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初入卫宮

平贞传 玉兀茛 2266 2019.09.17 23:48

  这是平贞第一次见卫国君——卫之恭。

  卫国都城都洲,王宫的大殿内,梁国一行人觐见卫王。

  平贞着广袖曳地留仙裙,洁白的深衣外是淡紫色披风,腰束鹅黄色长缨,梳凌云髻,无步摇装饰,只留一只碧玉簪子于发间,长发及腰,额间一株红莲,周身的气质恍若上古仙人。她站在大殿中央,瞧着座上之人,冕旒上的珠玉遮住了卫王的容颜,虽瞧不清,但平贞可以感受到那种君王的威严。

  “平贞代王兄携随侯珠拜见卫王,愿陛下万岁永安。”平贞缓缓上前,行梁国大礼,礼毕起身,命人将装有随侯珠的礼盒呈上。

  卫王靠坐在御座上,姿势慵懒,邪魅一笑,道:“孤昔日听闻梁国长公主有倾城之姿,只觉不信,今日一见,才知传闻不虚。”

  “谢大王谬赞。”

  “随侯珠价值连城,梁王的用心,孤甚是感动。”卫之恭依旧维持那种懒散的姿势,嘴上说着感动,实际上却是不屑。

  殿上众臣纷纷点头惊叹,丞相张丘起叹道:“这随侯珠的传闻听过不少,却不知真有其物,梁王当真有心了。”

  “梁王是识时务者,今我卫国疆土辽阔,各国惧怕,在这乱世与我卫国结亲才是明智之选。”卫国左将军鲍不恛冷笑,“区区一块石头,梁王怎会不舍。”

  “将军所言非也,昔日随侯出行,命随行者救治一断蛇,一年后,蛇携明珠报答随侯。”说话的人是随平贞一起来的梁国使臣——孙敖,“珠盈径寸,纯白而夜有光明,如月之照,可以烛室,故曰随侯珠。将军用‘石头’二字形容此等宝物,不知道的,还以为将军见识短,连天下奇宝也不认得。”

  “你......”鲍不恛一时被呛得说不出话来,只得悻悻,“我识不识得与你何干,在我眼里是一块石头它就是一块石头!”

  “今日我们公主携宝来到卫国,足可见我们梁国的诚心。这位将军一番话着实没了气度,听了倒叫人不得不怀疑卫国是否真心愿意同我梁国结盟。”

  丞相张丘起适时站出来打圆场:“误会误会,我们鲍将军常年征战沙场,确实没有听闻此等宝物。今日长公主殿下远道而来,何必因一点口舌之争弄的不愉快是不是?”

  孙敖轻哼一声。

  鲍不恛还欲说什么,却被卫王的一个眼神给压了下去。

  “随侯珠是我梁国珍宝,大王慧眼,应知晓我王兄愿与卫国结盟的诚心。”平贞略施礼,微笑道。

  卫之恭眯眼瞧向平贞,随即哈哈一笑:“自然如此。”旋即给宦官荆桑递了个眼色,荆桑立刻明了。

  “长公主殿下远道而来,舟车劳顿,请先迁于扶华宫休息。”荆桑细着嗓子道,样子极为恭敬。

  平贞点点头,与一行人随荆桑前往扶华宫。

  ……

  平贞环顾扶华宫四周,虽不甚别致,却气派的很,只是这灰瓦朱墙不知困住了多少伤心人。初夏的阳光打在老树上,映上一地斑驳,树上的知了叫个不停,吁了一口气,想起昔年在会稽山上的日子,那人那景都不复存在,难免心中郁郁。

  “随行的大人们都已各自小憩去了,离晚膳还早,殿下也可休息片刻。”随行的贴身丫头玉念怕平贞太累,将被褥铺好。

  “不急,玉念,你去将孙敖大人请过来。”平贞笑了笑。

  玉念应了声,忙退出去请梁国太尉孙敖,没多久,便听到一声爽朗的笑声。

  “哈哈哈,长公主不必请了,我已在殿外等候多时。”

  “大人果真猜中我的意思。”平贞笑说,“今日面见卫王的情形,不知孙大人作何感想?”

