然。我答应过你,就不会食言。”平贞坚定的眼神,给史美人吃了一颗定心丸。

  史美人知道平贞应该有自己的盘算,也知道她心思深沉,好在她们目的一致,平贞是友非敌。原本史美人只想趁替卫王挡刀的情谊,获取他的一丝信任,再伺机杀了他。只是在他身边待了一段时间才知道一切并非她之前想的那么简单,卫之恭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现在有了平贞的联手,她是一个有谋略的女子,只要替她做事,相信自己会等到报仇的那天。

  史美人兀自陷入沉思中,平贞抬手揉了揉眉心,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史美人注意到她的异样,问道:“听闻姐姐昨日回宫后晕倒在昭阳宫大殿外,可找御医瞧了?”

  玉念忙递给平贞一颗药丸:“娘娘试试这药丸可有作用,不行的话奴婢再去将娘娘的汤药端来。”复又替平贞答史美人的话,“御医说是风寒,开了些药喝了,今日早晨原已经好了,眼下娘娘又开始头晕,辛亏御医还开了些提神补脑的药丸。”

  玉念一面说着,一面出去叫人端来一盏温水,伺候平贞吞下药丸。

  “姐姐这病着实有些蹊跷,若是风寒也不至于有头晕昏倒的症状。”

  平贞吃了药丸,好转不少。方才头晕目眩时心跳也有些紊乱,她稳了稳心神,凝思片刻:“妹妹说的对,我自小身子骨并非如此柔弱,寻常的风寒引起头疼脑热的症状于我而言根本不会如此明显。”

  “那日卫王仅因我一番话就解了我的禁足,又赐我白玉指环掌后宫之权,实在是太过于简单。”平贞直视前方,梳理思绪,她希望从那日咸阴山斋宫正殿上卫之恭的一言一行里找出些许破绽,倏尔,收回目光,锁定在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眼神有些复杂。

  平贞摘下这枚白玉指环,走到窗前,借着落日余晖仔细打量着指环,上等的白玉制成的精致指环中,竟有一条不认真看根本无法注意到的裂缝。

  想必这指环中的裂痕,就藏着让她的无端生病的原因吧。

  史美人看平贞只站在那,一言不发的样子,便猜到这指环肯定有些古怪。史美人拿过白玉指环也细细看了一下,突然想起些什么,对玉念道:“将姐姐的药丸给我。”

  玉念忙从袖中取出装着药丸的药瓶递给史美人,史美人打开闻了一下,又拿出一颗捏碎放进方才平贞服药用的杯盏中,转眼见水中浮着一些灰黑色粉末,史美人探手沾了些粉末,双指一捻,指上留下一片黑色。

  “这是什么?”玉念不解问道。

  “木炭灰。”史美人皱眉。

  “为何娘娘的药丸里会有木炭灰?”

  “很显然,姐姐是吃了药丸症状减轻的,说明有人故意放这木炭灰在药里面给娘娘当解药用。”

  平贞见史美人神色凝重,料想她应是知晓自己是被何物所伤,遂道:“妹妹知道什么,但说无妨。”

  史美人看了看平贞:“姐姐中了断肠草的毒。”她拿起平贞的左手,那无名指上有细不可见的血痕,“卫王果真阴险,他赐予姐姐的白玉指环,乃是我娄国阴玉所制,寻常的玉可养人,但我娄国阴玉于娄国王室人是上等宝物,于普通人却是凶器,没有血轮压制,它可吸人精血,是万不能接触肌肤过久的,再加上此指环有裂痕,里面放有断肠草的粉末,断肠草根部有剧毒,它随着指上血痕进入姐姐体内,姐姐已经中了它的毒了。”

  平贞心中凉意阵阵,浑身轻微颤抖,她没想到卫王会以此种阴狠的方法来牵制她,她身中剧毒,只能靠这药丸续命。如此一来不仅可替他制衡朝廷将相分权,倘若发现她对他产生威胁,便可结束她的性命,而且无人能够知道她死于谁手,终可随意找个理由搪塞梁国。

  “姐姐中的毒还不算深,此时解毒或许还有挽救的余地。”史美人道,“这毒是随姐姐指上血痕进入体内,血痕极细,且姐姐戴此指环不过两三日,服用解药几日便会痊愈。不过,这指环万不能再戴,虽它一日吸食的血不多,但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终究会因它丢了性命。”

  平贞看了一眼那白玉指环,神色暗淡:“若是继续戴着,还可活多久?”

  “最多不过数年光阴。”

  “已经足够了,于我而言,活得久与不久,都没什么关系,重要的是我活着的时候做了些有意义的事情。”平贞说着,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遮住了她眼中的悲伤,“此时我若不戴这指环,卫王心中起疑,那就功亏一篑了。我们权当什么都不知,只要他觉得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任凭我们做什么,他都可放心。”只是这样做,她定然不能有功成身退后与百里哥哥同回会稽山的那天了。

  “那姐姐现在作何打算?”

  平贞稍仰面,看着窗外风景,声音淡然:“后宫女子,皆依靠王的宠爱生存,你我也是如此。”

  玉念有些心疼的看向平贞,她本是一国公主又如何,依然不能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一切都听姐姐的,姐姐才貌倾世,只要姐姐愿意,自然能得。”史美人虽也同情平贞,但是在国仇家恨跟前,她还是不得不选择报仇,而平贞是帮她报仇的一条捷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