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太后1

平贞传 玉兀茛 2159 2019.10.16 22:58

  平贞自然知道卫王的一番话不能当真,她于他只是一枚棋子,如果棋子得力,他就说几句好听的,若是不得力,就会随时弃了也不可惜。

  “有王上这句话,臣妾就已经心里满足了。”平贞打开食盒,一股桂花清香沁入鼻翼,她先用银针试了一试再递给卫之恭,“臣妾幼时,最爱吃的就是这桂花糕,今见昭阳宫里新进的桂花开的极好,便做了些桂花糕,王上尝尝?”

  卫之恭面色一白,目光掠过她递过来的桂花糕,只打量着她,眼神突然变得有些黯然伤神,语气微冷:“孤王不喜欢吃。”

  平贞仿佛被卫之恭突如其来的寒意吓到,递过去桂花糕的玉手轻轻颤抖了一下,她尴尬低首道:“王上还没尝,怎知不喜欢。”

  卫之恭忽然抓住她的手,逼她与自己对视,一双眼睛闪着寒光,平贞吓道:“王上?”

  她脸上满是无辜,眼中恐惧与错愕交织,卫之恭盯着她看了良久,才放下她的手,声音恢复如常:“孤王……孤王对这桂花糕有些不好的记忆。”

  平贞看他这么说,歉意道:“臣妾不知,竟惹了大王不高兴……”

  卫之恭别过头不看那桂花糕,难得的露出一些少年该有的模样,他眼中不再布满森人寒气,周身散发出些许凄凉感,语调带着些忧伤:“你不知道,这不怪你。”

  平贞见他似乎陷入某些伤心的往事中不能自拔,主动去握他的手,许是因为常年征战的缘由,这双手因时常握剑而布满茧,平贞感觉到他双手冰凉,一言不发,便软声安慰道:“不知大王因何事伤神,但既然是不好的记忆,就应该忘掉,若是忘不掉,也该主动面对,免得生了心魔,有损身心。”

  卫之恭缓缓回头,道:“孤王也想放下,可是太难。那些往事就像一把刀,每当夜深人静时刀刀剜心。”

  平贞没见过他这副慌乱模样,更没想到这些表情会出现在他的脸上,这位令天下惧怕、不可一世的君王竟然会流露出脆弱的一面,而这一切仅仅因为一盒桂花糕,能让他如此痛苦的事情定然是触及到心里最脆弱的地方。

  “大王放不下的话,不如直接面对,也好过如此痛苦。臣妾不能为王上感同身受,只知道有些东西捏在手心里硌得慌,弃之犹觉不舍,不如翻开瞧瞧是个什么模样,看清了之后,或许觉着不值一提随手丢弃,又或者理解它并非如握在手心里那样硌得难受。”

  卫之恭听她娓娓劝说,心中感到一丝柔软舒适,心底里最阴暗的角落似乎照进一束光亮,自他记事起,还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这样温婉暖心的话,他即位之前没有,即位之后更没有。

  他神色渐渐恢复如常,伸手去抚了抚她鬓间细发,心想如若她不是梁国人,或许他真的会愿意相信她所言所行皆出自真心。只是,她于乱世中来和亲,他不得不防。

  ……

  出来正阳宫,正好天黑,玉念早已掌灯在外等候,见平贞出来了马上迎上去为她穿上披风,接过食盒:“娘娘此去可还顺利?”说罢打开食盒,见里面的桂花糕原封不动的拿回来,以为事情不顺,连忙安慰,“娘娘不必灰心丧气,咱们后面日子还长,不急于一时。”

  平贞裹紧披风,方才之事历历在目,他与她对视间,他低头在她额上印上一吻,笑意浓浓道:“确实是孤王心中所求的女子模样。”他说这句话时,玩味大于真情,仿佛是在告诉她,他知道她的所有心思,包括她伪装出的善解人意,包括她所说的话都是为了故意赢取他的宠爱。

  近半月她搜集的信息,了解到他不喜欢桂花糕,不许膳食中出现这一道甜品,只是因为这曾是幼时他爱吃的东西,也是太后曾经常做给他吃的东西,不过当他和太后关系决裂后,他就开始厌弃一切与太后相关的事物。她不能在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贸然去见太后,于是今日特特做了桂花糕只是为了一探他对太后的态度。

  可是,他那一刻又分明出现过孩子般的张皇失措,那种表现是无论如何也演不出来的真实。

  平贞叹了口气,今日究竟进展是否顺利,她也不好说,只得回道:“不算太差。”

  玉念呆了半会,才反应过来平贞这是在回答她刚才的问题。她这样回答,却又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玉念一头雾水,只得跟在平贞后面,一路无话。

  是的,不算太差,至少,目前来看,一切都是照计划进行,她也得了卫王的口谕,去看望太后娘娘,为的是半月后替太后办一场诞辰宴席。

  可是她也高估了自己,自己到底不能尽善尽美,想要得到他的真心,估计不是那么容易。

  ……

  清晨,平贞早早洗漱完毕,来不及用膳就赶去拜见太后。她因顾及卫王,在萧夫人提醒后拖到现在才去拜望,已经是不敬,今日要是不趁早前去,就越发失了礼仪。都说卫王与太后不和,但从昨日他的表现来看,分明还是很在意太后娘娘的。

  出门时,不复近日的好天气,卫国都城迎来了入秋以来的第一场雨,初时还淅淅沥沥的小雨转眼的功夫就作倾盆瓢泼模样,雷声滚滚,雨水刚落地即成一条小河,狂风呼啸,只卷起枯枝迎风嗡嗡作响。

  芜儿见雨下的这么大,平贞还要去见太后,连忙劝道:“娘娘,这雨这样大,见太后也不急在这一时啊,娘娘身子还未好全呢!”

  玉念看着大雨滂沱,也有些担心:“这雨下的急,过会应该就会停下来,娘娘要不要稍待片刻再去,也省的弄湿了鞋袜。”

  平贞看了看她俩,笑道:“此时去才好呢,这场雨也算是上天帮了我一把。”

  玉念与芜儿互相看了看对方,不知道平贞此话何意。

  平贞解释道:“按理我该在解了禁足就去给太后请安,如今虽称病拖到今日才去,到底是有失孝道,今日我冒雨去探望太后,也算稍稍宽慰了她的心,不至于显得太没良心。”

  这时仓姒姑姑出现,对平贞道:“太后娘娘住的太央宫比较偏僻,奴婢在宫里久,知道怎么走,不如让奴婢陪同娘娘去吧?”

  平贞想了想,便点点头,仓姒拿了把雨伞,陪着平贞冒雨去见太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