  “那卫王是个谨慎之人,殿下日后在卫王宫的日子还需处处小心才行。”

  “早就听闻卫王阴狠,既然踏出这第一步,平贞已做好应付一切险难的准备。”

  “如今卫国虽然强大,却不可四面树敌,暂且与梁国结盟,于卫国百利而无一害,卫王应该深知这一点。此时与我梁国交好,只是卫王的权宜之计,等卫国吞并周边小国,我梁国就成为其口中之食。”

  平贞点点头:“大人所言极是。如今我初入卫宫,卫王又如此多疑,要消除他的戒备怕是还需多费周折。”

  “卫国新君即位三年,后宫只有一位萧夫人和一位史美人,后位一直空缺,如今卫王要想牵住我梁国,后位非长公主殿下莫属。但依卫王的性子,这后位只会徒有其表啊。”

  “徒有其表的后位才可让卫王放心。”平贞秀眉微蹙。

  “等殿下与卫王大婚后,我等也需回去梁国,一切安排,就交给殿下了。”

  “如今梁国百废待兴,社稷之福乃百姓之福,王兄需得重视。”

  “孙敖定会转告王上,倒是长公主,一切小心才是。”

  次日,荆桑来扶华宫宣卫王令:

  “梁国平贞公主,绝世佳人,今携随侯珠来卫国,封卫国王后,择吉日行国婚大礼,以示卫国与梁国交好。”

  时间悉悉索索又过了一月有余,此时已是盛夏时分,天气闷热的很,转眼间已是平贞与卫王的国婚大礼。

  依礼平贞需着凤冠霞帔,乘八抬辇轿去主宫正阳宫与卫王行拜天地大礼,祈求诸神庇佑。拜神完毕,礼乐声起,卫王与新后同登宝殿,受群臣跪拜之礼,同时昭告天下,普天同庆。

  国婚礼后,是宴请宾客之时,文武百官兼梁国来使,百人席坐在正阳宫外,天色渐暗,数千根蜡烛点燃,竟似天明,一时间歌舞升平,热闹至极。

  众人之上,端坐着卫王和新后,卫之恭独自饮酒,眼光飘向远处,不像在歌舞之上、酒席之间。

  平贞仔细端量卫王,这是第一次近距离观察他,那一瞬间她竟然觉得这卫王竟与百里哥哥神似,这个念头一出来又很快被否定,卫王双眸流露出的尽是桀骜不驯,不似百里哥哥那般柔和。

  “王后可是觉得孤王脸上有什么东西?”卫之恭淡淡道,唇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依旧是那种不屑一切的表情。

  平贞这才意识到她失神间竟一直盯着卫王看,她知卫王多疑,便道:“臣妾昔时在梁国就有耳闻,卫王战场骁勇,长得凶神恶煞,如今一见”平贞顿了顿,故作娇羞状,“才知王上有逸群之姿,竟是天下的美人也不能比拟。”

  卫之恭哈哈一笑,眼底飘过一丝不易捕捉的鄙夷,“王后可不要被孤王的皮相骗了。”原以为梁国平贞公主是如何人物,如今看来,也不过泯然众人,倒是可惜了她这副皮囊,“这乱世,王后还是用心看才好。”

  “今日王上大喜,祝王上与娘娘永结同心。”平贞抬眼瞧去,只见一位美人端着酒杯,不知何时来到卫王身边。

  早就听闻卫王后宫中有两位妃嫔,夫人萧氏性纯良,而美人史氏却极善妒。而面前这位满脸我见犹怜的女子,八九不离十该是史美人了。

  美人话音刚落,只见一舞女从舞池中腾空而起,一把利刃自她袖口飞出,直直朝着卫之恭的方向射出。卫之恭刚想避身,却被身旁的史美人抢先一步挡在胸前,利刃刺中她的下腹,一瞬间,鲜血四溢。

  “护驾!”四下一片慌乱,本来热闹的婚礼景象一下被打破。

  卫之恭抱着史美人,急呼御医,鲜血染红了大片衣裳,那宽大的袖口中竟有血轮若影若现。

  她竟是娄国人?平贞皱紧眉头,是她看错了还是这里面有什么秘密?

  经过一番激烈的打斗后,刺客最终被捕。那刺客见行刺卫王失败,大喊着:“今日我没能取卫贼头颅,他日也必定有人替我完成!”她环顾四周,最终将目光落在平贞身上,“若卫国兴,则诸国崩!梁国又何必在此时做缩头乌龟?”说完,便夺剑自刎。

  平贞在一旁注视着上演的一切,心里无奈叹道,这才仅仅是开端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