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试探2

平贞传 玉兀茛 2100 2019.09.30 23:27

  卫之恭负手而立,环顾四周,这里熟悉又陌生,他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了,彼时荷花满池,也是这幅嬉笑欢乐的景象。只是已过经年,有些事他到现在还是想不通。收起一瞬间的落寞,恢复往常模样,目光投向石桌上的棋局,饶有兴趣道:“王后这棋步步相让,最后又能险中制胜,倒不似刚刚婢女口中,能输一下午棋的人。”

  平贞心下一紧,轻轻捏了下衣角,抬眼直视卫王,面色平和:“大王棋艺高湛,看的东西也自与旁人不同。大王所看到的步步相让,实是臣妾愚钝,没有参究以致走错,所谓险中制胜,却是臣妾绞尽脑汁方赢了一回罢了。得大王如此赞誉,实不敢当。”

  卫之恭点头,笑而不语,只是缓缓跪坐在石桌旁的狐皮软垫上,正了正衣襟,将棋盘上的黑子悉数收回,又将白子移到对面,招手让平贞坐到自己的对面:“陪孤王下一局。”

  平贞知道无法推却,应了声“是”。

  秋风瑟瑟,藕池旁的垂柳随风飘扬,不远处的桂花芳香四溢沁人心脾,对弈的二人深陷棋局,浑然不觉外物,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平贞手心早已沁出丝丝薄汗。棋至最后一招,以卫王胜出,平贞一颗悬着的心才悄悄落下。

  抬眼对上卫之恭深邃的双眸,那里有平贞无法看透的高深莫测。平贞心下叹道,这一局下的很是凶险,她从没见过有如此喜欢将他人玩弄于鼓掌之间者,招招逼人,却又百般纵敌,终一招击杀,让人输的彻底。

  玉念见平贞与卫之恭终于下完棋,便悄悄过来提醒该用午膳了。

  “今日与王后对弈,甚是畅快。”卫之恭起身,满意笑道,“孤王还有事,就不陪王后用膳了。”

  平贞起身施礼:“大王国事繁忙,臣妾理解。”

  “王后体贴,是江山社稷之福。晚些时候,孤王会让宫里教礼仪的掌事女官过来,此次天坛祭神,有劳王后与孤王同去了。”卫之恭走到平贞面前,定定的看了她一眼,留下这句话便离开了。

  玉念有些不解的问平贞:“王上过来,就只下了盘棋就走了,还嘱咐娘娘准备祭神之事。娘娘不是说,这次卫国天坛祭神,王上不放心娘娘的身份,必定会试探娘娘一番才会决定的吗?”

  平贞望着卫王远去的背影,少年模样却有如此深沉之心,实在让人不寒而栗。转头对玉念道:“好妹妹,你只知他下了盘棋,却不知这是最直接的试探啊。”

  玉念惊讶不已。

  眼下,平贞可以肯定,卫王对自己已经稍稍放松戒备,毕竟他知道,她并非他的对手。方才那盘棋,她并非故意输的,而确实是计谋在他之下。

  傍晚,夕阳西下,天边的彩云在余晖下消融,连卫宫的宫墙都染上一层金黄色。

  宫道里,一位身着素色官服的女官领着几个宫人朝昭阳宫的方向走去,女官名唤执娣,掌仪礼之事。

  “嘿嘿…嘿嘿…好玩……”一个拐角处突然窜出一位蓬头垢面的人,然后蹲在地上痴痴笑着,嘴里呓语,不知说的是什么。

  “什么人敢拦着女官大人的路!”执娣旁边的宫人大声喝道,说着便要上前问罪。

  等到宫人靠近,便看到那人手下拿着一只死猫,抬头看向宫人。

  “啊——”宫人一见那人的脸,吓的尖叫起来,连连后退。

  执娣拧眉,对宫人的尖叫很是不满,走上前想要训斥,却正正的瞧见了拦路者的脸,吓的没站稳跌坐地上,颤抖的问:“你……你是……你是何人?”那人面目全非,两只眼眶空空的,似乎被挖去双眼,披头散发,在日暮下显得异常恐怖。

  这时突然跑出来一群人,为首的婢女带头跪在执娣面前:“女官大人恕罪,这是禁司偷跑出来的女犯,奴婢这就叫人将她押回去,扰了大人的尊驾,奴婢回去定会好好教训她!”

  “猫死了……嘿嘿……这只猫死了……”那女犯疯疯傻傻,一直胡言乱语。

  执娣不想再多看一眼,忙挥手让那群人把女犯领走。

  后面的几个宫人急忙上前搀扶起执娣,担心问道:“大人没事吧?”

  执娣抚着心脏,极力压制自己的情绪,长长嘘了口气,没想到宫里有如此恐怖之人。不过细想禁司那种地方,什么酷刑没有,出现这种估计也是正常,只是没想到竟然跑出来一个,看来禁司守卫不够严谨,哪天得禀明大王加强对禁司的管理,不然白白的出来吓人。

  等到恢复如常,执娣才想起此刻还有要事要做,耽搁了可不好,于是带着宫人匆匆赶去昭阳宫。

  昭阳宫的主殿,执娣与一行人跪在平贞面前请罪,道是有事耽搁,误了时辰。平贞含笑扶起执娣:“大人不必如此,本宫眼下也没什么要紧事,多等一刻也无妨。”

  “娘娘宅心仁厚,颇有母仪天下的风范。难怪相邦大人今日早朝时力荐娘娘参加天坛祭神的盛事呢。”执娣似是无意提了一句,平贞立即明了她是丞相张丘起的人。

  “张大人能在本宫这般境遇下替本宫说话,倒叫本宫很是过意不去。只是本宫如今被禁足在昭阳宫,无法亲自道谢……”平贞一副伤神模样。

  执娣看出平贞欲言又止,劝慰道:“娘娘贵为王后,这禁足也不过是暂时的,清者自清,王上总有一天会知晓娘娘的心。”

  平贞又是一番谢语,执娣嘴角勾起一丝事成满意的笑,虽几不可见,但还是被平贞收入眼底。

  ……

  “梅姑娘,你方才说什么?”百里策收起折扇,快步走到正在煮酒的梅歌面前,把梅歌吓了一跳。

  梅歌愣了愣,思索一会,尝试道:“朝廷百官汇聚咸阴山?”

  “不是这句,再上一句。”

  “卫国一年一度的大型祭神仪式?”

  “再上一句。”

  “卫王与新后要同去天坛祭神?”

  “对。”百里策有些激动,打开折扇,努力扇了几下,又拿了杯酒一饮而尽。

  梅老先生和梅歌还没见过百里策今日这般高兴模样,面面相觑,不知为何。

  只见百里策定了定神,平复心情后,认真说:“我要去见一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