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软禁昭阳宫

平贞传 玉兀茛 421 2019.09.17 23:51

  昭阳宫——卫国王后寝宫,红幔摇曳,宫人们来来往往,小心伺候。

  自与卫王成亲以来,平贞就住在这诺大的昭阳宫。昭阳宫虽气派,却很偏僻,宫门外来来回回还有重兵把手。

  如今卫国同吴国的战事吃紧,卫之恭早在数日前亲自率领军队去了战场。看来他心思缜密,因着平贞梁国公主的身份,索性将她软禁。

  这日晌午,卷帘窗前,平贞随意翻阅着一本古籍,午后阳光透过窗,顺势看向窗外,三三两两的宫人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懒洋洋的干着活儿。

  一只小八哥飞来,停在窗前,发出啾啾啾的叫声。

  “啾啾啾”平贞愉快的逗着它,小八哥似乎很高兴,跳到平贞的肩膀上,啄了啄平贞的头发,不一会又拍了拍翅膀飞走了。

  望着远去的八哥,平贞微微笑了笑,复又低头继续看着古籍。

  一个手捧茶水的婢女此时进来,记得没错的话,这是一个名唤芜儿的丫头。

  芜儿小心翼翼的将茶放到平贞面前,然后退至一旁伺候。

  “谢谢你,芜儿。”平贞笑着说,“我正有些口渴呢。”

  芜儿没想到平贞这么说,似乎很是受宠若惊,一下子反而不知道说什么,紧张的低下头。

  “芜儿姐姐不必紧张,我们娘娘最是好性子的人。”玉念笑道,“我今年十四,不知姐姐的芳龄几何?”

  “奴婢今年十一。”芜儿有些紧张的答道。

  “那该唤一句芜儿妹妹呢!”玉念欢快的拉起芜儿的手,“娘娘和我都从梁国来的,身边没什么亲人,以后咱们就是好姐妹了。”

  芜儿慌忙抬头看向平贞,眼神里满是惊讶。

  “在我面前无需这么拘束。”

  得到平贞的肯定后,芜儿点点头,露出笑容。

  “妹妹怎的这么小就被送进宫?”玉念拉着芜儿的手,细细打量着。

  “奴婢是娄国人,娄国被灭后,就被当成俘虏送到卫宫。”

  “你是娄国王室的人?”只有王宫贵族才会在灭国后被当作俘虏。

  芜儿重重的点点头,仿佛勾起了伤心事,眼睛有些湿润。

  “娘娘大婚那日的刺客,就是我的姐姐。姐姐本来逃过一劫,没有被卫军抓来,她不该来刺杀卫王的,这样她就不会死了。”可能是压抑太久了,芜儿忍不住嘤嘤的哭起来。

  平贞看着她哭的太伤心,只好拉着她坐到身旁,替她擦了擦眼泪,她才十一岁,这本该是躲在父母身后嬉闹玩耍的年纪,却需要承受这么多颠沛流离、生死离别。

  本来因着卫之恭赏赐来服侍自己的缘故,对芜儿还心存疑虑,但看这丫头对自己一点防备之心都没有,平贞这才彻底放心,到底在这卫宫里,又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了。

  这就是身处乱世的无奈吧,多少人要背负着国仇家恨,或愤恨或无奈,凄凉着度过余生。而这一切,皆是由于卫之恭的野心,若是没有他挑起战争,天下就是另一番祥和景象。

  想到这,平贞更坚定自己嫁入卫宫的目的,为了梁国百姓,牺牲她自己一个人又算得了什么。

  “什么人在那鬼鬼祟祟的!”玉念厉声问道。

  平贞抬眼望去,只见屏风那露出一小片罗裙。

  “奴婢是过来给娘娘送点心的。”被玉念这么一喝,那人立刻上前跪下,“惊扰了娘娘,还望娘娘恕罪。”

  “娘娘,这是仓姒姑姑,还请娘娘莫怪罪姑姑。”芜儿见状立即止了哭声,下跪为来人求情。

  这位仓姒姑姑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年纪,倒显得成熟稳重。

  见芜儿为来人求情,平贞微蹙的眉头稍稍舒展,随即笑说:“快起来吧,叫别人见了还以为我这位娘娘多难伺候呢。”

  仓姒姑姑和芜儿齐声叩谢完方才起身。

  “你这丫头,厨房的活儿还没干完就跑到这里偷懒了?还不快下去。”仓姒姑姑有些生气道。

  平贞瞧着仓姒姑姑疾言厉色的模样,应该是有一定地位的掌事姑姑了。

  芜儿很乖顺的应了一声,抹抹眼泪,连忙退下了。

  “娘娘,芜儿那丫头还小,说的些胡话,还请娘娘莫要放在心上才好。”

  “自然如是。姑姑且放心。”

  仓姒姑姑会心一笑:“这点心是奴婢才做的,趁热才好吃。”说完就施礼退下。

  平贞也笑着颌首。

  仓姒姑姑离开后,玉念又去门口瞧了瞧,确认周围没人后才回到内室。

  “这仓姒姑姑是卫王派来服侍娘娘的,奴婢瞧着她怪怪的,娘娘可觉得她有什么不妥?”

  “方才她偷听我们讲话是无疑的,无论有意或是无意,这个人以后得防着点。”

  “那娘娘觉得芜儿…?”

  平贞摇头:“芜儿还是孩子心性,不过她说的那些,倒是解了我的一件心事。”

  “娘娘的心事?”

  “我暂且还不能肯定,或许还需要芜儿来帮我这个忙了。如若真如我所想的那样,对我们来说,倒是件好事。”

  ……

  昭阳宫后院的配房中,仓姒姑姑关上门窗,屋内响起芜儿怯怯的声音。

  “姑姑?”

  “你还知道唤我姑姑,自打你被送入卫宫我是怎么教导你的?”仓姒姑姑声音有些颤抖,许是气急才如此。

  “姑姑教导芜儿,在卫宫中不要说自己是娄国人。”

  “我是看你这么小,可怜你才保你的,你知不知道,娄国送进来的俘虏,又有几个活下来的?”

  “芜儿知道姑姑为我好,但是芜儿相信咱们娘娘是好人,她的眼睛骗不了人的。”

  “王后是梁国来的,如今又被王上软禁,再好的人在这深宫待久了都难免不会害人。”

  “姑姑…”

  “我在这宫里整整二十年了,什么事没见过。我曾亲眼目睹过的事,这辈子也忘不了。芜儿,你记住,在这宫里不要轻易相信别人。”

  “是,芜儿记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