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平贞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白衣少年

平贞传 玉兀茛 313 2019.09.20 23:30

  傍晚时分,都洲西街一家不起眼的客栈里,来了一位神秘的白衣少年。

  这少年不像是卫国人,云淡风轻的模样根本不似生在这乱世,脸上一直挂着灿烂的笑容,原本就生的俊俏的一张脸,衬的越发好看。

  少年手执一把折扇,临窗而立,夕阳将他的影子拉的格外长,折扇有节奏的轻拍着掌心,空气安静的只剩下这折扇的拍声,声音响到第十下时,一只八哥飞进来,停在少年的肩膀上。

  “舍得回来了?”少年戏虐的声音响起。

  小八哥欢快的扑打着翅膀,表示很开心,同时还不忘啾啾啾的叫几声。

  “她现在可好?”

  小八哥晃了晃小脑袋,张开翅膀绕着屋子里来回飞了好几圈,才重新回到少年的肩膀上。

  少年貌似可以听懂这只鸟儿在说什么,他的眼神一下暗淡了,喃喃道:“我就知道,当初不该让她离开的。”

  这位少年正是平贞的百里哥哥——百里策。

  十四年的陪伴,他已经习惯了她追在自己身后的样子,只是没想到,当初的那个小女孩长大了,为了家国大业敢置身虎穴之中。他尊重她的选择,但他还是放心不下,远赴卫国只是为了确认她过得是否安好。

  抬眼望向卫国王宫的方向,视线渐渐模糊,恍惚间彷如回到了会稽山的日子。

  “百里哥哥......”少女清脆的声音响彻山间,回荡在云雾缭绕、绿水青山中。

  少年看着少女追着自己呼喊的模样甚是可爱,忍不住捧腹笑称:“贞儿,让你平时少吃点吧,看你才这么一会就追不上了。”

  少女撇撇嘴,她平时吃那么多还不是他硬塞给自己的。

  看着少女突然委屈的样子,少年又不忍心的跑到少女身旁,揉揉她的头发。

  “好啦,师兄错了。”

  “哼!”少女噘嘴,一副不愿再理少年的样子。内心却是暗自窃喜,每次只要做出委屈的样子,百里哥哥定会哄自己,这招屡试不爽。

  “贞儿,我昨日在后山的山谷,看那桃花开得着实烂漫。你再不走,小心夫子把我们抓回去读书,就看不了那美景喽。”

  “看在你带我去看桃花的份上,我先不和你计较。”天天被夫子关在学堂温书,烦闷的很,好不容易有机会偷偷跑出来,她可不想美景还没看到就被逮回去呢。

  少女的小心思被少年尽收眼底,少年宠溺一笑,拉着少女悠悠的朝山谷走去。

  那一双人,一前一后,嬉笑玩耍,消失在绿意盎然、百花齐放的山水之中。

  沉浸回忆中的百里策,露出阳光般撩人笑容,夕阳余光下,连眉眼都写满温柔。

  突然,楼下不远的街道传来一阵嘈杂声。

  “你这半瞎,前几日说我家娘子怀的是男孩,害我白白高兴了一场,今日我家娘子临盆,生的却是女娃!看我不砸了你的招牌,把你赶出都洲城。”

  百里策皱了皱眉,不想理会这些杂事,索性关上窗户。

  “非也,这位大人,老朽何曾说过夫人会生男孩?”尽管门窗紧闭,这闹市中的争辩声还是传进百里策的耳中。

  “你还想抵赖。那日我与娘子同来算命,你就是这么说的。”

  “还请这位大人回想一下,当时我问大人,有何心愿寄予夫人腹中之子,大人作何回答?”

  “当然记得,我说希望这孩子能让我和娘子下半生有所依靠,无怖无忧,富贵荣华。试问女娃能够做到这些?这不是暗指男孩是什么?今天你是如何都抵赖不得的!”

  “哈哈,世人都道生男好,大人这是理解错了老朽的意思了。”

  老者声音停顿了一下,不一会又响起。

  “如今不比和平盛世,这天下四分五裂,男儿成年后势必是要被征兵了去,如何让大人和夫人老有所依、无怖无忧?况且,女儿家嫁得好,富贵荣华又有何难?”

  “这……”

  “大人说老朽这话对是不对?”

  “你这分明是诡辩!今日无论如何,我都要将你这半瞎赶出城去。”

  百里策叹了口气,这老者若是被赶出城,乱世中恐有性命危险。

  “且慢。”人群中走出一位翩翩少年郎,路人免不得要多看几眼,一时间围过来好些人。

  “你又是何人?”刚刚嚷嚷着要将老者赶出城去的男子对突然冒出来的百里策感到不满,不耐烦的问道。

  “小名小姓,不值一提。”百里策略行了一个礼,“适才无意听到二位的对话,贸然打搅,还请见谅。”

  “你有何事?”

  “小人是行走于梁卫两国贩粮的商人,刚刚送一批粮去太宰大人府上,听他府中家仆道卫国大王最近要班师回朝,都洲城要肃清闲杂作乱者,大人方才毫无缘由便要将这位老者赶出城,怕是免不了要进牢的。”

  男子犹豫了一下:“我为何信你?”

  百里策笑了笑:“信不信自然是大人的事,我看大人的夫人刚生产,好心提醒一下,若是此时大人被抓,夫人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男子心想罢了,这么多人看着,自己有理难辨,要是真被抓进去,苦的是娘子和孩子,今日自认倒霉。

  “你这半瞎,今日我不追究,你且将收的钱还与我。”

  老者倒也爽快,拿出一吊钱还了男子,捋着白须道:“既然客人不满,钱自然是要还的。”

  男子拿了钱便气呼呼的离去。

  众人见事情没了发展,也无趣的散开了。

  百里策细细打量了一下老者,他头发花白,眼睛半眯,眼角含笑,气定神闲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刚刚被责难的老人家,反倒是有种达了目的的满足感。

  百里策恭恭敬敬作了个揖,就要离开。

  “公子留步。”老者见他要走,立刻叫住了他。

  “老人家还有事吗?”

  “公子方才替老朽解了围,老朽心中感激,不知公子是否介意去寒舍一坐。”

  百里策露出惯有笑容:“一桩小事,不足挂齿。天色已晚,我就不叨扰了,老人家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公子……”百里策刚要走,又被老者叫住。

  这下百里策心中起疑,这老者是何来历?有何目的?

  “公子刚才说是在两国贩粮,听口音不像是卫国人,公子可是梁国人?”

  看着百里策戒备的表情,老者笑笑:“公子莫要多心,老朽也是从梁国而来,他乡遇故音,故而有些激动。如今战乱,老朽年迈,想要回到梁国已是不能。我这身上有件物什,交与公子,他日公子回到梁国,烦请送到我的亲人手中。”

  百里策点了点头。

  说罢,便执笔写了些什么,放到一个锦囊中,交给百里策。

  百里策收下锦囊,行礼离开。

  老者在后面又喊了一句:“那锦囊里有我梁国旧址,公子切莫弄丢了啊。”

  百里策没有回答,心里嘀咕,这老人家好奇怪,看他年岁,离开梁国应该很多年了,他怎知他在梁国的亲人没有离开旧地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