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隔阂

平贞传 玉兀茛 2417 2019.09.28 08:40

  一月后,赤水河一战,吴国大败,一连丢失两座重要城池,卫国举兵直逼吴国都城,眼看吴国灭国在即,吴王命人打开城门,迎卫王进城,从此愿意归属卫国。

  听闻那日乌云密布,卫之恭身穿盔甲,披红色战袍,立在吴国都城城楼之上,亲眼看着城楼上的吴国旗帜换成卫国的。

  因吴王主动归顺,吴国都城并余下的几座小城池依然由吴王统治,但是吴国要将仅有的一个王孙养在卫国,并按月缴纳贡品,以此作为条件。

  “大王班师回朝,闲人回避!”

  一身戎装的骑兵快马疾驰,大声喊道。

  一时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的街道迅速让出一条主道,所有人皆敛声屏气。

  没多久,浩浩荡荡的队伍涌入都洲城,骑马走在前面是身披战袍的卫王与主帅左将军鲍不恛。

  “知道吗,那位走在大王身边的就是鲍不恛鲍大将军!”等到一队人马走过后,一路人悄悄对身旁的人说。

  “能有此殊荣,与大王并齐,估摸也只有大将军了。”另一人饶有兴味道。

  “前些日子,我那远在沙场的姑侄来信还特别提到大将军,在赤水河一战,大将军仅带两千骑兵就攻下了吴国一城,立了大功一件!”

  正午时分,凯旋归来的队伍缓缓行进卫国王宫,文武百官皆早早的等在王宫门口,远远瞧见有人大声通报。

  “大王回宫!”

  “尔等恭迎大王凯旋回宫!大王万岁!”众臣纷纷跪下,行叩拜大礼。

  “众卿家平身。”卫之恭抬手,从马上跃下,换上专门给他准备的龙辇。

  正阳宫大殿已大摆宴席,庆此次大获全胜的喜事,文武百官皆有序入席。

  “恭喜将军!此次随大王征战吴国,立下赫赫战功,加官进爵是指日可待啊!”趁卫王还未入席之际,几位大臣走到鲍不恛面前恭维道。

  鲍不恛冷哼一声,仰头看都不看这几位大臣:“这加官进爵是但凭大王的意思。不过,若有封赏,倒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我们武将是将性命系在马背上换来的赏赐,可比不得某些人拍拍马屁来的轻松。”鲍不恛最看不惯的就是朝中文官,在他眼里,这些人什么除了动动嘴皮子,别无他处。

  这几位大臣被这么一说,登时下不来台,走也不是,站那也不是,尴尬至极。

  丞相张丘起身为文官之首,见鲍不恛如此对待自己的同僚,免不了要插上一句:“将军英勇,有为国不惧生死的气概,我和几位大人都十分钦佩将军。术业有专攻,我等虽不能和将军一样上战杀敌,但辅佐大王治理卫国,也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丝毫不敢怠慢啊。”

  “我大卫以武平天下,哪一样丰功伟绩有相邦大人的功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大人未免太高看了自己。”鲍不恛毫不客气的说。

  鲍不恛不屑的眼神落入张丘起的眼里,张丘起暗暗握紧拳头,面上依旧淡笑模样:“将军莫要生气,吾等都是大王的臣子,将军此次立功,是桩喜事,我敬将军一杯,先干为敬。”张丘起双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鲍不恛见张丘起如此,不情愿的随意喝了口酒便作罢。

  这一切都被史美人看在眼里,鲍不恛虽是不可多得的武将,但为人傲慢无礼,怕是一番话早已得罪了不少人还不自知,看来王后说的不错,这是一个很好的切入口。不一会卫王穿戴完毕,史美人与他一同来到席间,大臣们又是一通行礼。

  半晌,鼓乐齐鸣,歌舞升平,又是一番觥筹交错景象,仿佛刚刚不愉快的事情从未发生。

  史美人看此时众人兴致正高,故意提高音量,对身旁的卫之恭道:“王上,臣妾听闻这次与吴国一战,鲍将军立下汗马功劳。臣妾近来得了一匹好马,名曰追风,此马可日行千里,重金难求。臣妾知将军爱马远胜其他,今日臣妾投其所好,将这匹马赏给鲍将军。”

  鲍不恛一听史美人赏赐的是一匹不可多得的好马,立即上前谢恩。

  “臣妾不能在前朝替大王分忧,日后还多仰仗将军呢。”史美人笑着道。

  卫之恭用手轻轻摩擦着酒杯,复又轻抿了口酒,似在思考着什么,但只有一瞬间的迟疑,他即刻笑道:“有美人如斯,孤之幸也。”然后抬手轻挥,鲍不恛立刻会意,回到自己的坐席上。

  “孤竞不知,美人何时也学会了鉴马?”卫之恭忽然又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臣妾哪里懂得鉴马,左不过是听人这么说的。将军是大王的左膀右臂,臣妾不知如何感谢,想着做点什么聊表心意。”

  “甚好。”卫之恭笑着给史美人夹了些菜。

  宴席结束后,各位大臣拜别卫王,各自回府去了,少不了还有一些谄媚的人眼见鲍不恛如此受宠,还得了后宫史美人的赏赐,眼巴巴的上前再去恭贺一番,只是最终都是自讨没趣,但碍于鲍不恛有功在身,也不敢多言语。

  “大人……大人……”张丘起还在想着方才宴席上的事情,一时没有注意到身后御史与宗正两位大人一直在叫他。

  “相邦大人刚刚想什么这么入神,下官与宗正大人叫了好些声。”卫国宗正徐淼关切问道。

  “大人是否是因鲍将军的话……”御史季怀一副欲说还休的样子。

  徐淼立即了然:“梅香园新上了出戏,我请客,二位大人是否愿赏脸移步?”

  “是有些日子没去了。”三位相视一笑,此刻若是他们三个回去府上,被人看到不免生疑,但若是去戏楼听曲,就算被人看到也不能如何。

  梅香园里,三位大人要了间雅阁,不许外人打扰,外面戏唱到正浓,喝彩声不断,应该没人注意到这里他们的谈话。

  “鲍不恛此人太过嚣张,相邦大人你好歹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竟如此无礼。”最先开口的是徐淼。

  “他虽立下战功,可如此居功自傲,听他今日席间的一番话,倒是不把我们所有言官放在眼里。”季怀接着徐淼的话说。

  “史美人当着众位大臣的面,赏赐鲍不恛一匹良马,看来是有意拉拢他。”张丘起捏紧了茶杯,“如今朝中大臣心里早已默认鲍不恛是大王跟前的红人。”

  徐淼似乎想起什么关键点,站起来道:“大王后宫三位嫔妃,如今只剩下史美人一人得宠,若是她在大王面前再替鲍不恛美言几句,怕是他就更加目中无人了。”

  张丘起轻轻哼了声:“这后宫也并非她史美人一人独大。”

  季怀叹气:“夫人萧氏自入宫后身子一直不好,大小场合一律不出面,王后又是梁国人,大王一直忌讳她的身份,眼下还被禁足于昭阳宫。”

  “萧夫人自是靠不住,不过王后就不一定了。”张丘起回想起第一次在正阳宫见到梁平贞的样子,“王后看上去是聪慧之人,若是她能得到大王的信任,她依然是后宫名正言顺的主子。”

  “相邦大人的意思是?”季怀问。

  “要是我们能帮助王后娘娘取得大王信任,解了她的困境,她必定感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