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归来

平贞传 玉兀茛 2114 2019.10.08 22:18

  第四日,朝中百官与都洲城慕名前来观礼的百姓聚在咸阴山,往日静谧肃穆的祭坛,此时周围已是人山人海,祭祀山神的仪式分为三步:迎神,奉神,送神。

  卫王身着绣着龙腾山河的礼服,头戴十二旒冕冠,由法师宣读祭文,卫王与王后上香,文武百官叩拜,恭迎山神;叩拜完毕,行进献礼,即伴随礼乐,由宫人摆出玉、帛、牛羊、蔬果等进献给山神,法师作法祈福;而后卫王和王后到祭坛主位前跪献酒水,行上香之礼,同时跪诵祝文,祭司长捧祭祀品至燎炉焚烧,众人观看焚烧祭品,奏乐声停,即礼毕。

  祭祀大典结束后,与往年一样,卫王王后乘辇轿同百官回宫。那祭司长本欲上前说点什么,见荆桑看了他一眼,又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想到前晚他送上精心准备的美人被打发去了女闾,以及卫王遣人来传达的口谕,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身上的官服,出了一把冷汗。

  转眼瞧见了“玄光法师”还盯着远去的辇轿目不转睛,原来还有人和他存着一样的心思,于是同情的拍了拍法师的肩膀,叹了口气:“没机会了,还看什么,走吧。”

  百里策摇摇手,苦笑一声:“未必吧。”

  祭司长见他这么说,只以为他是疯魔了,也懒得管他,自顾自走了。

  百里策目送着辇轿离去,久久不曾离开。他相信,他们还会再见的。

  ……

  当平贞回到昭阳宫时,宫门口早已跪满了宫人婢女,各个面带喜色,昭阳宫领事内监梠卜远远瞧见平贞的辇轿就迎上去伺候平贞下辇,待平贞走近,众人齐声贺喜。原先门口的侍卫也已经撤下,昭阳宫里里外外都打扫的比往常更干净,内殿前还摆满了各色名贵的时新花卉。

  “这些花样子好看,也香的很,闻着让人一下子恍若到了春天了。”玉念挽着平贞,笑着说。

  “难为他们的用心了。”平贞也嫣然一笑。

  芜儿开心的跑到平贞面前,快快的施了个礼:“娘娘千岁,奴婢在宫中都听说了,娘娘此次是否终则泰,娘娘这么好,连老天爷都帮着娘娘,保佑着娘娘呢!”

  平贞伸手轻轻刮了一下芜儿的鼻子,巧笑道:“芜儿何时这么会说话了。”初见芜儿时,她还是一个唯唯诺诺的小孩子呢,这才过了多久,就已经渐露出活泼的性子了。

  芜儿撇嘴,拉起平贞的手:“娘娘别取笑奴婢,奴婢是打心眼里为娘娘高兴。”

  “芜儿现在眼里只有娘娘,连她的玉念姐姐都不要了。”玉念佯装生气道。

  “好姐姐,你我都是同样侍奉娘娘的,怎么还和娘娘吃醋呢!”芜儿眉开眼笑道。

  芜儿虽是说笑,到底这句话让人听着不太舒服,平贞怕玉念多心,忙拉起玉念的手,打趣道:“你玉念姐姐最是一个爱吃醋的主呢,我时常要让她三分。”

  芜儿听罢,欢笑着挽起玉念:“好姐姐,芜儿错了,连娘娘都要让三分,我可不敢得罪。”

  玉念也被逗笑了:“娘娘,你看芜儿,一张嘴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仓姒姑姑在一旁默默看着,这样活泼又伶牙俐齿的芜儿,她也没见过,不知什么时候芜儿有了些许变化,或许王后真如芜儿所说,是一个好人,才让芜儿恢复了原来心性吧。

  仓姒适时提醒了句:“娘娘刚从咸阴山回来,还没用膳呢。”

  梠卜刚刚一直陪笑着,一听仓姒这么说,立即跳了出来:“奴才早就差人为娘娘准备好了午膳,娘娘可移步偏殿用膳。”

  正说着,平贞忽然觉得头晕的很,还来不及多说一句便顿觉天旋地转,力气全无,直直倒下了。

  平贞再次睁开双眼已是傍晚时分,秋日的夕阳余光打进屋子,有些晃眼。平贞努力想撑起身子,只觉得身体像灌了铅似的,重的很。

  玉念眼尖,瞧到平贞微微睁眼,立即上前关心道:“娘娘,你醒了。”赶忙告诉立在一旁的芜儿去取刚熬好的药。

  芜儿刚跑到门口就看到端着药过来的霜儿,她快速接过霜儿手中的药:“霜儿姐姐,我拿去给娘娘吧。”

  霜儿点点头,从门口往里看,问道:“娘娘醒了吗?”

  芜儿急忙“嗯”了声便将药端了进去。

  “娘娘,方才御医已经瞧过了,说是山中风大湿冷,娘娘身子单薄,染了风寒,加上一路舟车劳顿才至气虚晕倒。”玉念接过芜儿手中的药,喂给平贞,“御医开了些药,娘娘喝下再休养几天,就无大碍了。”

  平贞心中奇怪,她自小就在山中长大,身子何时这么弱过,怎么会吹了些风就能染上风寒呢?

  “大王也来瞧过娘娘了,在娘娘昏睡时陪了娘娘好一会,只是刚刚有些事才走。”玉念轻轻吹了吹药。

  “眼下娘娘醒了,要不要奴婢去告诉大王一声?”芜儿扶起平贞半坐着,顺口问道。

  平贞摇了摇手,喝了口药:“王上国事繁忙,这点小事何须打扰他。”小白这时飞过来,跳到平贞的被褥上,静静看着她,似乎很伤心。

  平贞笑着摸摸它的头,将药喝完,看向窗外,夕阳余晖已慢慢消散,天有些黑了。玉念问她是否想吃点东西,她摇摇头,入夜渐凉,平贞只觉得很累,又躺下睡去。

  睡梦中,平贞感觉有人握住了自己的手,掌心的温暖触感让她缓缓睁了睁眼,朦胧中她看到了百里哥哥,她心中一暖,眼角垂泪,喃喃说了句:“你来了?”复将另一只手也握住那双温暖的手,“早知道你要来,我就不睡了,害你白白等了这么久。”在她说完这句话后,那双手仿佛也微微颤了一下。

  玉念见平贞在说胡话,急忙在她耳边轻声提醒:“娘娘,大王来看你了。”

  平贞听到“大王”二字,又睁开眼瞧了瞧,才看清卫王的脸,那张和百里哥哥神似的脸,却是如此陌生,她强撑起身子,想施礼请安。

  卫之恭忙扶住她,让她重新躺好:“你需要好好休息,何必拘礼。”

  玉念见卫王细心的替平贞盖好被褥,坐在一旁静静的守着平贞的样子,竟莫名觉得有些温馨祥和,只叹可惜一切都是些假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