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试探1

平贞传 玉兀茛 2092 2019.09.29 22:20

  “话虽如此,但若是王后不领这个情,那我们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徐大人此话不无道理。”季怀附和。

  三人陷入沉思。

  张丘起起身踱步,想那鲍不恛说的话,虽然难听,但也不是没有道理。如今卫国崇尚武力,当今国君四下征战,武将地位自然节节攀升,远胜言官,后宫本就和前朝息息相关,鲍不恛有史美人撑腰,又是一个难以相处的人,倘若此时再不找一个靠山,只怕后面的路更难走。若说靠山,王后自然是最佳人选,只是正如徐淼和季怀所说,要是她不受拉拢就白忙一场。

  张丘起思来想去,正心烦意乱之时,季怀想出了一个办法:“大人若想知道王后娘娘是否愿意站我们这边,只需稍稍试探一番就可知晓。再过十几日,便是天坛祭神的日子,或许是一个机会。”

  每年秋季,谷物丰收时分,卫国就要举行天坛祭神活动,祈求山神保佑。这是卫国一年一度的大型祭祀事件。

  “前些年,后位空缺,大王遂独自登山拜神。现下王后正位,依照祖礼,这天坛祭神须得王上携王后同往。就算大王对王后存有芥蒂,也必定会与王后同去,毕竟人多口杂,要让那梁王知晓,断然留下把柄。”季怀十分肯定的补充道。

  张丘起左右转了转眼珠,道:“季大人所言有理,大王必定是会携王后同去。可如果我们抢在大王做出决定前提议此事,不但得了为王上分忧的由头,还可以当作送王后娘娘的一份礼,岂非一举两得?”

  张丘起喝了口茶,接着说:“如此一来,我们只需等着看王后如何对待这份礼了。她若不屑此礼,就是我们错估了她,若是她能了然我等用意,那试探的结果自不必说,将来我等在大王心中的份量轻重与否,或可仰仗她了。”

  三人商量后达成共识,尔后又听了会戏,便各回各府。

  次日,正阳宫大殿,卫之恭斜靠在龙椅上,一如往日那般懒洋洋的样子,仿佛何人何事在他眼里都不值他去认真对待,这与战场上的他判若两人。

  座下臣子早已习惯了卫之恭这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在他们眼里,也丝毫不减对这位年仅十九岁的帝王敬畏之心。

  “大王,臣反对相邦大人的提议。王后是梁王的胞妹,如今虽来我卫国和亲,到底还不知道她的底细,贸然让她参加天坛祭神,要是出了什么差池,相邦大人担待的了吗?”说话的正是鲍不恛,在听到张丘起提议说让王后参与天坛祭神时,他第一个跳出来反对,似乎他很喜欢与张丘起唱反调。

  张丘起似乎很有信心,他对座上卫王鞠了鞠身,不紧不慢的说:“大王与王后同去祭祀山神,这是祖制。眼下毫无理由便不让王后同去,难免叫人怀疑。此事若被梁王知道,有违我大卫与梁国和亲的初心。”

  “我卫国如今还怕了梁国不成?”鲍不恛冷笑,“要是我卫国人人都像相邦大人这般惧这惧那,那早就成他国口中之食了。”

  “将军且先听我说完。”张丘起道,“与吴国战事方休,虽以我方胜出告终,但也损了不少元气,梁国国土辽阔,底蕴深厚,此时与之交战,也未必有完全的胜算。况且眼下息兵将养才是民心所向啊。”

  “两位爱卿所言,孤会好好考虑,此事明日再议。”

  卫王发话,张丘起与鲍不恛也不敢再言语,回到各自位置。半晌,卫之恭笑着睨向鲍不恛:“与吴国一战,鲍将军身先士卒,孤王感念万分,特赐爱卿良田千亩,黄金千石,升大良造,位居武将之首。”

  鲍不恛听罢,激动不已,忙磕头谢恩。

  荆桑看出卫王有些倦了,谄笑问各位大臣可还有事要禀,众臣皆齐声回无事,荆桑即宣退朝。

  “大王可要摆驾凤栖宫?”荆桑小心问道。

  凤栖宫乃史美人寝宫,荆桑本以为卫之恭宠爱史美人,下了朝必定是想见她,却不料卫王并未回他,只问:“昭阳宫最近可有何异常?”

  荆桑正伺候卫之恭换下朝服,没想到会问起昭阳宫的事,微微一顿,躬身答道:“里面的人说,王后娘娘自从住进昭阳宫至今,一直未曾有过什么异常之处。”

  卫之恭唔了声,又整了整衣袖,走出寝宫,留下一句:“孤出去走走,不必跟着。”

  荆桑唯命是从。

  昭阳宫门口,侍卫见来人是卫王,忙要行礼,卫之恭摆手,示意不要出声,侍卫照做。

  卫之恭在门口便听到里面女子嬉笑声,微怔了一怔,这与他想象的有些出入。带着疑惑,踏进了昭阳宫,远处一藕池旁的凉亭中,有女子对弈,言笑晏晏。微风徐徐,落叶纷纷,在初阳的映照下,女子额间红莲越发熠熠生辉。

  “这次可算赢过你了呢。”平贞面带桃色,笑颜如画。

  “娘娘本就厉害,之前都是娘娘让着奴婢的。”芜儿睁着大眼睛一脸认真道。

  “才赢了这一局,可不许这么恭维我。”平贞佯装生气,没一会又噗嗤一笑,轻抿了口茶。

  玉念也跟着笑:“自从上次输了芜儿一下午的棋,娘娘今日可算是了结心愿了。”

  卫之恭见她们如此开心,竞觉得美好,恍若隔世,这念头一出来又立马被压下去。理了理心绪,卫之恭缓缓走到凉亭,笑道:“王后好雅兴。”

  三人立刻止了笑声,因没想到卫王突然过来,都惊讶不已,虽是吃惊倒也不忘施礼请安。自从大婚之后她们还是第一次见卫王来这昭阳宫,尽管不知所为何事,但玉念和芜儿还是识趣的退下了。

  “王上何时来的,竞没人通报一声。臣妾方才只顾下棋,未曾远迎,还请王上莫要怪罪。”

  “孤王见王后兴致正浓,不想扰了王后的雅兴,故而免了这些俗礼。”卫之恭伸手扶起拘着礼的平贞,勾起一抹笑。

  平贞自知卫王定会来这里一趟,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许是外面的人太过心急,已经忙于表现了吧。见卫王这么说,平贞笑着谢了恩,仿若受宠若惊的模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