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萧氏

平贞传 玉兀茛 2176 2019.10.09 22:32

  翌日晌午,平贞睁开眼,觉得身子已经好了不少,想来那御医开的药果然对症。秋日的阳光挤满屋子,她四下瞧了瞧,见玉念正在窗前摆弄花卉,微唤了她一声。

  玉念见平贞醒来,气色好了不少,欣喜道:“娘娘可大好了?”

  平贞笑着点点头,指了指那花,刚要说什么,玉念笑道:“奴婢看那外头的花开的娇艳,便摘了些好的拿进来,寻思着娘娘醒来闻着这些香气心里更通顺些。”

  “还是你心思细腻。芜儿呢?”按照芜儿现在的性子,闻声应该早就进来了,没见她的踪影,平贞觉得有些奇怪。

  “芜儿一早就去宫北的女娲观为娘娘祈福去了。”玉念说着,瞟了眼窗外,“女娲观离咱们昭阳宫不过十座宫殿之隔,芜儿也该回来了。”

  平贞有些担心道:“你待会差人去瞧瞧。”突听一阵咕噜声,平贞摸了摸肚子,有些不好意思道:“玉念,可有什么吃的没有?”

  玉念掩口一笑:“奴婢知道娘娘醒来定会饿了,所以早就替娘娘备下了。”

  平贞会心颔首,玉念伺候平贞梳洗装扮一番,又吃了些东西,平贞这才感觉恢复了些力气。

  这次咸阴山她侥幸脱险,对她来说不知是幸还是不幸,要说幸运,她没有在初遇危机时就招架不住,为王兄与梁国也多赢得了点时间;要说不幸,当前她虽不受制于昭阳宫禁足,可以后面对的就是赤裸裸的尔虞我诈,她需要置身其中,百般周旋。也罢,抑或可能如王兄所说,他们可以里应外合,共筑梁国大业,从此天下之人皆不用受战乱之苦,这样一想,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幸了。

  玉念不放心,方才亲自寻芜儿去了,平贞在内殿闷久了,便想出去透透气。这诺大的卫国王宫,她自嫁入至今还未曾真正了解。

  “娘娘仔细台阶。”一婢女见平贞独自出了内殿,忙迎上前扶着平贞的手,笑道。

  平贞仔细看了看这婢女的脸,有些疑惑:“为何好像之前没见过你?”

  “奴婢之前在凤栖宫,今日有幸被调来伺候娘娘。”婢女低头答了句。

  她微微一怔,凤栖宫的人,她何时答应过要调来昭阳宫的?眼尾微转,瞧到梠卜正拿眼瞄向这边,她心下了然。凤栖宫不过暂时失势,这些人就上赶着易主,替自己盘算着呢,那梠卜定然是收了不少好处,才悄悄给这婢女安排了进来。

  “凤栖宫的……史美人最近可好?本宫还未去瞧瞧她。”她语气似略带不耐烦。

  “回禀娘娘,凤栖宫的那位眼下哪还有什么好与不好一说,她诬陷娘娘,到底是被大王弃了的人,只自求多福了,哪还配娘娘惦记。”婢女听平贞言语间似乎不满史美人,于是赶紧讨好的说了一通。

  平贞只是稍稍测试一下,婢女就露出本性,毕竟曾主仆一场,这婢女能在主子落寞时说出如此挖苦的话,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人,留在自己身边指不定会生什么事端,并且史美人也是因为帮助她才至现在处境,因为这一点她也不能弃之不顾。

  平贞睨了婢女一眼,走下台阶时故意绊倒,那婢女没反应过来,她一把抓住婢女的手,眉间微怒:“好大的胆子,你就是这么伺候主子的吗?”

  “娘娘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适才是娘娘自己……”婢女马上跪下磕头,想为自己辩解。

  “你想说是本宫自己要摔倒的?”

  “奴婢不敢。”婢女低头,气极咬唇。

  “伺候不好主子的人,就该打发去禁司看守那些犯人。”

  平贞闻声投眼,目光落在一位身着素净,明眸皓齿的女子身上,女子一张小巧的脸庞上挂着淡淡笑意,只是眉目间流露出病态孱弱之感。

  “娘娘,这是萧夫人。”玉念在一旁提醒,刚刚她去寻芜儿时,发现与芜儿一同来的女子是卫王的萧夫人。

  “夫人萧氏拜见姐姐。”虽然她看上去与平贞似乎差不多大,但是依照后宫位份,后宫侍奉卫王的女子都该唤平贞一声姐姐。

  “萧妹妹快免礼。”平贞展颜,扶起萧夫人。这位萧夫人她还是第一次见,早在来卫国之前,她就打听到这位萧夫人为人十分低调,不喜争宠,当今的卫王实则是这位萧夫人的表兄。

  那婢女一听萧夫人说要打发她去禁司,顿时吓的脸都绿了,那禁司看守的犯人大都是犯了大错,听说晚上还经常闹鬼,平常她经过那里都是绕道走,哪敢一直待在里面。

  平贞对卫宫还不是太熟,正愁不知如何发落这个婢女,辛亏萧夫人恰巧出现提醒,于是顺水推舟,安排这婢女去了禁司做事。

  “萧妹妹快请里面坐。”平贞拉起萧夫人的手,眼中含笑。

  萧夫人施礼,随平贞进去殿内。

  玉念与芜儿立在一旁伺候,萧夫人盈盈开口:“妹妹身子不适,自姐姐入宫,还未曾来拜见过。今日去女娲观还愿时,遇见芜儿,妹妹瞧她在观内似乎跪了许久,上前询问才知她是姐姐宫里的人,这才知道姐姐从咸阴山回来凤体欠安,特地来拜望姐姐,还请姐姐莫要怪罪妹妹今日才来。”

  “妹妹无须多礼,萧妹妹如今身子可好些了?”平贞自知之前一直软禁在昭阳宫,萧夫人没有机会过来是再正常不过。

  “托女娲娘娘庇佑,已经好了不少。只是我这是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也不指望它好全了。”萧夫人说到此处,眼中落寞。

  平贞忙安慰道:“宫中御医诸多,其中不乏医术高超者,妹妹何愁治不好这病。”

  “多谢姐姐挂怀。”萧夫人知道平贞是劝慰的话,也不再多说,只道:“姐姐入宫许久,应该还未曾见过太后娘娘吧?”

  平贞讶异,她从未听过卫宫太后娘娘还健在,卫王更是不曾提到过他的母后,不知何故,王兄曾在她远嫁之前就打听过卫国后宫之事,竟然没有打听出卫太后的任何事。

  萧夫人面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似是很能理解平贞此时的惊诧,她幽幽开口:“太后娘娘与大王素来不和,姐姐不知道太后娘娘存在也属正常。不只姐姐,很多人都已经忘了太后娘娘了。”她捧了杯茶吹了吹,“只是姐姐身为王后,如若能去看望一下太后娘娘,她必定心中欢喜。”萧夫人缓缓说完,喝了口茶,脸上依然堆着淡淡笑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